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壞刑警》劇情講述比連續殺人犯更兇惡的刑警和比連續殺人犯更危險的精神病患者之間驚險的合作調查的犯罪電視劇。
翻拍自英國BBC電視劇《Luther》。
 
壞刑警
【分集劇情】 
壞刑警~分集劇情1-16
 
【分集劇情】 
第17集亨民為滿足私利不惜殺人 泰錫拒絕善才還原真相要求
當聽到善才問起自己秀雅的案件時,泰錫臉上的表情變得冷峻起來,他想起來那名心理醫生說過的,如果強行喚醒失憶者的記憶會讓其非常地痛苦,為了汝蔚好,泰錫寧可自己獨自承受這份痛苦。直到一再叮囑她鎖好門並目送她上樓後泰錫才放心地離開了。
 
回想起亨民和善才都說過好像確實是汝蔚殺死了秀雅的話後,泰錫原本還堅定的內心開始動搖了起來,他不知道自己對於善才是好人的判斷到底對不對。似乎是心有靈犀的緣故吧,在洗手池邊洗衣服的善才似乎也回憶起那個晚上她在河邊洗滿是鮮血的雙手的情景。
 
為了能夠喚起善才的記憶,亨民不惜調查了之前被善才報導搞破產的一個男人的信息,在偷走對方的手機和門禁卡後殘忍地殺死了那男人的妻子,更為血腥的是,亨民把死者擺成了善才養母死亡時一樣的姿勢後居然把地址和圖片一起發給了善才。
 
泰錫剛來到現場不久就看到了已等在門外的善才,令泰錫意外的是,死者的丈夫竟然和善才之前發生過過節。這下,善才就成為了嫌疑對象了。在對死者丈夫的詢問中,泰錫得知了那男人的手機丟連同家裡的門禁卡一起丟失了,而兇手就是利用他的手機與他的妻子聊天兒並成功地打開了死者家的房門並殺死了死者的。
 
泰錫從技術處得到的信息也讓他擔心不少,這次亨民和之前不同,不再保持縝密的做案手法而是到處都留有他的指紋,好像是在向警方炫耀。泰錫在向善才詢問時,瞭解到她之所以會在案發後的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是因為她事先接到了一個神秘號碼發來的地址和死者照片,泰錫想知道亨民這之前對善才說過的話,這次她並沒有隱瞞,說出了亨民希望她能回憶起自己,否則他覺得非常無聊。
 
為了弄清楚當時的真相,泰錫來到了妹妹開的蛋糕店,當他向問起當年事情的真相時,泰熙想起來她曾經答應會到死都保守秘密時,拒絕了哥哥的詢問。
 
在案發現場,泰錫從死者生前眾多的照片中發現一張和其他照片明顯風格迥異的一張,仔細觀察後,泰錫發現上面清晰地顯示著三天之後的日期,而這可能是兇手向警方發出的挑釁性信息,泰錫他們無論從哪個角度都無法解讀這張照片裡面的準確信息,最後沒有辦法,在放大了照片後,泰錫發現了一組數字,而正是通過這組數字,他們定位到了亨民下一步可能被害人的地址。
 
精明的泰錫注意到,在他們討論案情的時候,春萬一直一旁拿著咖啡杯有意無意地觀察著他們的分析。果然,他派去跟蹤春萬的手下最終還是被春萬成功地甩掉了。這下子,更加證明了泰錫的猜測。對於亨民的案子,春萬果然有重大的嫌疑。
 
第18集為錢財春萬暗助亨民 查細節泰錫找出線索
此時的春萬正和亨民在一間屋子裡秘談著,春萬對於亨民現在所犯下的罪行非常地氣憤,他後悔自己當初就不應該攪入享了這灘混水中遄,而現在他想要抽身卻進退兩難。亨民顯然也看出來春萬的猶豫,他把當年春萬為了收下了自己父親的錢而栽贓萬洙的事情,這話激得春萬拔出了手槍想要結果亨民的性命,但是深知春萬天性的亨民也並沒有害怕,他拿出一把自稱是金庫的鑰匙,並誘惑春萬隻要幫忙就會把後面的鑰匙接連不斷地提供給他,對於這筆價值不菲的錢財春萬果然動了心,他接受了亨民的條件。
 
也許是上蒼的眷顧,一直沒有頭緒的泰錫通過窗戶陽台上的一組編碼查到了照片上的小區,在逐戶調進都沒有結果的時候,眼看照片上的殺人時間就要到了,泰錫利用屋頂上正在施工的工人的滑行索道進入到了那個和照片中相符的房間裡,但是他卻又晚了一步,等他進屋時,那女主人已經被害了,看到那女人手中的照片後,泰錫陷入了深思,直到看到匆匆趕來的癢材,泰錫終於想起來那是汝蔚當年和媽媽在一起拍合影的地方,而這麼做的目的悠然是要喚起善才的記憶,這時,泰錫的電話響了,依舊是亨民那挑釁性的話語,意思無非同之前一樣的,希望喚起善才的記憶,這次,似乎有了一些效果,善才看到了現場的照片後果然回憶起一個渾身是血的女人在拚命地抱著一個男人的大腿,而這種感覺讓她覺得非常地壓抑。
 
考慮到亨民的狠毒,泰錫把手下都叫到了一起,他不想讓手下因為自己的固執而受傷,他希望他們能退出目前亨民案件的調查之中,而他手下那種義無反顧的態度也讓他非常地欣慰。
 
泰錫專門當著春萬的面造了很大的勢說要抓捕亨民,但是春萬得意忘形之後說出的一句你們是抓不到他的話被藏在門後的泰錫的手下一清二楚,泰錫也果然地改變了原來的目的地,去到了春萬和亨民手機裡聯繫的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那個地方,而這個地方就是之前曾經抓住過亨民的他們家的一艘遊艇上。
 
當泰錫帶著大批的警力趕到目的地的時候,亨民已經離開了,但是從房間裡殘留的帶血的敷料上可以看出這裡的確是亨民呆過的地方。當泰錫打開曾經害過許多人的冰櫃時,卻赫然發現裡面竟然全是妹妹泰熙的不同角度的照片。
 
第19集泰錫故意幫春萬脫罪 泰錫對妹妹大發雷霆
考慮到泰熙的安危,泰錫不顧一切的來到了妹妹的蛋糕店,還好在亡命流竄的亨民趕到之前見到了妹妹,沒有多說,泰錫直接把她帶到了自己的家裡,泰熙把自己的一切都放到蛋糕店裡,她想打電話安頓一下店裡的事情卻被哥哥奪走了手機,當聽到泰錫說出亨民下一步的目標竟然就是自己後,再看看泰錫那幅緊張的神情後,泰熙真切地感受到哥哥對自己的關心了。
 
