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自白》劇情以「一事不再理原則」(一旦處理過的案件不再審理的法律一般原則)為背景。講述男主5年前因為殺人案被起訴,最終被判無罪。但之後他因為其他殺人案再次被起訴,在裁判過程中他自白自己是5年前的殺人案的真兇,但因為「一事不再理原則」而無法接受處罰。將講述即使犯人自白了,卻無法懲罰的法律的諷刺故事。 
 
自白
【人物介紹】
自白
崔道賢李俊昊 飾
律師。
體型纖細感覺很柔弱,時而展現的天真笑容很有魅力。
和柔弱的外表不相符的是,他很有膽量,無論面對什麼對手都絕不屈服,意志堅定,性格謹慎,雖然外表很柔弱但內心像岩石般堅硬。
因為患有不治之症的心臟病,少年時期基本上都在醫院裡度過。
奇跡般地得到了心臟移植的機會,在接受心臟移植後獲得新生,但手術成功後他的父親卻以殺人罪被起訴。
為了重新調查成為死刑犯父親的案件,崔道賢走上法律道路。
 
 
自白
奇淳昊劉在明 飾
前職是警察局重案組組長。
一旦起了疑心,就不輕易打消,是個追查到底的人物。
由於殘忍的殺人方式而引起國民憤怒的「恩平區施工現場殺人案件」。
奇組長誤判了而被降職,他選擇直接提交辭職信,離開工作岡位。
雖然辭了職,但對5年前判決不服的他,仍獨自追查真相。
 
 
自白
夏宥利申賢彬 飾
道賢唯一的至親。
她的上一份工作是記者,現在作為1人創作者活動中。
性格活潑爽朗,性格不拘小节。
辭掉記者工作後,以半無業遊民的身份賴在道賢的事務所過日子。
宥利在給崔道賢幫忙委託案件的過程中,發現衝擊性的事實…
 
 
自白
程女士南琪愛 飾
一個神秘角色。
她精通精通法學、醫學、情報通信等多個領域,擁有高學歷和超強能力,卻自願進入道賢的事務所工作。
一舉一動都引發懷疑的程女士,真正身份令人好奇。
 
 
【分集劇情】
第1集道賢無罪辯護導致淳昊辭職 嫌犯宗久再度被指行兇殺人
在監獄的看守所門外,崔道賢苦苦地等待著,但是這一次他並沒有如願,父親還是像之前一樣拒絕和他見面,與眼前冰冷的鐵窗比起來,父親的冷漠更讓他感覺到心寒,但他對於這樣的結果卻無力挽回,只能輕輕地歎了口氣。
 
一座露天的工廠裡,即便是滿天飛舞的雪花也絲毫不會影響工人們熱火朝天的勁頭,大家都盼著早點幹完手裡的活早點收工回家,但是手推車裡突然出現的一具女屍卻打亂了他們的計劃。
 
由於現場搜集到的證據太少,負責這起兇殺案的銀西警察局重案組一直也沒能抓獲他兇手,公眾對他們能力的質疑屢屢出現在了電視節目裡,大家也能關掉電視機,但是一個神秘男人打來電話,把他們比作是一種行動力極差動物地蠶的侮辱電話讓不少組員忍不住發起火來。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借助現場發現的疑似凶器的指紋和先進的指紋比對技術,一個名叫韓宗久的男人出現在大家的視野裡,經歷激烈地逃跑與抓捕的過程,宗久最終還是被刑警們控制住抓了起來。
 
作為一名剛工作不久的實習生,道賢作為宗久的辯護律師出現在了法庭上,這起看似證據確鑿的庭審卻由於宗久的現場翻供而出現了戲劇性的反轉,道賢不能理解宗久明明都在審問筆錄上簽字畫押怎麼又會突然反悔了,可是卻聽到了宗久說自己被刑警們逼供的實情。在賢度的耐心勸導下,宗久才終於說出了他所知道的實情。那天喝多了他在發現屍體的工地解手時,意外地發現了一個女式的手包,出於貪婪,他拿走了包裡的現金,這樣包上自然也留下了他的指紋。對於警方調查出來的宗久就是那個給警方打騷擾電話的人的問題時,宗久只是承認自己出於好奇好玩才這麼做時,對於這個解釋,道賢也無力反駁。
 
