字體:
狐狸新娘星》劇情以仁川機場為背景,敘述在機場工作的人們所發生的故事。
 
狐狸新娘星
【分集劇情】 
狐狸新娘星~分集劇情1-20
 
【分集劇情】 
第21集韓夏天幫吳大奇找到呼機 李修淵質問徐仁宇是否自責
  李修淵回家,向張先生說起自己身體總是出現異常的原因,是因為韓夏天,他對韓夏天感情越深,身體就越頻繁出故障,但現在李修淵已經深愛韓夏天,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時他的電話響了,是韓夏天打來的,韓夏天告訴李修淵,內心的秘密可以不說,每個人都有保守內心秘密的權利,但她愛他。
 
  孔科長要南代理去巡視,南代理不願去,李修淵和韓夏天主動去巡視。路上韓夏天問李修淵什麼時間約會,一起吃晚餐,李修淵推辭回頭再說。他們一起進電梯,電梯裡人很多,兩個人挨得很近,韓夏天主動握住李修淵的手,李修淵心跳不止,也握住韓夏天的手。電梯到了,人們都出去了,李修淵帶韓夏天來到頂樓,問她覺得自己奇怪嗎,他說自己和別人不同,但韓夏天認為人與人都是不同的。李修淵怕自己再出故障,他撫摸著韓夏天的長髮,想吻她但最後忍住了,他不知道自己明天會怎麼樣,不想傷害心愛的姑娘,丟下目瞪口呆的韓夏天獨自下樓了。他到樓下接到電話,崔隊長要他去運營本部去一趟。
 
  韓夏天又遇到從前給他講命理的戴禮帽的大叔,說起她的感情糾結,大叔問她是不是真的喜歡那個人,韓夏天突然發現大叔拿著砸核桃的是一個對講機,並且是機場工作人員使用的對講機,韓夏天拿過來一看是吳大奇的對講機,大叔說是自己撿到的,韓夏天趕緊帶著大叔來找吳大奇。
 
  李修淵來到運營本部,原來剛才徐仁宇找崔隊長質問李修淵身體情況,說昨天親眼看到李修淵身體出故障。崔隊長和楊書君找李修淵,他們要他只能在機場指定區域巡視。這時徐仁宇走進來,指責李修淵的輔助器有問題,要崔隊長解釋,李修淵要和徐仁宇單獨談談。崔隊長和楊書君離開,李修淵問徐仁宇是否對過去的事自責,徐仁宇說過去的事他早已不記得了,他從來就不是個好人,也不會內疚,只是希望在李修淵再次受傷之前盡快離開這,說完氣沖沖地離開。徐仁宇離開的時候發現了在走廊的戴禮帽大叔,徐仁宇見到大叔很意外,問韓夏天這人來幹什麼,韓夏天稱大叔撿到了機場工作人員的東西來歸還,徐仁宇什麼也沒說走了。李修淵走過來見到大叔,問大叔還記得他嗎。李修淵請大叔吃飯,大叔問李修淵媽媽還好嗎,原來他是徐仁宇的爸爸,但已經和兒子斷絕關係,十年來沒什麼往來,後來發現徐仁宇在這個機場上班,才經常來機場,以期望看到兒子,但剛才徐仁宇見到他,並沒有和他相認。
 
  尹代理早上上班的時候,看到幾個陌生人在T2樓前和恭恭敬敬地向李組長打招呼,還往李組長的衣袋裡塞了一個信封。尹代理把看到李組長收錢的事告訴了同事,很快這件事就在辦公室傳開了。
 
  韓夏天找到了吳大奇的對講機,她拿給吳大奇,吳大奇知道羅英珠一直在幫他尋找對講機,要韓夏天去送給羅英珠,鼓勵一下她。韓夏天把對講機拿給羅英珠,羅英珠把對講機還給吳大奇,同事們一起歡呼,都誇羅英珠做事效率高。
 
第22集李宇澤組長被冤枉受賄 韓夏天為救人受傷
  許英蘭和楊書君說李宇澤組長收錢的事,楊書君不相信,這時本部長下樓聽到了她們的談話。本部長把李組長叫上樓談話,問他是不是不想在這工作了,不要連累自己,說完去李組長座位那,從他衣袋裡拿出了那個信封。一旁的韓夏天聽孔科長說了此事,看著本部長來拿信封,笑著說那個信封裡是烤地瓜,樸部長從前也經常送給她吃。本部長果然在信封裡倒出來的是兩塊烤地瓜,這讓傳播謠言的尹代理和相信謠言的本部長無地自容。
 
  下班時間到了,韓夏天在辦公室等李修淵,想和他一起吃晚飯,李修淵猶豫了一下,說今晚有事去不了。這時高恩燮來找韓夏天,拉著她一起去吃晚飯了。兩個人一起來到走廊,高恩燮認為李修淵會追出來,可是李修淵沒出來,韓夏天很失望的進了電梯。這邊李修淵想了又想,終於決定追出來的時候,電梯的門已經合上,韓夏天已經和高恩燮走了。
 
  安保組晚上聚會,羅英珠借口晚上有約會不去了,吳大奇和同事吃完飯出來,看到羅英珠一個人在小吃店裡用餐。
 
  李組長下班找到在酒館喝酒的本部長,本部長抱歉今天冤枉李組長,二人同期入社,本部長仕途得意,李組長卻在他手下工作,他問李組長是不是嫉妒他,李組長問他拚命工作,拚命往上爬幸福嗎,勸他喝完這杯酒趕緊回家。
 
