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獨孤皇后》劇情講述朝代更迭之下,獨孤伽羅與隋文帝楊堅比肩開闢亂世,創下享譽後世的「開皇之治」的傳奇故事。
 
因家族遭到權臣迫害,獨孤伽羅自小就以獨立堅強要求自己。時其夫君楊堅已展現不凡氣概,他驍勇善戰,立下赫赫戰功,並在亂世之中登上皇位,建立隋朝,統一中國,而後大力發展文化經濟。
 
獨孤伽羅盡心輔佐,與楊堅一同倡導節儉,協助楊堅成就「開皇之治」,國泰民安,與楊堅並尊為「二聖」,在楊堅開創隋朝盛世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獨孤伽羅和楊堅攜手走過人生風雨,始終夫妻恩愛,伉儷情深,她時刻督促楊堅勤政愛民,無論處於人生何種際遇,夫妻二人保持著勤儉樸實的家風,創造了中國古代帝王夫妻後宮生活的佳話。
 
獨孤皇后
【分集劇情】 
獨孤皇后~分集劇情1-25
 
【分集劇情】 
第26集宇文護囤兵囤糧 楊忠遇刺身亡
失去了妻子和女兒的尉遲寬變得瘋瘋癲癲,卻正巧昏倒在了尼姑庵外。看到父親的文姬再次回憶起了傷心往事,在師父的勸慰下才終於原諒了父親。
 
宇文護破天荒地聽從了裝瘋的宇文邕的建議,同意與齊國和談。楊堅認為此舉背後定有圖謀,此次出徵人選八成又是楊忠了。伽羅藉機告訴楊堅宇文邕無奈裝病的實情,這與楊堅之前所想不謀而合。
 
楊堅和伽羅一起來到虞州時發現這裡已形同廢城,詢問徐卓後才得知這裡的男丁皆被拉去當兵,各家的鐵器也都被搜刮去鑄造兵器,剩下的老弱病殘無奈之下只得紛紛去往長安討生活去了。其他各地的情況也都跟虞州差不多,伽羅分析宇文護等不及要開始囤兵囤糧了。
 
楊堅和伽羅仔細察看地圖後發現宇文護以抵禦外敵為由,在他管轄的州郡內私自豢養和訓練軍隊,而且這些州郡將長安包圍其中,其狼子野心一目瞭然。但楊堅覺得宇文護的軍隊是通過在各地強行抓壯丁而來,士氣必定低落,屆時如真發生內亂這些被迫當兵的人未必願意手足相殘,而這也正是楊堅他們的機會,可借此機會對其進行策反。此外,雖然宇文護軍權在握,但楊忠和尉遲將軍才是軍隊統領,相比跋扈的宇文護更能抓住人心。皇帝宇文邕雖然被迫裝病,卻也一直在暗暗籌劃如何反擊。
 
楊忠的病一直遲遲未癒且有愈來愈重之勢,甚至連朝都上不了了,一家人都很為他擔心。宇文邕和宇文護一同前來探望病中的楊忠,宇文邕為了不讓宇文護堅持攻打齊國的奸計得逞,故意藉著瘋癲說出了要楊忠解甲歸田的話,一旁的伽羅卻從宇文護和太監交流的眼神中看出宇文邕身邊的太監正是宇文護的爪牙。宇文護心下高興,嘴上卻還是將率軍迎戰齊國的重任交與了楊忠。
 
宇文護本想借攻打齊國之機支走楊忠,但如今楊忠病重,如果強行讓他出征恐生他人非議,正猶豫時趙越建議直接殺之了事。宇文護便借口宮中有事深夜急詔楊忠,並在路上埋伏下殺手刺殺楊忠。雖然楊堅伽羅盡快趕到救援,但無奈對方人多勢眾,楊忠還是被刺殺身亡,臨死之前叮囑楊忠叮囑楊堅一旦時機成熟就一定要為盛世而爭。
 
宇文邕得知楊忠被刺身亡,立刻明白了這又是宇文護下的毒手,慨歎身邊又少了一個可以共謀大事之人。楊家兄弟正為父親破麻戴孝時宇文護卻突然來到。
 
第27集楊堅被逼替父出征 宇文護欲謀權篡位
楊忠剛死,宇文護就以前線吃緊為由,不顧兄弟幾人重孝在身,硬將楊氏兄弟全部派往戰場,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尉遲將軍為救楊家主動向宇文護請纓出征,但眾所周知尉遲老將軍身體一向不好,楊堅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尉遲叔父命喪沙場,只得被迫同意替父出征。伽羅為讓楊堅多留一會兒,懇請宇文護即使為了國家不能為父守孝三年,也好歹讓楊堅守孝三個月再走,但宇文護已決心治楊家於死地,不依不饒地要楊堅過了七七齋便啟程出征。
 
伽羅來找祈耶,告之宇文護想謀權篡位的野心,楊素也必定參與其中。祈耶救夫心切,當即同意為伽羅和宮中的皇后傳話。祁耶先是借皇后來染坊之機轉告伽羅要皇帝皇后做好準備以應對宇文護謀權篡位一事,之後伽羅又通過祈耶請皇后寫信給弟弟玷厥,懇請北國出兵一同扳倒宇文護,自己則會親自帶著書信去北國面見玷厥搬救兵。楊堅和伽羅已料定宇文護會借楊堅帶兵出征之機,趁長安兵力空虛一舉奪權。遂將宇文護囤兵囤糧的狼子野心告知了尉遲將軍,懇請留在長安的尉遲將軍暫時拖住宇文護,等待楊堅他們盡快調兵返回。
 
楊堅故意和楊整鬧出兄弟不和的假消息,之後守住近期信鴿的動向,並在每隻信鴿身上撒有一種罕見的特製香料,只憑氣味就找出了軍中向宇文護偷送情報的細作,並說服細作繼續給宇文護傳遞假消息。他們則暗地裡兵為三路,楊整帶一部分軍隊留在邊境繼續迷惑宇文護,楊堅率另一路人馬平定雍州並對外宣稱攻打齊國南部,高熲則率最後一路平定同州並對外宣稱攻擊齊國北部,營造出三面夾擊齊國的假象,但實則已攻下宇文護把持的兩個州郡。
 
伽羅在楊爽的陪同下日夜兼程終於見到了玷厥,遞上了阿史那頌親筆寫的求助信。但玷厥考慮到北國剛剛才度過天災,並不願拿將士的性命去幫助他人。伽羅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坦言宇文護一旦掌權第一個拿下的便會是尚且羸弱的北國,最終說服玷厥同意出兵援助。
 
宇文護手中原本已佔領了十個州,形成了合圍長安之勢。徐卓率人前去靠抓壯丁集結起軍隊來的兩個州,並截獲了宇文護私自備的軍糧;阿史那玷厥負責截住宇文護的幾股主力部隊;而楊堅高熲則各自控制住了的兩個州郡後即刻返回長安,與宇文護形成正面對抗之勢。
 
坐陣家中的伽羅從楊堅的回信中得知十個州郡均已控制住,但宇文護還不知情,仍得意於自己登上皇位的時機已到,囂張地在朝堂之上就要逼宇文邕退位並要斬殺一直擁護他的尉遲將軍等大臣。
 
第28集楊堅終制服宇文護伏法 宇文邕重掌政權百廢待興
一直裝瘋的宇文邕突然下令喝制住了要斬殺尉遲將軍等人的親兵,向宇文護坦言自己一直以來用裝瘋賣傻才保全了性命,並親手遞上了宇文護手下得力干將的人頭,列數了宇文護的罪狀,兩方勢力在朝堂之上就開始了兵戎相見。宇文護見勢不妙扭頭就跑,並挾持了阿史那頌當人質,逼宇文邕放自己一條生路。正在僵持之時楊堅及時趕回,一舉拿下了宇文護和楊素。
 
宇文護終於落入法網,尉遲將軍和楊堅一同押解他去法場的路上,禍國殃民的宇文護一路遭到百姓們的唾罵。法場上,楊堅當眾宣讀了皇帝聖旨,一一列舉了宇文護殘害忠良、毒殺執政黨、謀權篡位等諸多罪狀,並當眾宣判了宇文護的斬立決之刑。這時伽羅也從人群中走出,痛陳宇文護數年來的罪大惡極,自己一直臥薪嘗膽,終於等來了血海深仇得報的這一天。
 
宇文護終於伏法大快人心,只有躲在法場遠處的宇文會黯然流淚。當初他被楊堅一箭射中本無生還之機,所幸心臟位置異於常人才得已活了下來。如今父親已去只剩下他一個人,宇文會決定即刻前往尋找宇文護當初留下的藏金,以求東山再起。
 
重掌政權的宇文邕論功行賞,封賞了楊堅、尉遲將軍、高將軍父子等眾大臣,還特別獎賞了功不可沒的伽羅,還了獨孤家的清白。伽羅為了楊素特別向宇文邕求情,獨具慧眼的伽羅看中了楊素難得的忠心,如果宇文邕能放其一馬,必會贏得寬容美名的同時還能得到一位死忠的良將。宇文邕雖然當時沒有答應伽羅,但仔細回想伽羅的話確實有道理,親自到牢中見楊素,已不懼生死的楊素大膽說出了宇文邕的過錯,當初宇文邕為了抓住宇文護的把柄,故意放任宇文護胡作非為,才讓大週一步步落得今天這般境地,痛斥宇文邕為無道天子。宇文邕反倒欣賞楊素的膽量和見識,不僅饒他不死還給了他一個武伯的官職。不僅如此,宇文邕繼續聽從伽羅的提議,赦免了宇文護的家族及其同黨,換來了人心和忠誠。
 
自此,宇文邕力圖德行兼備一展胸中抱負。伽羅也變賣掉皇帝皇后賞賜之物分於難民,以助他們回鄉再事生產,並從此不問政事相夫教子。楊素夫婦也特地來到楊府,感謝伽羅的的救命之恩。在楊堅的撮合下,高熲也漸漸接受了楊素。
 
宇文護把持朝政時建了過多的廟宇和道觀用於斂財,宇文邕下令停止再建廟宇道觀,並打算禁止佛道二教奉行儒教,楊堅心下覺得此法不妥當即提出了兩全之策,但宇文邕卻給他和高熲安排了再次啟動攻打齊國的計劃。
 
