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死的讚美》劇情講述朝鮮最早的公費留學生尹心悳和她的戀人、天才劇作家金祐鎭在玄海灘殉情的故事。
 
死的讚美
【人物介紹】
死的讚美
金祐鎭李鍾碩 飾
天才劇作家。
 
 
死的讚美
尹心悳申惠善 飾
朝鮮最早的女聲樂家。
 
 
死的讚美
洪蘭坡李知勳 飾
作曲家。
 
 
死的讚美
金弘基李相燁 飾
尹心悳的未婚夫。
 
 
【分集劇情】
第1集尹心悳參演金祐鎭音樂劇 尹心悳對金祐鎭漸生好感
在茫茫的大海上,有一艘叫「德壽丸」的日本輪船正駛向目的地,船員聽到三號船艙傳出悠揚的音樂聲,他急忙推門進去,滄裡沒有人,只有一個大大的行李箱,上面留了一張紙條,拜託船員把行李箱寄回自己的家裡。船員突然聽到有人跳海的聲音,立刻來到甲板上查看情況,上面只剩下一男一女兩雙鞋子,兩個人已經消失在海面上,船員立刻吹響口哨,招呼其他船員。
 
金祐鎭是日本早稻田大學的英語專業的大學生,業餘時間熱衷於寫新劇和音樂劇,在朝鮮同友會中享有盛譽,他也是生活在日本的朝鮮人,同友會準備回朝鮮舉行巡演,盛情邀請金祐鎭參加,金祐鎭考慮再三,最終答應同友會的邀請,他準備了三個劇目,目的是弘揚韓國民族文化,喚醒韓國民眾對藝術的自尊心。同友會成員大力推薦在音樂學院學習聲樂的高材生尹心悳做音樂劇的女主角,可尹心悳擔心有危險,可還是好奇地到同友會去參觀了一下。
 
尹心悳剛走到排練廳的門口,就被金祐鎭劇本的台詞以及他渾厚磁性的聲音深深吸引,金祐鎭埋怨她不該打擾自己的雅興,多虧同學及時趕來,給他們倆互相介紹,金祐鎭主動和尹心悳賠禮道歉,邀請她做音樂劇的女主角,可她根本不領情,金祐鎭向她擺事實講道理,尹心悳答應參加公演,但是條件是不能有聲明危險,否則她就罷演。
 
尹心悳本來不想參加,可她不服氣,想看看金祐鎭有多了不起。金祐鎭收到父親的來信,還隨信給他寄來一大筆錢,讓他好好學習,盡快盡快回到朝鮮,不要看那些沒用的書耽誤時間。尹心悳準時來參加綵排,她清脆悠揚的歌聲驚艷了全場,同友會成員聽得如癡如醉,可尹心悳時刻注意著金祐鎭的反應,金祐鎭故意背對著她,排練結束,金祐鎭對琦柱的演奏大加讚賞,唯獨不評論尹心悳的演唱,就開始準備排練新劇,參與新劇排練的有一個日本同學友田恭助,尹心悳憋了一肚子無處發洩。
 
由於缺少女演員,金祐鎭只好讓同友會的男同學女扮男裝,可他始終無法進入狀態,排練結束,尹心悳想找金祐鎭理論,可他一溜煙就不見了。尹心悳追到麵館,直接來到金祐鎭的旁邊,尹心悳被燙的驚叫一聲,金祐鎭急忙給她一杯水,金祐鎭吃完就想離開,尹心悳一把拉住他。兩個人一起來到茶館,尹心悳開門見山向金祐鎭提意見,覺得他太傲慢,無視自己的努力,連最起碼的點評都沒有,而且尹心悳覺得這樣的新劇推廣到朝鮮的意義不大,可金祐鎭卻聲稱他的心裡只有被獵槍踐踏的祖國,他一直是靠著這股民族精神活著,金祐鎭解釋她唱得無可挑剔,他沒有任何意見,尹心悳被說得無言以對,心裡卻美滋滋的。
 