  韓夏天和高恩燮一起吃飯,感歎琢磨不透李修淵,高恩燮問李修淵好在哪裡,韓夏天回憶著李修淵的各種好,高恩燮隨口說好就要親口說出來,這句話鼓勵了韓夏天。韓夏天喝了一杯酒,丟下失落的高恩燮,鼓起勇氣去找李修淵。此時李修淵正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他路過狐狸新娘星酒館,想起韓夏天那晚在這等他的情形。韓夏天打車追上李修淵,直接對他表白自己的愛。韓夏天願意給他時間等他,她能在爸媽離婚後一直等爸爸來找她,能為了自己喜歡的工作等待三年,也願意等李修淵。李修淵聽了韓夏天的話淚流滿面,不顧一切地追上去,緊緊擁抱著韓夏天。
 
  第二天上班,韓夏一整天都十分開心,下班的時候天興高采烈地去赴和李修淵的約會,她路過服務台的時候,看到前面圍了一群人,原來一個拿刀的男子緊緊掐住一個女職員的脖子,質問她為什麼不愛自己了。韓夏天見那個女職員幾乎窒息,不顧危險上前勸架,被憤怒的男子紮了一刀。韓夏天看著自己滴落的鮮血倒在地上,接到報警趕來的吳大奇制服兇手,羅英珠看到韓夏天受傷,急忙給李修淵打電話。此時李修淵坐著輪椅已經來到青蘿湖水公園,等著和韓夏天約會,他接到電話十分吃驚,這時李修淵手機突然被路人撞掉,他為了撿掉到台階下面的電話,從輪椅上掉下來,滾落到台階下面。
 
第23集羅英珠給吳大奇送藥膏 李修淵痛打兇手為韓夏天報仇
  李修淵手機被路人撞掉,他為了撿手機從輪椅上滾落到台階下面。等李修淵終於拿到手機,那面羅英珠因為電話沒聲音已經掛掉了電話。李修淵呆呆地坐在地上,心裡萬分痛苦,他感覺自己對愛情的奢望是一場夢。韓夏天在機場接受緊急救助,心裡還惦記和李修淵的約會,而那個行兇的人被吳大奇制服,趁吳大奇關心韓夏天傷勢分神之際,突然掙脫逃跑了,吳大奇緊追上去也沒抓住他。
 
  楊書君正打電話關心韓夏天的傷勢,突然發現李修淵坐著輪椅來機場了。李修淵手上有擦傷,褲子上很多血漬,令楊書君很吃驚,急忙問他怎麼了,李修淵沒回答楊書君,問韓夏天為什麼受傷,楊書君解釋是一個叫勝熙的職員和她男朋友分手,她男朋友不甘心來機場鬧事,要殺了勝熙,危急時刻韓夏天上前勸阻受傷,李修淵聽了,什麼也沒說就走了。
 
  李修淵找到勝熙,拿到了她男朋友的照片,知道了他男朋友經常去的網吧。李修淵在網吧外面等到兇手,把他狠狠地揍了一頓,並把他帶到機場,反鎖在機場洗手間裡,用機場公用電話打電話通知吳大奇去帶人。吳大奇帶著安保組找到了兇手,但查看錄像,發現把兇手送來的人帶著帽子,並且很巧妙地躲開機場的監控,只在一個監控畫面看到他的背影。崔組長懷疑這個人是李修淵,楊書君要他沒有證據不要隨便懷疑別人,但楊書君看了監控錄像裡的背影,已經確信那人就是李修淵,急忙來找張先生,但他們都聯繫不上李修淵。
 
  吳大奇在抓捕兇手時鼻骨受傷,羅英珠給他送來膏藥,這令吳大奇很感動。吳大奇約羅英珠一起吃飯,羅英珠借口和男朋友約會拒絕了。羅英珠到自己經常去的便利店吃方便麵,吳大奇突然來了,羅英珠有些尷尬,說男朋友剛走,吳大奇知道怎麼回事,坐下來和她一起吃泡麵。
 
  韓夏天受傷住院,她媽媽聞訊前來照顧,高恩燮也來看望。他們在醫院處置完,高恩燮幫著韓夏天的媽媽把韓夏天送回公寓。高恩燮要離開,一開門李修淵正在門外敲門。李修淵來到韓夏天的臥室,看著受傷的韓夏天心疼不已,韓夏天睡夢中迷迷糊糊囈語,抱歉沒去約會,還說自己沒關係的,讓李修淵不要擔心。這讓李修淵更感動。
 
第24集趙部長要人調查李修淵 李修淵決定向韓夏天說出身體的秘密
  李修淵從韓夏天臥室出來,韓夏天媽媽認出他就是在飛機上為她冰敷的人,她看李修淵的手在流血(是李修淵打兇手的時候弄傷的),趕緊給他包紮。李修淵說起自己喜歡韓夏天,在高中的時候,因為遭遇車禍受傷產生了輕生的念頭,是開麵館的韓夏天爸爸救了他,並開導他勇敢地活下去。韓夏天媽媽聽到李修淵的遭遇,認為能遇到就是一種緣分,並邀請他明早來吃早餐。
 
  第二天,本部長對昨天發生的疑犯逃脫一事很惱火,因為報紙大肆報道,雖然抓到疑犯,但是機場聲譽也受到了損失。
 
  韓夏天一覺醒來,感覺胳膊還是有些疼痛但好多了,她來到客廳,發現媽媽正在做豐盛的早餐,高恩燮和李修淵都在,媽媽提醒她還沒洗臉,韓夏天一下子想到自己蓬頭垢面,趕緊去梳洗了。韓夏天梳妝打扮好到客廳吃飯,大家對韓夏天媽媽做的辣椒醬湯讚口不絕,這時韓夏天接到短信,要她去機場協助接受調查。
 
