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紳探》劇情以民國時期的上海為背景,講述這座城市歌舞昇平、紙醉金迷的背後,卻隱藏著一樁樁離奇案件,在人們沉浸夢鄉時悄然發生的故事。
 
紳探
【分集劇情】 
紳探~分集劇情13-24
 
【人物介紹】
紳探
羅非白宇 飾
一個性格怪癖智商卻極高的警局外聘偵探,身著幹練西服亮相,紳士之餘散發著率性不羈,奪人眼球。而他手拿放大鏡觀察、俯身在地尋找線索、眼神專注且犀利等種種表現,更是盡顯偵探范兒。
 
 
紳探
秦小曼尤靖茹 飾
初出茅廬但戰鬥值超高的熱血女警探,熱血女警秦小曼聯手,理清線索,縝密推理[11] 
 
 
紳探
本傑明季晨 飾
與羅非、秦小曼組成破案鐵三角,一個集帥氣與才華於一身的高冷法醫,
 
 
紳探
霍文斯陳孟奇 飾
一位高超的心理醫生,看似溫和儒雅實則心思玲瓏能看破人心,醫心救人於無形。
  
 
 
【分集劇情】
第1集羅非秦小曼搭檔破案,馬博遠露出破綻
馬博遠哼著小曲準備開車去百樂門消遣,他的妻子阮夢竹擋在車前不讓他去,他竟然想開車撞過去。秦小曼終於坐火車來到了嚮往已久的上海,找到事先聯繫好的出租屋後,在房東汪太太的引領下,她參觀了自己的房間,結果意外在地毯下發現了描繪屍體的圖案。秦小曼激動地分析起來,她猜測這裡曾發生命案。房東擔心房子租不出去極力掩飾,怎料這正符合秦小曼的喜好,兩人立刻簽約。
 
當秦小曼給姨媽寫信報平安時,她聽到對面房間發出了槍聲,於是敲門詢問。一個邋遢的男人將秦小曼拒之門外,還警告她不要多事。好奇心驅使著秦小曼準備翻陽台過去,結果差點掉下了樓。原來秦小曼是一名剛畢業的警校學生,她這次被派到上海工作,對未來充滿了希望。當她到警局報完到後,她向探長索要搜查令,準備調查對面的那個可疑租客。怎料那個租客竟然突然出現在警察局,而且還舉槍向探長這邊射了過來。
 
秦小曼立刻將探長推倒,然後飛撲過去將他拿下,這時探長急忙過來解釋誤會。原來這位租客是警局聘請的顧問羅非,斷案能力十分強。而他剛剛開槍是要打對面的櫃子,以此來向探長解釋他的猜想。秦小曼聽後恍然大悟,兩人可謂不打不相識。
 
羅非在翻閱檔案時發現了一個案件,報案人是馬博遠,他聲稱自己的妻子失蹤了,而且他還將妻子失蹤那天的穿著打扮描述的一清二楚,羅非認為很可疑,於是拉上秦小曼組成了調查小組。兩人到馬博遠家進行查問,羅非發現馬家並沒有看上去的那麼富麗堂皇。而且馬博遠和母親接待他們二人時,馬夫人總是搶話,不讓馬博遠多說一句。
 
羅非看出其中的端倪,於是支走了馬夫人,馬夫人回到房間後立刻聯繫了吳律師,讓他盡快前來。而此時,羅非趁馬博遠找阮夢竹遺書的時候,來到他的房間搜查起來。羅非看到遺書後推理出這是一封一年前的遺書,他逼問馬博遠說出真相。馬博遠心虛地喝起酒來,還向羅非抱怨妻子的不是,正當他準備坦白一切時,吳律師突然出現制止了他。
 
吳律師三言兩語便將羅非和秦小曼趕走了,羅非臨走前故意在馬博遠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留下了懸念。羅非臨走時注意到院內停著的汽車,於是決定晚上再來一探究竟。晚上羅非出門時,秦小曼也跟了出來,於是羅非帶著她一起溜進了馬宅。通過對汽車的仔細搜查,他們發現了一根斷指甲,少許頭髮和一個鐵掀,結合白天在小路上發現的被替換的石渣,羅非得出了結論。
 
案發當天阮夢竹為阻止馬博遠去百樂門,一直扒在車窗上不肯撒手,還激動地搶奪方向盤,混亂之下發生了車禍。而馬博遠為了毀屍滅跡,便以給父親掃墓的理由將屍體搬去了墓地。這時馬博遠突然從家裡出來,羅非和秦小曼情急之下躲進了汽車的後備箱。馬博遠開車來到了一處墓地,拿著鐵掀走了進去,羅非和秦小曼趁機從後備箱爬出,尾隨其後跟了進去。
 