金祐鎭繼續帶著同學們排練,尹心悳無意中得知排練音樂劇和新劇的費用大部分由金祐鎭來出,尹心悳對金祐鎭的印象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她開始佩服這個表面上冷冰冰,內心卻是一團火的男人。金祐鎭連續兩天沒有來參加排練,尹心悳鼓足勇氣向同學明熙打聽金祐鎭不來的原因,明熙聲稱他病了,過兩天就會來了,尹心悳不放心,她一下課就冒雨來看金祐鎭,看他還在睡覺,尹心悳就幫他把書放到桌子上,無意中看到金祐鎭新創作的歌詞,尹心悳情不自禁讀了出來。
 
第2集尹心悳和金祐鎭惺惺相惜 金祐鎭面對強權視死如歸
尹心悳正聚精會神地朗讀歌詞,沒想到金祐鎭突然醒來,尹心悳趕忙拿出精心準備的粥給他,金祐鎭卻面無表情,還極力勸她離開,尹心悳想雨停了再走,謊稱她沒有帶傘,金祐鎭要借給她傘,尹心悳看雨已經停了,只好悻悻離開。金祐鎭從窗戶裡看到尹心悳落寞的背影,不由地微微一笑。
 
第二天金祐鎭準時來參加排練,明熙很好奇地打聽,金祐鎭自稱吃了別人送的好東西很快就痊癒了,尹心悳心中暗喜。排練結束,金祐鎭和尹心悳一起回去,金祐鎭向她敞開心扉,隨口說起自己的媽媽,尹心悳鼓勵他寫新劇,金祐鎭感謝她幫自己把書放到桌子上,還感謝她精心熬的粥。
 
金祐鎭和同學們認真排練,警察突然找上門,友田恭助趕忙過來解釋他們在排練戲劇,可警察懷疑朝鮮同學想結黨營地,聚眾造反,金祐鎭主動站出來和警察理論,還用朝鮮語和他據理力爭,警察一氣之下拔槍相向,金祐鎭毫不畏懼,友田恭助趕忙從中勸解,借口金祐鎭日語說得不好應付過去,警察對現場進行了地毯式搜查,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只好帶隊離開。
 
琦柱提議終止演出,擔心還會遇到更危險的事,金祐鎭堅持要繼續排練,尹心悳主動站出來支持金祐鎭,還鼓勵大家勇敢面對,同學們立刻行動起來,金祐鎭不禁對尹心悳刮目相看。
 
金祐鎭感謝尹心悳的鼎力支持,可她卻覺得是金祐鎭改變了她的觀念,來幹活人惺惺相惜。大家齊心協力終於圓滿完成了音樂劇的排練,他們一起踏上了回朝鮮的輪船,尹心悳主動到甲板上找金祐鎭,她很激動,不由地想起離開朝鮮的那一天。同友會順利到達朝鮮,開始了一場又一場的巡演,他們不辭勞苦在全國各地奔波演出,受到了民眾一致好評,尹心悳的音樂劇第一場公演,金祐鎭為她加油,尹心悳甜美悠揚的歌聲讓天下的觀眾聽得如癡如醉,金祐鎭也甚感欣慰。
 
巡演全部結束,同友會成員順利回到日本,金祐鎭帶所有成員一起到酒吧慶祝,明熙詢問金祐鎭畢業後的打算,金祐鎭決定三年以後回朝鮮,明熙不想留在日本,也不想回朝鮮,他想去一個遙遠的地方。接下來是交誼舞時間尹心悳想約金祐鎭一起跳舞,沒想到有男同學主動過來約尹心悳,她只好和同學去跳舞,金祐鎭一直注視著尹心悳的一舉一動,尹心悳也是心不在焉地跳舞,同學一眼就看出她喜歡金祐鎭。
 