  韓夏天和李修淵來到機場,嫌疑人拒絕接受所有指控,否認打人,他正要被帶走,看到李修淵和韓夏天進來,嫌疑人認出李修淵正是昨晚揍他的那人,並從李修淵掛在胸前的工作牌知道了他的名字。嫌疑人走了,韓夏天吃驚是誰把嫌疑人揍得鼻青臉腫。
 
  趙部長在機場外面約見徐仁宇,問是不是他弟弟李修淵揍了他的人,兇犯是趙部長手下,趙部長要徐仁宇幫忙擺平此事,徐仁宇說這事不在自己管轄範圍內,自己無法插手,並要趙部長管好自己手下,以後這種事不要約他,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趙部長在徐仁宇走後,打電話給手下,要他們調查李修淵。
 
  韓夏天和吳大奇、羅英珠協助警察調查完,遇到等在外面的李修淵,大家一起出去吃飯,飯後又去吃甜品,然後又去騎自行車,很開心地過了一天。
 
  晚上吳大奇送羅英珠先回家,一直送到公寓門口才分手,羅英珠剛進屋就接到吳大奇電話,問膏藥怎麼抹。其實是吳大奇喜歡羅英珠,找借口想和她多說幾句話。這邊李修淵和韓夏天一起回家,兩個人牽著手甜蜜地往家走,路上李修淵忍不住吻韓夏天。李修淵決定對韓夏天坦誠自己的身體情況,他約韓夏天去他家裡,他有東西給她看。他們不知道,不遠的車裡有兩個人正監視他們。
 
  韓夏天跟著李修淵來到他家,李修淵要韓夏天背過身去,他脫掉大衣和毛衣,解開襯衫的扣子,要韓夏天轉過身來,韓夏天偷偷回頭知道他在脫衣服,誤會了他的意思,說自己還沒準備好。韓夏天一轉身,突然發現李修淵的右臂帶著金屬輔助器,李修淵告訴韓夏天,這就是真實的自己,問韓夏天能接受這樣的自己嗎?韓夏天緊張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第25集孔科長被投訴接受調查 李修淵發現徐仁宇和趙部長在一起
  韓夏天看著李修淵帶著助行器的胳膊目瞪口呆,李修淵問韓夏天能不能接受這樣的自己,韓夏天緊張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韓夏天緊張得去喝水,李修淵穿好衣服,他告訴韓夏天在他的胳膊和腿上一共植入了66個傳感器,為了刺激這些傳感器,他身上還植入了一塊電池,也許電池對他的心跳敏感,當李修淵見到韓夏天心動的時候,傳感器就會經常出故障。韓夏天知道李修淵能坦誠這一切需要極大的勇氣,她掩飾內心的吃驚,說自己並沒有被嚇到,笑著和李修淵告辭了。韓夏天出去,李修淵發現自己流鼻血了。
 
  崔隊長來狐狸新娘星酒館,他要了一碗麵,吃完問老闆李修淵的輔助器是他的傑作嗎,原來這裡的老闆張先生是一名博士,名字叫張元植,張先生希望崔隊長不要關注這些關於個人的隱私。
 
  許英蘭一大早上班就找楊書君告狀,說她手下的孔科長經常去找在二樓給商業科施工的人喝酒,正說話孔科長來上班了,許英蘭趕緊走了。楊書君警告孔科長不要經常找人喝酒,尤其不要耽誤工作。
 
  李修淵一大早上班遇到徐仁宇的爸爸,他看徐仁宇爸爸衣著單薄,坐在椅子上咳嗽,不舒服的樣子,他很擔心。他在茶水間找到徐仁宇,問為什麼對自己父親視而不見,徐仁宇十分冷漠,說他沒有這樣的父親,也沒有李修淵這個弟弟,這時他接到趙部長電話,出去接聽了。
 
  孔科長接到監察組電話,他被投訴仗勢欺人,到監察組接受調查。這時她的女兒孔素熙到機場追星被李組長看到,把她帶到辦公室。許英蘭和同事議論孔科長,他們不知道這個背書包的女孩是孔科長的女兒,她們的談話被孔素熙聽到。
 
  韓夏天一大早到醫院檢查完傷口才去上班,她在大廳遇到高恩燮。韓夏天問高恩燮如果知道一個人的秘密,是裝作若無其事,還是就這個秘密做更深入的對話。高恩燮猜測是李修淵把自己身體情況告訴韓夏天了,反問她打算怎麼做,要她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時李修淵打電話關心韓夏天的傷勢,韓夏天接到電話很開心,急忙和高恩燮告辭去辦公室了。
 
  韓夏天來到辦公室,知道孔素熙還在上初三,卻跑到機場來追星了。這時孔科長接受完調查回來,知道女兒不學習跑著來胡鬧,大發脾氣,指責賺錢給她上補習班,她不好好珍惜不好好唸書。孔素熙十分委屈,說爸爸也有不良行為被投訴,憑什麼管她,孔素熙說完跑了。韓夏天追到三樓咖啡廳安慰她,孔素熙卻躲進洗手間不願出來。孔科長被投訴十分委屈,他告訴楊書君,自己負責監督休息室的裝修改造,為了聯絡感情,的確邀請過項目負責人喝酒,但他們只喝過一次酒,單還是自己買的,楊書君要孔科長以後不要這麼做,不然會給對方造成壓力,要他暫時不要負責這方面的工作,交給與南代理。
 
  李修淵打電話給韓夏天,知道她在三樓咖啡廳,上來找他,卻意外地在玻璃窗外發現趙部長來找徐仁宇,他們在咖啡廳談話。李修淵看到趙部長,認出他就是當年打徐仁宇的人之一,當時自己不放心追著挾持徐仁宇的車才出車禍的,自己躺在地上掙扎的時候,分明看到徐仁宇沒管自己,但已經藉機逃脫了,他們又怎麼會在一起?
 
