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壞刑警》劇情講述比連續殺人犯更兇惡的刑警和比連續殺人犯更危險的精神病患者之間驚險的合作調查的犯罪電視劇。
翻拍自英國BBC電視劇《Luther》。
 
壞刑警
【人物介紹】
壞刑警
禹泰錫申河均 飾
天才刑警
站在善惡邊緣的孤獨的強力系刑警。
穿著輕便西裝,為抓住犯人,不擇手段的壞刑警
 
 
壞刑警
殷善才韓善才李雪 飾
記者。
幫助泰錫抓住犯人的助力者。
天資聰慧,是一名天才。
有著獨特魅惑般的魅力。喜歡受到稱讚,更喜歡炫耀。
聰明幹練,善於操縱,無法感受情感,性格中有著冷酷、暴力的一面,比任何人都殘忍。
看到泰錫暴力的樣子,覺得泰錫和自己非常像,從而認可泰錫。
邊給泰錫提供幫助,邊觀察泰錫。從中得到樂趣。
 
 
壞刑警
全春滿朴浩山 飾
警察廳廣域搜查隊隊長。
被泰錫發現收受賄賂,並向監察室告發。
從此,事事與泰錫對立,在內部形成對立關係。
 
 
壞刑警
蔡東允Baro 飾
花美男刑警。
對工作熱情,充滿正義感。無戀愛經驗。
警察大學首席畢業,對工作熱情,充滿正義感,無戀愛經驗。過著光彩又正確的生活,是沒心眼沒眼色典型的原則男,尊敬著抓捕率第一的禹泰錫。
 
 
壞刑警
申佳英裴多彬 飾
女巡警。
雖然粗魯卻也心軟,為了穩定的生活,拚命學習成為警察。
和警校首席畢業過著規律正面的生活的帥氣刑警蔡東允因為瑣事展開神經戰。
 
 
壞刑警
金海淮洪銀姬 飾
律師。
禹泰錫的妻子。
有正義感、充滿人性的律師。
與泰錫正在協議離婚中。  
 
 
【分集劇情】
第1集直率泰錫遭遇事業家庭危機 為伸正義泰錫不惜栽贓陷害
十幾年前發生的高中女生權秀雅的失蹤引起了社會的關注,正當大家在秀雅的安全擔心不已的時候,一個電話打進了警察局,電話中清楚地講出了失蹤女孩兒秀雅的位置。得知具體位置後,大量的警察及荷槍實彈的軍方趕到了那個地方,經過細緻的搜查,果然在一片荒涼的沼澤地旁發棗子的秀雅的屍體,那時的吳泰錫還只是一名普通的警察,為了供年幼的妹妹讀書而努力地工作著。在搜查中,泰錫彷彿感覺到冥冥中有一個聲音在向自己呼喚著,他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他能清晰地感覺到那個生靈的存在。
 
夜深人靜的時候,兩次返回已經被封鎖的案發現場時,發現了一個少女的身影,還沒有來得及細問,那女孩兒已經拔腿跑走了,泰錫緊緊跟隨,兩個人在荒無人煙的地方緊緊地一前一後奔跑著,窮追不捨的泰錫跟著那個女孩兒來到了一個緊臨小河的懸崖邊,聽到了泰錫對講機裡傳來的聲音,再看到泰錫向自己伸過去的手時,那女孩兒朝著小河跳了下去,泰錫本能地想要抓住那個女孩兒,不料卻一把抓空,只抓到了那個女孩兒書包上寫著漣漪兩個字的姓名牌。
 