為了能真正地盡到一名律師的職責。賢度不去理會同事們對他要去勘察現場的想法的不理解,甚至是嘲笑,他義無反顧地來到了現場。這一次,果然沒有讓他失望,他掌握了充分的證據,被延期的庭審再次開庭時,道賢向法庭提供了他所調查出來的證據,這些證據都證明了宗久所犯的確實只是普通的盜竊罪並不是所謂的殺人罪。
 
由於宗久的無罪宣判,警方刑訊逼供的行為也被公眾議論紛紛,面對手下人擔心的表情時,重案組組長奇淳昊刑警主動承擔起全部的責任,看著他默默收拾東西時那落寞的表情,手下人心裡也十分難過,大家都搞不明白,宗久而久之明明就是殺人犯,為什麼法官會聽取賢度的辯護意見,最終宣判宗久無罪。淳昊也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事實,自己帶著手下拚命抓回的兇手竟然被無罪釋放了,他攔下了賢度的去路,質問他不去體諒死者家屬的苦衷,而在賢度看來,法律是講究證據的,宗久被判無罪並不是因為自己的什麼能言善辯,而是因為沒有證據證明他是殺人的真正兇手。面對賢度的義正詞嚴,淳昊最後也不得不啞口無言。
 
五年後又發生了一起同樣作案手法的兇殺案,而這一次宗久又一次出現在了現場的視監控視頻裡,淳昊的手下一直內疚於組長為大家承擔了所有的責任而被迫辭職而對宗久恨之入骨, 這一次他們是對宗久是新帳舊賬一起算了。這一次,雖然宗久依舊咬定自己是清白的,但是刑警們卻不肯輕易地相信他。
 
由於受到父親是死刑犯的牽連。道賢雖然擁有非常好的法律教育成績,但仍然無法無天進入政府部門成為法官或是檢察官,但是這對於他來說,並不一定全是壞事,他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道賢律師事務所走在了自己之前設想的未來的路上。
 
賢度有個朋友是個性格豪爽的女性朋友,由於工作的緣故,她每次心情不好喝多時都會來道賢家訴說,道賢對此,雖然嘴上不讓她來,但是每次都會非常細心地照顧著她。那女孩兒又一次醉酒躺在沙發上睡醒後,發現了在道賢的家裡居然有另外一個女人,才瞭解他道賢居然私下裡發佈了招聘助理的啟事,而能時刻陪在道賢身邊的這份工作,是一直以來夢想。但是眼前這個女人好像卻是有備而來的,當看到對方不僅擁有各種各樣的能力證書,更有甚者,居然對晦澀難懂的法律條文也是一清二楚,幾條重要的法條更是脫口而出時,道賢他們也無力拒絕。
 
雖然賢度明言會打電話通知她來上班的,但是那女人似乎對自己的能力格外地自信,第二天主動來到事務所並勤快地工作起來。這反而讓道賢不適應起來,但是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那個剛才還是笑容可掬的職員,一走出來,立即一輛價值不菲的車停在了她的身邊,不假思索地,那個女人麻力的上了車,一幅居高臨下的口氣充滿了整個車廂。
 
第2集淳昊不忘當年誤審之事 道賢鼓勵宗久承認舊罪
一條靜得嚇人的街道,一場慘烈的車禍,道賢從自己可怕的夢中驚醒時已是面色慘白了直到摸到自己跳動的心臟他才相信這僅是一場惡夢而已。但是夢中的那份真實的恐懼感是他真真切切感受的到的。
 
道賢又來到看守所,他想向宗久求證一些案件的細節,但是對方一句無心的這次真不是我的話卻引起了道賢的注意,或許五年前真的是自己大意讓罪犯逍遙法外這麼長時間,道賢看著情緒激動企圖自殺而被獄警帶走的宗久離開的背影陷入了深思之中。
 
