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小女花不棄》劇情講述經商天賦異稟的「流浪少女」花不棄和行俠仗義的「蓮衣客」陳煜之間,從相遇到相識,再到相愛相助,一場關於抉擇與成長的「甜虐」進階之戀的故事。
 
小女花不棄
【分集劇情】 
小女花不棄~分集劇情1-25
 
【分集劇情】
第26集陳煜朱府暗中見花不棄,東方炻劫走花不棄
朱府與東平郡是相反方向,陳煜讓隨從小六一路假扮成他,待他前去朱府了結完所有事情之後,他便會快馬加鞭趕往東平郡。恰逢八月十五,朱府舉辦起了花不棄認祖歸宗的宴席,朱府一片熱鬧非凡,花不棄盛裝出席,磕頭拜祖,朱老太爺亦當眾宣佈接下來朱府的所有生意都由花不棄接管。陳煜喬裝打扮成商人進入朱府,他看到了花不棄,心中一陣欣喜,且決心保護好花不棄,從此不再讓她陷入危險之中。
 
陳煜將韓業留給自己的侍衛都調去暗中保護花不棄,且他深夜潛入朱府,只為試探小蝦的武功。看到小蝦武功高深,陳煜心底十分放心,他把自己研究出來的機關圖交給小蝦,稱此機關放置在院中可保護好花不棄。小蝦不信任陳煜,可陳煜卻坦言稱他永遠都不會害花不棄。話落,陳煜離開,元崇卻後腳翻牆進入院中,他再度向小蝦表明愛意,小蝦應付過元崇之後便前來見花不棄。看到小蝦手中的機關佈置圖,花不棄心思聰慧地知道了陳煜來過,且陳煜已經知道她身處朱府,只是不願意現身而已。
 
元崇不慎在朱府院中撞暈,花不棄命人將元崇綁起來,想借元崇之口把自己的生辰告訴蓮衣客陳煜。回到客棧內,元崇意外地見到了陳煜,陳煜將朱府花小姐就是花不棄的事情告訴了元崇。元崇答應替陳煜保密,但他想要陳煜幫自己追到小蝦。看到元崇這副癡迷模樣,陳煜無奈一笑,稱元崇暈倒過去後小蝦看了元崇一晚上,這足以證明小蝦對元崇也有好感。元崇欣喜若狂,決定多進朱府見小蝦,陳煜勸元崇不要過之而不及,應該先讓小蝦好好想幾天。隨後,陳煜向元崇道別,他現在還不是去花不棄的時候,他必須盡快趕回東平郡。
 
花不棄因朱府賬本繁多而十分頭疼,一聽到朱老太爺正清閒地釣魚,她前來磨著朱老太爺的性子,哄得朱老太爺十分欣喜地陪她逛商舖,替她振興她朱大當家的名聲。街上,花不棄意外地看到了雲琅跟朱丹沙在一起,她雖然有些意外卻也打從心底裡祝福雲琅。除了雲琅之外,花不棄跟小蝦也意外地遇到了元崇跟漸飛二人,二人熱情招待花不棄與小蝦,近距離看清花不棄的面容,漸飛對花不棄大為讚賞。隔壁包間的東方炻聽此,出言對二人進行譏諷,二人受不了這份譏諷,他們本想去找東方炻算賬,卻遭到了東方炻的暗算,就連小蝦也並非東方炻的對手,她還未看清東方炻面容時,花不棄便被東方炻劫走。
 
花不棄被劫的消息傳到了陳煜的耳中,陳煜只好再度慌忙趕回蘇州。蘇州,東方炻跟黑鳳解釋他劫持花不棄的目的,花不棄與他有婚約在身,但外邊有眾多商人對花不棄虎視眈眈,想娶花不棄為妻,他只好先下手為強,只要傳出花不棄早已失身於他的消息,花不棄便沒法再嫁。房間內,花不棄醒來,東方炻開玩笑逗著花不棄,看到花不棄哭泣潑辣的模樣,東方炻只好收起玩笑。東方炻向花不棄坦明瞭他的身份,跟朱府簽約的神秘人是他的外祖父,可他的外祖父不願意再娶朱家人,所以他就成了花不棄的未婚夫。東方炻武功高強,花不棄瞬間明白之前小蝦劫持東方炻是東方炻的計謀,為的就慢慢接近她。東方炻並不否認,他坦明白了他兩年後想娶花不棄的心思。
 
花不棄堅決不嫁東方炻,東方炻一家背負著九叔跟她母親的兩條人命,她死也不會嫁東方炻。東方炻輕笑出聲,坦言稱花不棄絕對籌不齊朱府所欠的銀兩,花不棄兩年後注定是他的新娘,他十分喜歡花不棄的性格。花不棄豈會輕易妥協,她明確告訴東方炻,兩年後若是他敢來迎娶,她便用銀兩砸死東方炻。隨後,花不棄希望東方炻能夠送她回朱府,東方炻卻要求花不棄陪他玩三天,三天後,他自會將花不棄送回去。
 
第27集花不棄高價懸賞蓮衣客,元崇假扮蓮衣客現身酒樓
陳煜派在暗中保護花不棄的人兵分兩路,一路暗中跟著花不棄,另一路則帶著小蝦沿著記號去找花不棄。陳煜的暗衛找到了花不棄,他亮出了蓮衣客的標記,想帶著花不棄離開,可花不棄還未隨他離開,東方炻與黑鳳便有所察覺。黑鳳拿下了暗衛,暗衛恐洩露身份只好自殺,花不棄斥責東方炻草芥人命,東方炻卻發現了暗衛手中的蓮衣客標誌,瞬間知道了花不棄認識蓮衣客。東方炻斷定花不棄喜歡的是蓮衣客,他讓黑鳳放出花不棄人在洞庭西山的消息,且準備在途中布下十道埋伏,會一會蓮衣客。花不棄維護著蓮衣客,她認為東方炻沒有一處比得上蓮衣客,就算東方炻有天價銀兩,她也絕不嫁東方炻。東方炻徹底被花不棄激怒,他準備放花不棄回朱府,光明正大找到並打敗蓮衣客。同時,他也警戒花不棄,從現在開始,他要與朱府打擂台,直至朱府生意虧本,花不棄心甘情願嫁給他為止。
 
朱府,花不棄醒來,朱老太爺欣喜若狂,想要知道是誰將花不棄擄走。花不棄稱擄走她的人是蓮衣客,朱老太爺跟朱福朱壽皆倍感意外。支走朱老太爺幾人之後,花不棄來到院中找小蝦,小蝦正跪著自罰,花不棄扶起小蝦並交待了小蝦兩件事情做。她要求小蝦按照先前陳煜留下的機關圖佈置機關,且要小蝦散發出消息,她願意懸賞一萬兩取蓮衣客的命。小蝦對花不棄的要求十分意外,花不棄將東方炻的真實身份告訴了小蝦,綁走她的人是東方炻,東方炻目標在蓮衣客身上,她只能通過這個辦法讓蓮衣客暫時不要現身。
 
元崇得到花不棄高價懸賞蓮衣客的消息,倍感憤怒地替蓮衣客打抱不平。漸飛十分好奇意外元崇跟蓮衣客的關係。元崇生怕漸飛猜到陳煜就是蓮衣客,只好謊稱他就是蓮衣客。漸飛不相信元崇,元崇只好穿上了蓮衣客的衣服,扮成了蓮衣客的模樣上街,以證真假。眾人誤將元崇當成了蓮衣客,一傳十十傳百地街上散播出了消息,正在街上尋找花不棄的雲琅聽到了蓮衣客身處醉一台消息,決定前往醉一台找蓮衣客算賬。
 
醉一台,元崇自稱蓮衣客,大搖大擺地讓人前來取他性命,東方炻出來見蓮衣客,以一杯茶試出了元崇並非蓮衣客。雲琅前來客棧找蓮衣客替花不棄報仇,東方炻上前護住了元崇,可元崇卻心性極高,要求東方炻不要插手他的事情。雲琅動真刀真槍,元崇一介書生根本不敵雲琅,陳煜暗中出現在醉一台幫助元崇,讓元崇取勝雲琅。陳煜的動作引起了東方炻的注意,東方炻上前查探,可蓮衣客輕功了得,東方炻並沒有見到蓮衣客的面容。贏過雲琅後,元崇在負傷的雲琅面前極為囂張,可雲琅先前曾與蓮衣客交過手,他斷定眼前的人並非是蓮衣客,便與林丹沙一同離開。
 
客棧內,元崇見到了陳煜,替陳煜打抱不平,陳煜一心為了花不棄著想,可花不棄卻高價懸賞陳煜的命。陳煜深知花不棄用意,花不棄是不希望他陷入危險之中,希望他別再以蓮衣客的身份出現,他叮囑元崇不要行事過於魯莽,以免招來禍端。元崇勸說陳煜去見花不棄,可陳煜卻認為現在並不是時候。另一邊,林丹沙盡心盡力,親自替雲琅煎藥養傷,雲琅對林丹沙的態度有所緩和,林丹沙喜極而泣,第一次覺得自己的付出有了回報。
 