皇后擔心宇文邕一直忙於政務身體欠佳,伽羅建議皇后去妙善庵中為皇帝祈福並陪伴前往。廟中的文姬看到伽羅又憶起了往事,立刻轉身去尋找父親。
 
第29集宇文邕重用趙越 楊堅率軍連攻九城
皇后去妙善庵為皇帝祈福求了一支上上籤,興奮地一回來就告訴宇文邕。宇文邕剛在朝堂上提出了禁佛皇后就先背道而馳去禮佛,氣得宇文邕就想發火,阿史那頌嚇得連忙搬出了伽羅才逃過一劫。皇后求得的籤文中顯示皇帝有貴人相助,阿史那頌認為是身在北國的弟弟,可宇文邕心中卻另有其人。
 
宇文邕對身邊的楊素抱怨身邊沒有一個真正懂自己的人,更沒有一個能為他排憂解難之人,而懂他幫他的伽羅卻不能在他身邊。楊素不解宇文邕的真正用意,舉薦了曾為宇文護心腹的趙越,認為趙越能力過人才會得到宇文護的重用,如果皇帝能夠不計前嫌,趙越定會幫他出謀劃策。皇帝聽從了楊素的建議,給了趙越一個下大夫的官職。
 
楊堅在朝堂上向宇文邕稟報了伐齊的作戰計劃,宇文邕又讓趙越推算了出征的良辰吉日,任命楊堅高熲為統領擇吉日出征。楊堅沒想到皇帝竟肯重用一個宇文護的舊人,趙越為人的心思不像楊素那麼單純,伽羅建議楊堅高熲要多加提防此人。
 
宇文邕將禁佛道一事交給趙越籌劃,詭計多端的趙越藉機說了不少楊堅的壞話,宇文邕警告他不要延續在宇文護身邊時的那些陋習,離間自己和楊堅之間的兄弟感情。即便如此,宇文邕還是認為趙越是個可用之才,打算獎賞推薦他的楊素,和保護皇帝相比,楊素更想上戰場殺敵,皇帝便允許他跟著楊堅一起出征。
 
楊堅高熲的大軍出征大捷,經過幾個月的艱苦作戰一舉拿下了齊國五座城池。宇文邕心下大悅,要大軍乘勝追擊徹底消除大周的東部隱患。但前線將士經過數月的征戰已疲憊不堪,再繼續打下去反而會冒險,尉遲和高將軍兩位老將都鑒於當下的形勢提出了反對意見,熟諳皇帝心思的趙越卻拿出夜觀天象的大吉之兆為佐證幫宇文邕說話,宇文邕順著趙越的話當即擬旨命楊堅繼續攻打晉陽。伽羅聽聞後也意識到此時並非良機,不由得為楊堅他們擔心起來。
 
楊堅率領的軍隊又一舉拿下四座城池,宇文邕龍心大悅又想讓楊堅一舉拿下鄴城。一旁的趙越考慮到如果楊堅連鄴城都拿下了,恐怕功勞蓋主的他會對自己不利,便佯裝掐指一算告訴皇帝,如若攻打鄴城恐有全軍覆沒之憂,宇文邕也深知連拿九城的大軍早已疲憊不堪,隨即下令班師回朝,同時以皇后之名邀請伽羅進宮。
 
宇文邕阿史那頌和伽羅一起在宮中飲酒。阿史那頌佯裝酒力尚淺先行告退,臨走時還有意關上了門。伽羅為避免麻煩也想就此離開,宇文邕卻執意與伽羅繼續把酒言歡,並慨歎如今兩人生分了許多,伽羅有意與宇文邕保持距離,宇文邕卻藉著酒勁拉著伽羅的手要留她在宮中過夜。伽羅抵死不從,用力掙脫了宇文邕後逃開。
 
第30集楊堅為伽羅與宇文邕反目 宇文邕再次出征讓楊堅送死
皇后心知宇文邕一直放不下伽羅,便給皇帝喝了暖情酒,想讓宇文邕了卻這一執念。宇文邕藉著酒勁抱著伽羅不放,伽羅好不容易才掙脫開逃離了宮中。
 
楊堅一行人得勝歸來,一家人坐在一起把酒言歡。獨孤善把楊堅僅用眼神就嚇退猛虎的事當趣聞講給大家人,伽羅卻將其和自己曾做過的夢聯繫起來,夢中他和楊堅被困不停地下墜,就在危難之際一朵祥雲卻將兩人接住化險為夷。一向口無遮攔的公主宇文珠將這兩件事當笑話講給皇帝皇后聽,但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宇文邕卻放在了心上,馬上召楊素進宮詳細詢問了楊堅嚇退猛虎一事,並讓他找一位算命高人前來占卜。楊素夫婦將此事急忙告知伽羅並詢問是否認識相士,伽羅便推薦了一名自己曾救過一命的相士給楊素。
 
宇文邕故意召楊堅進宮一起聽相士算命。相士當著宇文邕的面說楊堅只是大將軍的命數,私下卻告之楊堅有君子的天命又有賢內助扶佐,成就大事指日可待。伽羅自宮中回來一直悶悶不樂,楊堅看出了妻子的鬱鬱寡歡便詢問身旁的四弟,楊爽坦言伽羅被皇后強行邀請至宮中很晚才回來後就這樣了。正在這時高熲跑來詢問伽羅,宇文邕是否借伐齊勝利之名騙伽羅入宮欲行不軌,伽羅為避免生事慌忙否認,楊堅聞言也走上前詢問伽羅真相,雖然伽羅否認但楊堅已從她的眼神中明白了一切,拔腿就進宮找宇文邕算賬,伽羅怕出事讓高熲趕緊追上。
 
楊堅單獨把自己和宇文邕關在房內大打出手,他容忍不了宇文邕對伽羅的所作所為,已不再視他為兄弟更不在乎冒犯皇帝的後果,連高熲都勸不住,直至伽羅進來替宇文邕擋了楊堅一腳才制止了這場爭鬥。高熲知道事態不妙,一邊讓伽羅帶楊堅先行離開,一邊跪下懇求宇文邕放過楊堅,但宇文邕卻將不順從自己的他們與大逆不道的宇文護相提並論,讓高熲十分意外。
 
伽羅勸誡楊堅,宇文邕已不是原來的宇文邕,猛虎退避和祥雲之夢的事已讓宇文邕有所警覺對楊堅有所防範,之前找相士的目的就是看楊堅是否有為人君之命,所幸那位相士是伽羅舉薦的所以才沒出差錯。可楊堅仍堅守君臣之道,他現在想做的只有保護好伽羅和家人,只求無愧於天地並不想留千古罵名。
 
宇文邕堅持要御駕親征再次伐齊,將大軍為三路,命楊堅率軍攻打並死守晉城,自己則率中三路和楊素一起直搗齊國國都鄴城,尉遲將軍和高熲為左三軍作為支援。眾人都看出皇帝讓楊堅做先行部隊並且只給了他一萬兵力死守晉城的用意,伽羅更是指出皇帝此舉就是要讓楊堅去送死,楊堅卻泰然處之,安慰伽羅就算為了她也會活著回來。伽羅不滿宇文邕的做法闖入宮中讓他撤回對楊堅的任命,但宇文邕死不承認是有意加害楊堅,伽羅打定主意如果楊堅有危險自己拼上性命也會去救他。
 
楊堅率領軍隊輕而易舉地攻入了晉城卻不知是計,原來齊國軍隊早已撤出城外只等他們一進城就馬上團團圍住。楊堅面對城外的齊國大軍不禁想起了伽羅的之前對晉城的分析,這是一座無天險可依的孤城,一旦被包圍便插翅難飛。但同時楊堅也打定主意與敵軍耗下去,為了皇帝要他死守晉城的命令也為了伽羅他也一定要活著回去。
 
第31集伽羅助楊堅脫困晉城 楊堅夫婦遠赴定州
楊堅攻下的晉城只是一座空城,這是齊國軍隊的有意為之並在撤退時把能帶走的都帶走了,僅依靠楊堅他們自己帶來的糧食最多只能維持半個月,而宇文邕雖然得知了消息卻並不打算去救楊堅。正在危難之時伽羅帶著援軍趕到並已替他們探明敵情,如果一味遵守軍令死守則必死無疑,建議楊堅抓緊攻出城去,並根據各地的戰事分析出皇帝如今肯定也是自身難保,不如見機行事先突圍出去。幾人遂商議採用內外夾擊的辦法成功攻出了晉城,伽羅功成身退,楊堅則帶兵去援救皇帝。
 
楊堅趕到時宇文邕果然已身陷重圍之中,楊堅帶兵救駕使局面逆轉,宇文邕反敗為勝一舉拿下了齊國。論功行賞時宇文邕封楊堅為柱國大將軍還故意賞了四位美妾。眾人皆明白皇帝此舉就是為了離間楊堅和伽羅的感情。楊堅對宇文邕徹底失望了,向高熲慨歎兄弟之情已盡,不禁萌生了和伽羅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的想法。
 
心意已決的楊堅主動向宇文邕請辭了柱國大將軍一職,執意要去偏遠的定州任職,並堅持要宇文邕收回四名美妾。宇文邕順水推舟同意了楊堅的請求,他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剜掉這根心頭之刺了,同時為了再增加一道保險,在楊堅夫婦帶著四弟楊爽臨時之時,又突然下旨硬將年幼的楊廣抱進宮中撫養,伽羅心疼年幼的兒子要進宮面聖也被太監阻止住,眾人只能眼睜睜看著孩子被強行抱走。高熲楊素等人專程來給楊堅送行,並得知了楊廣被留下當人質一事,承諾一定會幫忙照顧好孩子。獨孤善也執意要與楊堅夫婦同去並去求了皇帝恩准。
 
宇文邕臥薪嘗膽終於政權在握,但如今意氣風發的他活得卻並不開心。他一方面忌憚楊堅的功高蓋主,另一方面又心知肚明這江山若沒有了楊堅恐怕也只是海市蜃樓,和心心唸唸的伽羅也不知何時才能再相見。
 