為了得到有用的證據,道賢找到了被害女孩兒金善錫的男朋友李哲秀,不料卻被對方誤認為是放高利貸的把他打暈了。好在淳昊出手幫了他,兩個人終於可以開誠佈公地坐在一起了,當聽說淳昊得知他依然是宗久的辯護律師後,十分好奇,他一直悄悄的跟蹤著道賢,這才有這現在這樣的局面。從淳昊的口氣中,賢度聽出來五年前宗久的楊愛蘭一案給淳昊帶來的已不僅脫下警服那麼簡單的事情,而成為了一根紮在他心頭無法拔除的毒刺了。 
 
監獄裡,道賢的父親從一本已經明顯破舊的書裡小心翼翼地拿出了自己和兒子的合影,他用慈祥的目光注視著照片裡那個陽光帥氣的青年,他是多想見兒子一面啊,但是出於對兒子的保護,他現在這個死刑犯的身份他是不能和兒子見面的,這樣做結果,可能兒子會怨恨自己,但是出於對兒子的愛,他寧願自己單獨來承擔。
 
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宗久並不是殺害善錫的真兇,但是他的確是五年前殺害愛蘭的罪犯,為了能弘揚正義,淳昊手中握有可以證明宗久無罪的重要證據,但是他卻不願意交給道賢。
 
整理資料的陳女士無意中發現了之前道賢跟她談起的自己的困擾,她想到了可能是通過冷凍屍體的方式達到了偽造死亡時間的目的,當她把這一推測告訴道賢的時候,剎那間,道賢有了茅塞頓開的感覺,他一直無法說服自己的地方竟然在這時都迎刃而解了。宥莉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陳女士,馬虎的她似乎發覺了這個女人的不尋常。
 
當哲秀在法庭上作證時講出了之前告訴道賢不一樣的答案時,道賢非常吃驚,他不明白哲秀這麼做的真正原因是什麼。同樣知道真相的淳昊卻沒有道賢那般地冷靜,他找上門去,差點兒動手打了哲秀,但最終還是冷靜了下來,最後留下自己的電話後才悻悻地離開。
 
為了能真正地瞭解宗久,道賢讓宥莉去打聽他家人的情況,當打聽到依然健在的母親被送到養老院後,她們開始了撒網似地尋找,但是結果卻是一無所獲。回想起自己提起母親時宗久那厭惡的眼神和不懈的表情時,道賢決定自己親自出馬去道賢家看看。走進沒有上鎖的家裡之後,映入眼簾的是滿地的垃圾和髒亂不堪的環境,更讓人震驚的是,道賢居然在臥室的牆上看到了類似用血跡寫下的去死吧的字樣,看到這樣的環境,道賢也理解了宗久出獄後為什麼沒回家來到呆在旅館的原因了。
 
為了證實宗久並不是危害善錫的真兇,道賢想出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那就是讓宗久承認自己五年前殺害愛蘭的罪行,因為從做案手法上判斷,兩起案件並非是一所為,這也是淳昊一直想要的結果。狡猾的宗久並沒有輕易地上當,他提出了為了證實自己現在的無罪而去承認五年前的兇殺案,對自己是一樣的牢獄之災,道賢早已猜出他會為這樣的疑問,他講出了法律明文規定的一事不二審原則。即便如此,宗久還是用半信半疑的目前注視著道賢。在法庭上,道賢提出要審問被告獲得批准之後,宗久坐到了證人席上接受道賢的提問,在聽到道賢提出來自己是否是五年前殺害愛蘭的兇手時,他沉默不語。
 
第3集宗久罪行最終暴露 道賢著手父親案件
法庭上,道賢詢問宗久五年前是否殺過人時,宗久用質疑的注視著道賢,他痛苦地低下頭,旁聽席上發出騷亂的聲音,大家都被這個突如其來的重磅消息搞的不知所措,當庭法官考慮到這個案件一旦按照道賢的思路審判下去,會在整個國家的私法領域產生不好的影響,其影響程度可能會大到她們都無法控制,甚至是無法預期的。但是道賢卻堅持著自己的主張。法為了堅定宗久承認罪行的決心,道賢請求法官當眾宣佈法律上明文的一事不再審理的制度,聽到這話,宗久才放下心來,開始時面對道賢的提問,他只是小聲地回答,後來在道賢的追問下,他大聲地承認了自己五年前殺害愛蘭的事實。法庭上再度陷入了混亂,直到法官大聲地訓斥才制止住了大家的議論。
 