在逮捕有真的案件中,春萬違規向手無寸鐵的萬洙開槍並當著其兒子的面把他打死的事情讓春萬一直在接受著上級監督調查,可是當春萬為自己的行為而狡辯的時候,泰錫竟然沒有向以往一樣的伸張正義,反而幫著他說了謊,有了泰錫有利的證詞,春萬僅受到了停職一個月的輕微處罰,深知泰錫性格的春萬的心裡雖然有些意外,但他也明白這不過的泰錫計謀的其中一步罷了。
 
春萬專程等著泰錫詢問他幫助自己的理由時,也聽到了泰錫的肺腑之言,光是憑借眼前的誤殺萬洙的事情根本不足以把春萬送進監獄的,而且泰錫也知道春警察期間撈了不少的油水,如果開除他,他會用這些錢躲到海外去過心安理得的日子,這樣的結局是泰錫不願意看到的,他要把春萬留在警察局內部,留在自己身邊,讓自己時刻牢記有這樣一個敗類需要自己來處置。
 
泰錫把手下的人都安排到了妹妹的蛋糕店附近,而他自己則在周圍一直轉來轉去,他在想著現在已經逃出了警方的亨民又會是怎麼一種變態的心理呢?想到[這裡,他還是不放心,打電話向詢問善才的情況,當得知此時的善才在自己的養父母家尋找關於自己身世的資料後,泰錫稍稍放下心來,但是他依舊不停地叮囑善才一定要小心。
 
就在善才坐在沙發在翻看著關於她兒時的一些資料的時候,她被亨民從後面摀住了嘴巴,但是亨民卻是低估了眼前這個女人的水平,善才早就發現了躲在暗處的亨民,他還沒有來得及控制善才,已經被早有防備的善才用迷藥迷暈了過去,當亨民醒來時,發現自己早已被善才五花大綁地控制住了。
 
心狠手辣的善才想要從亨民口中知道當年自己的身世,她並沒有手軟,直接用自己的髮簪狠狠地刺向了亨民的大腿,平日裡再狠毒的亨民此時也只能是虎落平原任由善才的擺佈了。雖然亨民並不情願,但是他還是把當年汝蔚媽媽為了拖住他救下女兒而被他殘忍殺害的事情講了出來,目的就是要刺激善才,這一招果然奏效,此時的善才好像也回憶起來媽媽倒在血泊中依然拚命抱著亨民的腿目的就是為自己爭取更多的逃跑時間。善才一時的走神,被亨民抓住了空子,他用力扯下制約自己的鐵藝用力地把善才砸暈後想要殺死她,但是這時接到善才通知的泰錫及時地趕到了,他救下了被亨民打傷的善才,但沒有抓住落荒而逃的亨民。
 
泰熙一個人呆著無聊地不停的調換著電視節目,但是沒有一個頻道能讓她靜下心來,當她接到店員打來的電話後,更是坐臥不安了,他忘記了哥哥的叮囑,執意回到了店裡,本來就為善才受傷而難過不已的泰錫接到了保護泰熙的警察打來的電話後,生氣地來到了妹妹的店裡,看到泰熙正好端著一盤剛做好的蛋糕走出來,他氣憤地把櫃檯裡的所有東西都扔到了地上,他的這一舉動讓泰熙感覺非常地委屈,她坐在地上傷心地哭了起來,而此時的泰錫心裡更加的難受,十三年來,他一直在為自己當初的錯誤決定而後悔不已,前不久,他才失去了和自己心心相印的妻子海俊,這次他是下定了決心的,他不想失去汝蔚和泰熙中的任何一個人,正所謂擔心則亂,泰錫也正是因為太在乎汝蔚、泰熙這兩個妹妹了才會如此地不冷靜的。
 
第20集亨民安排奇怪見面 泰錫欲換兩人被拒
倔強的泰熙根本聽不進去泰錫話,她執意要去店裡工作,沒有辦法,泰錫只能任由著她了,但是泰錫最後還是派了自己手下長髮的李刑警暗中保護泰熙。但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春萬被亨民一再地被亨民許以重金來利用幫助自己。雖然不恥自己堂堂一個警察局的隊長會被這樣一個連環殺人犯利用,但是想起來亨民許給自己巨大誘惑之後,春萬也只能在車裡而大喊幾聲來發洩了。
 
春萬把李刑警引到了屋外後被亨民從背後偷襲得手後,手槍也被亨民搶走了。沒有了警察的保護,泰熙最後還是被亨民抓去了。
 
利用善才一直都想要知道自己身世的心理,亨民給她發了地址,恃才自傲的善才根本沒有把亨民放到眼裡,她也沒有意識到自己這一去可以面臨的就是生與死的選擇。
 
而這一次,亨民是打算要和泰錫決一死戰了,他不僅控制了泰熙,而且還把善才也抓了起來,這次要當著泰錫的面殺死他一直想要保護的兩個女人,從精神上摧毀泰錫的鬥志,達到自己最終目的就是讓泰錫痛不欲生地生活在自己的地獄中。
 
雖然善才暢快做了準備,但是在她救下泰熙準備離開後,還是被亨民抓了回去。膽小的泰熙嚇得站都站不穩,還好一旁有善才陪著,善才一路扶著她一道向前走著。
 
按照亨民提供的地址,泰錫找到了他們三個人,當看到亨民丟掉了手槍裡多餘的子彈只留下一發後,泰錫心才放下一些,但是緊接著亨民的要求竟然是要泰錫在泰熙和善才之間做出選擇,一個是自己愧疚了十三年的故人,一個是自己唯一的血緣親人,這對於泰錫來講是一道沒有答案的選擇題,但是,身為刑警的他最終還是有了自己的答案,他提出亨民最終的目標就是自己,他提出用自己的性命來換這兩個女孩兒的路,但是亨民去拒絕了他的要求。
 
得知了善才身世的泰熙感覺自己已經在十三年前出賣汝蔚那一刻就已經死了,而此時,她願意用自己的性命來換取汝蔚的生還。沒有想到亨民已經將事情的真相說了出來,泰錫非常地震驚,但是眼前這個局面泰錫依舊感覺到了為難。
 