第2集馬博遠被抓進警局,羅非發現兇手另有其人
羅非和秦小曼跟蹤馬博遠來到墓地深處,他們發現馬博遠正在刨馬夫人的空墳。羅非推測阮夢竹的屍體就藏在這裡面,這時馬博遠發現了他們,秦小曼準備上前緝拿馬博遠,怎料馬博遠突然掏出了手槍。他威脅羅非和秦小曼放他一條生路,而且他還說自己並沒有殺人。秦小曼趁馬博遠不注意偷襲了他,雙方發生了打鬥,可最終還是讓他逃走了。馬博遠開車逃走時,恍惚間彷彿看到了妻子的身影,嚇得差點發生了車禍。
 
羅非和秦小曼返回墳地,在墓穴中找到了阮夢竹的屍體。兩人徒步走回了家,秦小曼累的埋怨羅非也有失策的時候。當羅非在家裡浴缸洗澡時,他回想起馬博遠說的話,突然察覺到案件並沒有那麼簡單。這時秦小曼突然闖了進來,羅非立刻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身體。秦小曼將警局的屍檢報告念給羅非聽,從結果來看死者就是阮夢竹本人,她死於三天前,死因是大腦被碾壓而死。警方在法租界發現了馬博遠的車,可他的人卻沒有找到。而此時羅非的注意力並不在報告上面,他讓秦小曼離開房間,以便起身穿衣。
 
秦小曼參觀羅非房間時,意外發現羅非竟然是當年赫赫有名的神探,他曾活捉了著名的犯罪組織頭目captain,於是好奇地打聽起來。羅非沒有理會秦小曼,反而提出要去捉拿馬博遠,他拜託房東幫秦小曼打扮了一番。羅非看到改造後的秦小曼愣住了,他回想起了死去的妹妹。當年妹妹穿著新衣服給羅非展示時,卻被captain用炸彈炸死了,這一直都是羅非心中的一塊傷疤。
 
之所以讓秦小曼打扮的這麼漂亮,是因為兩人要去百樂門捉拿馬博遠。秦小曼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她連舞也不會跳,遭到羅非的嫌棄。兩人經過仔細的排查,果然在一個包間內發現了喝醉的馬博遠。馬博遠看到他倆後急忙逃走,還開槍嚇走了大廳的客人。可他最終還是被秦小曼抓住,帶回了警局。由於馬博遠開槍的影響很大,探長批評了羅非和秦小曼的做事方法,而且懲罰秦小曼以後聽羅非的安排。
 
因為羅非並不是警局的正式員工,他無權參與審訊,因此拜託秦小曼將審訊細節記下來告訴他。馬博遠在審訊時一直強調自己並沒有殺人,而且他還說看到了妻子的鬼魂。秦小曼認為馬博遠是在胡言亂語,並沒有當回事。這時吳律師突然出現,他替馬博遠辦理了保釋,將他帶走了。
 
秦小曼看著罪犯就這樣被帶走十分生氣,回家打沙包洩憤。羅非向秦小曼打聽審訊細節,秦小曼透露馬博遠壓死阮夢竹的行為有問題,因為當時阮夢竹在車的右側,而兩人發生爭執時,馬博遠卻故意將車向右側開去,這不符合常識。羅非仔細回想後發現當時那段小路上有個推車,馬博遠也是因為躲避推車才會撞上阮夢竹的,這個推車很有問題。兩人重回案發現場進行調查,結果在旁邊的灌木叢中發現了一排腳印,原來那場車禍是有人故意安排的,案發時他就在場,而馬博遠也是受害者。
 
第3集羅非找到假死的阮夢竹,吳律師認罪坦白一切
羅非和秦小曼到吳律師家找他聊天,恰巧發現吳律師準備搬家,吳律師解釋他即將到南京赴任。羅非進屋後向吳律師講了一個故事,借此說出了整個案件的經過。當年阮夢竹嫁入馬家後一直很不開心,通過跟吳律師的接觸,兩人產生了感情。吳律師為了能將阮夢竹救出火海,於是精心策劃了這次殺人事件。他讓阮夢竹故意與馬博遠發生爭執,然後提前準備了一具屍體,穿上阮夢竹的衣服,造成了馬博遠殺人的假象。
 
其實阮夢竹並沒有死,現在已經逃去了南京,等待與吳律師相聚。吳律師聽後愣住了,他很快平復自己的心情,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他還囂張地表示,如果羅非有證據就抓他,否則他們沒權利控制他的自由。以現在羅非掌握的證據,並不能夠治他的罪。所有問題的關鍵集中在了那具屍體身上,假如這個推理成立的話,那具屍體又從何而來呢。
 
