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講述出差來到西班牙的投資公司代表(炫彬飾)因為商務行程前往西班牙,並住進了原本是吉他手的女主角(朴信惠飾)經營的舊旅館裡,兩人因此被捲入奇妙的事件。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
【人物介紹】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
劉鎮宇炫彬 飾
工學博士。
對遊戲開發和投資都有獨到見解的投資公司代表,也是個極富冒險精神和求生慾望的人物。
劉鎮宇在西班牙的格拉納達出差期間捲入一宗事件,因緣巧合之下住進了由鄭希周經營的小酒店,兩人因而捲入奇異的事件中,他的人生也由此走向一個意想不到的方向。
在公司裡受人尊敬的老闆,但因兩次的婚姻失敗也慘遭摯友背叛,慢慢變得玩世不恭。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
鄭希周朴信惠 飾
旅社老板。
夢想成為最棒的古典吉他手在西班牙格拉納達留學的她,由於父母突然去世,希周需要負責家人的生計。
為了賺錢而經營廉價旅館與韓國餐廳以及擔任導遊等,只要能賺錢都去做的。
但是還放不下對吉他的迷戀,希望能回到韓國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吉他工坊。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
車亨錫朴勳 飾
劉鎮宇的競爭對手
充滿熱情、自尊心很強與劉鎮宇具有相似性格的人物。
與劉鎮宇從大學時期開始就是最好的朋友但是,因為由於兩個性格相似所以產生摩擦進而漸漸疏遠。是劉鎮宇的強烈對立競爭對手。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
朴善浩李承俊 飾
劉鎮宇的大學前輩。
劉鎮宇投資公司的經營戰略理事。
作為鎮宇的大學前輩比任何人更容易控制和照顧他。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
徐廷勳閔鎮雄 飾
劉鎮宇的秘書。
擁有親切又開朗的性格,幫助劉鎮宇。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
崔楊炷趙賢哲 飾
劉鎮宇公司的工程學博士。
是典型鐵粉型的遊戲專家。
雖然在死是電腦活也是電腦在公司中是「Brain」的角色,但在不關心的領域中像孩子一樣天真。 ​​​​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
高宥拉韓寶凜 飾
劉鎮宇的第二任妻子。
藝人身分出身,是個充滿虛榮心同時也具有衝動性精神世界的華麗美人,在劉鎮宇離婚後徬徨的時候偶然在聚會中相遇,以超快速的方式結婚。
成為夫婦後極深度介入劉鎮宇的人生引發了無數的矛盾。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
吳英心金容琳 飾
鄭希周的奶奶。
在陌生的國家西班牙撫養孫子女長大。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
鄭珉周朴燦烈 飾
鄭希周的弟弟。
在小時候因為受到傷害而關閉心門只沉浸在自己世界裡的天才程式設計師,只有姐姐鄭希周是他唯一能對話的對象。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
鄭希周李蕊 飾
鄭希周的妹妹。
中學生,夢想是成爲女團成員,只對演藝人關心的女中學生。
與想法複雜,小心謹慎的姐姐或毫無社會性的哥哥不同,有著很酷很直率的性格。
喜歡和自己一樣擁有酷酷的性格的鎮宇,不知不覺間在鎮宇和希周之間起到了丘比特的作用。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
金尚范李學周 飾
鄭希周的男性朋友。
與希周一起在古典吉他工坊中學習的留學生,原本預定在學習結束就回國卻因為希周而不能回國,假裝若無其事卻是只看著希周的人物。  
 
 
【分集劇情】
第1集劉鎮宇來到格拉納達 研發遊戲樂此不疲
熙熙攘攘的街頭,一個少年在瘋狂地奔跑,他神色慌張,全然不顧路人投來的異樣目光,如同逃命一般,跑得氣喘吁吁。最終,少年跑到一列列車上,這才如釋重負地坐了下來。看得出來,這個少年不善於與人交流,彷彿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列車不斷前行,很快到了格拉納達站,少年收拾包裹準備下車,這時,車窗外下起了暴風雨,少年只覺得十分恐慌,腦海中閃過血腥的記憶,他頭痛欲裂。
 
此時,在風景如畫的格拉納達,美麗的旅館女主人鄭希周接待了一個不同尋常的男客人劉鎮宇。劉鎮宇是工學博士,對遊戲開發和投資都有獨到見解,也是個極富冒險精神和求生慾望的人物,他此次來到西班牙的格拉納達出差便住在了鄭希周的旅店裡。鄭希周帶著劉鎮宇來到房間,這裡的環境並不是很乾淨,但是天色已晚,劉鎮宇沒有別的選擇,只能住下來。
 
劉鎮宇扛著行李上樓了,他有些無法忍受骯髒的房間,索性自己動手打掃起來,無論是地板還是馬桶,他都要打掃得乾乾淨淨,才能放心睡下。劉鎮宇在旅店裡見到了鄭希周的妹妹鄭敏珠,這是一個可愛的酷愛跳舞的小女孩。劉鎮宇在旅店樓下的廚房裡吃麵條,鄭敏珠就旁若無人地跳來跳去,令劉鎮宇有些厭煩。
 
晚上,劉鎮宇出來散步,他剛剛研發出一款新遊戲,只要戴上特製眼鏡,就能身臨其境來到遊戲中。劉鎮宇戴上眼鏡,竟然看見一個中世紀的武士,穿著銹跡斑斑的鎧甲,騎著高頭大馬走過來,劉鎮宇感到不可思議,那武士的眼睛裡滿是血絲,一下子便從馬背上栽了下來,而大馬也迅速地跑走了。劉鎮宇匪夷所思地看著倒在地上的武士,那武士背上還插著箭,劉鎮宇揉了揉眼睛,難以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劉鎮宇眼前一陣眩暈,他似乎看見自己來到了一個遊戲場景,化身為一個騎士,而對面則有許許多多的敵人。劉鎮宇按照遊戲提示四處做任務,找到了一把隱藏的武器,他利用這個武器,開始對付遊戲中的敵人,遊戲場面和觸感十分逼真,令劉鎮宇很欣喜,看來這的確是一款新型遊戲。就這樣,劉鎮宇興致勃勃地玩耍著,直到精疲力竭,他覺得自己的研發實在太厲害了,這種遊戲一旦上市,就會帶來巨大的效益。
 
第2集劉鎮宇惹小麻煩 鄭希周收留鎮宇
劉鎮宇回到旅店,他漸漸瞭解了鄭希周姐妹的身世,原來鄭希周曾經夢想成為頂級古典吉他手,來到西班牙格拉納達大學留學,由於父母突然去世,而負擔起了家裡的生計,她做過旅館運營、韓國餐廳、旅遊導遊等等職業,一心想努力賺錢,維持生計。劉鎮宇用旅館的爐灶煮麵,誰知道一不小心,竟然將鍋底燒糊了,劉鎮宇十分窘迫,急忙向鄭希周道歉,好在鄭希周也沒有過多為難。
 
劉鎮宇作為軟件遊戲公司的CEO,研發了一款具有特殊作用的隱形眼鏡,也就是他曾經親身體驗過的產品,劉鎮宇相信這款眼鏡一旦上市,就會引起波動。此時,鄭希周的弟弟鄭世周回到了家裡,也就是那個在列車上倉皇無措的少年,鄭世周其實是一個天才程序員,但因為小時候受過傷害而非常自閉,只能和姐姐鄭希周溝通,對別人則是緊閉心門。
 
鄭希周不僅打理旅店,在閒暇的時候,她還會去當導遊,畢竟在鄭希周的家裡,除了她就是年邁的奶奶,還有兩個弟弟妹妹,也就只能靠著鄭希周來維持生計。這天早上,劉鎮宇下樓吃早飯,他很好奇早飯的食譜是什麼,奶奶沒好氣地稱,自己都是根據心情來做早餐,做什麼大家就吃什麼,並沒有固定的食譜。
 