第21集泰錫用計激怒妹妹出手解圍 善才回憶起自己汝蔚身份
就在泰錫為了這兩難的選擇而頭疼的時候,泰熙一句救救汝蔚的話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大吃一驚。從小就失去親情關懷的善才更是把不可思議的目光投向了泰熙,剛才還因為害怕需要自己幫忙才能站立行走的柔弱女子,現在面臨生死的選擇時居然能如此地勇敢,泰熙的這一句救救汝蔚的話讓善才感受著久違的溫暖。
 
誰知現場被泰錫的一句讓善才去死的話卻讓善才的臉上立即變得冷若冰霜起來,直到聽到泰錫一字一頓地再次說出殷善才三個字後,泰熙才扭頭看向了善才。泰錫說出善才是和亨民一樣的冷血變態之人時,亨民反而開始思考起來,就在他走神的時候,泰熙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一把推開了用槍抵在善才頭的亨民,現場一片混亂,泰錫趁機衝上去,對著亨民就是一頓狠揍,直到他被打得滿口流血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一旁的善才反而表現得異常平靜,混亂中,她聽到泰熙那句發自內心地汝蔚快跑的話後愣住了,她好像又想起來許多的事情。
 
已經殺紅了眼的泰錫用手緊緊地掐住亨民的脖子,眼看著亨民就快沒命的時候,一旁的泰熙上前勸阻哥哥住手,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善才悠悠地說出了和十三年前一樣口氣的那句你們是兄弟的話,這個口氣深深地刺激到了泰錫,他的手略微放鬆了一些,亨民趁著這個機會拿出一把小刀做起了殊死反抗,兩個人扭打到一起難解難分,泰熙拿起了桌子上的手槍,泰錫讓她開槍,但是泰熙卻猶豫了起來,一旁的善才握住了泰熙的手衝著泰錫開了槍,子彈從泰錫的身體裡穿了過去,擊中了身後的亨民,槍響之後,兩個人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雖然子彈從泰錫的身體中穿過,但是由於沒有傷著重要的部位,在醫院裡沒過多久,泰錫就甦醒了過來,他想起來,槍響時他彷彿看到善才好像是暈倒在地,果然他在病房裡看到了仍處於暈迷中的善才。
 
亨民的死訊在社會上引起了不小的反響,雖然屬於正當防衛,但是出於警察的內部監督條例,泰錫及他的手下還是需要面對上級督察的例行調查,還好泰錫身正不怕影子歪,最終泰錫並沒有落下什麼把柄,因為春萬的緣故,李刑警的手槍出現在案發現場,當李刑警說出是因為春萬的原因他才會被襲而丟槍後,春萬憑著他那三寸不爛之舌巧妙地搪塞了過去。
 
此時的泰錫完成了抓捕亨民的任務後,忽然人生失去了目標,他是真想回到過去,和海俊平平安安地過日子,但是現在他只能看著照片裡的海俊獨自傷心了。
 
一個因為在黑暗中保護被惡人欺負的市民出手相救有男人而受到了極大的社會關注。被譽為處決者的稱號。但是在警察的眼裡,惡人應該由法律來審判,不管出於什麼目的,隨意剝奪他人的生命就是犯罪。
 
清醒過來的善才拒絕了泰熙陪同自己的想法,她找到泰錫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雖然她知道泰錫那天說讓亨民殺自己只是一個策略,但是這句話對於她所帶來的衝擊卻是無比巨大的。
 
第22集離奇案件泰錫被點將 受害者表述真實想法
那個處決者把對臭名卓著的張錫九的處決視頻放到了網上,由於網絡服務器安在了國外,所以就連泰錫手下的黑客高手自歎無法破解具體地址。當聽到錫九一案的當事人居然點名由泰錫來負責這起案件時,泰錫的手下人都大吃一驚,而此時的泰錫正在家裡無聊地養著傷。
 
距離處決者要求的時間僅剩下七個小時了,當上級找到泰錫想讓他回來負責這起案件的時候,泰錫拒絕了,但是那個所謂的處決者好像是和泰錫叫板,他在網上發出了如果泰錫同意接手這個案件,他就會把處決的時間推遲二十四個小時,這無疑是在逼著泰錫出馬的。
 
斟酌了很久,泰錫還是決定遵從自己的內心。他的回歸無論是給社會大眾還是對於他的手下人來說都好比是一針強心劑。仔細分析過處決者的話後,泰錫猜出了那個人的言外之意。只要受害者車娜萊肯原諒錫九,他就會放了他,現在看來,先保住錫九的命再找到線索來找到那個處決者是個重要的突破口,而現在最難辦的就是要說服受害人娜萊出面願意原諒錫九,這個想法顯然是荒謬,但是泰錫為了正文的力量他還是找到了娜萊,結果果然如泰錫所預料的那樣,娜萊毫不客氣地拒絕了他的請求。
 
就在泰錫望著娜萊的背影歎息的時候,善才出現在了他的旁邊,泰錫非常奇怪善才是靠什麼讓娜萊同意接受自己的採訪的,對於這個問題,善才並不打算回答,她在泰錫準備離開的時候,說出了泰錫和妹妹泰熙都是一樣的不遵守承諾的人,聽到這裡,泰錫非常地震驚,他一直想要保守的秘密,最終還是被善回憶起來了。這讓泰錫不免擔心了起來。
 
雖然讓娜萊替錫九向處決者求情看來是件荒誕的事情,但是出於對法律及正義的公正,泰錫也不得不這樣做。娜萊找到斗鎮表達了自己的意思,本來以為娜萊會按照泰錫安排的那樣替錫九求情的,但是在娜萊悲情地講述完成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後,娜萊忽然發瘋似地對著鏡頭大喊,要他馬上殺死錫九,這個突然出現的意外讓記者招待會立即陷入了混亂,警察局不得不提前宣佈招待會結束,而台下的善才嘴角卻露出了不易察覺的微笑。
 
第23集泰錫成功救下錫九 善才恢復過去記憶
從一個慣犯拍攝並上傳到網上的視頻裡,泰錫他們發現了和綁架錫九好像是同一個地方,在一個網吧裡,泰錫他們抓住了那個人,這次沒有等泰錫出馬,東允就沿用著泰錫那一套狠辣的手法打得開始還嘴硬的慣犯沒過多久就招供了那個地方。
 
距離那個是處決者廟宇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了,而那人在網絡上發起的是否處決錫九的投票也壓倒性地一一同意處決錫九,聞訊而來的和網絡主播不知從哪裡得到的消息也趕到了那個地址,就在錫九馬上就要吊死的時候,泰錫他們及時趕到救下了錫九,但是當警察們想帶著錫九離開時卻遭到了圍觀市民的阻撓。
 