東方炻命人盯緊了元崇,準備從元崇處找到蓮衣客的線索。同時,他也在朱府各個商舖的門口開設一間「東記」商舖,專門跟朱府對著幹。東記一直搶朱府的生意,花不棄深感憂愁,她向朱老太爺坦明瞭東方炻是神秘人後代的事情,且前幾日擄走她的人便是東方炻,朱老太爺深感震驚意外。正在這時,東方炻上門拜訪,朱老太爺決定前去會一會東方炻。東方炻表明他想娶花不棄,且帶來了薛菲是中毒而死的消息,朱老太爺深知東方家的狠毒,他明確表示朱府所欠下的銀子他會一分不少地還給東方炻,但他朱府的外孫女絕對不會嫁給東方炻。東方炻了然一笑,他深知朱老太爺介懷於朱華跟薛菲的死,他主動提出了他能入贅朱府的事情,希望朱老太爺可以多加考慮。
 
東方炻離開朱府,小蝦暗中跟上去,她想替花不棄殺了東方炻。城外五湖邊,小蝦對東方炻動手,可她並不是東方炻的對手,東方炻不想殺了小蝦,卻想廢了她的武功。關鍵時刻,陳煜跟暗衛在暗處射出短箭,阻止了東方炻。東方炻想與蓮衣客一較高下,可卻被蓮衣客的短箭擦傷,他對此頗感意外,也認同了蓮衣客的武功高強。
男女之別,只好脫下柳青蕪的衣服替她包紮傷口。 
  
第28集花不棄與陳煜朱府相見,柳青蕪重回明月山莊
元崇與陳煜救了小蝦,小蝦身受重傷,陳煜把小蝦交給了元崇照顧,之後決定前往朱府見花不棄一面再去東平郡。朱府,朱老太爺仔細考慮起了東方炻入贅一事,花不棄寧死不從,朱老太爺寵愛花不棄,決定依花不棄所言,且誓要掀翻明月山莊,為朱華跟薛菲報仇。花不棄回房間找小蝦,可卻找不到小蝦的蹤影,她慌忙出府尋找小蝦,卻意外遇到了喬裝打扮的陳煜。即使陳煜喬裝打扮,可花不棄還是一眼認出,她向陳煜詢問起小蝦的下落。得知小蝦安然無恙後,花不棄故意詢問起了自己的桃花運,陳煜嘴角帶笑,稱花不棄好事將近。花不棄心中歡喜,以朱府小姐之名打賞了陳煜一錠銀子。
 
夜晚,花不棄正深深擔憂小蝦的安危,陳煜讓花不棄不要過於擔心,小蝦那裡有元崇悉心照料著。隨後,陳煜走出,花不棄見到了一襲白衣的陳煜,陳煜將七王爺利用花不棄的事情告訴她,卻隱瞞了聖女一事,不願花不棄牽扯進其中是非。同時,陳煜也向花不棄許下一世承諾,他再也不會讓花不棄受傷難過,聽此言,花不棄只淚流滿面地斥責起陳煜遲遲不來見她一事,陳煜亦是十分難過,他抱緊了花不棄,低頭對她深情一吻。
 
黑鳳為東方炻治療傷口,東方炻四處尋找著蓮衣客的消息,發誓定要將蓮衣客找出。另一邊,花不棄將莫夫人殺害自己的事情告訴陳煜,陳煜本想替花不棄討公道,可花不棄卻看在莫若菲的恩情上而不願追究。陳煜將自己的打算告訴了花不棄,待他回東平郡將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之後,他便自請去除王爺的身份,與花不棄逍遙自在過一生。直到這時,花不棄才知道陳煜有秘密任務在身,他奉旨調查明月山莊,花不棄讓陳煜仔細調查清楚,同時她也把她跟東方炻之間的淵源告訴了陳煜,陳煜聽後決定與花不棄一起努力,還清朱府所欠下的銀子。相聚時刻總是格外短暫,二人一番談話過後,陳煜有任務在身必須離開,花不棄親自送別陳煜,心中萬般不捨。
 
陳煜抵達西楚郡,柳青蕪前來見陳煜,將七王爺找到碧羅天的事情告訴陳煜,希望陳煜能夠遵守諾言。柳青蕪已找到重回明月山莊的辦法,要求陳煜配合她,假裝對她有意,以此麻痺柳明月。陳煜一口應下,二人假扮成一對神仙眷侶。柳青蕪將重回明月山莊,陳煜問起了蕭九鳳的事情,決定從蕭九鳳那裡入手,因此請柳青蕪助他一臂之力,他日後也定會助明月山莊擺脫蕭九鳳的控制。
 
柳青蕪回到明月山莊,柳明月本想殺了柳青蕪,可柳青蕪卻稱陳煜對她有意,她願自行請纓前去監視陳煜。柳明月不相信柳青蕪的能力,柳青蕪卻願為柳明月效命,替她打點好陳煜跟明月山莊之間的關係。柳明月心中依舊不相信柳青蕪,她對柳青蕪施下毒金針,要求柳青蕪在一個月之內給出她滿意的消息。與此同時,莫若菲前來監牢看望被他囚禁的柳青妍,他提起了柳明月屠殺柳青妍親生父母一事,決定放柳青妍離開,讓柳青妍自行去柳明月的身邊調查清楚。
 
西楚州對陳煜多有怠慢,只派了一個主薄前來接陳煜,陳煜並不自討沒趣,只封了兩份厚禮回了關將軍跟知府,之後便決定盡快啟程趕往東平郡。
 
第29集柳青蕪與陳煜山洞遇險,東方炻欲抓元崇
陳煜抵達東平郡,柳青蕪早已在東平郡府等候陳煜。郡府中有柳明月的耳目,陳煜多加配合著柳青蕪,與她扮演一對神仙眷侶。之後,陳煜與柳青蕪進屋談話,陳煜將他的打算道出,柳明月已經開始懷疑起他,他決定亮出自己的真實能力,讓柳明月著急,再替他引出蕭九鳳。同時,陳煜也讓柳青蕪帶話給柳明月,稱在他在打探一位被柳明月關押多年的女子。柳青蕪離開後,陳煜當著全府的面誅殺了柳明月安插在自己身邊的眼線,並讓其他人回明月山莊告訴柳明月,若是柳明月再繼續在東平郡府安插眼線,來一個他殺一個,來一雙他便殺一雙。
 
明月山莊,黑鳳前來詢問蓮衣客的事情,柳明月稱青蕪曾跟蓮衣客交過手,蓮衣客的肩頭上有一處傷疤。黑鳳是東方炻的人,她此次是奉了東方炻的命令而來,聽聞東方炻是因朱府未過門的媳婦而對蓮衣客耿耿於懷,柳明月心思聰慧地猜到了花不棄並沒有死,她藏身於朱府。花不棄是薛菲的女兒,蕭九鳳早就知道花不棄沒死,卻一直瞞著柳明月,柳明月誤以為蕭九鳳還在惦念著薛菲,為了斷絕蕭九鳳的念想,柳明月派人前去朱府刺殺花不棄。之後,柳青蕪回到明月山莊,她將陳煜的話都轉達給了柳明月,柳明月將一瓶藥交給了柳青蕪,讓柳青蕪對陳煜用藥,佔有陳煜的身子,只要柳青蕪有了陳煜的孩子,陳煜便成了明月山莊的女婿,她也就不用再費盡心思對付陳煜。
 
柳明月出遠門,陳煜暗中跟蹤,他追隨柳明月到一處山洞,卻中了柳明月的奸計。陳煜吸食了噬骨香,渾身軟綿無力,幸虧柳青蕪及時出現,救下陳煜,而柳明月也因此識破了柳青蕪的計謀,知道柳青蕪已經聯合陳煜背叛了他。柳明月想要出手對付柳青蕪,陳煜上前幫忙,二人匆忙逃離。柳青蕪身受重傷,陳煜顧不得男女之別,只好脫下柳青蕪的衣服替她包紮傷口。柳青蕪愛慕陳煜,她向陳煜表明心意,陳煜卻婉言拒絕,稱他定會幫柳青蕪取得明月山莊以示謝意。現柳青蕪身受重傷,明月山莊已無法再回,陳煜只好答應讓柳青蕪暫住郡王府養傷。
 
陳煜帶來的人進了山洞,救下了陳煜跟柳青蕪。陳煜心思縝密,縱然柳青蕪沒有透露她中了柳明月毒金針一事,可陳煜還是有所察覺,他請來了易神醫替柳青蕪取針。柳青蕪心中感動,她早已做好斷臂保命的想法,卻沒有想到天下還有人可解金針之毒。隨後,明月山莊的蘋兒前來見柳青蕪,她將明月山莊的現狀道出,現柳明月還沒有回到明月山莊。柳青蕪聽後,她讓蘋兒偽造柳明月的命令,稱柳明月已經讓她接管明月山莊。只要她接管了明月山莊的生意,手中有了錢之後,莊內眾人就會對她言聽計從。
 
柳青蕪回明月山莊,陳煜則準備原地等待蕭九鳳的出現。趁著等待時間,他決定利用東平郡的特產茶業來跟朱府做生意,改善東平郡眾百姓的生活條件。朱府,小蝦已經回府,元崇帶著厚禮前來見小蝦,稱當日救下小蝦的人便是他。小蝦懷疑起了元崇的武功,元崇打腫臉充胖子,稱自己的箭法了得,欲到野外教小蝦射箭。
 