劉鎮宇只付了一天的房錢,所以到了時間後,鄭希周說什麼也要收回房子,劉鎮宇再三辯解,希望能夠繼續付房錢,可鄭希周卻不知道搭錯了哪根筋,就是不肯讓劉志宇繼續住下去,還假稱房間要進行修繕。劉鎮宇不明所以,原來,劉鎮宇在外面說旅店的環境破敗不堪,這才讓鄭希周如此生氣,她覺得自己的人生已經是負重前行,可還要招來劉鎮宇這種不地道的顧客,真是難纏。
 
劉鎮宇戴上特製隱形眼鏡外出,讓他意外的是,遊戲系統竟然顯示附近出現了新玩家,劉鎮宇的好奇心油然而生,決定去看看新玩家到底是誰。於是,劉鎮宇一路追蹤,發現對方竟然是自己曾經的好朋友車亨錫。劉鎮宇心中升起怒火,車亨錫本來是自己的好友,也是創業夥伴,但也是他搶走了自己的妻子。如今,兩人都拿著遊戲裡的武器,準備展開一場廝殺。劉鎮宇知道,自己手裡的武器沒有車亨錫的武器等級高,但他還是執意如此,所幸也沒有被車亨錫傷害。
 
鄭希周發現劉鎮宇和程序員弟弟鄭世周有關聯,她便改變了對待劉鎮宇的態度,答應讓他繼續住在旅館內。劉鎮宇決定在西班牙的格拉納達來推廣遊戲,讓格拉納達變成一座「魔法之都」,他的講解新奇有趣,令鄭希周瞪大了眼睛。然而,這一切都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此時的劉鎮宇坐在列車上,卻忽然遭到了恐怖襲擊,一群神秘人拿著槍對著列車掃射,列車中慘不忍睹。  
 
第3集劉鎮宇被神秘人攻擊 鄭希周高價賣出旅館
劉鎮宇的回憶又回到一年前,他仍然身處格拉納達,來到一處小胡同裡,卻意外遭到了遊戲中許多神秘人的襲擊,這些人手裡拿著弩箭,對準劉鎮宇的要害,毫不留情。劉鎮宇奮力奔跑,終於來到了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他這才鬆了一口氣。劉鎮宇來到阿爾卡薩瓦咖啡廳,他推門進去,發現這家咖啡廳竟然也是遊戲中的一個模式,並且場景設置就是一直下著雨。劉鎮宇好奇地四處打量,發現咖啡廳裡坐著的人其實都是遊戲中的NPC。
 
劉鎮宇看著這些NPC,耳朵中的耳機傳來同事的聲音,同事讓劉鎮宇上前和NPC對話,也許能夠獲得一些信息。劉鎮宇走上前去,卻發現等級必須在五級以上才能對話,他非常無奈,只好坐下來點餐。正在這時,劉鎮宇忽然被一陣樂器演奏聲音所吸引,他回過頭去,看見一個美麗女子正在彈奏,那女子竟然就是鄭希周。
 
劉鎮宇誤以為自己遇到了鄭希周,但他忽然得到提示,這女子的身份是27歲的吉他手艾瑪。劉鎮宇的記憶飄向了遠方,他記得鄭希周的父親是一個吉他手,所以,鄭希周從小也酷愛彈吉他,為了讓鄭希周能夠發揮天賦,父親甚至打算帶著她去西班牙。就這樣,父親頂著壓力和家人的反對,毅然帶著全家遠赴西班牙,他賣掉了所有財產,這才在格拉納達落了腳。然而幸福生活僅僅維持了一年,在西班牙這個富有音樂氣息的城市裡,最不缺的就是音樂天才,鄭希周很快發現,自己並不是那麼擅長吉他。後來,鄭希周的母親生病去世,父親一蹶不振酒駕身亡,鄭希周就這樣成了孤兒,一個人帶著弟弟妹妹長大。
 
鄭希周雖然不是天才,但弟弟鄭世周卻是個IT天才,他曾經以家人名義註冊開發了遊戲軟件,法人就是Bonita旅館,而旅館的所有人正是鄭希周。當劉鎮宇得知此事後,便故意將這家旅館買了下來,鄭希周不知道其中原委,當她見劉鎮宇願意出高價購買,便覺得這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於是,鄭希周便稱要去衛生間冷靜思考一下再做決定。在這期間,劉鎮宇已經將收購價格抬到了一百億,鄭希周已經決定爽快答應,但卻意外被鎖在了衛生間裡,無法出去。
 
當劉鎮宇和助手找到鄭希周時,發現她已經在衛生間裡暈倒了。劉鎮宇救了鄭希周,等她甦醒過來,便與她簽訂了合同,以高價收購了旅館。鄭希周覺得自己成了超級富翁,自從來到格拉納達後,這是她最開心的事情,再也不用為錢而發愁。再也不用為了生計而奔波,這簡直如同做了白日夢一般美好。
 
車亨錫一直與劉鎮宇的關係不和,他搶了劉鎮宇的妻子,卻又擺出一副盛氣凌人的架勢,令劉鎮宇怒不可遏,不得不與他決戰一場。於是,劉鎮宇和車亨錫展開了一場對決,幸運的是,劉鎮宇佔了上風,將車亨錫踩在了腳下,完美獲勝。劉鎮宇迫不及待將此事告知同事,他意氣風發,覺得自己十分厲害。
 
第4集車亨錫意外暴斃身亡 劉鎮宇發覺遊戲秘密
車亨錫從劉鎮宇手中搶來了女人慧珍,還讓慧珍懷了孕,這天晚上,慧珍醒來忽然發現車亨錫不再枕邊,她心中隱約感覺到不安,便出門尋找,結果卻遍尋不見。慧珍擔心地撥通了車亨錫的電話,但始終無人接聽,她知道車亨錫最近見過劉鎮宇,便更是不安心。而此時此刻,車亨錫一動不動地坐在一張長椅上,晨跑的路人見他神情不對,便上來推了一把,誰知車亨錫竟然直直地倒了下去,顯然,他已經暴斃而亡。
 
鄭希周得到了一百億,她心花怒放,準備開始享受人生,至少也要買一輛新車,看起來才能像一個女富豪。令鄭希周意外的是,劉鎮宇竟然找到了她,希望鄭希周能夠當自己的翻譯。鄭希周本來不太想繼續做這種兼職,但看在劉鎮宇高價買下旅館的面子上,她也只好答應了。
 
劉鎮宇帶著鄭希周來到慧珍家裡,卻是慧珍的妹妹慧景開了門,慧景告訴劉鎮宇,車亨錫已經死了,只是還不知道死因,而姐姐也因為受不住打擊病倒了。劉鎮宇正在思考,慧珍掙扎著從床上下來,指責劉鎮宇和車亨錫的死脫不了干係。劉鎮宇百口莫辯,鄭希周在一旁看著只覺得十分尷尬,劉鎮宇只好訕訕地笑著,他告訴鄭希周,千萬不要結婚,那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
 
車亨錫已經死去,警察們展開調查,卻發現車亨錫身上沒有任何外傷,但他卻死於失血過多。劉鎮宇也趕到醫院,他看著車亨錫的遺體,表面的確沒有傷痕。劉鎮宇回憶起自己和車亨錫對決的場景,每一劍都砍在了車亨錫的要害,但那只是遊戲,儘管無比逼真,卻也不是現實啊,難道這個遊戲非同一般,在虛擬模式中受傷,也能造成現實中的傷害?劉鎮宇還沒有細想,警察們就找了過來,因為劉鎮宇是車亨錫生前見過的最後一個人,警察不得不懷疑劉鎮宇。
 
經過審問,警察也無法確定劉鎮宇就是殺人兇手,只好將他釋放。劉鎮宇難以釋懷地來到車亨錫坐過的長椅旁邊,他打開遊戲,進入了遊戲世界,目瞪口呆地看見車亨錫鮮血淋漓地坐在長椅上,劉鎮宇試探地用手碰了碰車亨錫,遊戲界面顯示「您已於十二小時前擊殺對方」。劉鎮宇大驚失色,他再一眨眼,看見車亨錫歪著脖子站在對面,揮舞著長劍向自己劈來,很顯然,在現實中死去的車亨錫,結果在遊戲裡變成了NPC。劉鎮宇趕忙召喚出自己的遊戲武器,一劍劈向車亨錫,徹底了結了他,得到了車亨錫的經驗值和武器。
 
劉鎮宇難以相信眼前的一幕,他的心中升起朦朧又可怕的想法,只要在遊戲中殺掉敵人,這個人在現實中就會死亡,並且身上沒有任何傷口,而此人接下來便會變成遊戲中的NPC。天哪,這簡直太可怕了。劉鎮宇覺得自己的猜測太過匪夷所思,便找理由接近鄭希周,希望能看一看鄭世周使用過的電腦,因為這個遊戲畢竟是鄭世周發明的。劉鎮宇成功打開了鄭世周的電腦,他回憶起來,自己和車亨錫都想購買鄭世周開發的這款遊戲,因為其中蘊藏巨大利益,但鄭世周卻拒絕了車亨錫,轉而約劉鎮宇在格拉納達見面。劉鎮宇聯想起前前後後的一切線索,他推測道,莫非鄭世周早就知道遊戲中的殺人秘密,所以才不肯將遊戲賣給心術不正的車亨錫嗎?
 