楊堅一行人到達定州後才發現此地因連年大旱和政府救濟不力異常貧瘠,遂下決心好好治理讓百姓過上好日子。夜晚夫婦二人正賞月之時突然收到一封綁在箭上的信,信上稱宇文會正在定州尋訪當年宇文護留下的那批藏金,並根據信上留下的線索推測出藏金可能在水邊竹林的山洞中,便馬上開始著手尋找,並在一處發現手中握有金子纍纍白骨旁找到了竹林中的山洞並發現了藏金。不料楊堅夫婦和獨孤善剛發現藏金就被從天而降的鐵籠困住,原來這一切都是宇文會設下的圈套,故意一路留下線索為了就是引他們入甕為宇文家報血海深仇。就在宇文會點燃炸藥要三人與這批藏金同歸於盡之時,徐卓及時趕到殺了宇文會並滅掉了炸藥的引線。
 
第32集楊堅伽羅決定私留藏金 楊堅一家重返長安
楊堅伽羅雖然找到了藏金但思慮再三決定並不上繳,命徐卓守住這批藏金以便將來有機會將其真正地用之於民,並拿出一部分用於改善定州的民生,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理,定州百姓耕者有其田,住者有其屋,百姓安居樂業,反逐漸成為了大周的富庶之地。楊堅離開長安後,宇文邕下令禁了佛道二教,大周境內熔佛焚經驅僧破塔,毀寺無數並強制僧道尼還俗達三百萬之眾,致使絕大多數人無田可耕無生計可謀,一時間北週四處動盪民心不安,與楊堅所治理的定州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宇文邕命趙越暗訪定州,得知楊堅果真如傳言那般深受當地百姓和朝中很多大臣的愛戴,可謂是聲名日盛眾心所向,又忌憚起楊堅來,但又想到身在宮中為質子的楊廣,料定楊堅也不會興風作浪。楊廣在宮中的日子並不好過,經常受太子等人的欺負,卻如母親伽羅一樣,要強地一聲不吭。
 
高熲一家來定州看望楊堅夫婦,告知楊堅剛愎自用的宇文邕導致整個大周局勢動盪的現狀和自己即將帶兵出征伐陳的事。楊堅由此又想起當年私自留下宇文護的那筆藏金的事,總感覺有違為臣之道,詢問伽羅這樣做是否算是不忠不義。伽羅寬慰丈夫這些年來皇帝如何對待楊堅大家都心知肚明,況且楊堅這樣做也是為了百姓,為了大義可不拘泥於小忠。楊堅與皇帝早已心生嫌隙,但因兒子楊廣還在皇帝手中,為了兒子楊堅決定返回長安。伽羅明白楊堅是想出征,坦言這些年楊堅疏於軍事就是為了讓皇帝對他放下戒心,如果現在主動請纓恐怕皇帝又會另有他想,到時恐怕更難回長安了。這些道理楊堅又何嘗不知,可如今已別無他法,他也只能賭一賭。楊勇明白父親的處境,主動請求隨高熲一同出征,待建功立業後再侍機讓楊家重返長安。
 
高熲帶著楊爽楊勇回到長安面見宇文邕,請求一同出征獲得恩准,並依靠奮勇殺敵大敗陳國,楊爽楊勇皆加封了官爵,但宇文邕還是沒有當即同意讓楊堅一家返回長安,他知道高熲帶著楊爽楊勇建功立業的目的就是為楊堅回長安作鋪墊,故意要冷落他們一陣子,但宇文邕也深知像楊堅這樣不可多得的人才若一直慢待他也說服不了滿朝文武,況且他最放不下的還是伽羅。
 
皇帝還是下旨讓楊堅一家返回長安了,此行不知是福是禍,伽羅一方面開心終於能夠家人團聚,另一方面也叮囑楊堅萬事需小心謹慎。宇文邕在朝堂上肯定了楊堅在定州的治理經驗,並讓他將經驗推廣至各州郡。伽羅一回到長安就急不可耐地去見兒子楊廣,楊廣過分的謹小甚微和極力掩飾卻讓伽羅更是心疼他這些年在宮中受的苦。一家人面見皇后時正遇宇文贇也來給皇后請安,宇文贇一見到楊麗華就被她的美貌迷住了。
 
第33集宇文贇心儀楊麗華 為楊家麗華嫁入宮中
楊堅一家千方百計才回到長安,但皇帝仍然忌憚楊堅的能力,只給了他一個去麟趾館協助治理州郡的閒職,楊堅卻並不介意,只要能夠一家團圓,即便不上戰場他也一樣能為國家效力。伽羅攜子女進宮拜見皇后順便接楊廣回家,從兒子眉頭深鎖的表情中看出了這些年楊廣在宮中肯定沒少受委屈,宇文贇一見楊麗華便被她的美貌所吸引,但阿史那頌卻阻止太子與楊家來往。
 
太子邀請楊麗華一起去騎馬,伽羅考慮到自己與皇后、皇帝與楊堅都不睦,並不建議女兒前往,但麗華考慮到楊家若無半點皇家關係可依附,以後的日子恐怕會更不好過,便自己做主答應了太子的邀請,並暗示宇文贇要飽讀詩書才配得上自己,太子急得一回宮便立刻連日苦讀,一反往日游手好閒的常態,讓阿史那頌喜不自勝,並開始著手為太子選妃。
 
回到長安的楊堅越看如今的宇文邕越像當年的宇文護,只相信願意相信的人,慨歎誰都無法逃開這權利的漩渦,而自己只想置身事外保護好楊家上下不受牽連。伽羅卻勸解他身在朝堂不是想避就能避開的,既然目前他們還沒能力與宇文家抗衡不如韜光養晦積蓄力量。
 
伽羅前來詢問麗華對太子的看法,和自己的幸福相比,麗華更注重楊家的安危。因為自小看盡了皇帝對楊家的所作所為,明白如今的楊家雖表面風光但並無實權,一旦遭禍便無回天之力,如果能夠借選妃之機依附上太子,那麼楊家的地位也能更穩固一些。伽羅既感慨女兒的懂事,又恐將來女兒會為了楊家喪搭上自己一生的幸福。
 
太子前來質問楊麗華為何不去參選太子妃,他已打定主意非麗華不娶。麗華坦言太子並非自己的意中人,若非要讓自己去參選太子妃,必須先答應自己幾個條件。太子為了能娶到麗華還沒聽完就全部答應下來。麗華深受伽羅熏陶,要求太子對自己也要向父親對母親那樣終生只對她一個人好,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也不能逼她去做,還要太子每日必須背完至少一篇先賢的文章後才能睡覺。儘管背誦這件事對太子來說難於登天,但為了娶到麗華太子也立刻應承下來。
 
宇文邕深知楊堅雖收斂鋒芒但始終是自己的心腹之患,無奈放走楊廣又失了一枚可以控制他的棋子,若是楊麗華能嫁入宮中便又多得一枚可以牽制楊家的棋子,遂順了太子的心意封楊麗華為太子妃。楊麗華為了楊家毅然嫁入宮中,太子也已奉旨開始臨朝學習政務,伽羅考慮到如果太子能更有出息那麼楊家的地位也能更穩固,遂鼓勵太子親上戰場歷練。
 
第34集宇文贇一戰成名 宇文邕病重離世
大周邊境又遭滋擾,宇文贇想起伽羅說過讓自己上戰場歷練的話,便主動向父皇請纓保家衛國。宇文邕從兒子口中探出是伽羅出的主意,立即懷疑楊家肯定又是別有用心,但他也明白太子是時候出征歷練了,權衡利弊後還是答應了太子的請求。
 
太子高興之餘隨即來向楊堅討教兵法,楊堅過人的能力讓太子大開眼界,主動提出凱旋後在皇帝面前為楊堅爭取更大的職位,但楊堅婉拒了太子的好意。麗華擔心太子的安危為他祈福,伽羅本還擔心女兒會因為不喜歡太子就此毀掉一生的幸福,看到兩人情意甚篤也就放心了。
 
太子一到前線就依楊堅給自己提供的計策大勝敵軍,首次出征便一戰成名,凱旋而歸後在皇帝面前不自覺地就透露出對楊堅的欽佩之意,讓宇文邕誤以為是楊家又在利用太子籌謀,一怒之下把太子罵了出去。不明緣由的太子無端被罵也很生氣,就受了趙越的挑唆隨他去賞舞,趙越是想藉機讓宇文贇沉迷於酒色,但宇文贇關鍵時刻想起了麗華的勸誡及時收了手,趙越的陰謀未能得逞。
 
北國又開始侵犯大周,宇文邕一口否決了尉遲老將軍提議讓楊堅出面與北國商談的計劃,決定親自掛帥征伐北國拓展疆土。大家都知道此時出征並非良機,高熲楊素便一起來找楊堅商議對策,心繫國家的楊堅不顧伽羅的勸說執意進宮勸誡皇帝。宇文邕並不願見楊堅,但楊堅為皇帝的安危和國家的社稷考慮仍然堅持陳述利弊並句句在理,這些道理宇文邕都明白,仍還是要一意孤行地帶病出征,卻沒想到在途中就病倒了。
 
宇文邕已病入膏肓,昏迷中還一直念叨著伽羅的名字,阿史那頌無奈只得差人去請伽羅進宮。臨死之前,宇文邕叮囑太子不要輕信楊堅並繼續追查宇文護藏金的下落,也終於得見伽羅最後一面。宇文邕向伽羅坦言自己這一生經歷了高山低谷,雖然有一統天下的願望,卻無奈未能實現。而這一生最遺憾的便是錯過伽羅,本該是由自己陪她一生終老護她一世周全的,但如今已於事無補,這些年兜兜轉轉也都是為了讓伽羅能多在意些自己,哪怕是恨也好。在伽羅面前自己永遠都是輸家,懇求伽羅能夠原諒自己做過的錯事。伽羅含淚應允,宇文邕心願已了就此離世。
 
第35集宇文贇繼位昏庸無度 獨孤善勸楊堅自立江山
即將繼承皇位的宇文贇突發奇想要立五位皇后,楊麗華對他的荒唐嗤之以鼻。伽羅勸解女兒從全局著眼主動示好,同意宇文贇的冊封五位皇后之舉,以求取自己地位的穩固。
 
宇文贇登基,楊氏一門均獲封了不同的官職。長安各官員聞風立即向楊家送來了諸多賀禮,尉遲容和宇文珠正欣喜得逐一觀賞時,被下朝回來的楊堅怒斥楊家永不能接受一分一毫的賄賂,勒令全部退了回去。
 