東方炻已經打聽到了當日救下小蝦的人便是元崇,且元崇跟漸飛走得十分接近,他準備抓下二人,以此逼蓮衣客現身。
 
第30集東方炻綁架元崇,花不棄朱府扣下東方炻
元崇正在野外教小蝦練箭術,一批黑衣人突然衝出,將二人強行擄走。囚牢中,元崇意外看到了好友漸飛。東方炻現身,三人這才得知抓他們過來的是東方炻,東方炻意在逼出蓮衣客。元崇不肯透露蓮衣客的下落,東方炻想要拿漸飛跟小蝦開刀,元崇被逼無奈,只好隨便說出一個時間地點,想為他們三人拖延時間。東方炻離開,可他並未真正相信元崇,只留下了黑鳳暗中監視他們,小蝦心思縝密地發現了暗處的黑鳳,故意稱蓮衣客已經到朱府去找花不棄,以此來麻痺東方炻,引東方炻前去朱府。
 
元崇三人逃跑,黑鳳將小蝦的話告訴東方炻,東方炻決定去朱府一探究竟。朱府,東方炻自信地現身在朱府院中,卻大意地中了院中的機關,暈倒過去。朱老太爺聽到動靜後,匆忙過來勸阻花不棄殺東方炻一事。花不棄心中自有分寸,她告訴朱老太爺,她此次會仔細查問東方炻,一併解決掉東記影響朱府生意一事,不傷害東方炻一根汗毛。
 
柳青蕪決定回明月山莊,她前來向陳煜道別,看到陳煜並未擔心她的安危,心中失望無比。柳青蕪離開後,小六說起王府的八卦,王府眾人都誤以為陳煜跟柳青蕪情投意合,陳煜慌忙澄清此事,他跟柳青蕪絕無可能。明月山莊,柳青蕪繼任了明月山莊的莊主之位,可她手中並無莊主實權,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若不能徹底剷除柳明月,莊中就永遠會有不服她的人。為了除掉柳明月,柳青蕪讓蘋兒陪她演一齣戲,她要柳明月誤以為她體內的金針還沒有取出,她還在柳明月的掌握之中。
 
東方炻醒來,卻發覺自己四肢都被綁在床上。花不棄前來房中看望東方炻,並強行給東方炻餵了一杯下過藥的茶。茶中的藥逐漸生效,花不棄逼迫東方炻簽下毀婚書,毀婚書已經簽下,東方炻讓花不棄放自己離開,可花不棄卻不肯輕易讓東方炻離開。殊不知,東方炻的能力高深莫測,他早已經拿到了解開手銬腳鏈的鑰匙,並決定於今晚報此屈辱之仇。夜晚,東方炻潛入花不棄的房間,卻意外發覺睡在床上的人是小蝦,原來,花不棄早就猜到了東方炻的計謀,且花不棄請來了衙門的李捕頭當人證,證明東記的大當家刻意壓低物價,還妄圖進她房間她圖謀不軌。東方炻十分詫異花不棄的聰明才智,但區區幾個捕頭根本攔不住他,他蒙上面紗,離開了朱府。
 
朱老太爺得知了花不棄所做的事情,他大讚花不棄。花不棄滿心歡喜地拿出了東方炻簽下的毀婚書,可朱老太爺卻一言道出此字據沒有第三人作保,根本算不得數。花不棄聽此,心中十分憤怒,也知道了東方炻之所以肯輕易簽下字據的原因。
 
次日,李捕頭前來捉拿東方炻,東方炻卻謊稱他在花舫喝了一夜的花酒,反告花不棄誣陷他。東方炻有花舫的人作證,花不棄只好隨李捕頭到衙門對質,二人當場對質的消息流露出去,雲琅跟林丹沙決定前來一探究竟。衙門上,知府收了兩家的銀兩,想要息事寧人,可東方炻卻不依不饒,執意告花不棄誣陷,幸虧朱福出面解圍。
 
第31集雲琅朱府見花不棄,花不棄陪東方炻遊玩
朱福遞上狀紙,狀告東方炻不正當競爭,東方炻出言輕浮花不棄,此言被後邊的雲琅聽到,雲琅怒氣沖沖上前。花不棄深知東方炻的為人狡猾,她早已經找了元崇跟漸飛做好偽證,執意狀告東方炻不正當壓低物價。東方炻被逼無奈,只好決定息事寧人,放過花不棄。
 
雲琅上前與花不棄相認,花不棄深知這裡並不是談話的好地方,只佯裝暈倒,讓雲琅上門拜訪朱府。看到了雲琅對花不棄的用心,林丹沙深知自己已經沒有任何希望,她跟雲琅道別,獨自一人走進雨中離開。雲琅追上林丹沙,為她撐傘,林丹沙心中難過,決定收拾行李回京城。看著林丹沙離開的身影,雲琅心中失落地追出房門,卻還是頓住了腳步,眼睜睜看著林丹沙離開。朱府,花不棄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隱瞞不了多久,若是莫夫人得知自己不僅沒死,還坐擁了朱府的勢力,勢必會對朱府不利,她為此深感煩惱。小蝦與朱福朱壽皆提醒花不棄要提防雲琅,可花不棄卻打從心底裡將雲琅當成了自己人,決定將一切實情都告訴雲琅。
 
雲琅如願見到了花不棄,花不棄親自下廚為雲琅做飯。看到花不棄如今幸福的模樣,雲琅打從心底裡替她感到高興。隨後,雲琅問起了花不棄懸賞捉拿蓮衣客的事情,意外從花不棄的口中得知了對花不棄下毒之人並不是蓮衣客,而花不棄先前之所以重金懸賞,捉拿蓮衣客是因為要保護蓮衣客。雲琅一直追問著下毒之人,花不棄本不願透露,可在雲琅的再三追問下,花不棄還是吐露了真言,想殺她的人正是莫府的莫夫人。雲琅錯愣不已,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他不顧花不棄的阻攔,決定查清此事。
 
東方炻在衙門上見過雲琅,他知道雲琅跟花不棄關係非凡,故施以金針抓住了雲琅,而林丹沙也被東方炻的人所抓,東方炻決定以牙還牙,當著花不棄的面報復花不棄。東記依舊打壓著朱府的生意,花不棄為此深感煩惱,東方炻卻主動拜訪上朱府,稱他為朱府想了一個賺錢的法子,只要花不棄肯花時間陪他,他便給花不棄一天一兩萬兩白銀當作報酬。花不棄不願為錢妥協,恰巧這時東平郡送來消息,茶葉可在開春之前到達江南。朱府將與東平郡有合作,且花不棄查出了柳明月近日來都跟沙匪有來往,她決定親自去一趟東平郡,查清明月山莊。
 
朱老太爺不肯同意花不棄去明月山莊,若是花不棄突然消失,東方炻也定會跟去東平郡。花不棄對此也有所顧慮,她決定答應東方炻的條件,陪著東方遊玩吃飯,轉移東方炻的注意力,讓他猜不透自己的想法。東方炻只說要花不棄陪他吃飯,並沒有要求花不棄不帶任何人,花不棄找了朱府的幾個酒量最好的姑奶奶一起吃飯,一頓飯下來,東方炻被灌得不省人事,他給了花不棄一塊價值五萬兩的玉珮,要求花不棄陪他遊玩一趟,花不棄一口答應。
 
朱府門口,東方炻恢復了本性,花不棄方才知道東方炻剛剛是裝醉,為的就是騙她出府。東方炻想向與花不棄同騎一匹馬,花不棄要求加價,多向東方炻討要了一萬兩銀子。隨後,東方炻大搖大擺地帶著花不棄上街,街上眾人對二人此舉皆議論紛紛。
 
第32集花不棄向東方炻下跪,花不棄中箭受傷
東方炻將花不棄帶到自己的房間,花不棄想知道東方炻一家為何想娶朱家女兒為妻,東方炻沒有透露,反將花不棄帶到了牆邊,讓她透過牆上的小孔看到另一個房間的情景。密室中,雲琅跟林丹沙被關在一起,花不棄心中憤怒著急,要求東方炻立刻放了二人,東方炻沒有理會花不棄,只讓她自己想辦法打開密室的門。雲琅是花不棄這輩子最值得珍惜的朋友,為了不讓雲琅受連累,花不棄只好了跪在東方炻面前,不僅對東方炻百般懇求,更是向東方炻磕頭,希望他能放了雲琅。看到花不棄淚流滿面的模樣,東方炻心中意外,也心軟地當場命黑鳳放了雲琅跟林丹沙二人。
 
樹林中,雲琅醒過來,他看到暈倒在自己身旁的林丹沙十分著急,連忙喚醒林丹沙。暗處的花不棄目睹了二人離開的背影,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她再度與東方炻執拗爭吵起來,東方炻對花不棄蠻橫的模樣十分喜歡,誓要娶到花不棄。二人推搡玩鬧之間,花不棄暗中拿到了東方炻的令牌,她十分意外東方炻竟會有誠王府的令牌,而東方炻則支走了黑鳳,一直暗中跟著花不棄。
 