同樣令劉鎮宇感到疑惑的是,自從來到格拉納達,他就壓根沒見過鄭世周。據同事調查,鄭世周曾在車站一路狂奔,似乎在躲避敵人的追趕。劉鎮宇覺得自己的頭腦亂成了一團漿糊,車站裡顯然沒有什麼恐怖分子,難道鄭世周是在躲避遊戲中的敵人?劉鎮宇有些懊悔,自己是在不應該這麼快買下旅館,擁有了這款遊戲,如今看來,竟隱約透露著不祥的預感。
 
這時,窗外下起了雨,忽然有人敲門,劉鎮宇打開門,驚恐地發現門外竟然站著死去的車亨錫,還提著一把遊戲中的長劍。劉鎮宇驚呆了,自己明明沒有打開遊戲,車亨錫怎麼又出現了呢。劉鎮宇沒有當回事,隨即給同事打電話,讓他看看遊戲是否出了問題。可是,車亨錫此時已經揮舞著劍砍了過來,劉鎮宇萬萬沒想到,遊戲中的一擊,竟然讓自己鮮血橫流。劉鎮宇跌跌撞撞往外跑,體力不支摔下了高高的螺旋樓梯。鄭希周聽見聲音跑了過來,她驚恐地張大了嘴巴,不知道劉鎮宇是死是活。
  
第5集劉鎮宇撿回性命 車亨錫緊追不捨
夜深人靜,鄭希周卻聽到樓上的房間裡似乎有動靜,她起身上樓查看,結果剛走到一半,劉鎮宇竟然從高處直直地墜落,「砰」地一聲落在地上。鄭希周被嚇得魂飛魄散,她不知道樓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俯下身子往樓下看去,黑漆漆的地面上,劉鎮宇毫無聲息地躺著,看樣子受傷不輕。鄭希周趕緊去叫人,大家手忙腳亂下樓查看,給劉鎮宇做急救措施,然後火速將其送往醫院。
 
另一邊,電視裡播放著車亨錫去世的新聞,報道顯示,車亨錫身上沒有任何他殺的傷口,死因還在調查中。救護車上,劉鎮宇慢慢有了氣息,他反覆呢喃著「下雨了」,還詢問鄭希周是否彈了吉他,而那首曲子就是《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鄭希周不明白劉鎮宇在說什麼,劉鎮宇氣若游絲,但他已經清醒地意識到,只要在下雨天用吉他彈奏《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就可以啟動遊戲,惹來遊戲玩家或者NPC的追殺。
 
經過搶救,劉鎮宇撿回了一條命,他躺在病床上,回憶起往事,一直被自己視為好兄弟的車亨錫,竟然和自己最愛的女人慧珍領證結婚了,這是劉鎮宇一生的痛,是感情上難以癒合的傷痕。那時,遭到背叛的劉鎮宇曾經想過,如果自己手上有刀,一定會殺了車亨錫,但劉鎮宇沒想到的是,多年以後,自己竟然真的殺死了他。劉鎮宇又想起自己摔下樓梯的那瞬間,車亨錫雖然變成了遊戲裡的NPC,但卻對自己下了毒手,招招斃命,最後因為自己摔下樓梯,與車亨錫距離太遠,遊戲才被迫中止,否則,劉鎮宇恐怕不會生還。
 
劉鎮宇還是難以相信遊戲能夠殺人的事情,便給助手打電話,讓他去確認車亨錫的死訊。助手百思不得其解,劉鎮宇只好說道,自己在遊戲裡被車亨錫刺傷了,鮮血橫流,這應該不是一款普通的遊戲。助手更是摸不著頭腦,他告訴劉鎮宇,劉鎮宇身上並沒有傷口。劉鎮宇大驚失色,自己明明被車亨錫刺中了,但身上卻沒有外傷,與車亨錫的傷情簡直一模一樣,看來,車亨錫真的是自己殺害的。
 
劉鎮宇想知道是不是只要下雨天加上吉他聲,遊戲就會自動開啟。於是,他故意在下雨的時候,用手機播放了吉他樂曲《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結果正如他所料,門把手緩緩打開了,跟在鄭希周身後的,便是滿身鮮血、提著長劍的車亨錫。劉鎮宇嚇得要命,趕緊讓鄭希周關門。鄭希周雖然不知所以,但還是趕緊關上了門,不幸的是,有一名患者走錯了房間,打開了劉鎮宇的房門。
 
於是,可怕的車亨錫便走進了房間,劉鎮宇不得已,拖著還未痊癒的腿腳逃了出去,但車亨錫緊追不捨,劉鎮宇逃到外面的瓢潑大雨中,他終於明白了,的確是自己殺死了車亨錫,所以車亨錫會在遊戲裡不停復仇,直到殺死自己為止。關鍵時刻,鄭希周來到雨中尋找劉鎮宇,因為鄭希周擋在了劉鎮宇和車亨錫中間,導致車亨錫無法砍殺劉鎮宇,情急之下,劉鎮宇一把抱住了鄭希周,直到超過遊戲等待時間,必須取消對決,劉鎮宇才放開了鄭希周,此時的劉鎮宇虛弱至極,暈倒在地。
 
第6集高友拉尋找劉鎮宇 劉鎮宇離開西班牙
鄭希周在雨裡淋成了落湯雞,又手忙腳亂地叫人來救治劉鎮宇,幸好劉鎮宇通過救治沒有大礙,只是徹底傷到了腿,以後走路都要一瘸一拐了。而且,劉鎮宇的第二任妻子高友拉前來探望,高友拉和劉鎮宇的婚姻早就名存實亡,但她一直堅持不願離婚,讓劉鎮宇非常頭疼。劉鎮宇很快甦醒了,他看到高友拉在身邊,不禁很是鬱悶。
 
此時此刻,鄭希周早已回了家,她難以忘記今天發生的一切,劉鎮宇在瓢潑大雨中擁抱了自己。鄭希周搞不清楚這一切的緣由,但她對劉鎮宇產生了一種別樣的情感。鄭希周正在愣神,忽然傳來敲門聲,她開門後驚訝地發現,門外竟然站著劉鎮宇。原來,劉鎮宇是特意過來找鄭希周拿隱形眼鏡的。鄭希周不知應該如何應對,便撥通了劉鎮宇助理的電話,助理告訴鄭希周,劉鎮宇應該是壓力太大導致產生了被害妄想症。
 
此時,劉鎮宇還在外面的車裡坐著,不巧的是,天空又下起雨來,又響起了吉他聲,而伴隨著電閃雷鳴,滿身鮮血的車亨錫也出現了。鄭希周跑了出來,看見劉鎮宇驚恐地望著車子前方,她順著劉鎮宇的目光看過去,但什麼也沒有發現。劉鎮宇一動不動地坐在車裡,車亨錫無法和他展開決鬥,過了待機時間便消失了。劉鎮宇長出了一口氣,這才打開車窗,從鄭希周手裡接過了眼鏡。鄭希周不放心劉鎮宇獨自開車,她覺得最近發生的事情都太匪夷所思,所以堅持要陪著劉鎮宇。
 