警察突然衝進酒吧,口口聲聲要抓同友會的負責人,金祐鎭主動站出來,警察把他當場抓走,尹心悳心急如焚,明熙到警局瞭解情況,得知他暫時不能被放出來,同學們只好都先回家了。尹心悳一直守在警局門口。金祐鎭被嚴刑拷打,可他始終一言不發。
 
金祐鎭終於被放出來,他一出門就看到尹心悳,尹心悳看他被打得遍體鱗傷,傷心地淚如雨下,金祐鎭的心裡也很不是滋味。 
 
第3集尹心悳對金祐鎭一往情深 尹心悳和金祐鎭不辭而別
金祐鎭送尹心悳到家門口,尹父正好出門,就邀請金祐鎭到家裡小坐,尹母對金祐鎭的傷雪恨,尹心悳的弟弟妹妹好奇地過來湊熱鬧,苦苦追問他們倆的關係,尹母趕忙把他們帶走。尹心悳幫金祐鎭在傷口上塗藥,兩個人再一次這麼近距離靠在一起,都很難為情。
 
尹心悳送金祐鎭離開,路上看到戴帽子的摩登女郎經過,尹心悳隨口說起戴帽子不好看,金祐鎭卻覺得很美,尹心悳也不再堅持,她就隨口問其金祐鎭房間署名水山的詩作,金祐鎭承認水山是他的筆名,尹心悳的筆名叫水仙,她覺得這兩個名字很般配。兩個人路過一家音像店,看到伊萬諾維奇的唱片,他們都很喜歡,尹心悳帶金祐鎭來到夢寐以求的舞台,她的夢想就是又朝一日在這裡歌唱,成為朝鮮最優秀的歌手,讓更多的人聽到她的歌聲,尹心悳餓得肚子咕咕叫,她趕忙帶著金祐鎭來到一家餐館,飯後,尹心悳有帶金祐鎭來到警察局,尹心悳拿起地上的石塊,想砸警察局的玻璃,可是她力氣太小,根本夠不到,金祐鎭隨後拿起一塊大的石塊扔進去,當場把窗戶砸破,警察聞訊急忙追出來,金祐鎭拉起尹心悳就跑,警察緊追不捨,兩個人最後躲進一個小胡同才倖免被抓,金祐鎭情不自禁想吻尹心悳,尹心悳閉上眼睛期待著激動地時刻,沒想到金祐鎭在最後時刻又停住了。
 
尹心悳鼓足勇氣向金祐鎭提出以後他們之間稱呼親切一點,金祐鎭答應以後再說,他要帶劇團的成員到木浦的老家住一晚再回東京,還邀請尹心悳也一起來,並且約好在火車站見面,正好電車到了,金祐鎭上車離開。
 
尹心悳準時來到車站,還特意帶了一定漂亮的帽子,同學們都誇她漂亮,金祐鎭的眼前一亮,同學們一起上火車。金祐鎭帶同學們回到青浦老家,他的家是一個很大的莊園,還有一個溫柔賢惠的妻子,尹心悳不禁大吃一驚。當晚,金祐鎭組織同學們在大花園裡舉行了隆重的演出,賢珠伴奏,明熙讓尹心悳第一個上台表演,尹心悳借口嗓子啞了慌忙下台,其他同學表演的時候,尹心悳悄悄躲到一邊,她的心裡很失落,賭氣把帽子扔在桌子上,並留下一張紙條先走了,金祐鎭心裡很不是滋味。
 
第二天一早,金祐鎭送同學們離開,他要留下來待幾天再回東京,金父苦苦規勸他畢業以後繼承家業,不許再寫那些激進的文章,金祐鎭只好答應下來。夫人把尹心悳的帽子交給金祐鎭,還勸他不要讓父親傷心。
 
金祐鎭回到東京以後幾個月都沒有和尹心悳聯繫,尹心悳再次來找他,竟然是向他辭行的,金祐鎭和尹心悳從茶館出來,看到街上報童再發一則號外,有島武郎和情人一起殉情了,尹心悳不理解他們為何要如此了結一段感情,金祐鎭卻覺得是彼此不想分開才迫不得已的決定,尹心悳和金祐鎭握手告別,金祐鎭心裡很不捨,可也只能眼睜睜看著尹心悳消失在人群中,他的心如刀割。
 