楊堅帶著幾個已查證貪贓枉法的官員上朝讓宇文贇親自處理,目的就是要殺雞儆猴,讓趙越等貪污的高階官員懂得收斂,並徵得皇帝同意將所查賄金全部用於了軍隊建設。趙越等人對楊堅雖懷恨在心,但鑒於目前他位高權重且極得皇帝的信任,也只能暫且忍耐。楊堅召來定州刺史耿康接替自己負責麟趾館的事務,並叮囑繼續查證懲治貪腐官員。趙越在楊堅身上抓不著把柄就把心思全用在了皇帝身上,將自己新煉製的金丹拿給皇帝,此金丹名為延年益壽實則含有春藥的成分,宇文贇服用後立刻把要處理的公文統統扔給楊堅,自己則隨趙越去後宮享樂了。
 
阿史那頌叫來楊麗華質問她要求宇文贇讓父親楊堅官司復原職的事,在阿史那頌眼裡楊家始終是心腹大患,提醒麗華要懂得收斂。麗華為此急召母親進宮,伽羅明白女兒是遇上事了。麗華坦言當初聽從伽羅勸告支持皇帝封四位夫人為後,得到了暫時的融洽和地位的穩固。可好景不長,如今這幾人聯手魅惑皇帝疏遠麗華,且太后對楊家仍有芥蒂,麗華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伽羅勸女兒不可聽之任之,一定要有應對的辦法,夫妻間出了問題也要想辦法解決為好。但麗華早已對這個昏庸無能的皇帝徹底失望,當初自己之所以嫁入宮中就是為了倚靠勢力保護楊家,如今皇帝事事交與父親楊堅處理權柄正在轉移,這種昏庸的皇帝對楊家而言也許並非壞事。
 
宇文贇流連後宮以至連朝都不上了,官員們都怨聲再道。楊堅看不下去,進宮勸誡皇帝不要因貪圖享樂而誤了正事,惹得宇文贇心煩不已。阿史那頌也聽聞了此事把宇文贇叫來詢問,卻中途被朱皇后有喜的事打斷了,也就沒在繼續追究。但皇帝心裡不爽,暗地裡讓趙越查出是誰傳話給皇太后的,趙越藉機詆毀楊堅和伽羅,讓宇文贇和楊堅之間起了嫌隙,安排趙越派人跟蹤楊堅。
 
楊堅高熲和獨孤善一起喝悶酒,大家都對當今皇帝的沉迷酒色和昏庸無度心存不滿,獨孤善更是提議楊堅不如直接推翻,但楊堅始終以臣子心態居之,堅信皇帝本性不壞只是受人蠱惑,自己身為臣子應盡職勸誡,謀逆之事萬不可為。
 
第36集麗華施計爭得太子撫養權 宇文贇不再信任楊堅
朱皇后失足跌倒,皇太后擔心後宮之中還會有人繼續迫害龍種,麗華便建議將她送至楊家精心照顧以保周全。朱皇后感念伽羅和麗華對自己的好意,說出了趙越想加害楊堅和慫恿後宮之人離間皇帝和麗華感情的事,伽羅聽聞表面上雖不動聲色,私下拜託楊素高熲監視趙越搜集證據。
 
趙越與關係交好的親王密會,藉著酒勁兒得意自己已是皇帝面前的紅人了,向兩位親王誇口用不了多久就會讓楊堅知道什麼叫風水輪流轉。一直暗中監視的楊素高熲將此事告知了楊堅伽羅等人,並推測這幾人時常密會肯定是會謀劃什麼壞事,但楊堅伽羅並不打算此時出手,打算沿用以靜制動的老辦法,一邊繼續搜集證據一邊等待時機再一網打盡。
 
皇帝又不來上朝,趙越以有些和楊堅關係密切的州郡延遲上繳賦稅為由欲給楊堅扣上罪名,被高熲楊素等人三言兩語就說得他啞口無言。懷恨在心的趙越隨即到宇文贇的面前告了楊堅的狀,指責楊堅開倉賑災造橋修路用光了國庫裡的錢,致使宇文贇無錢修築宮殿。還將楊堅私藏將宇文護的藏金一事告之宇文贇,宇文贇雖然生氣楊堅的自作主張,但考慮到楊堅自先皇時就是朝中的股肱大臣,也只得作罷。
 
朱皇后誕下皇子,宇文贇不顧皇太后等人的反對和麗華的情緒,立即將他立為太子並取名為宇文闡。麗華抱著最後一絲期望勸誡皇帝早日醒悟,但宇文贇不但不聽勸反倒怪罪楊家上下都跟他對著幹,麗華失望至極,暗下決心在這後宮之中還得靠自己生存下去。麗華借看望朱皇后和宇文闡之機,故意誇大有人要對已立為太子的宇文闡下手,並借口更好地保孩子周全,讓朱皇后將孩子交予自己撫養。皇太后雖不喜歡麗華自作主張,但考慮到孩子的安全,便也同意了此事並協助說服了皇帝。
 
宇文贇上朝之時,眾大臣將楊堅成功處理完畢的政事一一列舉並都稱是遵照皇帝的旨意,還盛讚皇帝英明。這更加激怒了皇帝,認為是楊堅在故意戲弄自己。再加上趙越的讒言,皇帝便認為功高蓋主的楊堅要謀權篡位,對楊堅徹底失去了信任。
 
楊堅深夜接到皇帝急召入宮議事,伽羅擔心皇帝是因為猜忌楊堅功高蓋主故意為之,但楊堅心中坦蕩毫不畏懼只身前往。昏庸的宇文贇喝了點酒就將此事忘在腦後,全然不顧楊堅一直跪在大殿之中,直到醉醺醺地回來看到楊堅才想起急召一事。皇帝不僅毫不悔過之意,還向楊堅直言自己對楊麗華的不滿。楊堅為女兒解釋了幾句便惹怒了皇帝,把楊堅的句句肺腑之詞當成了阿諛奉承,根本聽不進腦子裡去,反倒質問起楊堅偶得宇文護的巨額藏金一事。
 
第37集楊堅為伽羅再請出藩避禍 為百姓借出征重返長安
楊堅拒不承認找到了宇文護的藏金,宇文贇本已動用了禁軍想趁機抓捕,無奈楊堅的回答滴水不漏,宇文贇恐被人詬病也只能把他放了回去。楊麗華聽聞了動靜出來與宇文贇理論兩人爭執不休,宇文贇一氣之下就要廢後,還揚言連楊家一起滅了。伽羅擔心宮中的父女兩人,聽到消息也趕忙進得宮來,求皇帝看在楊家歷代扶佐君王的功績上放過麗華。但宇文贇一聽楊家反而火氣更大,不僅要殺麗華連楊家也一併滅門。伽羅自知失言立刻跪下磕頭不止,一直磕到頭破血流才總算讓楊家逃過了這一劫。
 
楊堅不願伽羅再受委屈,主動入宮向皇帝請求出藩亳州謝罪,宇文贇知道楊堅這是故意為之,一氣之下答應了楊堅的請求。伽羅替楊堅惋惜這些年的積累就此功虧一簣,但楊堅為了伽羅就算放棄一切在在所不惜。高熲等人為兩人鳴不平,連楊堅都落得這般下場,他們對扶佐這個昏庸的皇帝也越來越沒信心了。楊堅夫婦和楊爽、獨孤善出藩亳州後,宇文贇更加昏庸無度,終日淫樂無心國事。楊麗華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故意派人放出皇帝荒淫無度的消息,意欲逼皇帝早日將皇位傳於宇文闡。
 
幾年後,高熲楊素前來探望楊堅伽羅,如今大周的內憂外患國運堪憂,兩人一同來找楊堅商議對策。獨孤善建議既然大周已無回天之力,不如為了百姓推倒重來。伽羅卻覺得現在並非良機,唯今之計是借邊關危機先回到長安,探明情況後再尋找合適以時機。高熲楊素立刻返回宮中,以酒泉告急為由請求皇帝召回楊堅,趙越也一反常態地同意讓楊堅掛帥出征,宇文贇一見趙越都贊同便點頭同意了此事,但高熲楊素二人卻明白趙越肯定又在背地裡打著壞主意。
 
獨孤善帶來了皇帝同意楊堅出征的旨意,伽羅卻很意外,因為照皇帝的性子根本沒這麼快同意啟用楊堅,獨孤善只把原因歸咎於前線戰事吃緊,並稱趙越也同意了此事,讓伽羅更是心生疑惑,因為趙越此前一直是跟楊堅為敵,但卻突然同意啟用楊堅這其中必定有詐,勸楊堅要考慮清楚。楊堅卻很坦然,一切見機行事就好。
 
伽羅替楊堅收拾行裝,同時提醒他此番回去一旦開始拉攏朝臣便沒有回頭路了,楊堅坦言大周在宇文贇身上敗落是他先負了天下百姓,而自己要想為百姓做事手中必定要有力量。伽羅還擔心女兒麗華,即使她對宇文贇已失望透頂但畢竟是她的夫君,怕女兒承受不了這個打擊。楊堅卻認為已荒淫無度的宇文贇早已不顧念與麗華的情義了。
 
第38集楊堅出征有功留在長安 宇文贇駕崩楊堅任輔國大臣
楊堅帶兵來到酒泉城下,卻並不急於攻城,在城外安營紮寨半月之久。阿史那玷厥先捺不住性子主動出兵作戰,到了兩軍陣前才發現領兵之人竟是自己當年的恩人楊堅,遂放下刀劍與楊堅把酒言歡。席間玷厥向楊堅坦言是因今年北國大旱顆粒無收,無奈之下才帶兵南下掠奪糧食的。楊堅提出了先向大周投降借糧渡過眼前的難關,再將自己治理亳州之經驗無償傳授給北國以保常年豐腴的兩全之法,玷厥為了北國百姓答應了楊堅的建議。楊堅遂回宮向皇帝覆命,宇文贇看楊堅有功准許了向北國借糧一事,也順便讓楊堅留在了長安。
 
因為宇文贇的無心朝政,導致每日都有諫臣在殿外長跪不起,讓宇文贇不勝其煩,找來趙越討主意。趙越建議宇文贇直接禪位於太子做個逍遙的太上皇,宇文贇還真往心裡去了,向太后稟明禪位的想法。
 