  羅英珠上班,在電梯遇到四個拎著很多東西的老人,他們是吳大奇的爸爸媽媽和爺爺奶奶,是來找吳大奇的。吳大奇見到四位長輩一起來很意外,原來今天是吳大奇生日,他們知道吳大奇工作忙沒時間,來機場給他過生日來了,還帶來很多好吃的小菜,吳大奇的同事們歡呼著一起分享吳大奇的生日飯菜。
 
第26集孔科長結束被調查和女兒和好 韓夏天表示願意接受李修淵的一切
  趙部長把徐仁宇約到咖啡廳,徐仁宇埋怨他不該擅自來,他為了那個大計劃已經準備了十年,現在本部長就要和會長見面了,他不希望出什麼紕漏。趙部長問李修淵是不是他弟弟,當年他傷得那麼重,是如何恢復的,徐仁宇沒回答這個問題,只是把一個材料袋給了趙部長,讓他轉交會長。
 
  徐仁宇離開咖啡廳出來,遇到在外面等候他的李修淵,李修淵問徐仁宇怎麼會和從前的仇人攪和在一起,徐仁宇不想理睬他要走,李修淵一把抓住徐仁宇的胳膊不讓他走,他對徐仁宇一直要把自己從機場趕走不理解,不明白從前親愛的大哥為什麼是非不分,變得這麼冷漠,徐仁宇冷冷地警告李修淵讓他趕緊在自己面前消失,否則不要後悔。
 
  孔素熙把自己關在衛生間裡不肯出來,韓夏天在外面耐心地開導她,說他爸爸工作很敬業,孔素熙聽了這話終於出來。她和韓夏天一起去見爸爸,孔科長正拿著女兒的書包在走廊等她,韓夏天把孔素熙交給孔科長,孔科長伸出手,牽起女兒的手去吃午飯。
 
  韓夏天回來乘電梯時遇到吳大奇和羅英珠送四位老人要離開,熱情地和他們打招呼,吳大奇爺爺看韓夏天長得漂亮人爽朗,竟然問韓夏天多大了,有沒有男朋友,想撮合韓夏天和吳大奇,吳大奇和韓夏天十分尷尬,一旁的羅英珠忍不住說韓夏天已經有男朋友了,吳大奇爺爺才肯罷休。吳大奇把四位老人送進電梯,和羅英珠一起去執勤。
 
  韓夏天看到心事重重坐在凳子上發呆的李修淵,說起剛才吳大奇的爺爺要撮合她和吳大奇的事,多虧羅英珠替她解圍,說她有男朋友了。李修淵緊張地問韓夏天現在還把他當男朋友嗎,在發現了他身體的秘密以後,韓夏天拉著李修淵跑到頂層無人的走廊,抱歉昨晚很倉促地從他家裡離開,她昨晚想了一晚上,願意接受李修淵的一切,包括他的殘疾,把全部的愛給他,李修淵被韓夏天的話打動了,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張先生在家憂心忡忡,他拿到了李修淵的身體檢測報告,顯示他身體有炎症,需要進一步檢測,他給李修淵打電話讓他回來,李修淵覺得自己沒什麼事,以正在工作拒絕了。
 
  吳大奇回辦公室,同事們準備了一些小生日禮物送給他,並要晚上大家合夥請他吃飯,要他從這些禮物裡面選一個自己最喜歡的,這個送禮物的人不用掏錢。吳大奇知道自己去衛生間的時候羅英珠去機場的超市看過一個頸枕,他以為這個頸枕是羅英珠送的,就選了頸枕,沒想到這個頸枕是一個男同事送的,而羅英珠送的是一雙襪子,剛剛被他批評為沒有品位。同事們興沖沖地先離開了,吳大奇看著失落的羅英珠對剛才的話十分後悔。
 
  徐仁宇帶著本部長開車去見會長,他們不知道李事務官派人跟蹤他們。
 
  孔科長提交了自己交費的飯票子,監察組經過調查,認為他沒有什麼問題。全組的人替孔科長高興,提出一起出去吃飯慶祝。韓夏天和李修淵也和大家一起去吃飯喝酒唱歌,玩得很開心。這時坐在座位上觀看的李修淵感覺自己又流鼻血了,他趕緊衝進衛生間,發現自己的頸部皮膚出現了血點,難道張先生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李修淵和韓夏天吃完飯從飯店出來,走到公寓門口的時候,韓夏天問聖誕節他們怎麼慶祝,韓夏天沒坐過飛機,提議坐飛機去旅行,李修淵看著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孩,內心充滿了憂慮,他還能和心愛的女孩去旅行嗎,他緊緊地把韓夏天擁抱在懷裡,什麼也沒說。張先生從李修淵公的寓出來看到這一幕,等他們分開韓夏天回家後,他去找韓夏天。
 
第27集張先生希望韓夏天勸導李修淵 機場大霧工作人員緊張忙碌
  張先生來找韓夏天,告訴她李修淵在出事故後在輪椅上度過了11年,像這樣能自由行動不到一年,李修淵只希望能安安穩穩地過職場生活,但最近他身體出了問題,身體出現炎症數值,張先生希望韓夏天勸勸李修淵,讓他盡快接受治療。張先生走了,韓夏天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為李修淵的身體擔心。羅英珠回來,二人一起喝酒,喝得大醉,一個睡在客廳沙發上,一個睡在客廳地上。
 