安排好手下人處理現場,泰錫順著那個處決者逃跑的下去,在逃跑過程中,聞訊趕來的趙刑警被那個人打傷後暈倒在地後頭部恰巧碰到一個石頭上,此時的處決者像是一個亡命徒,從一個非常大的跨度的樓頂之間來回穿梭著,泰錫也想跟著跨過去,被身後的東允一把按倒在地,泰錫的傷還沒有完全好,而急於抓人的他似乎早已忘記了這一點。
 
善才把泰錫約了出來,泰錫也想知道她是否真得恢復了記憶。兩個人談起了十三年前發生的事情。此時的善才已經恢復了往日的冷靜,其實對於過去的事情,她並不在意,但是唯獨讓她放不下的是,明明知道媽媽拖住亨民會死,她還是自私的一個人跑了出去,這讓她心裡十分內疚。聽到這裡,泰錫終於明白了善才的苦心了,也就是在這一刻,泰錫才有了足夠地勇氣直視善才的眼睛並說出了那一句他在心裡默默隱藏了十三年的對不起三個字。泰錫想要彌補善才,但是善才並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泰錫和他的手下安靜地呆在辦公室裡無所事事,他腦海裡一直回放著處處決者對自己說的類似於犯了重罪卻沒有受到相應的處罰的內容,他把目光盯在了那個網站的地址上,那分明是一個日期,泰錫按照這個線索最終鎖定了曾經被錫九強姦被殘忍殺害的一名女子的丈夫姜宇俊。而他真正想要殺害的是一個權秀哲的男人,就是這個權秀哲不停地性侵女性後得到了對方的諒解從而免除了自己應該承擔的處罰,也就是在和解出獄後他強姦了宇俊的妻子並將她殺害了。當泰錫提出通過保護秀哲來抓捕宇俊的建議後卻遭到了拒絕。此時躲在暗處的宇俊從電視節目裡得知了趙刑警的死訊和他身後年幼的孩子和懷了身孕的妻子,本意是懲惡揚善的宇俊此時也是後悔莫及。
 
停播了許久的宇俊的直播又開始了,他公開自己的真實身份和妻子的悲慘遭遇後再次在網絡徵集網民的投票是否應該殺死秀哲。
 
第24集泰錫成功抓獲宇俊 善才欲查殺親兇手
前段時間警方保護行兇者錫九而導致趙刑警死亡引起了社會公眾對警察的普遍不滿。可以理解的警察局內部對於泰錫再一次提出來的保護權秀哲的提議後也是全部投了反對票,即便如此,倔強的泰錫卻依舊堅持著他的判斷,停播了許久的宇俊的直播又開始了,他公開自己的真實身份和妻子的悲慘遭遇後再次在網絡徵集網民的投票是否應該殺死秀哲。
 
春萬的處罰還沒有執行完畢,他就被告知停止執行對他的處罰,讓他立即歸隊,對於這她個在幕後幫助報導的人春萬非常地好奇,可是還沒過多久,那個他曾經見過的議員就交給他一從神秘的檔案,要他出馬幫助自己做事。
 
泰錫和東允兩個人喬裝打扮帶著秀哲走出了警察局,三個人都戴著足以遮住整張臉的大口罩,他們剛來到酒店,準備打開房門的時候,宇俊就從後面跟了上來,他用鐵棒砸向了身著便衣的男人卻沒有想到那個人是東允假扮的,一旁的泰錫跟著宇俊一路狂奔都沒有抓住他,但是讓泰錫沒有想到的是身穿著警服的秀哲最終還是被宇俊發現並帶到了天台上,看著在天台邊上即將被推下去的秀哲,泰錫耐心地勸說著情緒非常激動的宇俊卻沒有任何的效果,最後泰錫說出了已經死去八年的他的妻子宥靜希望能喚回他的良知。看到宇俊把秀哲拉了回來,泰錫心裡鬆了一口氣,但是還沒等秀哲走幾步後,宇俊就用手裡的鐵棒砸向了他的腦袋,那鮮紅的液體讓泰錫一時有些恍惚,他上前察看秀哲的傷勢時,卻從眼角的餘光看到了準備跳樓自殺的宇俊,來不急多想的泰錫一把上前把他拉了回來。
 
看著被帶走的宇俊和秀哲,泰錫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終於他又一次給了自己一個交待。他還沒有時間去想別的事情時,善才的電話響了。當聽到善才親口說出她原諒自己時,泰錫向善才投去了懷疑的目光。聽到善才打算提出條件後,泰錫立即來了精神,但是令泰錫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善才提出的條件竟然是幫她查同殺害她養父母的兇手,這個案子從一開始泰錫是懷疑善才的,但是當得知善才就是十三年前的汝蔚時,不明白自己是出於什麼目的,泰錫停止了對這件案子的調查,後來警察局內部也就沒有人會再提起這個案件了。而善才竟然說出自己不是所謂的兇手的話後確實讓泰錫非常地奇怪。
 
第25集銀行職員芝椒被害 古稀成學承認殺人
下班回家的泰錫看到了家門口放的一個蛋糕盒子,打開後在裡面竟然發現是一把帶血的錘子,看到這裡,泰錫不由得想起來善才父母的慘死和善才叮囑自己幫她找出真兇的請求。在確認錘子上的血液的確是善才父母的後,看到蛋糕盒子上的商標向妹妹證實了善才確實去店裡買過蛋糕。找到了善才,泰錫勸說她去自守,但是卻遭到了對方的嘲諷。泰錫直言自己是個遇到案子就會咬住不放的刑警,而善才也是想著借這個案件來證實自己之前對在泰錫心目中位置的猜測是否準確。
 
整理好手頭的票據後,東申銀行的趙芝椒換好衣服準備下班,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總感覺危險應在身邊,她一路上不時地回頭卻沒有也沒有發現。直到心驚膽戰地跑了家鎖好門後,芝椒才長和地舒了一口氣。但是半夜醒來她卻看到一個男人正站在自己的床頭。
 
泰錫趕到案發現場後,從同事口中知道了一些線索,二十年前發生的主要傷害銀行職員的連環殺人案和芝椒被害有類似的情況。在手下人仔細分析案件的後,大家都陷入了迷茫,這起案件似乎沒有可以下手的線索。
 