劉鎮宇無奈,便讓鄭希周陪伴自己,劉鎮宇戴上眼鏡,按照地圖來到購買武器的商店,買了一把鋒利的短劍,然後試圖購買飛鏢。鄭希周很是不解地看著劉鎮宇的行為。就在這時,外面又下起了雨,該死的車亨錫又出現了,劉鎮宇這次學聰明了,他使用飛鏢和短劍率先殺死了車亨錫,得到了更高的經驗值,級別也變成了五級。
 
精疲力盡的劉鎮宇倒在地上,鄭希周不知道他所經歷的一切,便帶著他回到車上,準備帶回家中照料。這時,車窗外下著雨,車亨錫竟然又出現在車子前面,劉鎮宇明白了,無論自己殺死車亨錫多少次,只要下雨和吉他聲同時響起,車亨錫就會陰魂不散地出現,時刻準備著殺掉自己。劉鎮宇從最初的驚恐變成了深深的無奈,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徹底擺脫車亨錫。
 
從此以後,只要趕上下雨天,車亨錫就會出現,劉鎮宇只能無奈地躲在浴室裡,直到超過遊戲待機時間,車亨錫才會消失不見。經過反覆多次的折騰,劉鎮宇再也無法忍受這種生活了,他決定要離開格拉納達,這個讓他陷入噩夢的地方。於是,劉鎮宇沒有跟鄭希周告別就坐上了火車,鄭希周發現劉鎮宇離開了,她拚命地追著火車,淚流滿面。
  
第7集劉鎮宇遊戲升級 鄭希周返回韓國
鄭希周的奶奶忽然從夢中驚醒,她一直惦記著孫子鄭世珠,但鄭世珠毫無音訊。奶奶輾轉反側,因為今天是鄭希周的生日,鄭世珠就算再怎麼忙碌,也不應該缺席姐姐的生日。此時此刻,格鬥遊戲正在全世界風靡開來,由於NPC變化多端,逼真性高,受到了許多玩家的歡迎。車亨錫的追悼會召開了,很多業內人士和親朋好友都來表示哀切之情,令所有人意外的是,劉鎮宇竟然一瘸一拐地拄著枴杖前來參加。
 
劉鎮宇定定地望著前方,他很清楚地看到,車亨錫滿臉鮮血地站在那裡,提著長劍,陰森地看著自己。車亨錫的衣服已經被鮮血浸透,可是絲毫沒有影響他前進的速度,劉鎮宇鎮靜地抬起手裡,經過這段時間的升級,他的裝備已經取得了很大提高,擁有了高級手槍,在轉瞬之間就將車亨錫打倒在地,又一次消滅了他。劉鎮宇的臉上沒有表情,他已經習慣了車亨錫一次又一次出現在自己面前,也習慣了一次又一次殺死車亨錫。
 
劉鎮宇深知這遊戲的厲害,他就算開車路過某一場地,只要看見有玩家和NPC對戰,就會在隱蔽處掏槍打死NPC,這麼一來,劉鎮宇不僅幫助了玩家,自己也很快升到了八十五級,堪稱大神級別。劉鎮宇如今的性格越發讓人捉摸不透,他不喜歡說話,更是願意一個人待著,公司員工都竊竊私語,甚至認為劉鎮宇的精神有問題。不過,這還不是最讓劉鎮宇頭疼的事情,讓他無可奈何的是高宥拉,一直以第二任妻子的身份出現在大眾面前,但劉鎮宇和她的婚姻卻早已是名存實亡。
 
心情不好的劉鎮宇去公司裡視察,他坐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裡,獨自飲著酒,這時,遊戲中的吉他女郎忽然出現,她動情地彈奏著吉他,令劉鎮宇心馳神往。劉鎮宇的助手也很喜歡吉他女郎這個角色,而且,這是根據鄭希周量身打造出來的人物。助手很好奇真正的鄭希周長什麼樣子,劉鎮宇沉默不語,不願意回答。劉鎮宇自行陷入詭異的遊戲怪圈後,就一直一蹶不振,他發現自己不管是身處格拉納達,還是在美國,都從來沒有擺脫過車亨錫的追殺,這種隨時會被人殺掉的感覺實在不爽,劉鎮宇甚至有好幾次想過跳樓。
 
所以,所有人只看見劉鎮宇眼睛裡冷冷的光,加上他不善言辭,顯得像個精神病一樣,但沒有人知道,在這麼長時間裡,他一直在追殺與對決中度過。劉鎮宇手裡有鄭世珠電子郵箱的賬號密碼,他一直通過郵箱,以鄭世珠的身份與鄭希周聯繫,其實劉鎮宇也不知道鄭世珠是死是活,只是通過這種方式讓鄭希周安心。如今,劉鎮宇卻不知道,鄭希周已經回到了韓國,而且,鄭希周時刻都在思念著劉鎮宇。
 
在一個雨滴飄零的夜晚,劉鎮宇與鄭希周偶遇,他應邀請來到了鄭希周的新家,鄭希周自從接受了劉鎮宇的巨款後,生活得還算不錯,把新家佈置得也很溫馨。劉鎮宇打量著鄭希周的新家,讚歎這裡實在不錯,可鄭希周卻提起了郵件一事,她早就已經察覺到,那些郵件都是劉鎮宇發過來的,並非出自鄭世珠之手。
 
第8集鄭希周得知弟弟失蹤 劉鎮宇尋找蛛絲馬跡
其實,劉鎮宇已經打聽到一些關於鄭世珠的消息,鄭世珠曾在遊戲上認識了一個叫做馬可的黑客,馬可有吸毒史,還曾被債主追殺,他和鄭世珠一起研發了遊戲,但馬可卻偷偷地想把遊戲賣給車亨錫,還約車亨錫在格拉納達見面。鄭世珠得知馬可的野心後,便趕緊聯繫劉鎮宇也去格拉納達,所以,劉鎮宇和車亨錫才分別來到格拉納達,而蹊蹺的是,馬可與鄭世珠都不知所蹤,過了很久,馬可的屍體才在格拉納達附近的樹林裡被發現,但沒有人知道鄭世珠去了哪裡。
 
然而,鄭希周並不想聽到這些,她只想知道,自己的弟弟鄭世珠到底在哪裡。劉鎮宇抱歉地搖了搖頭,自己已經尋找一年了,但還是沒有找到鄭世珠。鄭希周淚流滿面,她終於知道,自己得到的一百億,是用下落不明的弟弟換來的。
 
這時,鄭希周的奶奶出門回來,她一看見劉鎮宇,便將其視作家中的恩人,激動地拉著劉鎮宇噓寒問暖。此時此刻,鄭希周只好躲進衛生間裡捂著嘴痛哭,奶奶並不知道鄭世珠生死未卜的消息,為了不讓家人擔心,也只好瞞著奶奶,這一切思想重負便落在了鄭希周身上。
 
劉鎮宇的助理見他的身體狀況一直不太好,又經常訴說會看到死去的車亨錫,便好奇地也註冊了遊戲,助理見劉鎮宇的級別很高,就央求和劉鎮宇結成同盟,以便提升自己的等級和裝備。助理本以為自己開啟了神奇的遊戲之旅,誰知道竟然看見了滿身是血的車亨錫,助理在驚恐中終於明白,劉鎮宇並不是精神失常,他是真的時刻處於危險中。
 
鄭希周跟隨劉鎮宇來到外面談話,她知道,劉鎮宇一定是花了很多時間去尋找鄭世珠,鄭希周對此表示感謝,而且,她也決定要投入進來尋找弟弟,不過還是希望劉鎮宇能夠離開鄭家,畢竟是他給鄭家帶來了這一系列變故。劉鎮宇聽了鄭希周的話,他只好走出鄭家大門,以後也不再登門拜訪。劉鎮宇決定解決掉和高宥拉之間的婚姻,他已經派人打探到,高宥拉和男子盧英俊出軌了,還拍攝到了二人秘密約會的照片,這麼一來,高宥拉就不得不答應離婚。
 