街上,自毀容顏的黑雁對花不棄動手,花不棄中箭,小蝦心中著急,立馬上前抱緊了花不棄,並不肯讓東方炻靠近一步。東方炻心中也十分擔憂花不棄,他尋到了黑雁,想知道刺殺花不棄的幕後主使者,可黑雁卻當場自盡身亡。隨後,東方炻命黑鳳把所有的暗樁都撤回來,定要找出刺殺花不棄之人。朱府,朱老太爺得知花不棄遇刺的消息十分著急,可小蝦卻氣定神閒地稱花不棄跟朱壽已去東平郡。原來,花不棄今日是故意答應陪東方炻遊玩,隨後假裝在街上遇刺,這才能金蟬脫殼,避開東方炻去東平郡。花不棄受傷的消息傳出,朱老太爺便能以憤怒擔憂為由命人保護好花不棄,對外宣稱花不棄在府中養傷,任何人都不得探望,以此打消東方炻的疑心。
 
東方炻得知了花不棄脫離危險,決定在夜晚之時潛進朱府,探望花不棄。另一邊,元崇前來找小蝦,他道出自己即將回京的消息,想要讓自己的父親來蘇州提親,小蝦拒絕了元崇,元崇失望落寞,只希望小蝦能夠送自己離開,可小蝦深知他們並沒有未來,只能狠下心來拒絕。看著元崇離開的身影,小蝦想起了昔日的一點一滴,心中難過不已。
 
花不棄跟朱壽前往東平郡,花不棄深知東方炻的算計之心,只好故意繞路而走,以此麻痺東方炻。與此同時,東方炻已經知道花不棄偷取令牌一事,可他並沒有任何怪罪之意,反夜探朱府想看望花不棄。朱府雖然布下機關,可小蝦並不是東方炻的對手,東方炻輕而易舉便闖進了花不棄的房間,卻發覺花不棄並不在房間中。東方炻想知道花不棄的下落,小蝦不肯輕易告知,只稱朱老太爺已經將花不棄轉移到安全之地。見不到花不棄的東方炻憤怒離開朱府,黑鳳前來稟報刺客之事,東方炻心思縝密,猜測到了花不棄根本就沒有中箭,這只是花不棄設的一個局。
 
次日,小蝦暗中送元崇離開,此舉被東方炻撞見,東方炻以元崇來威脅小蝦,要求小蝦說出花不棄的下落。小蝦被迫無奈,只好謊稱花不棄去了京城。京城是蓮衣客經常出沒的地方,東方炻懷疑花不棄是去京城找蓮衣客調查誠王令牌一事,不僅沿途吩咐東方家的鋪子尋找花不棄與朱壽二人,更是決定跟黑鳳前往京城走一趟。
 
第33集莫若菲懷疑花不棄沒死,柳青妍試探柳明月
一兩賭坊,花不棄與朱壽化名為司徒,將一種名為「風水大輪盤」的賭具賣給了齊管家,成功地賺得了五十萬兩銀子。就在二人離開後,東方炻的小廝前來送花不棄跟朱壽的畫像,稱此二人是東方炻要尋找之人,齊管家認出畫像中人二人,立馬派人前去查找。
 
雲琅跟林丹沙回到了莫府,雲琅當著莫若菲的面,單獨質問起莫夫人下毒害死花不棄一事,莫若菲十分震驚意外於雲琅的知情,也猜到花不棄並沒有死,他想要知道花不棄的下落。雲琅不肯原諒莫若菲,堅決沒有透露花不棄的行蹤,反憤怒地離開了朱府。莫若菲是打從心底裡關心花不棄,他暗中派劍聲前去江南一帶秘密調查花不棄的消息,誓要找到花不棄。
 
林丹沙跟林玉泉服下了緩解毒性的藥丸,蕭九鳳要二人監視莫府的一舉一動,待他控制了莫府,便是二人的解毒之日。林玉泉不解蕭九鳳的所作所為,林丹沙已決定好要在解毒之日殺了蕭九鳳,為林滿堂報仇。隨後,林玉泉問起了林丹沙跟雲琅的事情,林丹沙稱自己已經放棄雲琅,這時雲琅卻前來敲響了房門,他當著林玉泉的面表明了他願意娶林丹沙的心意,林玉泉二話不說應允,林丹沙心中欣喜,將自己隨身攜帶的平安玉送給了雲琅,希望他一世平安,再無煩惱。
 
明月山莊,柳青蕪故意裝作毒藥發作的模樣,讓青管家將此消息透露給柳明月。金針發作,何其痛苦,柳明月對柳青蕪已起殺心,她讓青管家傳話給柳青蕪,稱她可替柳青蕪解毒,但要求柳青蕪單獨前來相見,只要柳青蕪答應後,就直接把柳青蕪引至山洞殺死。隨後,柳明月前來房間看望重傷的柳青妍,並用金針替柳青妍治療,柳青妍記著莫若菲的話,對柳明月已起疑心,她故意試探起柳明月並問起了蕭九鳳之事。柳明月道出她跟蕭九鳳認識的淵源,且她先前在薛家莊受盡欺辱,後來她屠殺薛家一家的事情。莫若菲曾說過,薛家莊被火燒之前,薛家主人就已經被死,且刺客還搶走了薛家的一對孿生姐妹,柳青妍心中震驚意外,猜測到了自己的身世。為了不讓柳明月起疑心,柳青妍只好附合著柳明月,裝出一副對薛家莊恨之入骨的模樣。柳明月對柳青妍沒有防備之心,她提起柳青蕪之事,決定在她殺了柳青蕪之後,讓柳青妍假扮成柳青蕪的模樣接近陳煜。柳青妍假意答應,心中卻對柳明月再無半分感恩之心。
 
柳青蕪赴約,青管事對她痛下殺手,她猜測到了柳明月早已不信她,只好放出信號彈讓陳煜趕來。陳煜救下了柳青蕪,可柳青蕪卻被淬毒的兵器所傷,她大著膽子問起了陳煜對她的看法,陳煜坦白道他對柳青蕪並無任何男女之情,並向柳青蕪坦承了他就是蓮衣客的事情。柳青蕪想要留住陳煜,陳煜卻希望柳青蕪能夠自重,不要再做出越矩之事。這時,易神醫前來為柳青蕪診治,卻診斷出柳青蕪並未中毒。陳煜並未拆穿柳青蕪假裝中毒的事情,柳青蕪提起了柳明月的藏身之處,她斷定柳明月是跟沙匪在一起,只可惜他們並不知道沙匪的據點。若是要在沙漠中生存,必會留下蛛絲馬跡,陳煜決定孤身進沙漠,查出沙匪的真正據點。
 
東方炻得知了花不棄的賺錢思路跟下落,心底十分意外。在聽得花不棄將前往登州時,東方炻也決定啟程去登州見花不棄。另一邊,花不棄腦中萌生出了一個新的賭法,朱壽聽後,直接道出了此法的弊端。看到花不度氣餒的模樣,朱壽再度出聲對花不棄加以鼓勵。
 
第34集花不棄路遇黑店,東方炻荒漠尋到花不棄
東方炻跟黑鳳兵分兩路尋找花不棄的下落。花不棄跟朱壽來到了龍虎客棧,朱壽說起了龍虎客棧的歷史以及龍虎客棧的老闆娘金仙玉的厲害之處。談話之間,金仙玉前來找朱壽,二人乃是舊相識,金仙玉好吃好喝地招待著朱壽,二人決定在龍虎客棧住一晚就離開,前去西楚州。夜晚,東方炻獨自一人趕到客棧,他拿出花不棄與朱壽的畫像,向金仙玉詢問起二人,金仙玉謊稱自己並未見過二人。待東方炻回房休息後,金仙玉前來敲響朱壽的房間,將東方炻打聽二人下落的事情道出,朱壽給了金仙玉一袋金葉子,讓金仙玉帶著他們二人從暗道裡離開客棧。
 
朱壽帶著花不棄從暗道離開客棧,看著二人離開的背影,金仙玉讓手下人去通知三爺,想讓三爺劫住二人,從二人身上擄得錢財。隨後,金仙玉回客棧,卻意外在密道裡遇到了東方炻,東方炻斷了金仙玉一根手指,逼迫金仙玉說出真相。另一邊,朱壽跟花不棄入住另一家客棧,二人察覺到客棧乃是黑店時還是晚了一步,三爺已經帶人圍住了花不棄的房間,朱壽為保護花不棄,只好選擇自己留下來與三爺周旋,讓花不棄趁機帶著金子逃跑。花不棄離開,朱壽跟三爺一行人談判,以五十萬兩贖金暫時護得了自己安全,正在這時,東方炻押著斷指的金仙玉闖進房間,朱壽趁著兩方談話之際匆忙逃離,東方炻得知了花不棄並沒有危險之後,也沒有過多在客棧裡糾纏,急忙前去找花不棄。
 
東方炻尋到了花不棄,花不棄方才知道隨州最大的賭坊一兩賭坊也是東方家的產業,她感歎東方家的富有之時也將誠王令牌還給了東方炻。東方炻詢問起了花不棄外出的緣由,花不棄稱她此行正是要去西楚州最大的賭場銷金窟賺錢,她以一萬兩的價格懇求東方炻幫她救出朱壽,東方炻將朱壽已經平安無事的消息告訴花不棄。此去西楚州路途遙遠,且四處都是荒漠,東方炻主動提出陪著花不棄前往,與她一起進銷金窟。
 