為了能夠證明宗久並非善錫案的兇手,道賢找到自己學習法律時著名的心理學教授作證,通過現場照片分析這是兩起不同的人所為;在得到淳昊的同意後,道賢申請淳昊出庭作證,當聽到淳昊親口說出自己從宗久釋放之時就一直悄悄地跟蹤著他,並且用筆記本記錄下宗久的一舉一動,這個有利的證據也反駁了檢方對宗久殺害善錫的起訴。
 
道賢把淳昊叫到了宗久母親的家中,淳昊還順便帶來了負責證據分析的法醫讓他分析那枚地上掉落的類似人指甲的東西。在淳昊的幫助下,重案組申請到了對宗久家的搜查令,為了受宗久影響的淳昊,他的手下們鬥志昂揚地來到了宗久的家裡,他們需要在法庭宣判前找到可以證明宗久有罪的其他證據,就在法官準備當眾宣讀宣判宗久無罪的時候,淳昊的手下在宗久家認真的搜查著,但是卻沒有絲毫的進展。聽到這個消息的道賢也非常失望,他看著被判無罪的宗久那幅得意洋洋的表情也十分氣憤,在宗久即將離去的時候,他說出了他母親家即將被拆遷的事實,明顯地宗久的眼神裡流露出恐懼。道賢清楚地看到了這一切。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宗久鑿開了自己的牆後準備背走藏在裡面的屍體時被早已守護在門外的警察抓了個正著。這一刻,道賢和淳昊那申張正義的願望也得到了滿足。
 
宗久伏法後,道賢專程來到了愛蘭的家中,向她的家人表達自己對當年事情的歉意,好在對方通情達理,明白當時道賢所做的就是出於律師的本能,有錯的人是宗久,所以她們並不怪罪道賢,相反對於終於知道殺害愛蘭的真兇對她們也是一種極大的安慰。之後道賢帶著一束菊花來到了善錫的靈位前,看著眼前這個可愛的女孩兒,道賢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經過他努力地回憶,他終於想起來,那是在父親被宣判的法庭上,他痛苦地捂著發疼的心臟時來自旁邊一聲關心的笑容的主人的臉,而當年那個曾經關心過自己的女孩兒,現如今卻已經不再這個世界上了。而就在那一天,他親愛的父親被帶走時,對他說過的他父親已經死了的話,又迴盪在他的耳邊。想著想著,道賢不由得傷感起來。
 
父親的案件一直是道賢這些年掛在心頭的事情,他不相信老實的父親會幹出來殺人的事情,這些年來,他一面拚命地學習法律知識,另一方面他也在努力地搜集證據,他希望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讓父親擺脫冤屈早日回到自己身邊。
 
道賢申請打印父親當年庭審時的資料卻被告知當時沒有視頻記錄,細細追問下,他聽到了一位名叫成俊植的記者因為在法庭內違規拍照而受到處罰的記錄,想起來記者出身的宥利,道賢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果然宥利不僅認識俊植,而且還很熟,經過努力,宥利終於從俊植手中拿到了道賢想要的照片,在照片裡,道賢不但找到了他想要尋找的善錫,更讓他奇怪的是,宗久居然也在旁聽席應坐。想起來,宗久通過監獄向他表達了申請辯護的請求後,道賢懷著深深的不滿來會見了宗久,聽到宗久想讓他幫忙給自己輕判時,轉身就要離開,但是他身後卻傳來了宗久口中說出了自己父親崔必守的名字,這意外的收穫讓道賢不得不停下了腳步。
 
第4集道賢為宗久辯護引淳昊大怒 道賢昔日舊識攤上殺人罪名
令道賢沒有想到的是宗久竟然以父親的案件來要挾自己擔任他的辯護律師,宗久看出了道賢想為父親盡快澄清冤屈的急切心裡,反而故意賣起了關子,說什麼要他說出實情,關鍵是看道賢的表現會分若干個階段。說真心話,度遇是不想和這種人渣再打交道的,在道賢義無反顧地準備離開時,賢度說出了自己曾經是名駕駛兵並在部隊上服過役 並擔任被必守槍殺的中尉車勝厚的汽車兵,他信心滿滿地表達著自己對真相瞭如指掌的態度。
 