漣漪的事情對泰錫的打擊非常大,他經常會把整個頭全部放進水裡,感受著漣漪跳進水裡的那種感覺。但即使這樣依舊無法消除那件事情對他的打擊。
 
在抓捕一個懷疑綁架幼女的嫌疑犯吳南順時,泰錫不顧同事的警告,直接使用暴力把南順制服了,雖然抱著被綁架的小女孩兒恩珠走出來時迎接他的是恩珠父母的感激涕零,但是由於在抓捕過程中泰錫對南順使用了暴力才知道了關押恩珠的具體地點,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舉動,周圍的許多居民都是親眼目睹了整個的過程。社會上對於泰錫這種做法也中褒貶不一,可是泰錫並不在乎人們的看法,在他眼裡警察只要幹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無愧於自己的良心。
 
然而,事實往往是事與願違的,一方面,他的上級要替他他承擔著來自社會的壓力,而在警察局內部,和泰錫一直不和的全簇萬組長也想著借此機會把泰錫開除出警察局,解了自己這些年來一直被泰錫壓制的不滿。
 
泰錫的家庭生活也並不幸福,由於整天忙於案件,泰錫很少回家,更無暇顧及妻子金海淮的感受,雖然他一再表示自己以後會改,但是深知他為人妻子卻不肯給他這個機會,執意要離婚。聽到海淮提出不離婚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他不再從事警察這個職業,但是幾乎是不可能的,在他的心裡,警察這份職業所帶給他的滿足感是遠高於一切的。
 
由於南順控告泰錫在抓捕過程中使用了暴力,為了遵守法律的公正性,新上任的檢察官—張享民,泰錫以前的警察同事,並沒有遵照泰錫的意思去辦,而是做出了不予簽發立案起訴的決定,得知消息的泰錫跑到辛民辦公室裡大鬧了一頓也沒有任何結果,回想起過去,在當事人說出享民就是殺人犯後,享民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如今,他不光改變了名字,而且還搖身一變成為了檢察官,這事情讓泰錫始終是一頭霧水。知道泰錫過去的享民又部舊事重提,提起了那個跳河的女孩兒—裴漣漪的名字,這一招果斷奏效,泰錫好根脆弱的神經被觸碰了,他最後只能選擇悻悻地離開了。
 
不想讓南順這樣的敗類走出警察局,泰錫故意用身體擋住審訊室內的攝像頭,拔掉了南順的一根頭髮,警告他要不承認綁架。要不就被自己冤枉殺人。當警察局內部還在為怎麼樣處理泰錫而爭辯不休的時候,南順在記者招待會上公開承認泰錫並沒有對自己施暴,還承認當時是自己想要自殺,是泰錫不顧一切地救了他,這一招果然奏效,泰錫從一個利用施暴的警察成為了一個捨己救人的英雄。
 
泰錫在幕後滿意地欣賞著自己的作品,卻沒有想到他的這點手段還是被名江一個叫殷善才的女記者分析得一清二楚。看著泰錫生氣地離去的背影,善才反而對這個外界傳說是為了在破案會不擇手段的壞警察更感興趣了。
 
泰錫手下的搜查官金系長的妻子被人綁架了,當大家趕到他家時,發現附近的攝像頭早已損壞多時,泰錫在家裡泰錫發現了一個大一點的孩子才會玩的玩具後,拿到院子裡開心地玩了起來,全然不顧周圍人的看法,果然他發現了這個玩具的小主人智勳出現在他的面前。詢問之下,得知了智勳果然看到了那個壞叔叔,正當孩子的媽媽因為害怕危險不想讓孩子多說,想要帶他走時,智勳在人群中用手指向了在一旁打電話的享民,泰錫忙用身體擋住了他後面的話,並叮囑他以後不可以對任何人講起今天的內容,智勳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答應了。
 
目送著智勳離去的背影,泰錫把目光投向了在一旁裝作若無其事打電話的享民。
 
第2集幼童陰差陽錯目睹綁架過程 泰錫為抓嫌犯不惜巧妙設計
發現了享民有逃跑的跡象,泰錫一方面派人打探享民近幾年的動向,接著跟著他離去的方向追了下去,但是在半路上卻因為一個電話不小心把享民跟丟了,在問清楚享民家的具體地址後,泰錫找到了那裡,但卻沒有任何的發現。
 