楊堅等一眾忠臣又聚在一起商討國家大事,高熲一時嘴快說出了直接換江山的想法,被尉遲老將軍嚴詞喝止,楊堅當即明白他們恐怕很難說服尉遲將軍等老臣。
 
宇文闡的生母朱皇后突然被毒死,太后知道是麗華所為,從她手中接走了孩子並命她自行出宮謝罪。麗華不甘心就此失去權利和地位,於是賄賂皇帝身邊的太監千方百計將宇文贇請了過來。楊麗華故意誘惑宇文贇春宵一刻,宇文贇經受不住誘惑連吃下好幾粒藥丸十分盡興,並承諾日後會常來寵幸麗華,不再如之前那般冷落她。麗華藉機說出了太后要趕自己出宮一事,宇文贇大包大攬地要找太后收回成命,讓麗華安心呆在宮裡。宇文贇正想跟麗華再親近,卻不料突然捂著胸口倒在了床上。
 
宇文贇因服用了過量的催情藥物導致血脈逆行突然駕崩,太后為了掩蓋醜聞只得對外宣稱皇帝是因憂心國事體力不支而亡。高熲楊素勸楊堅趁亂直接改換江山,但楊堅料到趙越一黨必會先發制人挾幼帝把控朝堂,認為局勢已變毒瘡沒了,現在急需做的是先保住輔國大臣之位,不能讓趙越得逞。
 
趙越為得到輔國大臣之位,打算模擬宇文贇的筆跡寫下遺詔,屆時就算皇太后也不能不按遺詔行事。麗華為保父親楊堅順利當上輔國大臣,主動承擔下了說服皇太后的任務。麗華向阿史那頌陳述當今局勢,和趙越相比,讓楊堅當上輔國大臣更能保住宇文闡和大周的江山。阿史那頌心裡也清楚並沒有更好的選擇,同意了楊麗華在朝堂之上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宣讀皇帝遺詔,命楊堅為輔國大臣。誰知趙越當即提出質疑,質問麗華宇文贇是何時何地寫下這自己並不知情的遺詔的。 
 
第39集阿史那頌禪位於楊堅 尉遲迥自殺盡忠
趙越在朝堂之上公然質疑先帝遺詔的真實性,還要求親眼過目方可相信遺詔真假,直到楊麗華搬出了太后才讓趙越閉了嘴。消息傳到楊家,全家上下都為之可喜可賀,就只怕日後趙越一黨會更加針對楊堅了,所幸現在權利在手又有尉遲老將軍和高熲楊素等人的支持,楊堅伽羅相信早晚會將這些害群之馬趕出朝堂。
 
楊堅不願把精力放在與趙越一黨明爭暗鬥上,打算一舉將其滅之。遂安排獨孤善負責與徐卓聯繫,楊爽負責聯絡楊家舊部,高熲和伽羅負責說服一眾老臣,楊素則主動承擔了監視趙越的任務,眾人都摩拳擦掌準備蓄勢待發。另一邊趙越終是按捺不住先帶著府兵直闖宮中,妄圖逼迫阿史那頌罷黜楊堅禪位給自己。見阿史那頌不肯就範而楊麗華又以死相逼,遂下令將她們軟禁了起來。被困的阿史那頌徹底看清了她們孤兒寡母的將來,即便這次能有幸逃過劫難,未來這種局面還會繼續,要想一力扭轉當今的頹廢局勢除非有一位年富力強的新君才行,而楊堅確有九五之材也只有他才能保母子安全,決定禪位於楊堅。
 
得到趙越逼宮消息的楊堅立刻聯絡集結起各處的力量攻入宮中,兩軍在弘聖宮外兵刃相見,宮內的阿史那頌也跟著糾心。已走到末路的趙越闖進宮門挾制住了宇文闡,逼阿史那頌禪位於自己。但阿史那頌不懼威脅,當眾宣佈禪位於楊堅。趙越惱羞成怒欲上前刺殺阿史那頌被獨孤善救下,但獨孤善也同時被趙越的毒針刺中,與趙越同歸於盡。
 
塵埃落定後楊堅與眾人一起坐下商議禪位一事,楊素坦言太皇太后主動提出禪位於楊堅的這一步棋太過出人意料,高熲卻直言大周早已無藥可救,以太皇太后之力根本應付不了朝堂上的爾虞我詐,除了楊堅無人可當此大任。伽羅也驚訝太皇太后居然使出這一招。這時尉遲老將軍急忙趕來,勸楊堅無論如何不能答應繼位,否則天下人定會將他傳成竊國之徒。楊堅想起父親離世前對自己說過要為盛世而爭的遺言,打算順應天命繼承皇權。尉遲老將軍見勸不動楊堅便轉而去勸阿史那頌收回成命,但阿史那頌終於看清了楊堅等人確是忠肝義膽之士,放心地將江山交予他,而且為了天下百姓安康她覺得自己沒做錯。
 
尉遲老將軍因為當年答應過太祖要為他守住江山,堅持以平亂為由發兵攻打楊堅,被高熲等人團團包圍。楊堅雖下了不能傷害老將軍的命令,但耿直的老將軍堅決不侍二主自盡身亡。此事也在尉遲容心裡埋下了仇恨的種子。楊堅攜眾人在尉遲老將軍墳前祭拜,待所有人離去後尉遲文姬才現身拜祭祖父,與尉遲容姑侄二人重逢。
 
第40集楊堅登基為帝 伽羅整治後宮
尉遲文姬向尉遲容坦言這些年一直在妙善庵生活,還帶尉遲容來到尉遲寬的墳前,向姑姑講述了這些年和父親在庵裡的生活,雖然貧苦卻也溫馨,直到父女二人遇到剛回到長安就前來廟裡祭拜的伽羅,尉遲寬一見伽羅就記起了往事,舊恨引起了病發當即身亡。仇恨讓姑侄二人將楊堅伽羅視為尉遲家的剋星,發誓要為尉遲家報仇雪恨。
 
楊麗華面見太皇太后勸她改變心意,楊麗華雖不及母親伽羅聰明,但野心卻比伽羅大得多,對她來說讓宇文闡繼位自己當太后遠遠比讓楊堅繼位當公主更好。為了讓宇文闡順利登基,她不惜要殺了阿史那頌並嫁禍給楊堅,捏造一個楊堅為篡位逼死太皇太后被天下人唾罵的事實,這樣皇位還是宇文闡的,為了宇文闡的皇位多瘋狂的事她都能做的出來,說著就拿出匕首要刺殺阿史那頌,關鍵時刻茜雪替太皇太后擋下這致命一刀,阿史那頌逃過一劫。
 
阿史那頌倉惶逃出時迎面遇上伽羅,伽羅起初還不相信直到看到茜雪的屍體,遂追上麗華詢問緣由。麗華的口出狂言讓伽羅氣得打了她一巴掌,斥責麗華將皇位想得太過簡單,只知權力迷人卻不知這權力的背後需要多少心血和付出,而且楊堅從未篡位而是為了天下蒼生才勇於承擔起這個重任,隨後而至的楊堅也向女兒承諾一定會打造一個太平盛世證明給女兒看。但楊麗華仍心有不甘,當初為了保護楊家麗華犧牲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如今卻連太后之位也要讓賢,她實在想不通。
 
楊堅登基為帝,伽羅也成了皇后,並把尉遲容叫來幫忙打理後宮之事,尉遲容考慮到只有留在宮中才有機會為父報仇,就答應了留下幫忙。伽羅和女兒麗華的嫌隙越來越大,為了卻女兒執念伽羅將宇文闡從麗華身邊帶走交與阿史那頌撫養。伽羅還秋後算賬要治宇文珠當年出賣消息給宇文護的罪,楊瓚為保妻子周全主動自請貶為庶民,伽羅本來也是欲借此舉讓他們遠離這個是非之地,遂順水推舟放夫妻二人遠走。
 
楊堅一登基便將休養民生為第一要務,赦免囚徒減免賦稅,並命太子替天子出巡以安民心,楊勇在四叔楊爽的陪同下開開心心地走了,但留守的楊廣雖然嘴上不說心中卻憤憤不平,各方面都不輸楊勇的他只因是次子,不但當不成太子還自小被送入宮中作為質子受盡嘲諷,讓楊廣心中很是不平衡。
 
楊勇楊爽叔侄二人在途經陝州時發現此地依然貧寒如故,詳細詢問下才得知旨意下達幾個月了,此地至今還未收到種子、耕牛等物資,便覺內有蹊蹺,楊勇遂命楊爽負責察明此事以便向楊堅覆命。隋朝初建尚不穩固,且前朝餘孽仍在各地不斷生事,便有大臣向楊堅上書建議賜死阿史那頌和宇文闡以絕後患。
 
第41集阿史那頌遠走北國保命 尉遲文姬為報家仇進宮
楊堅正糾結是否聽從君臣的建議賜死阿史那頌和宇文闡,他既不想濫殺無辜又深知初建的王朝經不起任何風浪,一時不知該如何抉擇。伽羅建議可暗中將兩人送到北國可汗阿史那玷厥處,再對外宣稱兩人已死。並主動來找阿史那頌闡明局勢利弊,這已是伽羅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了。阿史那頌沒想到自己恨了伽羅一輩子,到頭來反要依仗伽羅來保命,對伽羅的救命之恩感激不已。伽羅也佩服阿史那頌主動放棄個人利益換來百姓安康的犧牲精神,兩個女人至此冰釋前嫌並依依惜別。
 
太子楊勇和四叔楊爽在陝州調查發現朝廷下發的物資都被大都督趙興中飽私囊了,立刻下令斬殺了這些欺上瞞下的官員並將物資歸還於民。此事傳到京城,楊堅和伽羅對太子的此番作為很是欣慰,慨歎如果每個子女都像楊勇這般就好了,尤其是從小沒在身邊長大的楊廣和因為當不成太后而恨上父母的麗華。伽羅又來看望女兒,但麗華一聽母親來了便立刻緊閉房門,將伽羅關在門外,她還是沒有解開心結。
 
出巡歸來的太子受到了楊堅的誇讚,並准許他開始參與政事。楊堅還解除了前朝的禁佛令重振佛道二教,伽羅也得以再次來到妙善庵敬佛上香,但她不知道尉遲文姬也在此地。尉遲容抽機會單獨與文姬相見,文姬把尉遲家的血海深仇全都算在了楊堅伽羅身上,懇求尉遲容將她帶進宮去,再伺機與尉遲容聯手尋找報仇機會。
 
太子楊勇叫來一部分大臣在東宮一起商討治理淮南水患等政事,並將與大臣們商議後的提議奏稟皇帝,可楊堅卻更介意太子和權臣們的私下會面,當著眾臣的面大發雷霆並重重懲戒了太子,冷眼旁觀的楊廣卻暗自得意。
 