目前,這個遊戲的前三名分別是管理員、馬可和劉鎮宇,沒有人知道管理員是誰,也許就是鄭世珠,反正他們都已銷聲匿跡,所以,劉鎮宇迫切地想升級到前兩名,只有這樣,才能知道鄭世珠和馬可到底遭遇了什麼。鄭希周打算去參加YG的選秀,劉鎮宇給她打電話,表示只有自己才能找到鄭世珠,也只有自己才能明白鄭世珠到底發生了什麼。
 
第9集劉鎮宇開啟旅程 正勳消失成謎
鄭希周想回到格拉納達去尋找弟弟,劉鎮宇想極力挽留她,因為就算鄭希周去了格拉納達也於事無補。可是,鄭希周實在擔心弟弟,劉鎮宇只好決定陪同她一起去格拉納達。在前往格拉納達之前,劉鎮宇先從同事那裡獲取了最新型的道具裝備,用來以防萬一。劉鎮宇回憶著一年前發生的事情,他很想知道,鄭世珠在火車站瘋狂奔跑,到底是在躲避誰呢?是馬可的黑幫朋友,還是車亨錫的手下呢。
 
劉鎮宇猜測,鄭世珠經歷了非常可怕的事情,他和馬可在遊戲中打鬥,結果馬可死掉了,從這以後,每當下雨天,馬可都會陰魂不散地出現在鄭世珠面前,向他發起攻擊。更恐怖的是,馬可的遊戲等級非常高,裝備也都十分厲害,這讓鄭世珠不得不抓緊時間閃躲,所以,鄭世珠這才瘋狂地跑上開往格拉納達的火車。不幸的是,當鄭世珠在火車上時,外面又下起了瓢潑大雨,所以,他又和馬可展開了一場決鬥,但是,鄭世珠很有可能並沒有在這場決鬥中敗北,因為火車上並沒有發現他的屍體。
 
劉鎮宇通過打怪升級,終於獲得了一隻獵鷹裝備,並且從獵鷹身上拿到了管理員留下的線索任務,但這個任務只有在格拉納達才可以執行,所以,劉鎮宇去格拉納達是勢在必得。劉鎮宇急忙聯繫鄭希周,稱只有四十八小時的時間能夠完成任務,只有去格拉納達才能見到鄭世珠。而且,劉鎮宇準備給鄭希周也定制一款隱形眼鏡,這麼一來,鄭希周也能夠看見遊戲中的人物了。
 
劉鎮宇帶著助手正勳,準備與鄭希周一道踏上前往格拉納達的火車,在候車的時候,天空電閃雷鳴,下起了大雨,於是,隨著雨滴落地,滿身鮮血的車亨錫又出現了。劉鎮宇冷冷地注視著車亨錫,他已經習慣了這一切,可是,劉鎮宇還是無比希望能夠趕緊解開這一切的謎團,讓車亨錫不要再陰魂不散地跟著自己。劉鎮宇果斷地抬起手來,隨著槍聲響器,車亨錫應聲倒地,劉鎮宇這才出了一口氣。
 
火車很快開到了格拉納達,這裡的天氣不錯,晴空萬里,正勳首先哼著歌兒跳下了車,劉鎮宇在後面收拾行李,慢了一步。劉鎮宇和正勳都不慌不忙地戴上了遊戲隱形眼鏡,正當他們毫無防備之時,車亨錫竟然出現了,劉鎮宇慌了一下,趕緊舉槍擊倒車亨錫,然而恐怖的事情發生了,車亨錫雖然消失了,但卻湧來了一批接一批的NPC,正勳在站台上接二連三受到攻擊,強撐著打電話向劉鎮宇求助,然而,劉鎮宇卻也是自顧不暇,實在無法下車幫助正勳,就這樣,劉鎮宇在火車上漸漸遠去,正勳則在NPC的強烈攻勢下逐漸落於下風。
 
劉鎮宇被火車帶到了下一站,他急忙撥打正勳的電話,但是一直無人接聽,而且遊戲中顯示「劉鎮宇已經失去了同盟」。劉鎮宇知道正勳凶多吉少,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他便向火車站求助,希望工作人員在格拉納達站尋找正勳的下落。然而,正勳就像在人間蒸發一般,無影無蹤,這情形與失蹤的鄭世珠如出一轍。劉鎮宇無可奈何,只好買了返回格拉納達的車票,準備回去一探究竟。
 
第10集劉鎮宇領取神秘任務 地牢任務危險萬分
劉鎮宇覺得頭痛欲裂,想不通正勳到底去了哪裡。於是,劉鎮宇給遠在韓國的另一個助理打電話,讓他去確認正勳的遊戲賬號狀態。劉鎮宇只好坐上返回格拉納達的火車,在車上,他掏出手機準備寫遺言,因為他實在不確定自己一會兒又要遭遇什麼。當火車即將行駛到格拉納達時,外面下起了雨,劉鎮宇急忙躲進狹小的衛生間裡,他點開了秘密任務,看見任務是「前往阿爾罕布拉宮營救master」,而且需要至少兩人來完成。
 
劉鎮宇收起任務,這時,遊戲傳來提示音,有敵人正在接近。劉鎮宇取出遊戲中的手槍,他小心翼翼地推開門,反手殺死了鮮血淋漓的車亨錫,然後,劉鎮宇將子彈重新上膛,進入車廂與NPC們展開激烈對戰,經過一番射擊,劉鎮宇殺死了許多NPC,但他自己也受傷慘重,不過好在最終還是勝利了,成功升級到91級。
 
劉鎮宇拖著疲憊的身軀下了車,他不敢粗心大意,拿著衝鋒鎗時刻防備著,而遊戲也在提示。格拉納達充滿了敵人,一定要小心。劉鎮宇將格拉納達的火車站找了個遍,也沒找到正勳的影子,他的心裡充滿了疑惑,不知道正勳到底身在何方。劉鎮宇來到遊戲中的咖啡廳,這一次,由於劉鎮宇的等級很高,咖啡廳的海盜NPC沒有對他置之不理,而是答應幫忙尋找遊戲賬號為「城市獵人」的正勳。將找人的任務交給海盜們,劉鎮宇大步流星走出了咖啡廳,他時刻保持著警惕,又接二連三打倒了好幾個敵人,然後徑直來到阿爾罕布拉宮。
 
劉鎮宇按照遊戲提示來到了阿爾罕布拉宮的地牢入口,他順著狹長幽暗的地牢走進去,才發現在這裡無法使用其他武器,現在,劉鎮宇手裡只有一把長劍,當真是凶險萬分。在一片黑暗中,劉鎮宇突然感到被殺氣所包圍,他的眼前出現了許多喪屍般的人,這些「人」朝著劉鎮宇撲過來,劉鎮宇用手中的長劍奮力抵抗。可是,喪屍們越來越多,劉鎮宇勢單力薄,這時,正勳竟然出現了,只見他的胸膛上插著刀,後背插著長箭,那眼神根本不像是一個活人。正勳麻木地注視著這些喪屍,絲毫不知疲憊地向他們發動攻擊。
 
劉鎮宇就這樣呆呆地靠在牆角,看著正勳不知疲憊地向喪屍們揮舞武器,等到喪屍們都被清除後,正勳才消失,遊戲則提示到「同盟已消失,危急時刻可再次出現」。而另一邊,韓國已經得到消息,在格拉納達火車站附近發現了正勳的屍體,他已經死亡。劉鎮宇不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他只有勉強支撐著身體站起來,搖搖晃晃往前走,可是前方又湧進來好幾個喪屍。劉鎮宇絕望了,他實在沒有體力去戰鬥了,這時,前方射過來一道光芒,照亮了劉鎮宇的眼睛。
 