猶豫了好久,道賢還是在辯護律師表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可是當他帶著善錫的照片向宗久詢問情況時,他有些後悔了,當看到宗久那幅明明犯了罪卻幻想著可以無罪釋放的可惡嘴臉時,他恨不得上前打了一拳,可是最後他還是忍住了,目前看來這個眼前的宗久是自己可以利用的最好的資源了,他不想讓自己做出後悔的事情。
 
下班後,陳女士和宥利相約一起喝酒,宥利沒有保留地向對方談及自己的家庭情況,可是當她向對方提問時聽到了她有一個兒子的話,可是再追問具體細節時,卻看到陳女士流露出一幅欲言又止的表情,兩人分手後,陳女士獨自返回到了事務所裡,她拿起道賢放在辦公桌上的他兒時在母親懷裡的照片幸福地欣賞著,最後她把照片緊緊地攬進了自己的懷裡。
 
極其敬業的淳昊還對宗久的案情念念不忘,他從宗久在法庭上無意中說出的另外一起十年前發生的至今都沒有破案的懸案中想到了宗久可能僅是個無意的模仿者,而十年前的那個受害者和現在的善錫可能是被同一個人所殺的。已經沒有權利查閱偵查檔案的他找來一個之前的下屬幫忙翻看了十年前的那起案件卷宗,趁人不備,淳昊冒著極大的風險把關鍵的嫌疑人名單用手機拍了下來,他要開始認真地一一核對。
 
當道賢將為宗久殺害母親案擔任辯護律師的消息傳到重案組時,大家都覺得十分詫異,明明是他協助警方抓獲的宗久那麼怎麼會反過來擔任他的辯護律師呢。此時恰巧也在場的淳昊更是氣憤不已,他氣沖沖地來到事務所向宗久興師問罪,但是道賢並沒有說出實情,僅是說了些律師手則裡面的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這些顯然是騙不過淳昊的,他用手指著道賢的鼻子發狠地說他會一直關注著道賢的一舉一動的。
 
宥利以前照顧同樣生病父親時與道賢相識的,在醫院這種特殊環境裡建立起來的同病相憐的友誼顯得更加珍貴一些。道賢又一次清晰地夢到了那個他最近總是夢過的發生慘烈車禍的場面後他終於主動去醫院看了醫生,卻無意中得知對他和宥利的爸爸一直都非常照顧的醫院裡的一名叫趙京善的護士因為失誤而面臨過失殺害病人金成祖的罪名,當瞭解京善為人的發小找到道賢請求他幫助時,一旁的宥利也幫著京善求情,猶豫過後,道賢終於同意了他的幫助京善辯護的請求。
 
宥利也非常熱情地幫助進行著外圍的調查調查工作。她走訪死者金成祖的家人時,竟然瞭解了京善竟然態度惡劣地拒絕和對方和解。在對與京善的同事調查中,道賢瞭解到了京善就高中時曾經就讀於成祖工作的一所高中學校,似乎有了些蛛絲馬跡了,此時,陳女士為道賢找到了一份當年成祖曾因性侵女學生而遭起訴但最後卻撤訴的材料,但令道賢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不僅成祖是學校董事長的侄子,更奇怪的是當年起訴成祖的人並不是京善,而是一名叫柳賢伊的女孩子,而賢伊和京善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在一次和賢伊兒子的交談過程中,道賢也慚慚弄明白了這其中的來龍去脈了。
 
第5集京善終於開口講述當年舊事 宥利聽後陳述思念已故父親
心情沉重的道賢叮囑賢伊的兒子柳俊喚要按照吃藥並保重身體後離開了那個孩子。而此時檢察官也掌握了成祖是京善母校的老師並曾因性侵學生這一情況。曾和道賢同期畢業的同學李賢俊恰巧擔任此案的檢察官一職,而這位檢察官卻一直都在妒嫉道賢日益增長的知名度。
 
在看守所裡,道賢把他所掌握俊喚是成祖兒子的情況如實跟京善講了出來,聞聽此言,京善也只好如實相告了,在交談的最後,京善說出了她不想和解的真正原因,這些年來,她一直為當年沒能出手保護朋友而自責,而這次上蒼把俊喚送到了她的身邊,讓她有了可能贖罪的機會。
 