尉遲容帶著尉遲文姬進宮面見伽羅並奉上一支珠釵,很合伽羅心意。伽羅注意到了文姬眼熟便詢問起她的姓名,尉遲容謊稱她叫趙如意,自幼父母雙亡一直寄居在妙善庵中,乃庵中住持推薦入宮的,才矇混了過去。伽羅心下也覺得這個小姑娘不錯,還主動讓文姬為自己插上了珠釵。
 
楊勇路遇美貌的民女雲若霞,對其一見鍾情念念不忘。家宴上,楊勇向父母坦言自己的意中人是一個尋常百姓家的女子,楊堅當即反對,伽羅卻站在了兒子一邊,勸解楊堅如果太子能找一個尋常人家的女子反倒可以更得民心,不如先見見人再下定論。
 
第42集楊勇屬意雲若霞被伽羅否絕 楊廣傾心梁國公主蕭薔
與太子情意相通的民間女子雲若霞進宮面見伽羅,伽羅隨口詢問起她的家世和父親的工作來,但雲姑娘只說得上來家中的老父親以做鞋為生,卻答不上來父親每日何時出工何時收工。伽羅從雲若霞的言行中察看出她並非心細孝慈之人,便借口她與太子家世不相稱回絕了此事。虛榮的雲若霞一心想借此一步登天,一見伽羅拒絕便立刻纏上楊勇撒嬌。楊勇為了心愛之人追上伽羅執意詢問拒絕雲若霞的理由,伽羅從接雲若霞進宮那一刻起就設置了層層關卡考驗她,並根據自己的觀察判定雲若霞是一個極度愛慕虛榮的女人,不但與太子妃的標準相差甚遠,連進宮的資格都沒有,告誡太子就此打住。但楊勇正是迷戀雲若霞之時,還是把她私藏進了東宮,打算以後再找機會爭取父母的同意。
 
隋朝的附屬國梁國近來不甚安分,太子楊勇建議用敲山震虎的方法即可擺平此事,但楊堅打算借此直接吞併以絕後患,所以沒有當即同意太子的建議。楊勇本想借此機會立個功,好讓父母應允自己與雲若霞之事,卻沒想到竹籃打水一場空。下朝後正鬱悶之時,楊堅單獨把楊勇楊廣兄弟二人連同高熲楊素叫了去詳細商議梁國的事。與楊勇的敲山震虎不同,楊廣的出兵震懾更入楊堅的心,楊堅遂命楊廣和楊素帶兵把梁國的國王押來覲見,同時在梁國駐紮軍隊,一旦梁國國王有異心便可立刻出兵攻佔梁國。
 
楊素和楊廣在梁國駐紮之時結識了聰慧美貌的公主蕭薔。蕭薔還盛情邀請兩人進宮飲酒並獻舞,楊廣越看蕭薔越是喜歡。夜深人靜之時,楊廣又聽到蕭薔正在吹思鄉曲,納悶並未遠走他鄉的蕭薔為何會有思鄉之情。蕭薔坦言因為自己的國王哥哥關係甚好,所以才為身為隋朝的哥哥擔憂,並藉機詢問楊廣皇兄此行的吉凶。楊廣悉心安慰並流露出了對蕭薔的愛慕之意。
 
眼睛一向靈光的楊素早已看出了楊廣和蕭薔互有好感,但回到營帳的楊廣心情卻很低落,覺得蕭薔身為梁國公主,即便是隋梁聯姻也必是與太子聯姻根本輪不到自己,喜歡又有什麼用。楊素卻藉機慫恿楊廣既然能力不比太子差,不如為了自己喜歡的人去爭取太子之位。楊素自認眼光一向獨到,認定楊廣會比太子楊勇更有作為,讓楊廣認真考慮自己的建議,同時建議楊廣不如直接跟皇帝皇后提出與蕭薔聯姻之事,說不定皇帝皇后就直接答應了。
 
伽羅因連日來的心緒不寧導致身體不適,遂聽從尉遲容的建議去佛殿靜心,卻沒想到尉遲容早已安排了文姬在那兒。伽羅一到佛殿便見到了正在誦經的文姬,文姬的花言巧語取得了伽羅的信任,把管理佛殿的事交給了文姬負責。深夜,尉遲容帶著文姬來到東宮門外皮,她猜想被太子藏在東宮的女子就是雲若霞,打算利用這個挑起伽羅楊勇之間的母子矛盾。
 
第43集楊堅賜婚楊廣蕭薔 伽羅作主甄選太子妃
尉遲容故意將太子私藏雲若霞一事告之伽羅,伽羅親自去東宮查實之後氣憤不已,便打算趁著大梁國王來訪之機將梁國公主蕭薔賜婚於太子,卻沒想到楊廣千里上書請求皇帝准許自己迎娶蕭薔公主。楊堅一生與伽羅伉儷情深,自是不願拆散有情人,加之隋梁聯姻對兩國關係的穩定又大有好處,立即爽快地為楊廣和蕭薔賜了婚。
 
伽羅一方面繼續張羅著為太子選妃,一方面要求太子立即將雲若霞趕出宮,但太子異常的堅決竟讓伽羅有些不認識自己的兒子了。楊堅伽羅為太子選了大臣元孝矩之女元珍,對她得體的言談舉止都非常滿意,但太子已心有所屬對她不以為意。元珍坦言參選太子妃不僅是父親的意願也是自己的意願,因為自小看著父親處理政務,明白了所處位置越高能為百姓所做之事也越多,如自己能成為皇家的媳婦,便可幫助更多的百姓,這樣自己和得到幫助的百姓們都會非常喜樂。楊堅伽羅讚歎元珍胸懷天下百姓並以助人為己樂,對她非常滿意,不顧太子的堅決反對,準備等楊廣回來就為他們一起舉辦婚禮。
 
別有用心的尉遲容給太子出主意讓雲氏懷上楊家的孩子,到時候楊堅伽羅看在楊家血脈的份上就不會趕雲氏出宮了,太子感激不盡。新婚之夜,楊勇有意冷落太子妃獨守空房卻跑去雲氏處,與楊廣蕭薔的情投意合形成了鮮明對比。
 
在蕭薔的提議下,楊堅一家人出門狩獵遊玩。尉遲容趁著楊堅高興,藉機請求以後不要再讓二郎上戰場,因為她時常夢到丈夫戰死沙場心中一直忐忑,但沒想到把楊堅惹惱了,事情也就此擱置不提。太子謊稱太子妃病了沒有參加狩獵,實際在東宮和雲氏廝守玩樂,倒真把本來沒病的太子妃給氣昏了過去。
 
伽羅召集各位夫人召開命婦會商討為民間百姓排憂解難的事,但國家在楊堅的精心管理下越來越繁榮富足,大家一時竟找不出需要解決的問題了。蕭薔建議不如專設一個能讓百姓自行上報生活所需和難處的官署,很得伽羅的心意,將此事稟報楊堅後,皇帝對蕭薔也大為讚賞,對比之下,一直因體弱多病毫無作為的太子妃就顯得相形見絀了。
 
第44集楊勇氣死太子妃 伽羅用高靈降服太子
伽羅一直記掛著太子妃的身體,主動來東宮探望,才瞭解到太子妃得的竟是心病,當即明白了肯定又是雲氏搗的鬼。從太子妃處出來後便馬上去找太子理論,伽羅氣太子沉迷酒色和玩樂,生氣地打了雲若霞一巴掌斥責她勾引太子,並命人將其拖出去杖責二十並趕出宮中。太子立即上前為懷孕的若霞求情,不明白與父親感情甚篤的母親為何卻容不下自己的心愛之人。看到太子竟如此不成氣伽羅更加氣憤,告誡太子如果這樣執迷不悟不顧及太子妃,就會直接廢了他的太子之位。
 
楊堅得知太子的作為後也氣憤太子德不配位,竟然會為了雲氏忤逆伽羅,執意將雲氏繼續留在宮中,一氣之下就要廢掉太子,並提醒伽羅千萬不要為了溺愛孩子而誤了國家大事。伽羅先勸慰下楊堅,盤算著等雲氏生下孩子後再另做打算。楊廣一聽到廢太子的傳聞便立即召集心腹之臣秘密協商,但表面上卻悉心安慰楊勇,以打消他對易儲的戒心,便於自己圖謀行事。
 
太子妃病危伽羅急忙前來探望,她深知太子妃是生生被太子氣病的,但太子此時正陪著臨產的雲氏,連太子妃的最後一眼也不願去看,太子妃就此含恨離世。伽羅對太子妃一家深感愧疚,楊堅氣太子無辜傷了一個忠臣的心,但太子卻執迷不悟,不但不自省反倒求父母給雲氏母子一個名份,讓楊堅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他沒想到太子竟然用孩子威脅自己,對太子的作為失望透頂。
 
伽羅思慮良久,覺得只有身具男子氣概無所畏懼的高靈才能降得住楊勇,便有意讓高熲之女高靈成為新的太子妃,但高靈起初對這個能把人活活氣死的太子並不感冒。楊勇本是被父母逼著來看望高熲父女,卻對打扮得儀態萬千的高靈一見鍾情,楊堅遂給兩人賜了婚,並看在皇長孫的份上給了生母雲氏一個名分。
 
楊堅在朝堂上徵求各位大臣已執行了數百年的九品官人法,此法所能發揮的作用已越來越少,太子幸得岳父高熲的提前提點,胸中成竹地提出了直接廢除的建議,楊廣卻適時提出了反對意見。楊堅雖沒有立即表態,但心中已有了評判。楊勇的心慢慢轉到了高靈身上不再如以前那般對雲氏上心,雲氏的小氣吃醋和高靈豁達大度形成了巨大反差,反倒讓楊勇更加看重高靈而輕視雲氏了。
 
第45集楊堅親征統一南北 楊整戰死沙場
楊廣因為太子的重獲榮寵感覺自己出頭無望,便一個人喝起了悶酒,蕭薔認為楊勇是因為娶了高靈後倚仗著岳父高熲和楊堅伽羅的關係才重新上位的,建議楊廣也要找一個像高熲那樣既位高權重又有勇有謀的權臣為自己說話,楊廣馬上想到了楊素。楊素也正鬱悶自己的能力並不在高熲之下,卻總是比他矮一頭,遂與楊廣兩人一拍即合,打算一起合謀讓太子鑄成大錯被廢掉,他們才能有機會。
 