春萬在接受了一個故交的請求後,來到了那人所說的一家頗具規模的韓潔醫院,在醫院門口看到了一個因為醫療糾紛正舉著牌子示威的母親,在向院長瞭解事情情況的時候,春萬收下了院長遞上的一筆不少的現鈔。收到錢財,春萬自然會不遺餘力地拿出諸多法律勸說那位母親放棄示威,但是對方似乎早有準備,先後出示的眾多材料讓春萬啞口無言,最後那位母親只提出來一個要求,那就是他要向泰錫來訴說自己的冤屈。
 
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再次聽到泰錫的名字讓春萬非常地惱火。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裡不如泰錫才讓這個人不管是在警察局內部還是在社會公眾心中都有極高地聲望。春萬毫不客氣拒絕了對方的請求。
 
在梳理之前案件的嫌疑人時,大家在走訪過程中均遭到了對方的不可理解的反感,細究原因當年負責案件的刑警之一就是春萬,當年年輕的春萬也是一腔熱情地投身於刑事案件的偵破工作才會反覆地向當事人詢問遭至反感,至於他為什麼現場變成了這個樣子,大家也都十分不解。五人中有一人一直也無法找到地址,當潘偵探費力地找出那個已經年逾古稀的名叫李成學的住址後,泰錫他們連忙趕了過去。
 
打開門後,泰錫他們很輕易地就進入了房間,成學似乎非常期待他們的到來。對於他們的詢問也是有問必答,成學的這種直率讓大家開始都有些不適應,直到他開口說出二十年前那些兇殺案都是出自他之手時,大家都愣住了,直到看到他從衣櫃拿出來當年案發現場丟失 的服時那些被害人的工作服時,大家才信以為真。
 
第26集春錫會見當事人遭誤會 春萬與成學說法不一
被帶回警察局的成學對於自己二十年前殺害銀行女職員的案件並沒有否認,反而他還在泰錫面前表現出了殺人後的那種快感,這讓泰錫非常地惱火,但是在問起芝椒前天被殺的情況時,成學表現得非常吃驚,他不承認自己再次殺人,而成學現在居住的地方也屬於攝像頭沒有覆蓋的地區,無法證實成學前天是否出去過。結合成學現在的狀態,泰錫幾乎可以消除對成學的懷疑。
 
在對成學進一步審訊中,泰錫聽出來他是一個喜歡炫耀的人,而那些殺人後還不被警方破獲的案件自然就是他最為得意的作品了,當問起他是否向別人講述或者傳授時,成學明白了說出了對於自己在訴訟時效內的案件他是絕對不會外洩的,為了更好地保護自己防止自己灑後失言,他居然戒掉了酒癮,這話一出口讓泰錫也是大吃一驚。
 
雖然成學一再否認自己曾經向別人講述過殺人的細節,但是善於詢問的泰錫還是從他的話語中聽到了他引以為傲的所謂的工匠精神,看到泰錫抓住了自己的漏洞,成學的臉上略顯出一絲的緊張,但是很快地他就又恢復了平靜。
 
在印證當年另外一個嫌疑我劉正秀的證詞時,泰錫發現了他所說的和成學內容的矛盾之處。當再次對正秀的詢問中,他終於承認了之前他和芝椒是情侶關係,因為不想讓外界知道他們之間的這種關係,他選擇了撒謊。
 
回想起來成學說起的春萬那沒有原則的審訊後,泰錫找到春萬,要求他與成學對峙,但是對方心裡依舊想著韓潔醫院自己沒有瞭解的案子,作為交換條件,他提出來泰錫去見見在醫院門口示威的那個媽媽。
 
為了更好地破案,泰錫來到了醫院門口見到了那位正在承受著喪子之痛的母親黃邱英,泰錫直言不諱地說出她可以直接聯繫自己,大可不必通過春萬萬傳話,但是邱英卻誤以為泰錫也是和春萬他們是一夥兒的。
 
不方便說出真相的泰錫只是找了其他借口打消了邱央的顧慮,但是看到眼前這位對人生沒有任何依戀的媽媽唯一的願望就是有揭露兒子的死因時,泰錫的心情也非常地沉重。得到泰錫一定會去找自己的承諾後,這位可憐地母親拿起抗議牌子後離開了。
 
看到達到目的的春萬也如約來見了成學,泰錫從監控裡聽著兩個人的對話,但是他們對於當年殺害芝椒時現場還有一個人的事情上卻有著截然不同的說法,熟悉警方辦案辦案流程的成學不想和春萬多聊,他走進了監控室去和泰錫道別,在被泰錫追問在場的是否還另有他人時,對於那個人學成似乎非常地鄙視,根本不願意提及。
 
第27集善才巧妙配合暗助泰錫 正秀因愛不成反生殺心
成學臨走時一再感謝泰錫他們陪自己度過了無聊的一天,作為回報,他只是簡單地說出了二十年前破壞他殺害芝椒的是一個女人,而那個女人是他想要殺掉的。聽到這個消息的泰錫立即意識到了事情的嚴峻性,兇手幫助成學完成了殺害芝椒的願望,那成學想要殺害那晚在場的另外一個女人的想法那個兇手也會幫忙完成的。
 
聽到這個消息的眾人想要從芝椒身邊的同學同事著手調查,但是被泰錫拒絕了,時間已經明顯地不夠他們在茫茫人海中尋找了,無奈之下,泰錫借助警方警情通報的渠道把這個消息傳給了媒體。
 
在和成學的談話中,泰錫已經切好了對方的軟肋,想好對策之後,他再一次來到了成學那簡陋的家裡,但是在房間裡,泰錫卻意外地發現了敢也在場的善才,之前善才進屋時,成學正在看報紙上善才的文章,而明知自己是兇手還敢一個人上門的勇氣也讓成學十分佩服。泰錫以調查案件為由拒絕善才在場旁聽他對成學的詢問,但是讓泰錫沒有想到的是,成學居然以善才在場為條件來要挾泰錫。雖然一再地提出條件,但是心理扭曲的成學還是迫切地想知道自己的作品被別人怎樣地篡改、顛覆。他的眼神始終沒有離開泰錫帶來的文件夾。
 
一旁的善才看似在和成學對話,實際上她所講的內容都是在幫著一旁的泰錫。為了和成學拉近距離,善才故意說出了自己是泰錫懷疑的殺害父母的兇手,看到照片的善才故意和泰錫故弄玄虛地討論著裡面的細節,一旁的成學被兩個人的一唱一和逗得心急如焚。看到照片的成學對於這個個偽造者的手法並不滿意,他隨口說了一句不是偽造,簡直就是一模一樣。聽到這樣的回答,泰錫依舊不明白其中的含義,他不停地撓著頭,一旁的善才看到他的表情替他解開了迷團。
 