第11集劉鎮宇地牢終獲救 鎮宇希周定情一吻
鄭希周從劉鎮宇助理口中得知,劉鎮宇孤身一人進入阿爾漢布拉宮的地牢,恐怕有生命危險,她非常恐慌,急忙聯繫了以前在西班牙認識的其他導遊,拜託他們去阿爾漢布拉宮尋找劉鎮宇。此時此刻,劉鎮宇在地牢裡面對著四面八方湧來的喪屍,他精疲力盡,實在沒有力氣繼續戰鬥了。很快,導遊打著手電筒來到地牢,找到了命懸一線的劉鎮宇,由於手電筒發出的光線干擾了遊戲,導致遊戲被迫中斷,劉鎮宇得救了。
 
鄭希周知道劉鎮宇安然無恙,她崩潰地嚎啕大哭,嚇壞了奶奶。朴代理在韓國也很擔憂劉鎮宇,他思來想去,決定命令手下關掉所有服務器,這麼一來,劉鎮宇在路上就不會沒完沒了地遇到NPC,總算能夠鬆口氣了。劉鎮宇走出地牢,車站的人員聯繫到他,稱已經找到了正勳。劉鎮宇麻木地趕到醫院,卻只看見了正勳的屍體。
 
劉鎮宇看著正勳蒼白的臉,他只覺得血往頭頂上湧,昔日裡和正勳在一起工作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可物是人非。劉鎮宇的眼睛紅了,他知道,正勳是被遊戲的NPC殺死的,可是這種話說出來,又有誰會相信呢?正勳的死訊很快傳回了韓國公司,朴代理帶著正勳的家人趕到了格拉納達,正勳母親哭得肝腸寸斷,認為是劉鎮宇害死了正勳,如果不是劉鎮宇執意要來到格拉納達,自己的兒子也不會死於非命。
 
朴代理正在格拉納達處理正勳的後事,卻忽然接到同事電話,原來,劉鎮宇不知何時返回了韓國,要求公司的技術人員打開遊戲服務器。朴代理不知劉鎮宇此舉有何意義,劉鎮宇如同瘋了一般,他認為自己只有趕緊升級,才能順利通過地牢關卡,也只有戰鬥到最後,才能知道鄭世珠到底去了哪裡,這個遊戲的噩夢什麼時候能終止。
 
很快,劉鎮宇私闖阿爾漢布拉宮禁地的事情上了新聞,大家都覺得劉鎮宇的精神不大好,公司的股價也受到連累,屢屢下跌。經過公司董事們的表決,決定讓朴代理坐上劉鎮宇的位置,挽救公司。劉鎮宇一蹶不振,他知道自己做再多的解釋也沒有用,大家只會把這些話當成瘋話,倒是鄭希周很掛念劉鎮宇,特意來到他家裡探望。
 
鄭希周一直照顧劉鎮宇,帶著他外出吃飯,劉鎮宇這才慢慢拾起了對生活的信心。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車亨錫的父親準備重新調查車亨錫的死因,控訴車亨錫是死於謀殺,很顯然,嫌疑人只有劉鎮宇。朴代理怕此事對劉鎮宇不利,便想提前與劉鎮宇通風報信,希望他有所準備。劉鎮宇掛了電話,只覺得十分疲累,這時,天空下起傾盆大雨,鄭希周撐著傘走過來,劉鎮宇難以自制地吻了鄭希周。
 
第12集劉鎮宇馬路遇險 車父見到亡兒
劉鎮宇將鄭希周送回家,鄭希周心跳加速,難以相信自己真的和劉鎮宇發生了定情一吻,她的心情難以平靜,不由自主地撥通了劉鎮宇的電話,但是始終無人接聽。鄭希周擔心不已,急忙跑出門去,卻發現劉鎮宇一直在樓下並未離開。鄭希周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因為怕劉鎮宇再出什麼意外,便決定陪他一起回家。
 
劉鎮宇心中不安,如果重新調查車亨錫的死亡,自己一定是第一嫌疑人。這時,窗外又下起了雨,劉鎮宇麻木地抬頭,滿身血跡的車亨錫又出現在眼前。劉鎮宇對這個情景不再陌生,果斷了殺掉了車亨錫,他出現需要煩心的,是如何解決現實中的困境。很快,新聞上傳的沸沸揚揚,車亨錫也許是死於他殺,而嫌疑人就是劉鎮宇。鄭希周擔憂地看著新聞,她相信劉鎮宇絕對不會殺人。
 
劉鎮宇送給鄭希周一對耳墜,鄭希周歡天喜地戴上,出門和劉鎮宇約會。劉鎮宇就是喜歡看鄭希周鬧脾氣的樣子,便假稱這對耳墜不好看,鄭希周氣鼓鼓地埋怨劉鎮宇,兩人相視一笑,極其甜蜜。劉鎮宇開車帶著鄭希周外出,半路遇到警察查酒駕,劉鎮宇剛停下來,誰知遊戲卻自動登錄,顯示「敵人已出現」。
 
劉鎮宇大驚失色,他馬上看見四面八方都出現了敵人,劉鎮宇躲閃不及時,遭到了狙擊槍射擊,他急忙啟動車子,向前方開去,直到遊戲終止為止。警察們也很快追上來,發現劉鎮宇並沒有酒駕,都十分詫異,不知他為何要狂奔逃命。鄭希周也是一頭霧水,劉鎮宇抱歉地笑笑,他無法將實情對鄭希周說出來,畢竟這種事情太匪夷所思了。
 
鄭希周的奶奶得知孫子鄭世珠生死未卜,急火攻心住進了醫院,鄭希周和劉鎮宇得知此事,急忙趕到醫院,看見奶奶甦醒過來,他們才終於放心。鄭希周寬慰奶奶,相信鄭世珠一定會安然無恙的,奶奶仍然滿臉擔心,掛念著下落不明的鄭世珠。劉鎮宇知道鄭希周擔心獨自在家的小妹,便特意回去與小妹作伴,第二天早上還準備了早餐,鄭希周看見這一切,十分欣慰。
 
劉鎮宇去見車亨錫的父親,他很想向車父證明,自己不是殺害車亨錫的兇手。於是,劉鎮宇提出來,可以讓車父在遊戲裡和自己結為同盟,但也需要車父想清楚,彼此一旦結盟,就會生死與共。車父輕蔑地笑了,答應與劉鎮宇結盟,他以為這不過是一款遊戲而已,都是劉鎮宇在故弄玄虛。
 
於是,車父和劉鎮宇很快竭誠同盟,這時,窗外風雨大作,車父驚恐地瞪大了雙眼,他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浮現出的一行字「敵人出現了」。很快,車亨錫出現在房間裡,他提著長劍,滿臉凶狠。車父望著兒子,顫抖著喊出了車亨錫的名字,車亨錫轉過頭,緩緩走向父親,車父這才發覺兒子的異樣,他不再渴求見到兒子,而是慌張地跌落在地上,看著車亨錫對著自己舉起了長劍。
 
第13集車教授被嚇魂飛魄散 劉鎮宇察覺遊戲秘密
劉鎮宇無意中從遊戲研發人口中得知,吉他女愛瑪的角色有特殊能力,在愛瑪身邊二十米之內,不能發生決鬥,所以,吉他女愛瑪的角色被設定在咖啡廳,是為了維持咖啡廳的秩序不紊亂,畢竟那裡是許多玩家聚集的地方。劉鎮宇聽了,便去詢問鄭希周和阿爾卡薩瓦咖啡廳是否有什麼關係。鄭希周回憶道,自己曾經在那家咖啡廳裡做過吉他手,當然,鄭世珠也知道這些。劉鎮宇心中明白了幾分,看來鄭世珠就是以姐姐鄭希周為原型,創造了愛瑪這個角色。
 
其實,鄭世珠和阿爾卡薩瓦咖啡廳也有很深的淵源,鄭世珠率先開發了遊戲,馬可作為參與者,卻大言不慚地打算獨佔,還想將遊戲高價賣給居心叵測的車亨錫。於是,在鄭世珠的苦苦要求下,馬可答應帶著他去見車亨錫,見面地點正是咖啡廳。然而,當馬可和鄭世珠一起等待車亨錫的時候,馬可竟然出其不意地刺傷了鄭世珠,就在愛瑪的面前。
 