羅非和秦小曼離開了吳律師家,他們的確沒有找到關鍵性的證據,羅非承認自己這次失算了。回到家後,羅非仔細回想案件的整個過程,他終於猜到了屍體的身份。第二天早晨,秦小曼起床後發現有人給她留下了字條,約她10點到極司非爾路見面。秦小曼來到那裡時,看到發現吳律師正想坐車離開,兩人寒暄了幾句後,探長竟然也出現了。大家都是被神秘人約到這裡來的,而這個神秘人正是羅非。
 
羅非將大家叫到房間內,然後公佈了屍體的來源。他故意摔碎了一個茶杯,叫來下人打掃,而這個下人正是假死的阮夢竹。原來上次拜訪吳律師家時,羅非就發現他家的下人阿香一直盯著他的名片看。從鄰居那裡打聽後,羅非得知阿香並不識字,因此羅非便開始懷疑起這個阿香的真假。
 
吳律師見事情已經暴露,於是坦白了一切,原來有一次他與阮夢竹打電話時,無意間被阿香聽到。阿香以此威脅吳律師,吳律師氣急敗壞之下誤殺了阿香。當他冷靜下來後,他發現阿香的身材與阮夢竹極其相似,於是才想到了假死這個計劃。如今真相大白,吳律師只能認罪,阮夢竹哭著與他道別。
 
本來相愛的兩個人不能在一起,而虐待老婆的馬博遠卻逍遙法外,這樣的結局讓秦小曼很不開心,她失落地走回了家。這天,秦小曼躺在地上那個屍體輪廓內望著房頂,她破解了羅非做實驗的方法,於是興奮地和他討論起來。兩人準備模擬兇手的作案過程,於是秦小曼被羅非拖出了房間。恰巧這時房東帶人來看房子,房客被兩人怪異的表現嚇跑了,房東氣得罵了他倆一頓。
 
第4集韓薇薇慘死家中,羅非秦小曼假裝夫妻捐款
近日最大的新聞莫過於黃河發生重大災情,晉商會籌集募捐賑災。晉商會的財務組長陳向東向下屬們介紹了一位新同事韓薇薇,大家友好的打招呼。深夜,韓薇薇在街上行走時,總感覺有人跟著她,結果回到家後便被殺害了。第二天鄰居發現報了警,秦小曼等人前去現場搜證。
 
經過仔細檢查,羅非發現死者的嘴裡有狗毛,而且死因是被陶制物品襲擊而導致的。但現場並沒有發現凶器,反而桌子上少了兩個擺設。由於死者是浙江人,他猜測凶器應該是一對泥娃娃玩偶。羅非在書桌上發現死者的筆記本被撕掉了最後一頁,通過鉛筆塗抹,他發現上面寫著一串數字和一個東字,而且就職在晉商會,也許是一名財務。
 
羅非還翻看了垃圾桶,他看到裡面全是被撕碎的合影,而死者遇害時,家裡的狗狗並沒有叫,證明兇手和死者是認識的,而且兩人極有可能是男女朋友關係,那些被撕碎的照片正是兇手想要掩蓋身份的表現。一旁的秦小曼聽完羅非的推理後,根本搭不上話。這時,羅非突然站起來,他決定帶秦小曼見一個人。
 
兩人來到驗屍房,他們要見的這個人名叫本傑明,是法租界唯一的留洋法醫,也是羅非的好朋友。別看本傑明長得又高又帥,他卻十分牴觸女人,連和秦小曼握手都會有些不好意思。秦小曼好奇地打聽本傑明的背景,羅非透露本傑明的母親是個妓女,他從小在妓院長大,三歲時因為生了一場大病才被丟棄在孤兒院門口,從此改變了命運。說完這些,羅非竟然坐在解剖台前吃起了牛排,還騙秦小曼是人肉。秦小曼看到這樣的情形,嚇得躲在了一旁吐了起來。
 
因為這次案件涉及到背景強大的晉商會,調查需要秘密進行,因此探長決定將這個任務交羅非和秦小曼負責。他讓羅非和秦小曼扮成夫妻去晉商會捐款,趁機探查些消息。怎料羅非剛剛露面,就被晉商會的職員認了出來。捐完款後,羅非被陳秘書單獨請到辦公室聊天,他久仰羅非大名,這次是想拜託羅非幫忙處理一件事情。
 
最近晉商會要舉辦一場規模宏大的捐款活動,而他們的會長卻收到了一封死亡威脅信。陳秘書將這封信拿給羅非查看,怎料羅非一下便看出這封信封被掉包了。陳秘書只好拿出原本的信,原來這些威脅信是日本刺殺組織黑龍會送來的。而且奇怪的是,這些信總是趁會長離開辦公室,便出現在裡面。可辦公室是個密閉空間,詭異的事件讓羅非產生了巨大的好奇心。
 