高靈和蕭薔帶人正在為陳國逃過來的難民施粥,伽羅見狀感覺正是滅陳的大好機會,遂建議楊堅將陳國國君的罪行散佈至陳國各地激起民憤,這樣一來他們就能師出有名,滅陳的軍隊便成了討伐昏君的正義之師,屆時陳國必定土崩瓦解。不過即將出征的楊堅卻放心不下留下監國的太子,雖然楊勇娶了高靈後收斂很多,但楊堅心裡始終惴惴不安怕楊勇又生出什麼事端。
 
楊堅在朝堂上當著眾臣的面列舉了陳國國君的纍纍罪行,並下詔歷數其二十宗罪以表自己為民討伐的正義,並複寫三十萬份廣發至陳國境內,以保隋軍入陳時人心所向勢如破竹。隨後集結起五十萬兵力共八路大軍出兵伐陳,並決定親征陳國留下太子監國,只是出征名單中並沒有二郎楊整,楊堅對之前尉遲容說過不願再讓楊整出征的話記憶猶新。但一生戎馬的楊整不願置身事外,主動請纓跟隨楊堅出征。
 
伽羅一直坐在麗華的屋外,向她絮叨著家裡兄弟們的瑣碎之事。伽羅一直對麗華心存愧疚,不想讓女兒就這樣孤獨終老,想為她另覓良緣。麗華卻並不領情,一怒之下衝出門外,直呼著伽羅的名字並告訴她這輩子自己都不會原諒她,直斥伽羅所做的事都是自以為有道理,但她自以為的好卻並非所有人認為的好,讓伽羅從此以後不要再來找自己更不要再管自己,否則便死在她的面前。
 
監國的太子不想辜負皇帝的信任一早便來到朝堂議事,卻沒想到還沒開始議事就被雲氏以稱病為由叫了回來,其實雲氏只想讓太子看看剛學會說話的兒子。高靈看不過眼,指責太子不理朝政並怒斥雲氏的見識淺薄,如此不顧大局說不定會毀了楊勇的前程。
 
楊堅的大軍在建康城外遭遇了頑強抵抗,楊整主動請纓帶兵殺出一條血路,卻沒想到被敵軍的箭射中,戰死沙場。楊堅的大軍歷盡艱辛終於滅掉了陳國,這場統一南北的戰爭宣告結束。但對尉遲容來說,他的楊整卻再也回不來了,連最後一位親人都失去的尉遲容把這筆賬又加在了楊堅伽羅身上,立下毒誓要讓他們生不如死。
 
第46集楊廣背後施計致太子誤殺耿康 楊堅對太子失望與伽羅產生分歧
得勝歸來的楊廣又將諸位心腹權臣召集起來圖謀太子之位,在他的暗中安排下,太子經不起王誼和蕭薔的慫恿竟誤殺了楊堅的舊識耿康,卻不知王誼實則是楊廣的心腹,這也是楊廣安排的計謀,目的就是讓楊堅知曉後把賬算到太子頭上好讓楊勇失勢。楊廣又與楊素等人合謀,借眾人之口極力奉承楊堅伽羅二人,尊夫婦倆為二聖以博皇帝皇后歡心。
 
伽羅建議楊堅善待陳國的亡國之君以徵得民心,楊堅讓太子負責此事,太子與陳國國君一來二去竟成了知己,讓一旁的高靈總覺得有些不妥。伽羅迫於外界壓力欲給楊堅納妃,但楊堅恪守當初對伽羅的承諾,堅決拒絕了納妃一事。尉遲容看在眼裡恨在心裡,意圖讓文姬誘惑楊堅以拆散一直恩愛有加的楊堅伽羅兩人。
 
陳國公主陳婉宜進宮拜見伽羅,慨歎伽羅果然不負聖人的虛名,主動提出自願跟隨伽羅服侍左右,因為親眼看到陳國敗在自己家族的手中覺得心中有愧不願再坐享福祿,婉宜便想憑雙手自力更生以減輕罪責。伽羅讚歎她小小年紀胸懷坦蕩且坦白率真,就安排她在身邊替自己唸書。
 
楊堅因為太子誤殺了耿康氣勢洶洶地叫來楊勇興師問罪,氣憤他竟然昏庸到濫用法度,當即就要治罪,在高熲苦口婆心地勸解下才作罷,但還是生氣太子在監國期間把朝政管理的一塌糊塗,水患也未能根治以致淹死了不少沿河百姓,還間接導致了耿康的冤死,對他失望透頂。伽羅卻出於溺愛之心一再為楊勇辯白求情,而且以眼下國家的局勢不宜讓人覺得太子之位岌岌可危。楊堅卻一針見血地指出聰慧機敏的伽羅不可能看不出楊勇的問題所在,質問伽羅將天下給這樣的人能否安心。伽羅看著離去的楊堅,慨歎夫妻二人如今已默契不在。
 
婉宜對伽羅照料有加,尉遲容故意在伽羅面前說婉宜的壞話稱她別有居心,伽羅有意試探婉宜要給她豐厚賞賜被婉宜推辭,伽羅仍不放心又叫來楊爽詢問婉宜的動機,覺得雖有可疑之處但沒有任何憑據也只是猜測,兩人就此作罷。楊爽順便將太子是受尉遲容和蕭薔的慫恿才將令牌給了王誼,但沒想到王誼會直接殺了耿康的事告訴了伽羅,而且根據他對王誼的觀察覺得此人定有古怪,伽羅也覺得此事蹊蹺,安排楊爽暗中調查出真相後再稟報給楊堅。
 
高熲在朝堂上向楊堅稟報同州時有叛亂,楊堅正欲安排他查實詳情時,楊廣卻站出來稱自己已調查清楚乃宇文家族的舊人妄想復辟,楊堅遂命楊廣楊素前去平亂。楊廣楊素輕易就平定了同州的叛亂,並當著眾人的面從叛軍佔領的府衙中找到了王誼殺掉耿康後從鱗趾館調出的州郡制,推測出太子可能與叛軍有關,楊廣當即回轉稟報楊堅。與此同時,楊爽一直在暗中跟蹤調查王誼,發現他竟與叛軍勾結,隨後趕到的楊廣見王誼敗露當即要殺他滅口被楊爽阻止,楊爽留著王誼的活口是要抓他回去細細審問,楊廣心中頓時不安起來。
 
第47集楊廣殺王誼楊爽滅口 楊堅再起易儲之心
楊廣從同州回來向楊堅稟報平亂一事,藉機告之王誼與叛軍有染的事,楊堅讚揚楊廣的同時也慨歎身為太子的楊勇能力卻不及楊廣一半,甚至憂心。楊爽也將王誼參與叛亂一事告之伽羅,伽羅雖然認定太子肯定與叛亂無關,但也覺得整件事太過蹊蹺,怕有心之人會拿太子放任王誼殺害耿康一事做文章,楊爽自告奮勇查明真相。楊爽親到大牢質問王誼勾結叛軍的緣由,王誼深知自己如今已是一枚棄子根本不會有人來救,為保命只願在皇帝皇后面前講出真相,楊爽當即命人打開枷鎖將其帶進宮。
 
楊廣得知王誼被帶走後深知茲事體大,立刻讓蕭薔進宮找尉遲容想辦法攔下王誼。尉遲容表面上恭敬有加地截住進宮來的楊爽王誼兩人,還端來紅豆湯讓他們解渴,但喝了紅豆湯的王誼立刻中毒身亡,臨死之前只來得及向楊爽說出自己是晉王殿下的人。伽羅追查王誼死因,連太醫也不能明確斷定是何毒致死,尉遲容為自己的申辯又看似天衣無縫,楊爽也不想僅憑王誼死前指認楊廣的一面之詞就貿然說出給伽羅徒增煩惱,此事便先不了了之了,楊爽只暗下決心要盡快查出真相。
 
楊廣夫婦感謝尉遲容的鼎力相助,尉遲容將王誼死前向楊爽透露乃楊廣心腹的事和盤脫出,告誡楊廣早做準備。楊廣深知以楊爽的性子必會查個水落石出,自己又不想就此放棄爭儲之事,決定一不做二不休將楊爽滅口。楊廣故意引跟蹤自己的楊爽進入密林,這裡早已埋伏下重兵,為的就是將楊爽引入殺之。楊爽陷入了團團包圍,楊廣毫不避諱地承認了自己為爭儲的所做所為,根本不將楊爽的苦勸放在心上,不但親手殺了自己的四叔,還在事後故意抬著楊爽的屍首進宮,向楊堅稟報楊爽是在與自己一同追查叛軍時不幸被暗算身亡的。楊堅大驚失色,踉蹌走到楊爽身邊痛心疾首,伽羅驚聞楊爽已死也一時不知所措,楊爽從小跟著伽羅亦弟亦子,伽羅一時接受不了癱坐在地。
 
雖然尉遲容也是從小看著楊爽長大的心中多少有些不捨,但伽羅的傷心欲絕更讓她覺得痛快,而且這只是她摧毀楊家的第一步。尉遲容故意又在伽羅耳邊吹風說太子與陳國舊主過往甚密,引得伽羅親自前往東宮查看,見太子根本不聽高靈的勸告整日沉迷於和陳國舊主的玩樂以致誤了朝政,不求上講的樣子讓伽羅氣不打一處來。尉遲容藉機又帶伽羅來到晉王府,有意讓她看到了晉王府的處處節儉和楊廣的自律嚴格,兩個兒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伽羅回宮將兩個兒截然不同的表現一一轉述給楊堅,楊堅恨太子的不爭又起了易儲之心,伽羅卻坦言今日所見太過刻意略顯可疑,身為母親她對兩個兒子的秉性心知肚明,和太子的平庸相比,楊廣的心思過重更讓人難安。
 
隋朝每到冬天都會接濟北國大批的糧食以助百姓過冬,玷厥對隋朝甚為感激。但手下的大臣卻提出了其中的隱憂,萬一將來有一天隋朝不再救濟他們將束手無策,不如南下攻隋佔領肥沃土地一勞永逸,但被玷厥厲聲拒絕,楊堅夫婦對自己有恩,他決不會做恩將仇報的事。
 