  第二天一大早,李修淵去找韓夏天,羅英珠聽到敲門聲起身開門。李修淵進屋,看到韓夏天醉臥在地上,韓夏天這時也醒來,奇怪自己怎麼睡在地上,羅英珠告訴她昨天喝多了,說的最多的是李修淵,這時李修淵告訴他們機場已經發了緊急通知,要他們立刻上班。二人趕緊梳洗打扮,和李修淵一起去公司。
 
  由於出現了罕見的大霧天氣,飛機不能正常起落,很多飛機延誤,大量旅客滯留機場。羅英珠和李修淵、韓夏天匆匆趕到機場,看到機場大廳人滿為患。崔隊長也來到公司,在樓下看到徐仁宇正在想本部長匯報什麼,想起昨天李事務官來找他瞭解徐仁宇時的情形,李事務官問徐仁宇在公司為人怎麼樣,說徐仁宇曾經是巨山獎的學生,是申會長的KIDS,已經帶著本部長去會見申會長了。
 
  楊書君讓李修淵和韓夏天去附近超市採購一些食品,分發給滯留機場的旅客。韓夏天和李修淵一起開車去超市,路上韓夏天關心地問李修淵身體怎麼樣,在超市她不讓李修淵搬運貨物,堅持一個人把採購的泡菜和方便面運上車,又從車上運下來,用拖車推到機場,期間即使腳扭了也不讓李修淵插手勞動,李修淵納悶韓夏天今天是怎麼了。
 
  KR098飛機上有客人突發疾病,要求緊急降落,高恩燮接到指令查詢能降落的飛機口只有234登機口,要求調動234登機口,可是234登機口工作人員以馬上有乘客登機拒絕,高恩燮稱如果不答應就申請緊急管制,234登機口的工作人員這才同意移動登機口,KR098順利降落,病人被安排下飛機送上醫院的救護車,轉危為安。
 
第28集徐仁宇爸爸暈倒在機場 趙部長帶人要教訓李修淵
  韓夏天把從超市買來的食物和水發給旅客,她無論看到李修淵做什麼都搶過來做,李修淵問她怎麼了,韓夏天說生病的人不能勞累。忙碌大半天,疲憊的韓夏天躲到休息室休息一會兒,她剛才推貨物的時候,不小心腳扭傷了,李修淵跟進來,心疼地給她噴藥,問昨天他們分別後發生了什麼,韓夏天沒說見過張先生,這時她接到羅英珠電話,說機場有人暈倒,這個人就是撿了吳大奇對講機的人,在羅英珠的描述中,李修淵猜出這個人是徐仁宇的爸爸,他個韓夏天一起過去幫忙。
 
  崔組長問徐仁宇昨晚是不是和本部長一起出去了,徐仁宇稱只是和本部長一起出去喝了杯紅酒,崔隊長提起徐仁宇是巨山獎的學生,謊稱他有個朋友也得過巨山獎,但結局並不好,提醒徐仁宇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徐仁宇聽到崔組長話裡有話表面沒說什麼,但內心很不安。崔組長走後,他立刻打電話給趙部長,問機場保安組怎麼會知道他和本部長的行蹤,如果知道本部長會見申會長,以後的計劃及很難實施了,他要趙部長想辦法讓崔隊長不要插手他們的事。
 
  徐仁宇打完電話,一回頭看到李修淵來找他,李修淵告訴他他父親因為貧血和營養失調暈倒,已經被送到醫院診治,他把地址給了徐仁宇,希望徐仁宇有空去看看父親,徐仁宇接過字條,什麼也沒說。
 
  大霧慢慢散去,高恩燮和同事忙碌協調飛機起降工作,他們剛鬆了一口氣,懷孕的女同事突然腹痛難忍,感覺要提前生產了,大家趕緊去找她同在機場工作的老公。
 
  同事們都下班了,李修淵還有一點工作沒做完,韓夏天要幫他做,李修淵問韓夏天今天為什麼突然對他呵護備至,是不是昨晚見了張先生。韓夏天只得承認昨晚見過張先生,張先生很擔心他的身體,因為他身體裡出現炎症,希望他把佩戴的輔助器卸掉坐輪椅,身體才能慢慢恢復。李修淵聽了韓夏天的話,十分生氣和難過,拿起衣服獨自離開了辦公室。
 
  李修淵來到狐狸新娘星酒館找張先生,問張先生為什麼要把這些事告訴韓夏天,張先生說如果不摘掉裝置,錯過治療期,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但李修淵卻不想坐輪椅,他想過正常人的生活,輪椅禁錮了他11年,那些日子他過夠了,他想像一個正常人那樣生活。李修淵從酒館出來,發現自己又流鼻血了。
 
  吳大奇下班,問羅英珠,自己喜歡她,她也喜歡自己嗎,羅英珠說穩定的工作對她來說現在才是最重要的,她暫時不想考慮感情的事,說完一個人回家了。羅英珠的回答讓吳大奇很失望,感覺這場戀愛沒開始就被對方踹了。他到更衣室換衣服,看著腳上羅英珠給他買的襪子,心裡很失落,他不知道羅英珠其實也穿了一雙一模一樣的襪子。
 
  韓夏天正獨自一個人在辦公室掉眼淚,高恩燮下班來找韓夏天,說起今天他負責的應急調度很成功,得到了組長的誇讚,但韓夏天沒心情聽他說這些,韓夏天心裡惦記李修淵,她拿紙巾擦乾眼淚,要去找李修淵,高恩燮一把拉住韓夏天,希望她陪自己一會兒。
 
  李修淵從狐狸新娘星酒館出來,一個人坐在路邊的椅子上發呆,突然有兩輛汽車疾馳而來,是趙部長帶人來了,他帶著好幾個手下,拿著棍棒要教訓李修淵,在動手之前趙部長給徐仁宇打了個電話,說見到他弟弟李修淵了。
 