二人在荒漠中迷了路,花不棄的水跟乾糧都遺落在朱壽包袱裡,看到東方炻的水袋,她開口向東方炻借水袋。沙漠中的水一滴千金,東方炻身為一個商人何其聰明,他想以十萬兩的價格來跟花不棄交易,花不棄震驚於東方炻的算計,她出價最高兩百兩,東方炻依舊不肯答應,他給出了兩個條件,要麼花不棄給他十萬兩銀子,要麼花不棄對他撒一次嬌。花不棄不肯妥協,從小就嘗過人生百苦的她決定從植物的根部挖出水喝,看到花不棄挖坑倔強的模樣,東方炻還是心存不忍,將自己的水袋給了花不棄。
 
花不棄與東方炻原地休息,花不棄全身疲憊地睡過去,東方炻想要觸碰花不棄,可花不棄卻警覺心起,對東方炻動了手。回過神來後,花不棄向東方炻道歉,她連路都被人追殺,警覺心自是比其他人都高了些,並非有意針對東方炻。東方炻看到花不棄眼底的疲憊,只讓花不棄好好休息,他會在這裡守著花不棄。看到東方炻對自己的貼心照顧,花不棄對東方炻有了改觀。思緒飄忽之時,花不棄不慎中了蟲子的毒,東方炻二話不說親自替花不棄吸毒,自己的嘴唇也因中毒變成了香腸嘴,引得花不棄捧腹大笑。
 
阿福跟自己的妹妹前去尋找碧羅天入口,皇帝的人對他們寸步不離,阿福先前搶了蕭九鳳的半張地圖,他認為蕭九鳳必不會善罷干休,屆時他可以利用皇帝的人來對付蕭九鳳的人,他們再趁亂打開入口。另一邊,蕭九鳳也收到了消息,皇帝的人正在向碧羅天入口靠近,他命手下埋伏在山林中,想對皇帝的人動手。
 
第35集花不棄沙漠遇陳煜,東方炻心中吃醋
花不棄跟東方炻的水剩下不多,二人跟著一條蛇,想靠蛇來找到更多的水源或者食物。荒漠中沒有水是必死無疑,東方炻稱自己已經做好了跟花不棄一起死在沙漠的準備,花不棄一臉嫌棄地不願意死在沙漠中。談話之間,蛇已經開始行動,二人順著蛇的蹤跡找到了足夠支撐他們走出沙漠的水跟果子,摘取完果子,二人回到原處,東方炻前去查探路線,花不棄則在毛毯上休息。殊不知,沙匪已經盯上了二人,他趁著花不棄不注意之時在他們的水袋中下了藥。
 
東方炻歸來,他看著熟睡中的花不棄,心中頗有感慨。如果可以的話,他只想跟花不棄永遠困在這只有他們兩人的荒漠之中。隨後,花不棄醒來,她得知了東方炻一直沒睡是為了保護自己,防止沙漠發生風塵沙暴,心中不由得閃過一絲感動,將僅有的水讓給了東方炻。水中混雜著泥土的味道,東方炻沒有喝下,只懷念起了蘇州的富貴生活。同時,他也向花不棄解釋清楚,金仙玉跟黑店都是同一夥的,如果不是他出現,花不棄就會獨自一人被困在這荒漠之中。
 
花不棄跟東方炻正在打鬧之時,花不棄意外看到了陳煜的身影。陳煜獨自一人現身沙漠,花不棄半是意外半是欣喜,她本想上前與陳煜團聚,卻被東方炻拉回。東方炻警戒心重,認為陳煜極有可能是沙匪。陳煜向東方炻解釋清他之所以出現在這裡是為了剿匪而來。眼前人是心上人,花不棄十分欣喜地上前跟陳煜說話,想讓陳煜帶她去西楚州,卻沒有透露出她認識陳煜一事,看到二人剛一見面就十分熱情,東方炻心中吃醋。
 
陳煜看出二人已在沙漠中迷路好幾天,他送上乾糧和水,願意帶二人走出沙漠。東方炻懷疑起陳煜的動機,陳煜只好當著他的面試起了乾糧跟水。來而不往非禮也,東方炻接受了陳煜的東西,他將果子送到了陳煜的面前,稱果子是他與他的夫人花不棄一同摘取。花不棄慌忙否認,她想跟著陳煜一同離開,東方炻本是不肯,可試過了陳煜的武功,再加上花不棄執意跟陳煜離開,還是只能選擇妥協,跟著他們二人一同離開。
 
夜晚,三人半路休息,花不棄一心想跟陳煜談話,看到花不棄跟陳煜的親密,東方炻吃醋地擠進了二人中間,宣示著他的主權。陳煜也不惱,反跟花不棄繼續談話,且話中有意地向花不棄提起了自己昔日替他的夫人廚房偷雞腿的事情,借此訴說著他對花不棄的情意。花不棄深陷進陳煜的柔情中,東方炻不清楚二人之間的關係,匆忙將花不棄拉到一邊,希望花不棄能夠保持清醒,不要被陳煜所騙,真正能呵護花不棄一生的是他東方炻。花不棄冷笑出聲,提起了昔日雲琅之事,她的所有苦難都是來自於東方家,她感謝東方炻對她的照顧,可她已經心有所屬,所以她希望東方炻能夠回去。東方炻不放心陳煜,他執意要跟著花不棄到西楚州,直到看著花不棄平安無恙才肯放心離開。
 
東方炻先行睡下,陳煜暗中讓花不棄替他將他跟東方炻的毛毯調換。原來,他已經察覺到東方炻在毛毯上撒了引蛇粉,東方炻睡至一半只得起來斬殺蛇蟲。東方炻憤怒陳煜的行為,他不肯再將毛毯借給陳煜,花不棄只好將自己的毛毯分給陳煜一半,二人同睡一張毛毯。看到眼前的場景,東方炻更是心中吃醋,他知道花不棄喜愛蛇肉,只好用烤蛇肉引花不棄起床,可花不棄卻跟東方炻賭氣,不肯吃東方炻的烤肉。
 
次日,三人尋到新的水源,花不棄謊稱她想洗澡,要求二人轉身背對著她。二人執拗不過花不棄,只好蒙住了眼中轉身,花不棄則趁機在東方炻的水中下蒙汗藥。隨後,柳青蕪前來找陳煜,她故意摔傷下馬,陳煜對柳青蕪極為關心,二人的動作落入花不棄眼中,花不棄心中吃醋,第一次當著陳煜的面承認起東方炻是她未來的相公。
  
第36集花不棄與陳煜深情擁吻,陳煜落入柳青蕪圈套
花不棄帶柳青蕪到河邊清洗傷口,柳青蕪試探起了花不棄,花不棄沒有上當,反問起了柳青蕪如何認識陳煜,柳青蕪添油加醋地說起了陳煜為她治療傷口,以及她現住郡王府的事情,認為陳煜公務忙完後必會娶她為妻,且陳煜已經助她登上了明月山莊的山莊之位,陳煜必是心屬於她。另一邊,東方炻諷刺起了陳煜跟柳青蕪之間的事情,認為陳煜跟花不棄已經認識了很久時間,他猜測陳煜便是名動天下的蓮衣客,陳煜卻矢口否認。
 
一行人再度趕路,柳青蕪假裝抬不起腳,不願意騎馬,陳煜為怕花不棄誤會,只好請花不棄與柳青蕪同騎一匹馬。途中,東方炻暗中出手傷了柳青蕪,柳青蕪摔下馬,陳煜無奈,只好把柳青蕪扶到自己的馬上,與她同騎一匹馬。看到二人的親密,花不棄心中吃醋,她故作中暑模樣,想要讓陳煜跟她同騎一匹馬,可東方炻卻執意要與花不棄一起,一匹馬只能承受兩人重量,陳煜只好作罷,與柳青蕪同騎一匹馬。馬背上,柳青蕪提起了朱府小姐酷似花不棄面貌一事,詢問陳煜是否對她動心,陳煜沒有否認,可柳青蕪卻沒有死心,決定繼續追求陳煜。
 
東方炻為柳青蕪治病,花不棄與陳煜單獨到另一間房間談話。花不棄問起了陳煜跟柳青蕪之事,不知道陳煜跟柳青蕪究竟發生了什麼,竟然讓陳煜這麼維護她。陳煜開口向花不棄解釋,他與柳青蕪之間只有合作的關係,沒有任何男女之情。柳青蕪對陳煜心思不純,且柳青蕪殺過九叔,花不棄想要讓陳煜跟他先離開,可陳煜卻不肯丟下重傷的柳青蕪,看到陳煜的反應,花不棄憤怒地想去殺了柳青蕪替九叔報仇,陳煜卻攔下花不棄。推搡之間,花不棄誤傷了陳煜,她心中著急,陳煜出言答應花不棄,等碧羅天的事情結束,他就帶著花不棄一同歸隱山林,做一對閒雲野鶴。花不棄選擇了相信陳煜,與陳煜深情擁吻。
 