第48集楊堅最後告誡太子勤政為先 文姬色誘楊堅被伽羅撞破
傑哈見玷厥不同意自己攻打隋朝的計劃,以敬酒為名給玷厥喝下毒酒,一刀結果了玷厥的性命並率軍南下,攻佔了隋國的幾座城池,楊堅命楊素即刻領兵十萬剿滅敵軍。楊素率領的北伐叛軍不久便大勝歸來,不僅收回了所有失陷的城池,還承上了北國永不再犯的降書,楊堅大悅。太子為邀功趁楊堅高興之機提出大興開鑿漕渠讓更多的百姓富裕起來,楊廣也馬上提出了自己有關於此事的想法,兄弟倆都想攬下開鑿漕渠的大事,楊堅卻覺得此事重大,遂聽從楊素的建議讓兄弟兩人一同負責此事。
 
尉遲容將太子最近依然與陳國舊主往來過密的動向添油加醋地稟報給了伽羅。楊堅把太子叫到自己面前,用周國和陳國的滅亡怒斥太子貪圖享樂貽誤朝政,連高熲為太子的求情也駁了回去,楊言讓楊勇回去反思過錯痛改前非,自己只會給他這最後一次機會。伽羅也將高靈叫來,讓她時時督促楊勇勤政以免日後鑄成不可挽回的大錯。高靈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一回去就著手一一糾正。
 
伽羅又來到麗華房門外,向女兒訴說著自己的苦悶。身為母親,她只希望每個孩子都能平安喜樂,其他的都不重要。伽羅深知生性倔強的女兒恐怕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不禁傷心難過,善解人意的婉宜安慰她,公主早晚會知道伽羅身為人母的一片苦心。
 
伽羅知道楊堅最近因為頭痛經常休息不好,尉遲容藉機說自己失眠的毛病就是靠文姬每晚誦經治好的,推薦讓文姬晚上也去為楊堅誦經以助睡眠。伽羅心中雖起疑,但還是答應了此事,姑侄二人立即去著手準備了。一旁的婉宜看出了兩人的不軌之心,詢問伽羅為何會如此放任她們,伽羅也並非沒看出兩人的古怪,只想借此看看她們到底有何企圖。婉宜用陳國舊主的親身經歷告誡伽羅,覺得一直行為有些古怪的文姬可能會借此誘惑楊堅離間夫妻二人的感情,但伽羅無比信任楊堅,也借口送湯水來楊堅殿內查探過,看到楊堅確實安然入睡文姬也老老實實誦經,才放心地離開,卻不知楊堅的安眠依靠的卻是尉遲容提前準備好安眠熏香。
 
騙過了伽羅,尉遲容和文姬開始了下一步的計劃。尉遲容拿出催情熏香交給文姬,慫恿她去色誘楊堅好讓伽羅傷心欲絕生不如死。夜裡,文姬趁人不備點燃了催情熏香,並故意泣不成聲把楊堅吵醒。楊堅迷迷糊糊聽聞文姬哭泣便起身詢問緣由,文姬故意向楊堅哭訴今日是母親忌日,還編了一個父親被結義兄弟害死、母親因不願被父親結義兄弟霸佔而自盡的故事以博得楊堅同情。楊堅最是顧念情義便承諾一定會幫文姬報仇,剛想站起來便頭暈得厲害又一屁股癱坐在床上,文姬趁楊堅恍惚之際不惜主動色誘。
 
另一邊,早已安排好一切的尉遲容有意叫著伽羅來看望楊堅,伽羅一進殿內便見到了躺在一處的楊堅和文姬,頓覺天崩地裂失魂落魄地離開。
 
第49集文姬尉遲容為報家仇接連赴死 楊堅伽羅夫婦失和
對感情一向最為看重的伽羅一怒之下綁了文姬並斥責她勾引皇帝,但文姬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主動坦白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並將隱藏在心中多年的仇恨一吐為快,她並不後悔所做的一切,只要能為尉遲家報仇讓楊堅伽羅付出代價,讓伽羅驚愕不已。想到楊家畢竟有愧於尉遲家,伽羅心一軟有意要饒了文姬的性命,但文姬寧可用一死換取伽羅遭萬人唾罵。尉遲容叫著楊堅趕來救人但仍是晚了一步。楊堅怪罪伽羅擅自做主逼死了文姬,根本不把自己這個天子放在心上,伽羅不願多做解釋,她寧可被誤會也絕不允許一個城府極深的人留在楊堅的身邊,況且楊堅曾立誓今生只愛自己一人,如今誓言已破這才是最讓伽羅傷心的,夫妻二人不歡而散。
 
一直在現場的尉遲容故意裝作不知文姬的真實身份,但伽羅仍覺得她似在極力掩飾著什麼,便差婉宜去尉遲容的寢室中搜查蛛絲馬跡。婉宜果然在暗格中發現了熏香和相思子,便叫上太醫一起回稟伽羅。正在服侍伽羅的尉遲容發現婉宜的行蹤恐自己的行跡敗露,便故伎重演又給伽羅端上一碗有毒的紅豆湯勸她喝下,讓伽羅心下更是生疑。
 
經太醫證實,熏香有催情的作用相思子也有劇毒,而尉遲容端來的紅豆湯中也含有劇毒的相思子,如果飲用頃刻間便可斃命,伽羅瞬間想起王誼當日就是飲用過紅豆湯後毒發身亡,如今這一招居然又用在了自己身上,驚訝她視同親姐妹的人為何會對自己下此毒手,而她對尉遲容一直問心無愧。尉遲容退無可退露出了真面目,坦言這些年來她忍辱負重為了就是大仇得報的這一天。尉遲家的悲劇都是楊堅伽羅一手造成的,自己就算拼了性命也要讓伽羅血債血償,說著就欲上前行刺,被及時趕到的衛兵阻止。被捕的尉遲容仍然不知悔改,在她眼中背負著精神枷鎖的伽羅活著恐怕比死了更痛苦。伽羅一時還不能接受這個現實,尉遲容為了報仇連命都可以不要,甚至把尉遲家唯一的血脈文姬也推入死地,這樣做真得值得嗎?伽羅還要再追問殺王誼的緣由,尉遲容卻為了讓楊家繼續自相殘殺不肯再說,自盡在伽羅面前。
 
楊廣夫婦欲借楊堅伽羅夫婦失和的良機,設計再讓太子犯下不可挽回的大錯,好為易儲鋪平道路。於是借給太子慶賀懸狐之喜的由頭帶著一批大臣和擺好的宴席來到東宮,輪番向太子敬酒,太子不知不覺間就喝多了。
 
第50集楊堅廢太子楊勇另立楊廣 伽羅楊堅相繼離世(結局)
楊廣故意借太子醉酒之時引他口出狂言,本就鬱悶的太子藉著酒勁兒胡言亂語說了很多大逆不道之詞,被楊堅怒斥難成大氣。伽羅聽聞消息立刻趕來,楊堅深知伽羅一心想扶持在他們身邊長大的楊勇,但如今他倆都老了,餘下的路只能由孩子們自己走完,人有多大的能力就做多大的事情,有些事是強求不來的。伽羅也向楊堅敞開心扉,兩人為了楊勇和楊廣兩人已爭執過數次,她雖然偏愛更像楊堅的楊勇,也明白天資平平的楊勇不及楊堅的萬分之一,但楊廣太過老成心機太重,暗中勾結黨羽故作勤儉之態,或許還暗中算計楊勇,同樣讓她不安心。自古以來皇權爭鬥不外如此伽羅比誰都明白,她也只想苦心尋得一個權衡之法讓兩兄弟日後能夠和平相處罷了。話已至此,選誰做太子最終還是要由身為皇帝的楊堅決定。
 
高熲父女推斷楊廣等人是為了奪取太子之位的有意為之,勸身處懸崖邊的太子勤勉持政謹言慎行,但楊勇自恃身居太子高位依舊不知悔改,終被楊堅廢黜太子之位貶為庶民,另立楊廣為太子。志得意滿的楊廣和楊素等心腹朝臣舉杯慶賀,一無所有的楊勇卻已瘋癲並大鬧皇宮,得知消息的伽羅趕去勸慰,但楊勇已不願也再認不得母后了,高靈更是怒斥伽羅硬逼平庸的楊勇上位才導致他心生執念,最終親手逼瘋了本無能力當皇帝的楊勇,伽羅痛心疾首自己這一生竟如此失敗,不但女兒視自己為仇人,就連兩個最疼愛的兒子也落得個兄弟失和為皇位相殘的結局,自此身體便每況愈下,最終竟至臥床不起。掛念妻子的楊堅時常來伽羅寢殿探望卻因一直心懷愧疚始終只在殿外徘徊,他的本意是不想給伽羅再徒增煩憂,但伽羅此刻最需要的正是楊堅給她重新振作的力量,不禁慨歎夫妻之情兒女之愛到頭來都成了泡影,更加暗自神傷。
 
伽羅病危,臨終之時勸勉楊廣好好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天下並要善待兄弟們。伽羅最放心不下的是形單影隻的楊堅,拜託婉宜替自己照顧楊堅餘生。楊堅終於來到了伽羅的病榻前,自責應該早來陪伴伽羅左右。伽羅向楊堅傾訴衷腸,作為妻子她為楊家生兒育女開枝散葉,作為皇后她幫楊堅開創大隋盛世,但作為女人她最需要的不是權利富貴,也非萬眾仰慕的皇后之位,而是楊堅獨一無二的鍾愛。伽羅拿出當初楊堅親手製作並贈予的定情簪釵,薨逝於楊堅懷中。
 
麗華一得到母后病危的消息便撒腿跑向伽羅的寢宮,卻因距離較遠還是晚了一步沒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終於悔悟的麗華嚎啕痛哭。皇后賓天的消息傳遍各地,身在市井的楊瓚夫婦驚聞大嫂去世也感慨不已,看似金碧輝煌的皇宮並非世人所想像,或許遠離皇宮的他們才是最幸福的。失去至愛的楊堅百無聊賴,在伽羅去世後僅兩年便也駕崩,帝后合葬,楊廣即位。
 
【文中圖片cr:獨孤皇后】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陸劇 陳情令】分集劇情1~25.人物介紹~肖戰、王一博*耽美小說「魔道祖師」改編
《陳情令》根據墨香銅臭小說《魔道祖師》改編,以五大家族為背景,講述了雲夢江氏故人之子魏無羨和姑蘇藍氏含光君藍忘機重遇,攜手探尋往年真相,守護百姓和平安樂的故事。...(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