第29集李修淵打敗趙部長手下 韓夏天明確拒絕高恩燮
  趙部長帶人要教訓李修淵,他手下對李修淵大打出手,李修淵被打倒在地。李修淵從地上爬起來,擦擦嘴角的血開始反擊,他借助手臂上和腿上的助行器,暴發出巨大的威力,趙部長手下被打得東倒西歪,狼藉地趴在地上。趙部長沒想到李修淵這麼勇猛,帶手下悻悻地離開了。
 
  韓夏天下班,高恩燮拉住她的手不讓她走,韓夏天問高恩燮當她是朋友還是戀人,要是想發展戀愛關係,就連朋友都沒得做,因為在她心中,李修淵是她唯一的戀人,高恩燮無奈地放開了手。韓夏天匆匆趕到和李修淵約會的地方,李修淵已經在等她,韓夏天看李修淵臉上有傷十分擔心,要帶他去醫院,李修淵拉著韓夏天的手,說自己沒事,他只想和心愛的女孩多待一會兒。韓夏天陪李修淵回公寓,細心地給他擦藥,關心他和誰打架了,李修淵說自己也不清楚,可能是黑幫。韓夏天和李修淵告辭回自己的公寓,此時徐仁宇也來到公寓門口,原來徐仁宇接到趙部長電話焦急萬分,給趙部長打電話,但趙部長直接掛掉了。他惦記李修淵只好來公寓看看,他看韓夏天從李修淵公寓出來,感覺李修淵應該沒什麼事。這時趙部長給他打來電話,問李修淵為什麼會這麼勇猛,徐仁宇確認李修淵沒事,放下心來,說自己和李修淵沒有任何關係,不瞭解他,就掛掉了電話。
 
  吳大奇下班沒回家,崔隊長看到他沒落地站在走廊的窗前,問他怎麼了,是不是失戀了,吳大奇說自己沒開始戀愛就被甩了。
 
  第二天李修淵臉上帶傷上班,同事都奇怪他怎麼了,和誰打架了,悄悄問韓夏天,可是韓夏天也不清楚。李修淵見徐仁宇從辦公室出來,在走廊追上他。徐仁宇看李修淵臉上有傷,警告他趕緊離開這裡,不然以後還會有麻煩。李修淵問他在自己出車禍那天是不是真的逃掉了,徐仁宇想起那天的情形,其實那天徐仁宇逃走,又被趙部長手下抓到,他們逼徐仁宇交出磁盤,徐仁宇說磁盤丟了,沒給任何人,就是別人撿到也解不開密碼,趙部長又以受傷的李修淵性命威脅,徐仁宇苦苦哀求放過李修淵。李修淵看徐仁宇沒說話,他告訴徐仁宇,那天他們一起吃飯,徐仁宇把磁盤落在飯店,飯店老闆追出來把磁盤給了他,他知道磁盤密碼很複雜,但自己是有能力破譯密碼看到磁盤內容的。徐仁宇對李修淵的話十分吃驚。
 
  徐仁宇回到辦公室反覆想李修淵的話,這時本部長打來電話,說自己收到匿名信,裡面說他和申會長見面的事,問徐仁宇怎麼回事,這更令徐仁宇心亂如麻。
 
  徐仁宇約見楊書君,楊書君問他什麼時候參與這件事,為什麼機場要出售股份,引進民間資本,徐仁宇認為是世界趨勢,兩個人意見不合,不歡而散。楊書君徑直去本部長辦公室找本部長,問他是不是要推動那件事,如果是就緊急召開組長會議,下班前她要本部長的答覆。
 
第30集趙部長手下到機場找李修淵 吳大奇帶著安保組阻攔黑幫
  李修淵在徐仁宇離開後突然感到身體不適,高恩燮路過,發現了李修淵的異樣,上前扶住他。高恩燮把李修淵扶到一個無人的物品儲備間,李修淵休息了一會兒好多了,這時韓夏天呼叫他,說孔科長找他,高恩燮拿過呼機替李修淵回話,說李修淵在忙著,韓夏天猜測李修淵可能身體不舒服,關心地問李修淵怎麼了,說處理完手頭工作就過去。
 
  有人在機場大廳擺了很多鮮花,韓夏天奉命去處理,一個紅衣女子正沾沾自喜自己的作品,吳大奇帶著安保組也來到,告訴紅衣女子這裡不允許擺放鮮花,然後不由分說帶人把這些花都清理掉。吳大奇和羅英珠清理完鮮花,回來的路上,羅英珠問吳大奇這幾天為什麼對自己很冷漠,吳大奇因為羅英珠的拒絕很傷心,稱是在試探著找一個他們之間合適的距離,羅英珠問吳大奇喜歡自己哪一點,吳大奇喜歡羅英珠的所有,她的木訥、刻薄在吳大奇眼裡都是優點,他感謝羅英珠能讓自己把這些話都說出來,給自己一個表白的機會。羅英珠聽了吳大奇的話很感動,但什麼也沒說。
 
  孔科長發現一個中年男人拿著筆記本在記什麼,躲在一旁偷看,許英蘭看到孔科長鬼鬼祟祟的樣子上前詢問,他們猜測此人可能是調查團的。
 
  韓夏天處理完工作來找李修淵,她看到高恩燮從儲藏間出來,問李修淵在哪,高恩燮支支吾吾,李修淵在裡面聽到韓夏天的聲音出來,說自己剛才在裡面整理備品,沒時間回復韓夏天,高恩燮看到韓夏天見到李修淵開心的樣子十分失落,自己默默地回去了。
 