能看到之前照片中的細節並模仿做案的一定是看到了之前的兇案現場照片,泰錫拿著照片找春萬詢問,眾多線索彙集在一起後,泰錫把目標放到了正秀身上。而此時的佳英也從芝椒的一個要好的朋友口中得知了一個叫貝英美的女人的名字。泰錫他們迅速趕往英美工作的療養院,此時的正秀也正好在療養院裡做義工,在正秀舉起手中的兒子準備砸向英美的頭部。沒有費太大的力氣,泰錫就制服了這個眼前這個變態的模仿者。正秀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二十年前,他就瘋狂地追求著芝椒,但是一直都被拒絕,出於他狹隘的內心,他選擇殺害了芝椒,現在他又把報復的目標轉到了芝椒的好朋友英美的身上。
 
第28集成學難逃公憤最終入獄 在根警局自守承認殺人
正秀居然把他卑鄙的跟蹤狂行為說成是兩個人的兩情相悅,一旦遭到打擊他就動了殺人的心思。聽到這裡,泰錫起身準備離開時,被正秀叫住了,他還想著把自己所謂的對愛情的執著告訴更多的人,但是早已怒火中燒的泰錫丟下一句如果再聽下去,他會殺死正秀後離開了。
 
成學從新聞裡瞭解了正秀被抓的消息後,鼻子裡發出了不懈的哼聲,在他看來只有自己才是那種有著天賦的殺人匠人,正秀這樣的模仿手段簡直是對他極大的侮辱。
 
在警方召開的案情通報會上,大家都對藏在幕後的成學的身份非常好奇,也感覺到十分地恐怖,為了不引起社會的恐慌,發言人選擇了閉口不提的對策,人群中的善才終於說出了案件已經超過訴訟時效的秘密。
 
雖然抓獲了正秀,但是大家都十分地沮喪,明明知道成學是二十年前那個十惡不赦的殺人兇手,但是由於法律的限制,他們卻不能為那些死去的人報仇雪恨,想著真是白白拿著這一份薪水。泰錫總是最有辦法的,他帶著佳英和東允以正秀共犯的身份抓走了成學。雖然他們都明白成學所說的自己冤枉是真的,但是他們還是想要還死者一個公道。
 
忙完手頭的工作,泰錫並沒有忘記他對那個可憐的老年喪子的媽媽的承諾,他來到在韓潔醫院死去的林志浩媽媽黃邱英的家,卻敲不開門。泰錫並不知道,就在剛才可憐的邱英正看著手機裡兒子的遺照抱頭痛哭著。
 
文啟按照泰錫的安排去調查他收到的那把帶善才父母鮮血錘子,雖然那是件辛苦的事情,但是文啟還是非常認真地對一家家的工具店進行了調查,工夫不負有心人,終於在最後那家店裡,文啟找到了和凶器一模一樣的錘子,經驗豐富的文啟還帶回了已經被刪除的店門口的監控視頻,雖然大家都不願意看到善才的影子,但是善才的確就是那個購買錘子的人,這一發現,讓泰錫非常糾結,他不知道以後該如何面對善才,但是出於他身為警察應有的使命,他還是告訴了手下人他們下一步的工作就是善才父母被害的案件。
 
在分配好各自的調查重點後,泰錫來到了善才家,把找到購買兇器人的消息告訴了她,但是聽到這個消息的善才並沒有任何的異樣,對於泰錫說出的他目前的的調查重點就是如何在三分鐘之內殺死兩個人和一條狗的作案手法,善才報之一笑,她目前更關心的是作案的動機,她把給泰錫提前打了預防針,一旦查出事情的真相,泰錫就猶如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似得後悔不已。泰錫用詢問的目光看向善才的時候,對方對他根本不予理睬,驕傲地直接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在對善才的父母身前社會關係調查時,一個叫徐在根的男人走進了大家的視線,那人是當時為數不多的對善才關照的人,文啟來到在根家想要瞭解一些關於善才的情況卻發現房門緊鎖,文啟把這個消息告訴泰錫後,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步履蹣跚的的在根來到了泰錫面前自守說是自己殺死了善才的父母。這個不請自來的人讓泰錫感到非常地震驚。
 
第29集秀漢意外墜樓身亡 邱英涉罪接受調查
看著照片裡的善才,回想起她那句一旦知道了她父母被害的真相,猶如那潘朋拉的盒子被打開一樣,善錫將會承受極度的痛苦,這裡面真正的含義是什麼,泰錫百思不得其解。徐在根的出現讓本就思緒萬千的泰錫更加迷茫了。
 
猶如親歷了殺人現場一般,在根所描述的每一個細節都非常地清晰,但是即便事先經過認真的仔細,面對泰錫一些冷不及防的提問,在根還是顯得有些措手不及,泰錫耐心地聽他講述所謂的殺人動機,但是眼角卻注意他那不斷揉搓衣角的雙手。在根的理由看似確實是無懈可擊的,但是泰錫卻始終懷有疑惑。在根再事先準備的說詞都不可能毫不漏洞,泰錫還是隱隱的感覺到有不對勁兒的地方。
 
在醫院門口徘徊的邱英打開泰錫的號碼,最終還是沒有打出去,無意中她看到了電梯裡正和同事們談笑風生的李秀漢院長,她內心的傷疤被揭開了,她沒有猶豫走進了醫院。雖然如願見到了秀漢,但是沒過多長時間,邱英就連滾帶爬地從會客室裡出來了,醫院裡的醫生按照她手指的方向走進去,卻發現了已經墜樓身亡的秀漢。
 
泰錫得到消息趕到醫院後,發現邱英已經被春萬逮捕了,泰錫向春萬詢問案情,卻遭到了對方的冷嘲熱諷。在審訊室外面,泰錫看到裡面春成對邱英案件的過分的熱情,感覺到裡面可能存在的問題。果然當邱英提出來她只會跟泰錫說時,遭到了春萬的白眼。在廳長辦公室裡,泰錫想要接手這個案件,但是春萬卻不肯放手,兩個人甚至發生了激烈的爭執,最後想到邱英的態度,沒有辦法只能把這個案件移交給泰錫小組負責。
 