東方炻替柳青蕪治病結束,他告訴陳煜,柳青蕪的傷勢不穩定,必定有一人在床邊守著,只要捱過今晚,柳青蕪便可徹底痊癒。陳煜守在柳青蕪身邊,花不棄獨自一人在房間亂想,不知道自己是否要過去看陳煜跟柳青蕪。與此同時,柳青蕪醒來,她想起了自己跟東方炻的合作,故意用藥迷暈了陳煜,想以此得到他。次日,東方炻故意帶花不棄來到陳煜房間,花不棄撞見陳煜跟柳青蕪同床共枕的場景,不禁淚流滿面地轉身離開。東方炻追上花不棄,看著嚎啕大哭的花不棄,他心中頗不是滋味,更證實了陳煜就是蓮衣客的事情。花不棄對陳煜一頓數落,並跟東方炻一起誤喝下了昨日被她下過蒙汗藥的水。沙匪在暗處看到二人暈倒,趁機將財寶都擄走,並把花不棄也一併帶走。
 
陳煜醒來,他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面色冷峻,認為是東方炻在柳青蕪的床邊動了手腳。花不棄跟東方炻已經消失不見,柳青蕪在陳煜的逼問下也承認了她扯下毒粉一事,陳煜終止跟柳青蕪的合作,要求柳青蕪立即回西楚州。柳青蕪向陳煜表明愛意,卻遭到了陳煜的拒絕,她提起了朱珠就是花不棄的事情,認為他們兄妹二人在一起有違天理,陳煜承認了花不棄的身份,同時也表明了花不棄並不是他的妹妹,他這一生只認準了花不棄。
 
陳煜快馬加鞭趕去找花不棄,結果只找到了暈倒的東方炻,二人同上一匹馬,決定一同救出花不棄。另一邊,柳明月正跟沙匪討論明月山莊一事,她決定讓柳青妍傷好之後假扮成柳青蕪,以此蒙騙明月山莊的人。與此同時,沙匪將花不棄帶到了山洞中,沙匪頭領馬大鬍子想對花不棄圖謀不軌,花不棄謊稱自己是江南司馬家的小姐,她可用一百萬兩贖金贖回自己,一百萬兩對沙匪來說並不是小數目,馬大鬍子選擇了相信花不棄,決定等贖金到手再放走花不棄。
 
第37集花不棄與沙匪首領交易,陳煜匪窩救花不棄
陳煜跟東方炻設計在沙漠中引出了沙匪,並逼迫沙匪帶他們前往根據地。山洞裡,花不棄將自己研究出來的賭術交給了馬大鬍子,希望馬大鬍子能夠準許她在山洞中自由活動。馬大鬍子利用賭術贏得了不少錢,他答應了花不棄的條件,派沙鼠帶著花不棄四處轉轉,花不棄熟悉山洞地形的同時,決定暗中偷下山洞的地圖,趁機逃跑。
 
柳明月替柳青妍診治,發覺柳青妍身上的毒性更加深重,她診斷不出任何緣由,柳青妍想要柳明月去除掉她體內的金針,可柳明月卻不肯答應。就在柳明月離開後,柳青妍拿出毒藥服下,只要柳明月一日不去除她體內的金針,她便日日服下毒藥。從柳青妍房間出來後,柳明月看到了賭場花不棄正在賭錢的背影,命馬大鬍子帶花不棄帶來,她認為花不棄膽識不小,且家底殷實,想為之所用。
 
陳煜跟東方炻潛進了山洞,二人分頭行動尋找花不棄。沙鼠帶花不棄去見柳明月,在暗處看到柳明月的面容,花不棄匆忙跑出,她胡亂在自己的臉上抹了泥,讓人看不清她的真面貌。柳明月沒有認出花不棄,想跟花不棄談賭術的合作,花不棄以她做不了主為由拒絕,讓柳明月與她家的人詳談。離開途中,花不棄收到了陳煜的蓮花標誌,陳煜前來找花不棄,看到花不棄安然無恙,陳煜終於放下心來。花不棄心中還在吃醋,陳煜出言向花不棄解釋,花不棄並非木訥之人,她知道這一切都巧合得像是被安排過的一樣,故選擇了相信陳煜,二人決定一同離開。
 
二人逃跑引起了沙匪的注意,沙匪對二人對起攻擊,東方炻在暗處意外看到了柳明月的身影,只好躲在暗處沒有現身。隨後,東方炻單獨前來見柳明月,他是蕭九鳳的外孫,柳明月自是要稱東方炻一聲少主,東方炻從柳明月的口中得知了此處正是蕭九鳳的秘密練兵之處,平日裡都偽裝為沙匪。東方炻下令讓沙匪只殺陳煜一人,不得動花不棄一根汗毛,同時他也不想讓花不棄知道他跟沙匪之間的關係,要求柳明月務必保密。
 
安排好一切之後,柳明月前來找東方炻,在確定沙匪沒有動過花不棄一根汗毛之後,東方炻這才放下了手中的劍,也知道了陳煜是東平郡王的事情。現明月山莊落入柳青蕪之手,東方炻十分意外這一切竟如此巧合,他讓柳青蕪前去找蕭九鳳認罰,他自會殺了柳青蕪來整頓明月山莊,明月山莊絕不可落入他人之手。
 
花不棄跟陳煜躲在山洞的縫隙中,可有陳煜在身旁,花不棄心中並沒有半點擔憂跟害怕。沙匪人數眾多,陳煜為了安全起見,決定等天黑之時再離開。夜晚,馬大鬍子讓人守住出口,陳煜跟花不棄逃到馬大鬍子的房間,二人殺了馬大鬍子並偷到了山洞的地圖。正在這時,柳明月來到馬大鬍子房間,她看到房間中有血漬便命人圍攻了房間,陳煜獨自一人前去引開沙匪,花不棄擔憂陳煜,可東方炻卻一身沙匪裝扮地來到了花不棄面前,他謊稱山洞中的火是陳煜救的,也是陳煜讓他來帶花不棄離開。
  
第38集陳煜被順利救出,東方炻設計賺取朱府銀子
東方炻設計帶著花不棄離開,二人的行蹤被柳明月發現,陳煜擋在二人面前,要求東方炻先帶花不棄離開。花不棄不肯離開,東方炻只好強行將花不棄帶走,眼睜睜地看著陳煜陷入危險。既然花不棄喜歡的是陳煜,他便讓陳煜葬身於此。
 
東方炻想帶著花不棄進城,花不棄眼尖地看到了小六的身影,她把自己偷到的佈防圖交給小六,讓小六去搬救兵,滅了沙匪窩。東方炻心中暗叫不好,他打暈了花不棄,讓小六照顧好花不棄,之後獨自一人策馬離開。
 
陳煜在沙匪窩裡身負重傷,他躲藏之時聽到了柳明月跟沙匪的對話,沙匪讓柳明月帶五百人馬去小丘林集合,以此對付皇帝的人。正在這時,撤退的號角聲響起,柳明月出來見東方炻,東方炻稱西楚州的兵馬已經趕過來,他要求柳明月立即撤退。另一邊,朱壽擔心花不棄下落,他多次帶著重金前來見西楚州知府,知府卻無意幫朱壽。朱壽決定前往銷金窟探聽剿匪的事情,查出花不棄的下落。同時,韓業帶兵來到沙匪窩,順利救出陳煜,陳煜提起了柳明月跟沙匪的計劃,讓韓業帶兵趕往小丘林。
 
銷金窟,朱壽得知沙匪窩已剿滅,他十分欣喜地想要離開,銷金窟老闆娘玉夫人得了東方炻的命令,前來稱自己與朱壽一賭。朱壽不願與玉夫人賭一把,只好把時間推拖到下次,他前來府衙詢問花不棄的下落,可府衙內的人卻稱並無花不棄的下落,朱壽惆悵失望。隨後,東方炻前來見朱壽,他假意不知道花不棄的下落,看到朱壽嚎啕大哭的模樣,他再度出聲假意稱他可以幫助朱壽,但要求朱壽支付一百萬兩的佣金。
 
郡王府,柳青蕪前來探望陳煜,花不棄以郡主的身份想將柳青蕪趕走,可柳青蕪卻反稱花不棄並不是真正的郡主,二人險些動起手來。正在這時,陳煜醒來,他握緊了花不棄的手,希望柳青蕪別再鬧下去,他們的合作已經終止。看到二人的親密,柳青蕪自尊心起,獨自一人氣沖沖地離開郡王府,她暗中發誓她一定要得到陳煜,殺了花不棄。房間內,花不棄擔憂朱壽,她讓小六去將自己安全的消息告知朱壽,可朱府店舖裡的人卻傳來消息,朱壽正前在銷金窟與玉夫人賭錢,想要賺取一百萬兩銀子,花不棄心內暗叫不好,她深知朱壽一定是上了他人的當。
 
銷金窟,朱壽不僅沒贏到半分錢,還輸了五十萬兩銀子。花不棄與陳煜來到賭坊內,識破了東方炻的計謀,並得知了銷金窟正是東方家的產業。東方炻亮出了跟朱壽簽下的協議,既花不棄已完好無損地歸來,朱府就必須付一百萬兩銀子,否則朱壽需自斷一臂。朱壽想要自斷一臂,花不棄心急地攔下朱壽,陳煜出面稱自己願意替朱府還清一百萬兩銀子。除去一百萬兩銀子,朱壽還賭輸玉夫人五十萬兩,花不棄讓朱壽與玉夫人繼續賭下去,在聽說了搖骰子的規則之後,花不棄將扳回局面的辦法告知了朱壽。
 