金祐鎭繼承了家族產業,他無意中看到報紙上的新聞,是尹心悳在夢寐以求劇場舉行演唱會的報道。演唱會如期舉行,尹心悳期盼著金祐鎭能來觀看,她環顧劇場四周,沒有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尹心悳剛唱完一首歌,就看到在看台角落裡的金祐鎭,金祐鎭悄悄離開了,尹心悳激動地熱淚盈眶,她不顧一切衝出去尋找,大聲喊住金祐鎭,兩個人再次四目相對,心裡又千言萬語一下子湧上心頭。 
 
第4集尹心悳被逼無奈去相親 金祐鎭和父親大吵一架
尹心悳主動問起金祐鎭的現狀,想和她好好聊一聊,金祐鎭讓她先去把演出服換掉。尹心悳換好衣服出來見金祐鎭,迫不及待打聽他的情況,而且明熙時常寫信到公司,可金祐鎭始終不回,金祐鎭很內疚,因為明熙每封信的最後都問他是否還在繼續寫作,金祐鎭實在張不開口承認自己已經放棄了,尹心悳感謝他來觀看自己的演唱會,她本來已經不緊張,可看到金祐鎭的那一刻,她緊張的心都快跳出來了,尹心悳聲稱自己沒法忘記和金祐鎭在一起的每一段回憶,金祐鎭情不自禁緊緊擁抱她,尹心悳激動地熱淚盈眶,同樣緊緊抱住金祐鎭。
 
金祐鎭送尹心悳坐車離開,尹心悳上車前答應會給他寫信,還鼓勵他不要放棄寫作。夫人收拾房間的時候,看到尹心悳的來信,還有金祐鎭珍藏的那頂帽子,她的心裡很不是滋味。電視台領導邀請尹心悳參加音樂會的演出,還提出讓她改唱百姓喜聞樂見的流行歌曲,不要總唱那些古典的歌曲,大家都欣賞不了,尹心悳只好答應下來。
 
尹心悳演出結束回家,母親迫不及待催要演出費,因為家裡已經沒米下鍋了,尹心悳趕忙拿出來微薄的演出費,母親嫌她掙得還沒有勤雜工多,忍不住發了幾句牢騷,尹心悳連夜給金祐鎭寫信報平安,傾訴心中的相思之苦,對自己的現狀隻字沒提,金祐鎭很快給她回信,也向她匯報了自己的工作,還特意把自己新寫的作品和詩歌一起寄給尹心悳,也向她表達了思念之情。
 
金祐鎭和尹心悳一邊書信來往,一邊約好了見面,每次分開後,兩個人就不約而同開始思念對方,他們的感情日漸深厚,小小的信封已經無法承載他們對彼此的思念,父母催尹心悳盡快成家,還給她找了一個家境殷實的相親對象,尹心悳斷然拒絕,父母苦苦規勸,還明確說明對方答應,只要兩個人結婚以後,不但可以負擔尹父的醫療費用,還願意為弟弟妹妹提供出國留學的費用,尹心悳很清楚家裡的窘況,又看到重病的父親,她一時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尹心悳連夜踏上火車去找金祐鎭,一下車就打電話給金祐鎭,金祐鎭立刻趕來車站見她,兩個人深情相擁,尹心悳拜託他挽留自己,金祐鎭不知道她遇到了什麼事,尹心悳只好承認父母讓她去和有錢人相親,她決定放棄一切和金祐鎭遠走高飛,可金祐鎭左右為難,他實在說不出口,尹心悳抱著他傷心地嚎啕大哭。
 