鄭世珠被馬可刺傷,他倉皇失措地逃出咖啡廳,而就在這時,遊戲發生了卡頓。鄭世珠一路逃到小巷子裡面,他看著拿著刀逐漸逼近的馬可,情急之下,遊戲又開始恢復,鄭世珠便胡亂掏出遊戲中的手槍,對準馬可開了一槍。馬可沒想到自己真的被槍打中,難以置信地盯著鄭世珠,並且也掏出遊戲裝備打算回擊。
 
此時,劉鎮宇正和車亨錫的車教授達成了同盟,天空下起傾盆大雨,車教授驚訝地看見自己的兒子出現在面前,車亨錫滿身血污,朝著車教授舉起長劍,車教授嚇得跌倒在地,幸虧劉鎮宇及時開槍,車教授才免於一死。隨著車亨錫消失,越來越多的NPC闖了進來,劉鎮宇不停迎戰,車教授這才知道,劉鎮宇並不是精神失常,他所說的都是事實,只是一直無人相信。
 
車教授驚慌失措地出門,卻發現鋪天蓋地的殺手在等著自己,車教授嚇得魂飛魄散,多虧劉鎮宇早就在樓上做好埋伏,用狙擊槍殺死了殺手們,但即便如此,車教授還是被刀刺傷了,他痛苦地大叫,這才知道劉鎮宇一直以來經歷的事情又多麼可怕。車教授驚魂未定,讓助手一路將車開出了首爾,遊戲這才因為距離過遠而結束。
 
車教授雖然離開了首爾,但對劉鎮宇而言,遊戲並沒有結束,刺客NPC們如同潮水一般湧過來,劉鎮宇只好上車逃離。朴代理去見車教授,他驚訝看見車教授臉色鐵青,似乎遭受了很大的驚嚇,便趕緊詢問究竟。車教授緩緩開口,他告訴朴代理,自己見到了劉鎮宇口中的車亨錫,為了逃避自己那可怕的兒子,自己不得不逃離首爾。朴代理驚呆了,他終於相信劉鎮宇所說屬實,又震驚又恐慌,不知該如何是好。
 
鄭希周戴著隱形眼鏡去見劉鎮宇,她進入遊戲模式,便看見劉鎮宇身上的血跡斑斑,不由得落下淚來,劉鎮宇倒是顯得若無其事,還一臉微笑地讓鄭希周陪自己待一小時。這時,從外面又闖進來一個武士,劉鎮宇急忙開槍打死他。鄭希周被嚇得不輕,劉鎮宇只好讓她取下眼鏡。鄭希周告訴劉鎮宇,自己對愛瑪的手鏈等首飾覺得很眼熟,那是阿爾罕布拉宮裡面的一幅畫,估計鄭世珠就是根據這幅畫做的設計。而且,鄭希周還記得弟弟說過,要根據此畫設置一個很厲害的裝備。
 
鄭希周繼續說道,這畫叫做法蒂瑪之手,法蒂瑪是穆罕默德的女兒,伊斯蘭教信奉法蒂瑪之手是開啟通往天國之門的鑰匙,天國之門和法蒂瑪之手相接之日,天國之門開啟,城堡坍塌。當劉鎮宇得知在阿爾罕布拉宮裡面,法蒂瑪之手畫像的下方就是天國鑰匙的畫,他驚呆了,看來解開遊戲之謎的關鍵在於這兩款裝備。劉鎮宇想著想著,便拿出從地牢裡獲取的特殊裝備——天國鑰匙,他陷入了沉思。
 
劉鎮宇猜測,鄭世珠並非被關在阿爾罕布拉宮才派來獵鷹,他是將自己引導到阿爾罕布拉宮,找到天國鑰匙。的確,就在鄭世珠被馬可追殺的那天晚上,鄭世珠被逼無奈用遊戲裡的道具打敗了馬可,當遊戲結束,鄭世珠驚恐地發現,馬可竟然真的死了。驚魂未定的鄭世珠回到住處,窗外卻下起了瓢潑大雨,可想而知,馬可出現在鄭世珠面前,對他一路追殺,直到火車站。而劉鎮宇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將天國鑰匙交給愛瑪,與愛瑪的手鏈交接。
 
第14集高宥拉誣陷劉鎮宇 鄭世珠回到家裡
高宥拉本來和車教授達成一致,要一起搞垮劉鎮宇,但是車教授臨時倒戈,這讓高宥拉非常不爽,她一氣之下,竟然自己跑到了警察局,稱劉鎮宇對自己說過,是他殺死了車亨錫。這麼一來,警察們不得不開始抓捕劉鎮宇,高宥拉洋洋得意,還氣勢洶洶地給車教授打電話,聲稱如果車教授不配合的話,自己就會把車教授不為人知的事情都抖出來。車教授氣得渾身發抖,他知道自己是搬起石頭卻砸了自己的腳。
 
朴代理將高宥拉去警局胡說八道的事情告知劉鎮宇,劉鎮宇急忙逃了出去,他不得不一邊躲避遊戲中NPC的追殺,一邊擺脫警察的追蹤。劉鎮宇慌不擇路跑進餐廳,發現眼前佈滿了敵人,可是他的手槍武器子彈都用光了。劉鎮宇迫不得已,只好用打火器除掉了敵人,成功升級到96級。與此同時,警察們也尾隨而來,劉鎮宇只得倉皇逃竄。
 
劉鎮宇逃到了一家服裝店,衝進試衣間裡把門關上,NPC這才沒有闖進來,決鬥也被延遲了。劉鎮宇長出了一口氣,驚魂未定。這時,鄭希周也一路尋找到這裡,成功見到了劉鎮宇,劉鎮宇用鄭希周的手機給朴代理打電話,告知無論如何,自己也不能落到警察手裡,否則,恐怕還沒有從警局出來,就先被車亨錫殺死了。朴代理現在對劉鎮宇的話深信不疑,只好言聽計從。然後,劉鎮宇讓鄭希周先打車離開,自己則開著鄭希周的車子一路飛馳而去。
 
鄭希周雖然捨不得劉鎮宇,但不得不聽從他的安排,只能含著淚離開。第二天,朴代理找到鄭希周,詢問劉鎮宇的情況,鄭希周也很擔心,可她根本就聯繫不上劉鎮宇,更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朴代理很後悔,自己當初應該相信劉鎮宇的話,可那時偏偏以為都是劉鎮宇的胡言亂語。這時,朴代理接到電話,驚訝地得知劉鎮宇升到一百級了,他十分惶恐,不知劉鎮宇接下來會面臨著什麼。
 
此時,劉鎮宇的級別終於可以使用天國的鑰匙這個道具了,他迫不及待地給助手打電話,讓助手投影愛瑪。就在這時,忽然又有NPC出現,劉鎮宇躲閃不及,眼看著凶多吉少,關鍵時刻,正勳出現了,他仍是保持著臨死前的模樣,擊斃了NPC,隨後便消失了。劉鎮宇掙扎著走到附近的教堂,看見了吉他女愛瑪,將天國鑰匙交給她。就這樣,天國鑰匙終於交到法蒂瑪之手。當鄭希周趕到教堂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劉鎮宇,只看見愛瑪,劉鎮宇的去向似乎成了一個謎。鄭希周四處找不到劉鎮宇,只能獨自回了家,就在這天晚上,令鄭希周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鄭世珠竟然回到了家裡。
 
第15集鄭世珠講述消失原因 車教授害人終害己
鄭世珠竟然出現在家門口,這讓鄭希周淚流滿面,奶奶更是撲上來抱住了孫子,大家都很掛念鄭世珠,還以為此生再也不能相見。此時此刻,朴代理在辦公室裡愣神,已經過去很久了,但還是沒有劉鎮宇的消息。當朴代理得知鄭世珠安全回家後,他十分驚喜,看來劉鎮宇已經成功做完了任務,應該也快要回來了。這時,朴代理接到了電話,得知昨晚有人發現暈倒在衛生間裡的劉鎮宇,並且送到了車教授那裡。
 