  李修淵和韓夏天回辦公室的路上,韓夏天興高采烈地說著話,李修淵突然流鼻血了,他急忙到男衛生間沖洗,這時張先生打電話來,李修淵沒顧得上接。張先生沒打通李修淵的電話,卻接到韓夏天的電話,他知道李修淵留鼻血了,馬上趕過去。
 
  李修淵在衛生間的水池沖洗,突然進來一群人,其中一個竟然是那天在機場刺傷韓夏天的人,那人洋洋得意地炫耀自己老大想辦法把自己弄出來了,問李修淵是在這裡打架還是另外找個地方。
 
  韓夏天在男洗手間外面等李修淵,聽出來的人說裡面有人打架,趕緊去找吳大奇,可是等吳大奇趕到洗手間,只看到李修淵留下來的的對講機,人都不見了。
 
  李修淵不見了,吳大奇報告崔隊長,崔隊長通過調監控發現李修淵和那夥人去了一樓東停車場230號方向,崔崔隊長要安保組的成員都去停車場,聽從吳大奇的指揮,這時張先生也趕到了機場,給韓夏天打電話。
 
  崔隊長找到正在焦急打電話的徐仁宇,問他認不認識趙銀浩(趙部長),趙銀浩為什麼不放過李修淵,這時楊書君走過來,聽到了他們的談話,關切地問李修淵怎麼了。徐仁宇的電話突然響了,徐仁宇看是趙部長打來的沒接,他向楊書君和崔隊長承諾先讓李修淵跟那夥人走,他會把人帶回來,他不想在機場發生暴力衝突。
 
  這邊李修淵和趙部長手下來到停車場,吳大奇帶著安保組迎面走來攔住了他們,李修淵站出來希望讓他們走,他們的事自己解決,要是在這發生衝突,會有更多的人受傷,但吳大奇拒絕放行。這時突然開過來好幾輛汽車,裡面又下來一些黑幫的人,雙方正在僵持,吳大奇收到崔隊長的命令,要他帶著安保組撤回。
 
第31集徐仁宇不顧一切救李修淵 李修淵和大哥冰釋前嫌
  吳大奇收到崔隊長命令,讓他帶著保安組撤回,他雖然不得不遵守命令,但心裡十分不滿。他回來很擔心李修淵,換完制服要下班,在走廊看到徐仁宇在打電話,問對方是不是帶走了李修淵,要趕過去。吳大奇聽了徐仁宇的電話,向一起下班的同事借了車,和徐仁宇一起進了電梯。
 
  徐仁宇開車來到一棟破舊的樓前,他停車下車進了裡面。徐仁宇進入樓裡,看到了李修淵,希望趙部長放過李修淵,趙部長卻要把李修淵弄死。徐仁宇告訴趙部長,十二年前那個磁盤沒丟失,要是李修淵有什麼不測,那個磁盤裡的內容會被公佈於眾,他們對機場和權本部長的計劃也會被公佈與眾。趙部長惱羞成怒,一腳踹倒徐仁宇,李修淵一看徐仁宇被傷害,開始反抗,趙部長看李修淵勇猛,讓手下一棒子打暈徐仁宇,把他帶出去了。
 
  吳大奇開車跟蹤徐仁宇來到樓前,看到徐仁宇進去,他也想進去,卻發現大門被反鎖,就躲在外面等待時機。不一會兒幾個人摻著被打得昏昏沉沉的徐仁宇出來,開車走了。吳大奇正擔心李修淵,大門突然開了,趙部長一個手下跌跌撞撞地跑出來,緊接著大門被踹開,李修淵出來,裡面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呻吟的都是趙部長的手下,吳大奇被李修淵的勇猛驚呆了。李秀榮抓住趙部長一個手下,逼問徐仁宇的下落。
 
  崔隊長在辦公室焦急地等電話,終於等來警察的電話,警察在現場拘捕了21名黑幫成員,但沒有發現李修淵和徐仁宇,崔隊長很擔心他們。
 
  趙部長的四個打手開車把徐仁宇帶到海邊,要把徐仁宇丟到海裡。他們剛下車,吳大奇開車載著李修淵和趙部長一個手下趕到了。吳大奇在車裡看著趙部長手下,李修淵下車,四個打手見李修淵過來,紛紛抄起傢伙對付他。徐仁宇在車裡看到李修淵危險,他雖然雙手被綁在一起,但還是爬到前排開車,衝撞四個打手,不想倒車的時候車一下子退到江邊的堤岸上。眼看汽車後半部分懸空就要掉到海裡,李修淵不顧一切地用帶著助力器的右臂拉住汽車,拚命地把汽車往岸上拉,徐仁宇見李修淵不顧危險救自己,他也很危險,大喊放開,沒想到李修淵竟然硬是把汽車拉到岸上,在場的眾人無不目瞪口呆。李修淵看著徐仁宇脫險,佈滿汗水和淚水的臉上終於露出微笑。李修淵看徐仁宇來找自己,拚命想救自己,知道大哥還是關心他在乎他,其實他手上一直帶著的手錶,也是當年徐仁宇買的,讓李修淵媽媽轉交給他的。徐仁宇之所以想方設法讓李修淵離開機場,只是不想再連累他,在徐仁宇心裡,李修淵始終是他的弟弟。
 