回到警察局的泰錫匯總了手下調查的有關享民的資料後,分析出在過去的幾年裡,跟享民交往過的四人女人都被害了,而因為證據,享民也一直沒有被追究責任。而那四個人的拋屍地點都是在河邊。案件的線索指向了享民可能是在在利用名下的船隻殺人後拋屍的,當手下人想要通過海警調查享民擁有船隻的情況卻被泰錫制止了,他通過素材得知了對方之所以能掌握自己的信息是她找了一個民間的黑客各族入侵的警察局內部的電腦,泰錫也如法炮製了起來。在得到停放的具體位置後,泰錫他們來到了那艘船上。當打開冰櫃看到裡面已經被凍僵的受害人後泰錫氣憤用手砸向了冰櫃。
 
泰錫回想十三年前,自己跟著漣漪一起跳下小河最終把她救起的後,漣漪說起了她當時親眼目睹了整個的殺人過程,而且她也認為那個家境優越的男人。當泰錫想要抓捕享民的時候,對方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了。在之後的一次辦案中,泰錫憤怒地發現躺在血泊中的被害人就是當年害怕自己被享民報復的漣漪。
 
泰錫非常清楚享民的高明所在,這此年來,他多次都與殺人案有牽連,但是最後卻全部都是全身而退,由此可見享民具備相當高明的反偵查能力。對待這樣的對手單靠警方常規的手段是無法找到有利的證據的。泰錫和手下訂了一個巧妙地計策,故意只讓享民聽到泰錫要利用打傷享民時獲取的血液樣本進行栽贓。做賊心虛的享民備好全套的夜視設備來到他施暴的地方。在那裡,他果然發現了有細小的血液殘跡,正當享民用專用的藥水用力地擦拭的時候,身後舉著手機正在攝像的笑嘻嘻的泰錫走了出來,懂得法律常識的享民強調非常獲得的證據是沒有法律效力的,但是泰錫卻不這樣認為,他手下人根本沒有說出泰錫要去栽贓的地點而作為嫌疑人的享民卻自投羅網地主動找到了這裡,這真是不打自招啊。趁著泰錫不留神,享民奪路而逃,
 
在追趕過程中,本想著置泰錫於死地的享民因為用力過猛把自己蕩出了高台的邊上,看著向自己搖尾乞憐的享民,泰錫想起了在他手上被害的那些女人,如果自己十三年前就像現在一樣地堅定的話,那些人是不會死的,想到此處,泰錫抬起肢放到了享民緊緊抓住邊緣的手上,隨著一聲巨大的聲響後,享民躺在了血泊中,泰錫冰冷地看向他那張已經扭曲變形的臉。
 
第3集泰錫反被辭呈未獲批 善才父母被害報警
負責現場勘查的警察十分奇怪,現場不僅沒有留下任何的毛髮,就是連最容易的指紋也一枚都採集不到,泰錫拿出了他白拍攝的錄像後,大家認為有了這個證據是可以起訴享民的。正當大家在現場忙碌的時候,得知消息的金系長衝了進來,泰錫想要攔住他,卻為時已晚,看到冰櫃裡妻子已經凍成了一個冰人,金系長痛苦地癱軟在地。看到這景象的泰錫也非常難受,他面無表情地一個人呆呆地站在那裡,直到同事護送金系長安全離開後才放下心來。
 
泰錫叮囑下屬有人詢問他們事情的經過時就回答什麼也不清楚,他把全部責任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因為他明白檢方是不會起訴自己的檢察官的,事實果然如他所料,全隊長正和兩名檢察官在酒桌上商量著如何栽贓陷害泰錫。但這對於泰錫卻並不是什麼天大的事情,因為他已經做好的辭職的準備。
 