第39集明月山莊被屠,花不棄負氣離府
花不棄追加了賭銀五十萬兩,朱壽按照花不棄所教的辦法贏了玉夫人,成功地抵消了契約書的一百萬兩。花不棄與陳煜離開銷金窟,柳青蕪想派人殺了花不棄,可黑鳳卻率人潛入明月山莊,屠了明月山莊,柳青蕪被逼無奈,只好與婢女蘋兒匆忙逃離,二人準備潛進郡王府避難。另一邊,花不棄跟陳煜回到郡王府,柳青蕪將她被蕭九鳳追殺的事情告訴陳煜,希望陳煜能夠收留她。陳煜心軟答應,花不棄心中吃醋,想要知道陳煜要如何安置柳青蕪。陳煜向花不棄保證,只要等他找出蕭九鳳,滅了蕭九鳳一行人,他便會讓柳青蕪離開。花不棄並非不識大體之人,她答應了陳煜暫留柳青蕪一事,但要求陳煜不得私下去見柳青蕪。
 
陳煜得知柳青蕪跟婢女蘋兒買了十壺烈酒,他暗中來見柳青蕪,想跟柳青蕪好好聊聊,並希望柳青蕪知道,他從來都沒有對柳青蕪動過男女之情。吃過解酒丹藥,陳煜安慰起了柳青蕪,他知道明月山莊是柳青蕪的心血,如今明月山莊被毀,柳青蕪必是傷心難過。二人談話之間,花不棄想要端著熱湯給陳煜喝,可在得知陳煜去了柳青蕪的房間後,花不棄負氣離開郡王府。
 
花不棄想要跟柳青蕪比裝慘,她帶著朱壽來到街上當乞丐。東方炻尋到了花不棄,他想要花不棄跟他回去,花不棄希望東方炻能夠別再糾纏自己。東方炻想知道,若是世上沒有蓮衣客,花不棄是否會喜歡上他,花不棄直接拒絕,東方炻心中吃醋,想要殺了蓮衣客。正在這時,陳煜前來找花不棄,希望花不棄能夠跟他回去,可花不棄正鬧著脾氣,根本不肯理會陳煜。東方炻從二人的對話中得知二人已經鬧翻,心底裡十分歡喜。看到花不棄鬧小脾氣的模樣,陳煜耍起了小聰明,他假裝傷勢加重,引得花不棄對他十分關心,匆忙扶他上馬車。二人的動作落入東方炻眼中,東方炻猜到了柳青蕪正藏在郡王府,而花不棄因此吃醋才離開的郡王府。
 
馬車上,陳煜希望花不棄不要再偷跑出郡王府,花不棄提起了陳煜偷偷去看柳青蕪的事情,還在跟陳煜置氣。陳煜出聲向花不棄保證,他已經跟柳青蕪說清楚一切,他也相信柳青蕪會明白事理。回到府邸後,蘋兒傳來柳青蕪上吊自殺的消息,幸虧她及時救下,她希望陳煜能夠過去看望柳青蕪。花不棄猜測到了柳青蕪的用心,她準備去見柳青蕪,陳煜不放心,可花不棄卻提起了陳煜向她保證過的話,陳煜只好讓韓業陪著花不棄一同過去,以免花不棄說出太過分的話。
 
陳煜回房休息,柳青蕪左等右等,卻等來了花不棄。花不棄跟柳青蕪說明白後,將一把匕首扔給了柳青蕪,讓柳青蕪自行選擇死活。柳青蕪氣不過花不棄跟陳煜的做法,她憤怒地將匕首扔向了花不棄,幸虧韓業擋在了花不棄面前,花不棄才沒有傷到半分。花不棄離開柳青蕪房間,她將自己做的飯菜送到了陳煜房間,與陳煜一同用膳。吃完飯後,陳煜向花不棄提起了他不放心阿福之事,決定出門一趟,他讓花不棄跟韓業、小六一同守在他門前,期間若是有他人求見,一率稱他感染風寒,無法見客。
 
陳煜病倒的消息傳到了柳青蕪耳中,柳青蕪想要見陳煜,卻被花不棄攔下。東方炻也潛進了郡王府,來到了陳煜的面前。東方炻看到柳青蕪故意裝作吃驚之色,花不棄為避免二人懷疑,只好強行將二人打發走。回到客棧後,東方炻提起了柳青蕪的下落,現已經確定柳青蕪身處郡王府,他讓黑鳳派人守門口,找機會殺了柳青蕪。同時,心思敏捷的他經過今日的試探,也懷疑起了陳煜並不在郡王府中。
 
第40集柳青妍親手了結柳明月,柳青蕪進牢房
東方炻百般思忖,猜測陳煜是聽到風聲才前往的小丘林,但此次陳煜暗中前往,他不知道陳煜是在提防誰,故讓黑鳳去通知蕭九鳳要提防好陳煜。七王爺一直在尋找碧羅天,陳煜是七王爺之子,東方炻猜測陳煜已經知道花不棄是聖女一事,他認為不能再將花不棄繼續留在陳煜身邊。
 
另一邊,蕭九鳳已經收到了消息,他認為陳煜翻不出什麼風浪,他們只需要多加提防即可。明月山莊一事蕭九鳳並未懲罰柳明月。大戰大即,他允諾柳明月,只要柳明月全心相助,待得到天下之後,戶部的位置便由她來掌管。同時,他讓黑鳳轉告給東方炻,要東方炻盡快帶回花不棄。
 
阿福一行人已經到達小丘林,他準備在此擺脫皇帝的人,只不過蕭九鳳的人遲遲未出現。正在一行人趕路之時,蕭九鳳的人釋放出毒煙,阿福趁亂帶著他的妹妹逃跑,陳煜一行人也在尋找著阿福的蹤影。碧羅天入口,阿福與其妹妹前一秒才找到洞口,後一秒蕭九鳳與柳明月一行人便出現,阿福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妹妹死在了柳青妍手下,而他也被蕭九鳳所重傷。隨後,陳煜帶人趕到,他下令射殺蕭九鳳,帶走了阿福跟阿福的妹妹。柳明月擋在了蕭九鳳面前,她身中百箭,可蕭九鳳卻扔下柳明月逃跑。待所有人都離開後,柳青妍從暗處走出來,她訴說著自己對柳明月的恨意,親手殺了柳明月。
 
阿福深知自己身上經脈已斷,他不願意再苟活於世,只想跟著自己的妹妹一同離開這人世間。臨走前,阿福把地圖和聖物都托付給了陳煜,並把進入碧羅天的辦法告訴陳煜,希望陳煜能夠將他們兄妹們火化,把他們的骨灰帶到碧羅天。隨後,阿福自行了斷,陳煜痛哭,他忍痛按照阿福的遺願,將他們兄妹二人火化。
 
皇宮中,漸飛將陳煜是蓮衣客,朱府小姐是花不棄的事情告訴給了皇上,皇上派漸飛去江南處理朱府一事,且對陳煜是蓮衣客的事情嚴懲不貸。
 
另一邊,花不棄收到了朱府書信,朱老太爺病危,花不棄匆忙離開郡王府。東方炻與黑鳳率人在路上埋伏著,待花不棄與朱壽陷入危險之時,東方炻再出手相救。東方炻想強行帶走花不棄,陳煜及時趕到救下了花不棄,並懷疑起了殺手一事與柳青蕪的婢女蘋兒有關。
 
陳煜把阿福已死的事情告訴花不棄,花不棄安慰起了陳煜,陳煜告訴花不棄,他在去小丘林的路上沒有考慮周全,露出的破綻太多,而且對方的力量又遠遠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強大,所以他只能捨棄掉郡王府,把所有一切力量化整為零。接下來,陳煜將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在蘇州,花不棄執意等陳煜回來,陳煜生怕花不棄想不開,他告訴花不棄,若是他有任何意外,花不棄便另尋良人,不要為他傷心。花不棄假意要另嫁他人,引得陳煜吃醋,陳煜答應花不棄,只要事情一完,他便會盡快回來。
 
陳煜查出蘋兒跟殺手有過接觸,他想把柳青蕪跟蘋兒送到府衙,可柳青蕪卻不肯認罪。她來與陳煜跟花不棄對質,認為此事定是花不棄陷害於她。陳煜不再相信柳青蕪,希望柳青蕪能夠乖乖跟韓業去府衙。牢房中,蘋兒主動向柳青蕪坦白了她雇殺手一事,柳青蕪心中意外難過。另一邊,蕭九鳳前來找東方炻,他提起了阿福被箭法精湛的神秘人帶走一事,現地圖跟聖物都落入神秘人之手。東方炻斷定神秘人就是陳煜,而且花不棄也在陳煜身邊,一旦陳煜找到碧羅天就得到了碧羅天寶藏,他決定跟蕭九鳳一起火燒郡王府,奪回花不棄跟聖物。
 
牢房中,柳青蕪聽到了獄卒的議論,陳煜現在已經淪為通國叛敵的罪人,柳青蕪讓蘋兒助她逃出牢房,她準備冒險去見陳煜。
 
第41集陳煜與漸飛鬧翻,東方炻假扮蓮衣客
陳煜一夜之間變成逆黨被抓,花不棄與小六來到西楚州,東方炻一行人也來到西楚州,他們準備隔岸觀火,看清局勢。大牢內,陳煜從鐵囚車中安然無恙地走出,原來這一切都是陳煜跟關將軍以及西楚知府所設的局,為的就是調查清楚明月山莊背後的勢力。
 