金祐鎭很晚才回家,夫人一直在門口等他,聲稱父親要找他算賬,金祐鎭本想一個人靜一靜,可也只能硬著頭皮去見父親,父親劈頭蓋臉訓斥他不管公司擅自跑出去,警告他不許再做文學夢,還禁止他再去京城,金祐鎭答應再也不去京城了。
 
當天夜裡,金祐鎭把尹心悳的來信全部拿出來,一封封仔細讀了一遍,他痛不欲生。尹心悳如約來相親,心裡卻滿滿的全是金祐鎭,隨後,尹心悳帶相親對像去家裡,全家人對他很滿意,只有尹心悳一直滿臉愁容,悶悶不樂,對方想拉她的手,尹心悳本能地躲開,她期待的是金祐鎭那雙溫暖的手。金父收到出版社寄給金水山的信,得知金祐鎭還在寫文章。
 
金祐鎭每天鬱鬱寡歡,下班就把找借口關在書房,不是寫文章就是借酒澆愁,金父來找他興師問罪,不許他再創作新劇,金祐鎭很生氣,和父親據理力爭,他從出生就一直接受父親的安排,讀父親安排的大學,結婚,他已經忍無可忍,不想再過這樣的日子,父親被他的樣子=嚇得目瞪口呆,金祐鎭長這麼大第一次頂嘴,第一次衝他發火。
 
第5集尹心悳和金祐鎭約好私奔 李龍門幫尹心悳流言四起
金祐鎭一上班就接到一個電話,對方遲遲不說話,金祐鎭剛想放下,突然猜到是尹心悳,尹心悳趕忙掛斷了,她就想聽聽金祐鎭的聲音。金祐鎭很晚還沒有回家,金父立刻到公司去找,沒有見到他的人影,金父就去書房,翻出了尹心悳寫給金祐鎭的信,他氣得咬牙切齒。
 
尹心悳接到一個日本音像公司演出的邀請,要去大阪分公司錄音,尹心悳為了湊足妹妹出國留學的費用,二話沒說就簽了合同。她剛到家門口,就看到金祐鎭一直在等她,尹心悳激動地說不出話來,金祐鎭緊緊擁抱她,想和她永遠在一起,還要帶她去東京,尹心悳激動地熱淚盈眶。
 
尹心悳送金祐鎭離開,金祐鎭想出資幫她弟弟妹妹出國,尹心悳堅決不要,她只要金祐鎭的愛就夠了,兩個人約定在東京團聚,尹心悳處理完身邊的事就立刻趕過去,還讓金祐鎭在她當年寄宿的那家等候,兩個人依依不捨告別。
 
金祐鎭一回到家,就看到父親把他的書稿和所有的書都燒掉了,還拿出尹心悳的信向他興師問罪,金祐鎭明確聲明會不惜一切代價和尹心悳在一起,父親威脅不給他一分錢,可金祐鎭心意已決,金父氣得大發雷霆,金祐鎭向夫人賠禮道歉,金父讓兒媳婦把尹心悳的信全部燒掉,金祐鎭賭氣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尹心悳向相親對像說明原因,可他已經登報公開了他們的關係,尹心悳很抱歉。隨後,尹心悳向家人解釋已經退婚的事,答應再掙錢就讓弟弟出國留學,父母也只好作罷。音樂學院的教授李龍門很欣賞尹心悳的才華,得知她家境困難,弟弟妹妹都喜歡音樂,李龍門就慷慨出資讓尹心悳的弟弟出國留學,尹心悳對他感激萬分。
 
金祐鎭把公司交給得力的員工幫忙打理,他收拾行李趕往東京。金基成無意中聽同學們議論姐姐尹心悳和李龍門有不正當男女關係,還被未婚夫家強行退婚,金基成一氣之下和同學大打出手,直接回家來找尹心悳興師問罪,尹心悳還沒有來得及解釋,妹妹聖德也站出來指責她,聲稱現在對尹心悳和李龍門的流言四起,尹心悳一時解釋不清,只能暗自垂淚,音像公司因此取消了尹心悳的演出,街坊鄰居對她指指點點,還有人貼出告示,大肆宣揚尹心悳和李龍門的不正當關係。
 