朴代理急忙聯繫車教授,車教授的語氣波瀾不驚,他只是怕警察抓住劉鎮宇,所以才將其藏了起來。車教授草草地掛了電話,朴代理卻總覺得有些不大對勁。另一邊,鄭世珠回到家裡,全家人歡天喜地地慶祝,同時也很想知道,在這一年來,鄭世珠到底發生了什麼。鄭世珠告訴大家,自己一直躲在遊戲的因頓世界裡,因為太危險了,所以只能躲在那裡。
 
鄭希周同弟弟談話,鄭世珠告訴姐姐,因為有人解開了指令,自己才能回到現實世界,這麼久以來,自己一直在等人解開指令。鄭希周驚呆了,她發覺到,弟弟所說的人就是劉鎮宇,那劉鎮宇到底身在何方呢?其實,就在一天前,劉鎮宇在教堂裡看見了艾瑪,將天國鑰匙與法蒂瑪之手成功交接,艾瑪笑著接過鑰匙,鑰匙在她手中化作了一把匕首,她狠狠地將匕首刺進了劉鎮宇的胸膛,遊戲界面顯示「艾瑪正在清除bug」。
 
劉鎮宇感到十分痛苦,卻無法掙脫開艾瑪的手,他倒在地上,眼前模糊一片,卻出現了「艾瑪清除bug失敗」的字樣。劉鎮宇爬起來,跌跌撞撞往外跑,忍痛將刺入身體的匕首拔出來。傷口並沒有流血,只是提示「發生未知錯誤,您將被迫下線」。劉鎮宇暈倒在衛生間了,他手中的匕首也消失不見。當劉鎮宇被人救起後,他趁著甦醒的功夫,逃回了自己家中,車教授一路追過去,劉鎮宇明確告知,自己和車教授就是遊戲的bug,想要徹底消除bug,彼此就要先消失。
 
劉鎮宇知道,車教授打算逼死慧珍,他威脅車教授召開記者發佈會,承認一切都是精心策劃的陰謀,否則自己是不會放過車教授的。車教授恨恨地走進衛生間,他撥通了公司裡同事的電話,讓他們開啟遊戲。於是,衛生間外的劉鎮宇遭到了許多NPC的攻擊,車教授則躲在衛生間裡抱著頭,膽戰心驚。等到外面安靜下來,車教授才跑出來查看情況,發現劉鎮宇倒在地上,生死未卜。
 
車教授準備逃離現場,誰知就在這時,雷雨大作,車教授驚恐地看著不遠處,他鮮血淋漓的兒子車亨錫出現在眼前,對著他舉起了長劍。車教授驚慌失措地逃跑,沒有了同盟劉鎮宇的幫助,他勢單力薄,更不知如何對抗車亨錫。最終,車教授死在了兒子的劍下,這時,劉鎮宇才緩緩甦醒,一槍解決了車亨錫,但車教授已經被殺死,劉鎮宇也無力回天。
 
第16集劉鎮宇刪除bug 鄭希周苦苦等待(結局)
車教授的遺體很快被人發現了,朴代理從公司同事口中得知,車教授曾命人打開了遊戲測試。朴代理便明白了,車教授是想害人,結果卻害了自己的性命。另一邊,鄭世珠與鄭希周聊著天,鄭希周覺得劉鎮宇似乎不會再回來了,她絕望地痛哭起來,鄭世珠眨巴著眼睛,他不知道是誰救了自己,也不知道姐姐為何而哭。誰也不知道,當車教授身亡後,劉鎮宇又回到了教堂,夜半三更,風雨大作,車亨錫出現在劉鎮宇面前。劉鎮宇快步走上前,用天國鑰匙化作的匕首刺進了車亨錫的胸膛,遊戲顯示「正在刪除bug」。
 
最後,車亨錫被劉鎮宇用匕首徹底消除,他煙消雲散,最終化作了一堆白色的晶體。當車亨錫消失後,目光呆滯的車教授又出現了,劉鎮宇朝著他走過去,同樣將匕首刺進教授的胸膛,很快,車教授也化作晶體,不復存在。然後,正勳也出現了,劉鎮宇看著死狀慘烈的正勳,雖然淚流滿面,十分不捨,但也只能徹底刪除他,讓正勳在人間消失。
 
當朴代理在教堂發現這些晶體時,他震驚了,晶體上顯示的資料讓他明白,這就是車亨錫、車教授、正勳的「殘骸」。朴代理跌跌撞撞向前走,最終發現了第四堆晶體,上面的資料顯示,那就是劉鎮宇。朴代理難以置信地跌坐在地上,這時,鄭希周也趕來了,她也看見了晶體顯示的資料信息,隨後,遊戲迅速開始重置,四堆晶體如同被風吹散,旋轉著升到空中,逐漸消散。
 
朴代理去探望鄭世珠,鄭世珠告訴朴代理,劉鎮宇可能已經死了,他也許被艾瑪捅了一刀,然後就被刪除了。朴代理大驚失色,他繼續追問鄭世珠,是否對鄭希周說了這件事情。鄭世珠難過地點了點頭。此時此刻,鄭希周來到了教堂,她不願相信弟弟的話,大聲地呼喚著劉鎮宇的名字,可是根本沒有人回應。
 
高宥拉再婚了,開始了新生活。車教授去世一年了,慧珍作為他的兒媳,繼承了財產,與孩子生活得很好。慧珍與朴代理聊天,打聽劉鎮宇的近況,朴代理的眼神虛無縹緲,恐怕劉鎮宇已經從這個世界徹底刪除了。AR遊戲重新上市,沒有了bug,人們玩兒得都很開心,銷量也越來越好,可是沒有人知道,有人為了消除bug付出了生命。鄭希周一直思念著劉鎮宇,雖然知道他不會再回來,但還是默默地等待著。
 
鄭世珠告訴劉鎮宇的手下,自己其實還在遊戲裡設置了一個隱藏技能,在遇到危險的時候,可以幻化出即刻地牢,也就是能讓敵人無法發現自己,一旦啟用這個技能,就像是生活在同一空間不同次元的人一樣,你看不到他,但他卻真實存在。朴代理想給鄭希周介紹男友,但鄭希周卻不願意。鄭希周無意之中聽見有玩家提起,在遊戲中遇到了一個超級厲害的玩家,槍法特別准,身姿矯健。鄭希周瞪大了眼睛,她的直覺猜測到,這個玩家可能就是劉鎮宇。於是,鄭希周立刻回家取出遊戲眼鏡,戴著跑出去尋找劉鎮宇,她堅信,自己能夠與劉鎮宇重逢。此時此刻,一個神秘玩家出手幫助了被NPC圍攻的人,神秘玩家的身影朦朦朧朧,但看起來的確是劉鎮宇,他就這樣在夜色中站著,身影格外挺拔,彷彿在等待某人來尋找他。
  
【圖片cr:tvN,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韓劇 太陽的季節】劇情.人物介紹~吳昶錫、尹素怡、崔成宰、河詩恩
《太陽的季節》劇情講述於孤兒院出身的男主角,於瀕臨死亡後改名換姓成另一身份向陽地集團復仇,和嫁入陽地集團找尋男主角死亡真相與報復的女主角多年後重逢的故事。 &...(詳全文)

留言內容

  charat 2019-01-05 20:13:10 111.251.233.*
這部沒人留言哩!原先還猜測是不是不好看~
看了2集後至少還不會讓我覺得無聊,目前追至第5集,感覺越來越刺激了!不難看哩~~
果然跟W一樣是科幻懸疑片丫~~ㄎㄎ
版主回應:
哈,可能和大家想像中想看朴信惠、玄彬的戲不一樣吧XD  
 
  紅色 2019-01-06 04:23:33 114.35.37.*
超好看,和天空之城一起推!沒人討論好可惜
版主回應:
這部討論度是有點低><  
 
上一頁  [1]   下一頁  1-2筆 共 2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