漸飛做為特使前來見陳煜,他帶來了皇上的口諭,皇上以花不棄來威脅陳煜,要求陳煜徹查逆黨東方炻之事,不得讓朱府的銀兩落入東方炻手中。同時,漸飛拿出了自己隨身帶來的藥,紅色的是毒藥,棕色的是解藥。只要陳煜服下紅藥,日後每三個月都向他匯報一次,便可服下一顆解藥。陳煜萬萬沒有想到皇上會有這個想法,漸飛坦言稱這是他想出來的辦法,他們同為皇上辦事,自然要讓皇上好好放心。陳煜冷笑出聲,他將藥丸打翻,並逼迫漸飛服下紅藥。在這期間,若是漸飛安分守己,沒有向皇上亂嚼舌根,他便會給漸飛解藥。漸飛不相信陳煜竟敢對皇上特使如此大膽,陳煜卻早已經知道了漸飛的所作所為,漸飛從元崇那裡得知了他是蓮衣客的事情,故將此事告訴了皇上,也是漸飛用花不棄來逼迫的他,既漸飛不仁,也休怪他不念及朋友之義。
 
朱記店舖,花不棄從店舖掌櫃的口中得知朱壽身陷大牢,現朱府還沒有牽扯到謀反的大罪中去,她讓店舖掌櫃多加打點,以此救出朱壽。門口,花不棄意外遇到了東方炻,銷金窟是東方家的產業,她請求東方炻去賭坊幫她打探朱壽的事情,東方炻應下了花不棄,並準備從花不棄口中探出陳煜被皇帝所抓一事是否屬實。隨後,小蝦來到了西楚州,朱福也隨之而來,他們帶來了一百萬兩現銀,花不棄鬆了一口氣,決定趕往衙門詢問朱壽之事。
 
牢房,陳煜想要出去,漸飛前來詢問陳煜出去的緣由。陳煜對漸飛沒有半分好態度,要求漸飛不得派人跟著他。漸飛看著陳煜的背影冷笑出聲,剛剛他用的是假藥來試探陳煜,既然陳煜如此膽大妄為,他一定要好好在皇上面前參他一本,且陳煜在他身上所囂張的每一分他都會在花不棄身上討回來。
 
花不棄與小蝦被帶到了大牢裡,漸飛前來見花不棄,他摒退了小蝦,問起了花不棄跟陳煜的關係,花不棄深知漸飛用心不軌,所以故意否認了她跟陳煜的關係,希望漸飛能夠放出朱壽。朱壽出現在東平郡王府,朱府與陳煜必定脫不了干係,漸飛希望花不棄能夠將所有的罪責推到朱壽身上,花不棄一心想救出朱壽,漸飛順勢提出了讓朱府交一百萬兩保銀,且成為皇家心腹的事情。事關朱壽安危,花不棄不得已只好答應。借陳煜的局,漸飛不費一兵一卒便掌控了朱府,他認為皇上定會滿意此結果。
 
衙門出來後,花不棄讓小蝦再見到元崇之時多加詢問漸飛的為人,提醒元崇小心漸飛此人。朱壽被救出,他向花不棄道歉,花不棄並沒有責怪朱壽。朱壽把自己知道的消息道出,陳煜被押到了西楚州牢獄的最底層,最底層牢獄最為凶險,小六想要衝進去救陳煜,卻被花不棄一行人攔住。朱福提起了案情的種種疑點,花不棄也想起了陳煜所說之話,陳煜曾經說過要捨棄掉郡王府,故她提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下,她讓眾人好好休息,不再提救陳煜之事。
 
蓮衣客前來找花不棄,花不棄欣喜地飛奔上前,卻意外認出了蓮衣客手上的傷口,得知眼前的人是東方炻所假扮的。花不棄將計就計,問起了他被關進大牢一事,東方炻沒有回答,反以蓮衣客的身份勸花不棄跟東方炻在一起,花不棄不肯同意,東方炻揭開了面具,露出真面孔,稱他只是過來試探花不棄,想要知道陳煜被關大牢是否是他自導自演的一場戲。
 
第42集東方炻吃醋
花不棄跟東方炻在沙漠中迷路,卻意外遇到了陳煜。陳煜獨自一人現身沙漠,花不棄半是意外半是欣喜,她本想上前與陳煜團聚,卻被東方炻拉回。東方炻警戒心重,認為陳煜極有可能是沙匪。陳煜向東方炻解釋清他之所以出現在這裡是為了剿匪而來。眼前人是心上人,花不棄十分欣喜地上前跟陳煜說話,卻沒有透露出她認識陳煜一事,看到二人剛一見面就十分熱情,東方炻心中吃醋。
 
第43集沙匪下藥
東方炻與陳煜都不在花不棄身邊,花不棄獨自一人在墊子上休息,沙匪一直暗中跟著三人,看到花不棄落單,沙匪趁機在三人的水壺中下藥,想一舉將三人拿下。
 
第44集花不棄質問陳煜
花不棄質問陳煜跟柳青蕪究竟發生了什麼,竟然讓陳煜這麼相信維護她。陳煜開口向花不棄解釋,花不棄憤怒地想去殺了柳青蕪替九叔報仇,陳煜攔下花不棄,花不棄誤傷了陳煜,陳煜答應花不棄,等碧羅天的事情結束,他就帶著花不棄一同歸隱山林,做一對閒雲野鶴。
 
第45集花不棄跟陳煜身陷匪窩
花不棄跟陳煜身陷匪窩,可有陳煜在身旁,花不棄心中並沒有半點擔憂害怕。沙匪人數眾多,陳煜為了安全起見,決定等天黑之時再離開。
 
第46集柳青蕪負氣離開
陳煜重傷,花不棄以郡主的身份出現,守在陳煜床旁。柳青蕪想要趕走花不棄,可陳煜卻在這時醒來,他握緊了花不棄的手,希望柳青蕪別再鬧下去,他們的合作已經終止。看到二人的親密,柳青蕪自尊心起,離開郡王府。
 
第47集花不棄陳煜鬧翻
東方炻想知道若是世上沒有蓮衣客,花不棄是否會喜歡上他,花不棄直接拒絕,東方炻心中吃醋,想要殺了蓮衣客。正在這時,陳煜前來找花不棄,希望花不棄能夠跟他回去,可花不棄正鬧著脾氣,根本不肯理會陳煜。
 
第48集陳煜決定離開
陳煜告訴花不棄,他在去小丘林的路上沒有考慮周全,露出的破綻太多,而且對方的力量又遠遠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強大,所以他只能捨棄掉郡王府,把所有一切力量化整為零。接下來,陳煜將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在蘇州,花不棄執意等陳煜回來,陳煜生怕花不棄想不開,他告訴花不棄,若是他有任何意外,花不棄便另尋良人,不要為他傷心。
 
第49集漸飛與陳煜鬧翻
漸飛將藥給了陳煜,紅色的是毒藥,另一顆是解藥。只要陳煜服下紅藥,日後每三個月都向他匯報一次,便可服下一顆解藥。陳煜萬萬沒有想到皇上會有這個想法,漸飛坦言稱這是他想出來的辦法,他們同為皇上辦事,自然要讓皇上好好放心。陳煜冷笑出聲,將藥丸打翻,並逼迫漸飛服下紅藥。在這期間,若是漸飛安分守己,沒有向皇上亂嚼舌根,他便會給漸飛解藥。漸飛不相信陳煜竟敢如此大膽對待皇上特使,陳煜卻早已經清楚了漸飛的所作所為,漸飛從元崇那裡得知了他是蓮衣客的事情,故將此事告訴了皇上,也是漸飛用花不棄來逼迫的他。
 
第50集陳煜暗中見花不棄
陳煜假扮成白瑪來見花不棄,將白瑪是東方炻手下的事情告訴花不棄。花不棄認為東方炻身份不凡,她提起了自己從東方炻身上拿到誠王令牌的事情,陳煜認為東方炻必定與那幫謀反之人有關係。原本他並不想這麼快來見花不棄,可他擔憂花不棄有危險,只好趕過來見他。
 
第51集花不棄確認陳煜屍體(結局)
東方炻把陳煜的屍體抬到了花不棄的面前,花不棄稱她之所以不愛東方炻是因為東方炻的愛都是有目的性的,東方炻明知道她會傷心,還把陳煜的屍體放到她面前讓她確認。東方炻想讓花不棄徹底認清現實,縱然屍體被燒焦,可花不棄還是認了出來,她淚流滿面險些暈厥,東方炻確認了陳煜的身份後,命人將他埋在了齊雲山,且小蝦跟花不棄身邊的護衛安危來威脅花不棄跟他走。
 
【圖片cr:小女花不棄】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韓劇 The Banker/監査役野崎修平】劇情.人物介紹~金相中、蔡時那*銀行金融職業劇
《The Banker》改編日本人氣漫畫《監査役野崎修平》,劇情講述在金錢和權力聚集的巨大銀行腐敗和不合理情況下,爲維護正義而奮斗的人們的故事。  ...(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