警察突然找上門來,奉學務局的命令來抓尹心悳去總督府一趟,尹心悳讓他們說明理由,否則堅決不去,他們強行把她帶走了。學務局長對尹心悳動手動腳,出言不遜,她拚命掙扎,局長拿出一份演出合同,讓她在總督府的面會上做臨時歌手,尹心悳堅決拒絕,局長就用她的家人相威脅,尹心悳只好照辦。父母勸尹心悳去總督府唱歌,弟弟妹妹不想讓她為了錢委屈自己。 
 
第6集尹心悳和金祐鎭相親相愛 金祐鎭和尹心悳跳海殉情(結局)
金聖德交給尹大結局一封信,那是金祐鎭寫來的,他一到東京就聽說了關於尹心悳的各種流言蜚語,他不相信那些流言,一心只盼望尹心悳早日來和他團聚,尹心悳讀完信,感動地失聲痛哭。
 
金祐鎭正在滿心歡喜等著尹心悳來東京和他團聚,沒想到卻等來了他的夫人,並且還帶來了父親絕食抗議的消息,苦苦規勸金祐鎭和她一起回朝鮮,金祐鎭堅決不幹,還讓她轉告父親不要等他,夫人最後一次懇求金祐鎭,要為自己的父親著想,然後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金祐鎭再次回到劇場,看到同學們已經恢復用日語演出,明熙催他盡快完成第五部作品,還約他晚上一起吃飯。
 
金祐鎭漫無目的在街上走著,迎面碰上尹心悳,兩個人激動萬分,金祐鎭猶豫不決,他不能對父親置之不理,可又離不開尹心悳和戲劇創作,尹心悳也說出心中的糾結,她如果留在總督府做臨時歌手,就等於徹底死掉了,可如果她不回去,家人就無法生存,兩個人不約而同想起了有島武郎殉情的事,也想一死了之,就不會再面對糾結與折磨,金祐鎭發誓要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即使很快就死去也在所不惜。
 
明熙準時來找金祐鎭,發現他不在家,只留下一張紙條,讓他五天以後去大阪拿第五個劇本。金祐鎭和尹心悳連夜趕往大阪,他們一起海邊漫步,一起吃飯,盡情享受屬於他們的快樂時光,金祐鎭很快完成了第五部作品,尹心悳一直緊緊抱著他,一刻也不捨得分開,尹心悳即興賦詩一首,向金祐鎭傾訴心中的濃情蜜意,最後,尹心悳摟著金祐鎭幸福地睡著了。
 
尹心悳到大阪分公司錄音,妹妹金聖德幫她伴奏,社長被她甜美悠揚的歌聲深深打動,尹心悳還想再唱一首「死之讚美」,社長滿口答應。錄音結束,尹心悳送金聖德乘船離開,並且讓她到自己的衣櫥裡拿走所有的錢,金聖德勸她早點回家,尹心悳沒有直接回答,只適合妹妹依依惜別。
 
明熙準時來到大阪,從記憶中的住處取走了劇本。金祐鎭和尹心悳乘船一起離開,他們分別用了各自的筆名登記,他們做好了一起赴死的準備,金祐鎭拿出身上所有的錢,還留下一張字條,從行李箱裡取出那頂帽子,兩個人收拾好一切,就來到甲板上,先把鞋子脫掉,然後開始翩翩起舞,不由地想起兩個人從相識以來的所有回憶,舞跳完了,金祐鎭和尹心悳深情相吻,然後手拉手一起跳海殉情。
 
【部分圖片cr:SBS,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好看韓劇推薦 機智牢房生活結局】黑色幽默的監獄題材劇 機智牢房生活分集劇情1~16
《機智牢房生活》劇情是以監獄為背景,講述囚犯們與獄警們間的故事。   【人物介紹】 金濟赫-朴海秀 飾 耐克森英雄的王牌左投,熱...(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