公交車上,泰錫的思緒又回到了十三年前,當他詢問當時名為善鎬的享民時,卻被全隊長拉到了一邊後說出了善鎬的父親是一個非常有名的人物,是他們根本惹不起的,另外還一再強調善鎬目前正在就讀法律專業。全隊長向泰錫打聽到漣漪的名字後走開了,但是讓泰錫想不到的是,當他在為漣漪錄筆錄的時候,全隊長帶著善鎬走了進來,明明說好要保護證人,但是全隊長並沒有遵守他的承諾,看到全隊長詢問漣漪善鎬是不是殺人兇手時善鎬對漣漪的步步緊逼和漣漪快要崩潰的緊張表情,泰錫意識到自己可能犯下一個天大的錯誤,直到漣漪質問泰錫為什麼要說自己是證人時,泰錫內心徹底涼了。
 
想起海准說過的只要他不再當警察了,就會回到他身邊,泰錫把他放任享民墜落而沒有救助可能會面對牢獄之災時,海准調侃說他都要坐牢了,還有什麼資本來挽留自己,聞聽此言的泰錫,看著妻子鎮重其是地說出了他這些年來之所以想當警察就要想要親手抓住善鎬,現在他的使命完成了,而在他堅持的這些年裡,他除了妻子已經一無所有了。看著泰錫誠懇的眼神,依舊深愛著丈夫的海准只是輕聲地歎了一口氣。但是深知丈夫性格的海准也不知道他這樣的決定會給他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然而,事情的發展總是超出人們的想像,正當警察局內部在商談如何處置泰錫的時候,總檢察長的到來把他們之前的所有假設全部推翻了,檢方想要在公眾面前樹立公正、廉潔的形象,享民確實也有殺人的行為,這樣一來,泰錫不但沒罪反而成為了警察局內部的英雄,聽到這一消息的全隊長心裡暗暗地發著狠,卻又無能為力。
 
當上級把這個消息告訴泰錫的時候,他強烈地表示反對,說自己就是一個惡棍,不配再穿上警服時,上級把兩份他手下的人親筆供訴遞給了他後還拿這兩個年輕人的前途來要挾泰錫,沒有辦法,為了跟自己辛苦打拼的手下,泰錫最後選擇了妥協。
 
回到辦公室準備收拾物品離開的泰錫接到了報警中心發來的殺人案情,而同事們都出去處理另外一起案件了,沒有辦法,泰錫只能再次回到他警察的崗位了。而這次報案的竟然就是之前和泰錫有過一面之緣的那個叫殷善才的女記者,在監控室裡,泰錫觀察著手下人對善才的詢問,但是他似乎察覺到了一絲的異樣。
 
第4集海准拒絕泰錫復合請求 漣漪善才莫名牽連一起
泰錫把聲音關閉後,果然發現善才的表情並不像她那哭訴的聲音那般的傷心,泰錫多年的經驗告訴他,聲音可以假裝,但是表情卻是騙不了人的,他拿著兩杯燕窩走進了審訊室。兩個人經過一番唇槍舌劍之後,泰錫終於說出了他的判斷,善才就是殺害她父母的兇手,但是聽到這句話的善才並沒有慌亂,反而把自己的雙手伸到了泰錫的面前要他逮捕自己。
 
在調查了善才的教育背景時,泰錫驚奇的發現,眼前這個女孩兒居然是一位國外名牌大學的心理學博士,而現在她居然在做著一份最低端的記者工作。跟許多犯罪分子打過交道的泰錫自然對犯人的心理有他自己的判斷,在交談中,他敏銳地察覺到善才不僅非常聰明而且非常驕傲,這個案件她是在導演一場完美的犯罪,所以想要從中找到線索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因為沒有證據,善才還是被警察局送了出去,泰錫在送她出門時,善才大方地向泰錫伸過來手並說對口中她來說今天是個開心的日子,父母被害竟然是開心的日子,善才的話深深地刺激到了泰錫。
 