在警察局的天台上,泰錫望著眼前飄動的國旗想著心事,春萬詢問他事事跟自己作對的原因時,泰錫並沒有隱瞞,之前春萬對宋萬洙和張亨民所做的事情他依舊是記憶猶新,他曾經發誓要把春萬這個警察局內部的毒瘤徹底剷除,如今他依舊為著這個目標努力著。因為這個案子涉及議員的兒子,廳長也受到了影響,但是眼前也只能這樣了。不過,他還是叮囑春萬暗地裡多留意泰錫的行動。
 
同時負責兩個案子,泰錫手下人全都忙得四腳朝天的,佳英和文啟在現場仔細地搜集證據,壓根兒沒有注意不遠的汽車裡善才正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回到家後,善才把有用的證據全部都處理好之後,帶走了一個錄音筆。
 
在韓潔醫院裡詢問有關人員時,泰錫注意到當時為邱英兒子志浩接診的大夫樸根浩。根浩對於泰錫的詢問是乎在有意迴避,為了得到更加有利的證據,泰錫決定採取非常規的手段。
 
對邱英的詢問已經到了法律規定時間限制,沒有辦法,泰錫只能最後向她瞭解秀漢真實的死亡原因,但是這次邱英卻要求素錫先調查自己兒子志浩的死因,否則她不會說出她瞭解的真相。雖然討厭被別人要挾,但是看到那張一說起兒子就會痛苦扭曲的臉,泰錫的內心就湧起深深的同情心。最後,泰錫還是選擇了妥協。
 
第30集出事孩子家世顯赫 志浩死因大白天下
泰錫他們想去見見志浩出事時在一起的其他孩子們,卻聽到了身後春萬看似好意的提醒,果然另外的那三個孩子的父母都是有權勢的人,其中一個就是死去的李秀漢的兒子李大雄。那幾位家長對於志浩的死只是歸結為志浩本身的健康問題,看到從家長們口中並得不到有用的證據,泰錫他們只能把希望寄於志浩的老師了,但是幾乎所有的老師似乎都事先商量好了,對泰錫的詢問都是閉口不提。而此時,春萬正和那三個孩子在一起吃著飯。在對一位醫務室的老師的詢問中,泰錫成功地運用了他聽到了心理戰術打動了那個老師,最後他聽到了志浩生前所遭到的可怕遭遇。
 
在調查了根浩後,泰錫以被人舉報收受回扣為由,泰錫對根浩進行了恐嚇,果然他聽到了志浩送來醫院時已經死亡,但是開始時還單純地為救活志浩,但是後來為了掩蓋身上被打的淤青,志漢不惜親自出馬為志浩做心肺復甦將近一個小時,由於用力過猛,志浩身上的肋骨也被弄斷。
 
事實再清楚不過了,志浩的死是那三個孩子直接導致的,當泰錫把事情的真相告訴邱英的時候,邱英把孩子生前穿過的帶血的衣服和帶有事先當時錄音的手機交到了泰錫的手上,當被問及這麼做的原因時,邱英說出了如果她事先交出這些證據,泰錫他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認真的調查了。
 
證實了志浩衣服上的鮮血並非所謂的鼻血,而是被毆打所致,泰錫的眉頭一皺。尤其是聽完了志浩死前被打的錄音後,泰錫小組的每個人都氣憤不已,他們無法想像小小的志浩生前究竟經歷過什麼,更讓大家難過的是邱英肯定也聽到這個錄音,那她的心情肯定是更加悲痛的,由此,大家的理由相信,為了給自己的兒子報仇,邱英殺害漢秀是有充分的理由的。但是,因為錄音的時間並非是出事的當天,這個證據也不能作為志浩被害的直接證據,思來想去,泰錫還是決定從那三個男孩子身上入手,打破他們的心理防線獲取最有利的證據。
 
崔敏浩的爸爸崔議員是當地的名人,他曾經和春萬有過為數不少的金錢交易,所以春萬對於不管是他還是他兒子的事情都是非常上心的。在得到廳長的授意後,春萬悄悄地給警察局監察室打了電話,他猜到泰錫可能會以非法的手段接觸那三個未成年人,這次,他要讓泰錫栽到自己的手裡。
 
還在為眼前這兩起案子頭疼不已的泰錫剛剛目送走了一直對自己虎視眈眈的春萬後發現了善才正向著自己走來。當聽到善才提出想剛剛在根的要求後,泰錫直接拒絕離開了,可是當聽到身後傳來春萬和亨民的通話錄音後,一直苦於找不到證據的泰錫無法抗拒這樣的誘惑,他同意了善才的要求。 
 
在看守所裡,善才並沒有有意地迴避泰錫,她和在根之間的對話一旁的泰錫聽得一清二楚。與其說是對話,倒更像是誘供,對於善才說出的懺悔、對不起、贖罪之類的話,在根都一一回應,最後甚至跪拜到了善才的面前。泰錫冷冷地看著她們之間的表演,最後他還是拿到了他想要的證據。
 
第31集手下配合泰錫成功獲取重要證據 為報血仇可憐母親搭上自己自由
在根重複著他一開始時的觀點,如果說出實情,泰錫將會痛苦萬分,他再次詢問泰錫是否依舊想要知道實情。同樣的內容,善才也對自己說過,這讓泰錫堅定了自己想要瞭解真相的信心。在根講出了他只對泰錫一個人說的請求後,泰錫果然關閉了所有的錄音、錄像設備,這個真相,將會只有泰錫一個人知曉。
 
十三年前,從家中逃出來的汝蔚不小心跌倒在馬路上,被駕車經過的他的養父母撞倒,為了掩蓋他們罪行,他們找到當時的員工在根來處理善後,本意他們是讓根連同發生事故的車輛帶已經昏迷的汝蔚一起燒掉的,但是在即將動手的那一刻,在根發現當時的汝蔚依舊活著,動了側隱之心的在根把汝蔚放到了醫院門口,直到看到她被抬進去後才放心地離開。事情並未結束,警方依據車輛信息找到了善才的養父向他瞭解情況,害怕自己殺人的事情敗露,他再一次找到在根商量,當聽到在根說出實情後才放下心來。但是這對狠心的夫妻並不打算放過汝蔚,他們找遍了附近的孤兒院,終於找到了汝蔚。為了掩蓋他們的罪行,他們收養了他們想要殺掉的孩子。在成功地收養汝蔚後,他們百般責折磨這個孩子。當時已經失去記憶的年幼的汝蔚盡量讓自己努力變好想要討父母的歡心,但是每一次她換來的卻是變本加厲的折磨與毆打,害怕汝蔚恢復記憶後揭發他們的罪行,他們甚至把汝蔚整日關在屋子裡不允許出去。直到最後汝蔚被他們送出國後,才漸漸擺脫了這樣的悲慘命運。
 