  韓夏天正在辦公室為李修淵擔心,羅英珠打電話過來,說吳大奇打來電話,李修淵正往家趕,韓夏天急忙向楊書君請假回家。楊書君從辦公室出來,遇到崔隊長,崔隊長也收到吳大奇的消息,知道徐仁宇和李修淵都平安,但楊書君還是十分生氣,不滿崔隊長讓李修淵處於如此危險的境地,她給了崔隊長一個耳光,警告他要是下次還是如此對待李修淵,她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崔隊長被打了一個耳光並沒惱怒,他看楊書君走了,知道楊書君是真心關心李修淵,這時他接到李事務官的電話,原來李事務官一直跟蹤徐仁宇,也知道了發生的一切,被抓住的趙部長手下不想把事鬧大,說是內訌。李事務官問崔隊長什麼時候回總部,崔隊長說再等一段時間。
 
  韓夏天和羅英珠、高恩燮在公寓門口等李修淵和吳大奇,李修淵和吳大奇終於回來了。李修淵看到韓夏天,終於支持不住,暈倒在韓夏天的懷裡。吳大奇和羅英珠、高恩燮幫忙把李修淵安頓好,就告辭了,路上羅英珠關心吳大奇有沒有受傷,這讓吳大奇很感動。
 
  楊書君在樓下等本部長下班,問本部長決定了嗎,本部長認為自己無愧於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機場,楊書君要明早通知工會,團結起來行動,一旁的李組長去勸本部長,希望本部長凡是多考慮。
 
  李修淵醒來,發現韓夏天合衣躺在自己身邊,知道她照顧了自己一夜,也知道張先生是半夜才回去,這時羅英珠給他們訂了外賣,快遞給送來,兩個人一起起來吃早餐。韓夏天看著起床準備早餐的李修淵,想起昨晚張先生的話,李修淵昨天把佩戴的助力器都弄壞了,但還有配件,他還能使用,現在主要是他的身體,如果不出預料,他一周之內就會病倒,這令韓夏天十分擔心。
 
第32集楊書君升任部長 李修淵和韓夏天有情人終成眷屬(結局)
  李修淵早上上班向徐仁宇遞交了辭職信,楊書君找到韓夏天,問她知道此事嗎,韓夏天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她忍不住哭了。
 
  今天是李修淵在機場工作的最後一天,他認真工作著忙碌著,他看到科長頂替職員工作,今天是科長退休的日子,可是他還是來上班替崗,這讓李修淵很感動,特意向科長打招呼。
 
  忙碌了一天,下班的時候,韓夏天約見李修淵,問他為什麼辭職,她願意做李修淵的腿和胳膊,只願意李修淵呆在自己身邊,李修淵摟著心愛的女孩,禁不住淚流滿面,他知道自己只是韓夏天生命裡的一個過客,不能陪伴他。此時楊書君也約見崔隊長,她對李修淵的辭職也很傷心。
 
  李修淵請大家吃飯,高恩燮問吳大奇和羅英珠什麼時候成了情侶了,這讓二人很尷尬。大家喝得很盡興,羅英珠喝多了,吳大奇送她回家,兩個人在路邊長椅上休息,羅英珠靠在吳大奇懷裡睡著了。李修淵和韓夏天回來的路上,韓夏天提出今晚想和李修淵呆在一起,李修淵和韓夏天接吻,想像著兩個人以後幸福的柴米油鹽生活,他多麼希望每天和韓夏天一起入夢,一起醒來,一起過幸福的生活。
 
  第二天早上,韓夏天醒了,他看著身邊還在熟睡的李修淵,拿出張先生給她的一個儀器,這個儀器能讓李修淵身上是助力器停止工作,讓他接受身體炎症的治療。為了李修淵能活下去,她要嘗試一下。就在韓夏天淚流滿面捨不得下手的時候,李修淵醒了,他抓住韓夏天的手,兩個人深情地地吻著,韓夏天手裡的儀器終於接觸到了李修淵的身體。這時李修淵回想起自己身體殘疾後,經常去韓夏天爸爸店裡,就在那裡,他在韓夏天爸爸手機上看到了韓夏天的照片,也認識了以後幫助他的張旭鎮博士(張先生)。
 
  一年後,韓夏天在機場工作,吳大奇和羅英珠在一起執勤,遇到吳大奇的前女友宋慧敏,宋慧敏看到帥氣的吳大奇,要和吳大奇再約一下,但吳大奇聲明自己已經有女朋友了,就和羅英珠一起去執行任務了。
 
  楊書君已經升任部長,替代了本部長的位置,她召集大家開會,許英蘭心裡一百個不服氣,但還得笑臉相迎。
 
  晚上,韓夏天下班,路過狐狸新娘星酒館,照例去看看,上面掛著歇業的牌子,李修淵已經一年沒有消息了,讓她深深牽掛。
 
  第二天上班,韓夏天看到高恩燮,高恩燮也打聽李修淵的消息,他告訴韓夏天,無論何時,他都會在她身邊等待著她。二人道別之後,韓夏天看到幾個保潔阿姨圍在一起議論什麼,她走過去一看,原來不知道是誰有這麼大的力氣,把一個鋼管折彎了,原來剛才有個人喝多了鬧事,一個年輕人阻止時,情急之下竟然把鋼管折彎了,韓夏天一聽猜測這人可能是李修淵,知道這人是剛剛下飛機,趕緊去出口找他。在韓夏天焦急的目光中,李修淵終於出現在她的視線裡,他還是那麼帥氣,那麼英俊,兩個相愛的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每個人的相遇,都是一種緣分,狐狸新娘星酒館重新開業。
  
【圖片cr:SBS】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好看韓劇推薦 機智牢房生活結局】黑色幽默的監獄題材劇 機智牢房生活分集劇情1~16
《機智牢房生活》劇情是以監獄為背景,講述囚犯們與獄警們間的故事。   【人物介紹】 金濟赫-朴海秀 飾 耐克森英雄的王牌左投,熱...(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