通過認真的調查,道賢還掌握了另外一條重要的線索,成祖在死亡的第二天即將接受心臟移植手術,而俊喚是排在他後面的第二順位的接受方,成祖死後,理所當然的俊喚接受了本該移植給成祖的心臟而趨於康復。當道賢說出來這一情況後,宥利立即陷入了對父親的無盡思念之中。當年,本應該移植給宥利父親的心臟卻因為他的不幸身亡而移植給了道賢,看到這一信息後,賢俊也也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道賢會對這一案件如此上心的原因了。
 
當道賢接到法院打來的電話說檢察院方面將京善一案的起訴理由由原來的過失殺人改成殺人罪後忙打電話向賢俊詢問原因,卻在電話裡聽到了賢俊不陰不陽的挑畔口氣。但是賢俊的日子也並不好過,他被上司叫了過去,對他擅自改變起訴理由的做法非常氣憤,狠狠地教訓了他一頓,但是一心只想讓道賢出洋相的賢俊又能怎會輕易收手,表面上他聽從了上司的意見,私下裡卻依舊堅持著自己的主張。
 
道賢找到賢伊向她瞭解情況,起初按照京善的叮囑,賢伊什麼也不說,可是當聽到道賢說出檢方將會以殺人罪起訴京善時她的良心被觸動了,她講出了可能是因為當年京善拒絕了她的苦苦相求而讓她和成祖單獨在一起犯上獨自離去的事情而愧疚,也就是在那次賢伊遭到了成祖的性侵從而懷上了俊喚。
 
道賢不僅說服了賢伊出庭作證,而且還說服了京善開口為自己辯護,起初京善是拒絕的,可是當她聽到道賢口中說出如何她被判刑,那麼關心她的賢伊、俊喚和自己都將不會開心的,她們會自責不已地度過以後的日子,想起來自己之前就是過著這樣的日子時,京善同意的道賢的建議在法庭上首度開口並為自己辯護。起初調整成祖的輸液速度時京癢曾經猶豫過,可是當她聽到成祖對著她說出了那句你還是老樣子的話後,京善這些年被壓抑的情緒王子爆發了,她義無反顧地調整了液體的流速從而造成了成祖的死亡。雖然不知道自己將會面臨什麼樣的懲罰,但是壓抑自己這些年來的事情今天她終於可以說出來了,這也許是對她最大的解脫吧。
 
法庭上聽到京善的陳述後,宥利不由自主地想起來父親去世不久後就順利被推進手術室有道賢,為了瞭解當時的真相,她去看守所找到當時負責自己父親的京善,走出看守所,宥利依舊是一幅心不在焉的樣子,當看出她有心事的道賢提議陪她去喝一杯時也被她拒絕了。
 
淳昊讓手下調查道賢的家庭情況時得知了自己就是當年親手抓捕必守歸案的刑警時也大吃一驚,可是他始終搞不清楚必守和宗久這兩個人之間會有什麼瓜葛讓道賢會同意再次為宗久辯護。當淳昊發現道賢和宗久兩個人都對這件事情閉口不提時,出於刑警的直覺,他可以感覺到他們之間一定有著他所不知道的秘密,為了證實自己的判斷,一大清早,他就闖入了事務所大聲詢問著其中的原由,看到道賢仍是一幅不想開口的樣子後,他索性自己動手查找了起來,看到辦公桌上必守的卷宗後,他拿在手裡再次問向道賢其中的奧秘。
 
第6集淳昊聯手道賢偵查陳年舊案 宥利發現線索追查事情原由
淳昊看到道賢對自己依舊是那幅心不在焉的樣子非常生氣,他一把抓住道賢的衣領就想要動手,還好陳女士及時趕到才制止住了淳昊。但是淳昊離開沒多久就發現自己隨身的筆記本落在事務所裡,等他返回去尋找時卻發現屋裡已經空無一人了,他並不知道由於他剛才的刺激,道賢的心臟病發作了,好在救護車上的陳女士通過對講告訴接診醫院需要提早準備好心臟CT才使道賢轉危為安。
 