海准從同事口中得知了泰錫不僅沒有辭職反而被升了警長後非常地苦惱,雖然她知道丈夫是離不開警察這份工作的,但是她卻希望丈夫能每天安安全全地陪在自己的身邊。當泰錫手捧著玫瑰花並許諾等手上需要幫助的人結束後他就會辭職時,海准並沒有給他這個機會。為了表示自己的離婚的決心,海准故意編造出一個她正在相處的男人的優越的條件來刺激泰錫,這一招果然奏效,快要失去理智的泰錫用手砸向了一邊的門,直到把厚厚的門板砸爛也轉身離開。
 
警察局專門為泰錫成立了連環系列殺人案的專案組,這個本來是讓他清閒的崗位卻被泰錫搞得非常的緊張。沒有聽從上級的勸告,泰錫找到了善才,在善才的邀請下,泰錫來到了她的家裡,本來是想著收集一些有用的證據的,但結果卻是一無所獲,精明的善才沒有給泰錫任何機會來抓住自己破綻的機會。雖然沒有什麼發現,但是泰錫還是說出了死去的其實是善才的養父母,為了證實之所以會仇恨,泰錫想到了可能是這個父親曾經性侵過善才,他的話果然刺激到了善才,但是她也是不甘示弱的,她敏銳地觀察到這次泰錫跟上次相比手指的戒指已經不復存在了,一邊用話刺激著泰錫,一邊用手指在泰錫的手上上下划動著,當善才把臉貼向泰錫的時候,他直接轉身離開了。
 
泰錫找到了海淮的公司,就在剛才的那一剎那間,他明白了妻子對待婚姻的態度和自己是一樣忠貞不二的。可是當妻子說起過去泰錫辦案幫助那些素不相識的人而受過的傷時,海准的悲傷就掩飾不住了,聽到這一切的泰錫終於明白這些年來妻子為自己所付出的是如此的多了。
 
一個人在天台上喝咖啡的海準被善才從身後控制了,當聽到善才用陰森的口氣說是泰錫惹了她後,海准感覺到了一個尖銳的物體正在自己的耳邊遊走著。看自己恐嚇海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善才放了海准並任由她把這一切告訴泰錫。
 
接到電話的泰錫氣憤地掀翻了桌子,他找到法醫想要瞭解屍檢的情況時,瞭解到了兇手所使用的作案工具,當聽說這種體型的狗如果不注射麻藥是根本無法殺死的後,泰錫想到了兇手可能把包括作案工具在內的所有證物都塞進了狗的肚子裡,這時泰錫忽然想起來上次他見到善才時恰巧是她接收狗狗骨灰盒的場景,這個善才已經把一切的證據借助這種方式消滅得一乾二淨了。
 
上次去善才家時泰錫記住了她家大門的密碼,這次泰錫不費吹灰之力就走了進去,他取走了她擺放在客廳的狗的骨灰,在準備坐電梯離開時,恰逢善才下班回家,泰錫故意把手中的骨灰盒高高地舉起示意給善才看,善才衝進屋子裡抓起一把尖刀跟著泰錫來到了天台上。
 
泰錫根本無視善才已經把刀尖對準了自己的身體,依舊是一幅輕鬆的表情,當他把裡面的粉末倒出來後,留在他手上一個物品引起了他的注意,經過仔細地辨認後,泰錫驚奇地發現那居然就是自己一直以來耿耿於懷的漣漪的名字牌,這深深地刺激到了泰錫,他一把掐住善才的脖子追問她這東西的來歷。
 
【圖片cr:MBC】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好看韓劇推薦 機智牢房生活結局】黑色幽默的監獄題材劇 機智牢房生活分集劇情1~16
《機智牢房生活》劇情是以監獄為背景,講述囚犯們與獄警們間的故事。   【人物介紹】 金濟赫-朴海秀 飾 耐克森英雄的王牌左投,熱...(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