在根在得知自己時日不多時,離開了善才父母的工廠,為了給自己贖罪,他把真相如實地告訴了善才,但是令他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第二天,就傳出來善才父母被殺害的消息,在要不願意相信這一切是善才所為,但是種種證據卻都指向了善才。雖然不願意相信,但是事情真得如他所預料的那樣,自己對汝蔚所做的事情居然改變了這個孩子一生的生活軌跡,甚至扛把她由受害者變成了行兇者。
 
東允被監察部人員安排監督泰錫的舉動,雖然極不情願,但是對於上峰的安排,出於對泰錫的尊重,東允拒絕了對方的要求,但是在一起外出執行任務時,雖然佳英十分小心,但是東允發現她衣服裡藏著麥克風。泰錫他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被總部的監察室原原本本地錄了下來。利用邱英給自己的志浩的手機錄音,泰錫成功地離間了三個家長的聯盟,為了幫助自己孩子減輕減輕罪行,他們都把對方私下裡所做的事情講了出來,這一切讓春萬也中啞口無言。三個孩子回來說泰錫所放的錄音並不是出事那天的,他們打志浩那天根本沒有上課。這個意外的收穫才是泰錫最想要的證據。泰錫帶著錄音滿意地離開了,留下了身後後悔莫及的三個家長。
 
由於事關國會議員,監察室也無權處置,但是他們怎麼會放棄這個出人頭地的絕佳機會,他們要把這個證據上交警察廳做最終的裁決。看著自己精心設計的局居然成就了泰錫,春萬無助地揉搓著自己的下巴。
 
看著警察廳長被帶走接受調查後,所有的人都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原來,佳英早就把監察讓她們監視泰錫的事情如實告訴了泰錫,這才有了泰錫後來的將計就計,當明白真相的東允向佳英道歉時,佳英卻提出來讓他請自己吃飯作為補償的請求。
 
秀漢出事的那天,受子心切的二位家長在院長辦公室裡發生了激烈的爭吵,當聽到對方說自己的兒子天生就是一個討飯的樣子時,邱英原本已經快要崩潰的情緒終於爆發了,為了還兒子一個清白,她不惜以付出自己的自由為代價,這也是她能為兒子做的全部了。
 
看到已經沒有了之前滿面愁雲的邱英站在自己面前時,泰錫不無遺憾地說如果對方多給自己一些時間的話,事情不會發展到今天這樣的局面。在臨上警車之前,邱英向泰錫深深的鞠了一躬地示謝意。
 
第32集善才跳江至死不渝跟隨泰錫 感受善才存在泰錫選擇沉默(結局)
處理完邱英兒子志浩的事情後,泰錫馬不停蹄地衝過了警察局裡把春萬揪了出來,起初春萬還在拚命地反抗著,可是當他聽到泰錫放出來自己和亨民之間的通話錄音後立即無言以對了。如果春萬沒有協助亨民逃脫,那麼自己的妻子海俊就不會被害,想到此處,泰錫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他把春萬打倒在地,在和泰錫鐵打鬥中,春萬依舊千方百計地從泰錫口袋裡搶到了錄音器,但是當現場所有人都用鄙視的目光看著春萬的時候,突然出現的監察把春萬帶走了,雖然一再咆哮著,但是這一次將是他的最後一次發威了。
 
走進善才家的泰錫發現屋子裡已經是空空如也了,但是在醒目的位置上,他發現了一枚獎牌,那是他第一次到善才家時隨手拿起來的,沒有想到,善才還一直保留著。沉思中的泰錫接到了善才打來的電話,泰錫想要約她見面,但是善才不確定泰錫會抓自己還是會放了自己,她拒絕了泰錫的見面。再次來到善才養父母的家中,泰錫彷彿親眼目睹了善才揮舞鐵錘的畫面。那血淋淋的場面再一次地觸動了他作為警察的正義的神經。
 
當接到已經掌握了善才具體位置的報告後,泰錫猶豫了,他想起來善才和在根見面時情形和在根跟他所講的,只要讓在根代替善才承擔罪名才是他們所能做的對善才最好的贖罪。雖然心裡一直覺得自己對不起汝蔚,但是泰錫還是義無反顧地驅車找到了善才所在的大橋上。
 
即使善才說出了只要泰錫放過自己,她就會原諒泰錫的話後,泰錫依舊沒有動搖他的決心。起初泰錫也想過把善才的案件交給別人來處理,但是當他想到那樣就會有沒有到案的嫌疑犯,這是違背他作為刑警的初衷的,即便善才不原諒自己,哪怕自己的餘生依舊要帶著悔恨自責度過,他也要踐實自己作為刑警的本分。
 
善才一直在給泰錫創造機會,希望自己能夠原諒他,同時也希望泰錫可以慢慢地開始喜歡自己,但是最後的結局卻讓她非常地失望。情到傷心處,善才一個背跨把泰錫甩了下去,還好泰錫用手死死的攀住了橋邊的石頭沒有掉下去,但是泰錫明白即便自己再做任何的事情對於善才來說都是徒勞的,善才是無法忘卻過去原諒自己的,想到此處,泰錫鬆開了手掉了下來,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善才悲傷地說出了那句現在只剩下她的話跟著泰錫跳了下去。
 
文啟作為代理組長的時間已經有一年了,他十分盼望著新組長早日上任。潘偵探已經不再是之前那個拿著臨時工工資的編外人員了,雖然薪水比之前少了,但是看看自己身上的那身警服和潘刑警的稱呼已經讓他十分地滿足了。佳英主動向東允表白了想要交往的想法,這忽如其來的幸福讓東允一時沒有了反應,而一旁的潘偵探卻開心地前仰後合。泰錫的歸隊讓原來死氣沉沉的小組立即活躍了起來,泰錫那是壞人就必須抓住的理念讓大家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間。
 
在帶領手下成功地抓獲犯罪準備收隊的時候,泰錫隱隱感覺到自己身旁黑色轎車裡那熾烈的目光,思索片刻後,泰錫還是選擇了離開。
 
【圖片cr:MBC】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韓劇 梨泰院Class】劇情.人物介紹~朴敘俊、金多美、劉在明*餐飲經營復仇劇
《梨泰院Class》改編自同名網漫,講述男主的爸爸被餐飲業界的大企業會長和兒子害死了,男主在歷經千辛萬苦之後在梨泰院開店並向害死他爸爸的仇人報仇,從而展開的挑戰...(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