看到無人的辦公桌上堆放的文件,淳昊不以為然,但是在他即將離開時卻無意中看見兩個書櫃之間的空隙,當他推開書櫃看到那猶如蜘蛛網般凌亂的關係網時他被震驚了,當看到看書的照片居然也出現在一個角落時,淳昊的好奇心更加厲害了,對於眼前這個局面,他是百思不得其解。
 
同樣陷入沉思的還有宥利,她民主黨沉重地回到父親的家中翻看起來父親的遺物,發現了被父親藏起來的保險櫃的鑰匙,裡面存放著對父親來講極其重要的東西,看著父親在去世前幾天親筆寫下的能夠操縱青瓦台的他們的身份是什麼時,宥利不明所以,只是默默記下了父親的這句遺言。
 
淳昊回到家中認真翻閱當年的卷宗卻沒發現任何的破綻,為了弄明白事情的真相,他來到監獄要求會見必守同樣地遭到了拒絕。得知道賢入院的消息後,他在病房裡和道賢談起來當年必守案件的蹊蹺之處,道賢則質問他為什麼沒有繼續調查,兩個人最終不歡而散。臨走時,淳昊對於當年自己辦案的公正性拍著胸脯向道賢做出了保證。
 
另選了一個時間,淳昊和道賢再次見面了,兩個人就道賢證據牆上的照片展開了討論,兩個都很精明的人認真商量過後會掌握更多資料的他們可能會有了全新的破案思路。
 
拖著還沒有痊癒的身體,道賢再次回到了事務所卻發現了宥利暫別的紙條。淳昊再次要求會見必守依舊遭到拒絕,可是當他表達了道賢在醫院的消息後,愛子心切的必守忙跑了出來,得知道賢並沒有危險時才放下心來,但是對於淳昊的問題依舊是閉口不提。
 
宥利把父親遺物中的文字資料拿給一個跟她關係很要好的前輩,從那人口中宥利也知道了一些當年的與所謂的青瓦台有關的事實並知道了一個叫做尹哲敏的警衛的名字。回家後,宥利反覆著哲敏這個名字,她好像在哪裡見過,果然她在父親的筆記本裡看到了父親和哲敏見面的記錄。
 
當道賢正在凝視著證據牆發呆的時候,淳昊悄悄地走了進來,他把自己見到必守的詳情告訴了道賢並說出了他擔心兒子安全時的緊張表情。這番話讓道賢也是感慨萬端。
 
看到道賢的思緒依然禁錮在自己面前的證據牆上,淳昊建議他著自己調查宗久模仿的那個十年前高恩珠被殺案,起初道賢拒絕與他合作,但是在淳昊準備離開的時候,道賢改變了主意跟了上去。
 
在調查與恩珠有關的嫌疑人時,她眾多男友中的一個叫姜尚勳的癮君子被淳昊抓了個正著,雖然他有不在場的證據,但是當聽到淳昊一口咬定就是他殺死了恩珠時,他一不留神說出了另外一個名叫曹基卓的恩珠的軍官男朋友。已經離開時,道賢想起來警方調查的筆錄和剛才尚勳所言的有很大的出入,他們想再次向尚勳確認時,卻發現對方已經昏迷不醒了。在淳昊的一再追問下,尚有一絲意識的尚勳說出了基卓的名字。
 
宥利意外地發現父親和他筆記本上記錄過的見過面的兩個人尹哲敏和尹善候一道都在不到兩周的時間內 因為各種原因相繼死亡,宥利覺得這未免有些過於巧合了,她按照前輩找到的他們遺屬的住址後過去打聽消息卻吃了個閉門羹,就在她在附近徘徊的時候,一輛豪華的汽車停在了車庫的門口,而從車上下來的女人竟然是與自己朝夕相處的陳女士。
 
【圖片cr:tvN,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陸劇 紳探】分集劇情1~12.人物介紹~白宇、尤靖茹、季晨*不知不覺就看完的民國懸疑推理劇
《紳探》劇情以民國時期的上海為背景,講述這座城市歌舞昇平、紙醉金迷的背後,卻隱藏著一樁樁離奇案件,在人們沉浸夢鄉時悄然發生的故事。   【人物介紹...(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