秦小曼到財務室辦理捐款手續時,她發現財務組長的名字中就有一個東字,於是她上前詢問對方是否認識韓薇薇。對方先是楞了一下,然後立刻否認了。秦小曼感覺這個財務組長陳向東的嫌疑很大,當她準備離開時,陳向東特地與她握手道別,還趁機給她塞了一個紙條,紙條上有一串數字720900和一個地址,這串數字正是韓薇薇筆記本上的那串數字。羅非猜測陳向東知道一些內幕,於是讓秦小曼明天會會這個陳向東。
 
第5集陳向東被暗殺,秦小曼因公受傷
羅非和秦小曼趁著天黑準備再次前往韓薇薇家搜查一番,兩人走在一條昏暗的街道上,這裡是韓薇薇回家的必經之路,羅非猜測這裡可能是韓薇薇遇害的第一現場。這時秦小曼發現韓薇薇的公寓竟然亮著燈,於是兩人急忙跑了上去,結果發現屋內坐著兩名女士。兩人坦白他們是申報的記者,也是韓薇薇的同事。羅非經過一番盤問後得出結論,韓薇薇其實是一名記者,她一個月前特地到晉商會上班,是為了曝光一個特大醜聞。可真相還沒來得及公佈,她就遇害了。
 
羅非最近身體有些不適,秦小曼特地給他準備了雞湯,可雞湯的味道太難喝了,羅非喝後立刻吐了出來。這天是晉商會募捐的日子,為了保護會長的安慰,警局調來了所有人維護現場治安,連本傑明都被拉了過來。正當湯會長在台上講話時,突然有人開槍襲擊了他,現場瞬間陷入混亂,百姓四處逃竄。
 
探長帶領警員將會長團團圍住,保護他的安全,秦小曼則衝去狙擊手藏身的樓內,可惜兇手已經混入了人群。此刻的秦小曼面對混亂的人群毫無對策,她想起羅非曾教她劃分區域的辦法。於是秦小曼冷靜思考起來,終於確定了殺手的位置,雙方發生了槍戰。可關鍵時刻,秦小曼為了救一名小孩,讓兇手逃跑了。
 
兇手繼續攻擊保護會長的警察,大家慌亂之中誤接近了裝滿汽油的卡車,羅非察覺不對急忙趕過去制止,可為時已晚,兇手引爆了汽油車。大家都被炸彈炸飛,而陳向東在此時被兇手擊中,奄奄一息。秦小曼急忙詢問他那串數字的含義,陳向東只回答了「匯豐」兩個字,便死了過去。
 
秦小曼氣得朝兇手逃跑的方向追了過去,兩人被困在一個地下室內。秦小曼被殺手先找到,殺手控制住了她,殺手向她透露,陳向東是因為背叛黑龍會才會被殺死的。當他準備殺秦小曼滅口,秦小曼反應快速的躲過子彈,只是受了點輕傷,最終被趕到的羅非救走了。
 
等秦小曼醒來後,她將自己聽到的信息告訴了羅非,羅非推斷陳向東並不是殺害韓薇薇的兇手。他讓秦小曼仔細回想兇手的身高,結果得出結論就是這個兇手才是殺死韓薇薇的人。正當羅非想得出神時,他突然注意到秦小曼的鞋子,於是立刻跑去了韓薇薇家,秦小曼也跟了過去。兩人來到韓薇薇家時,竟然遇到了心裡顧問霍文斯,秦小曼發現羅非對霍文斯並不友好。
 
羅非和霍文斯通過對韓薇薇家東西的擺放發現,韓薇薇是個重度潔癖患者,而她家鞋櫃裡卻少了一雙鞋,這很不符合心裡邏輯。可如果鞋是兇手拿走的,那麼這個東西對他來說一定很重要。至於為何兇手會撕掉那些照片,羅非還是不能理解,這時他突然靈光一現,他讓秦小曼找出近幾年的旅遊雜誌,準備從中找到線索。
 
第6集陳漢良身份被揭穿,鄭義雄為愛自殺
本傑明下班時發現有一輛車停在警局門口很可疑,正當他停下來觀察時,車內的人也拿出手槍準備對他動手。幸好這時有名警察走了過去,殺手才轉移目標殺死了那名警察,開車離開。羅非終於在雜誌上找到了韓薇薇照片的原圖,原來這個圖上並沒有韓薇薇的男朋友,反而是一張風景畫。羅非拿著證據準備回家,結果在路上被殺手盯上了,羅非躲在一個角落避難,眼看就要被抓到,幸好秦小曼及時出現救了他。
 
兩人坐下來休息時,秦小曼透露陳向東臨死前曾說過「匯豐」兩個字,羅非決定從匯豐銀行下手,查找線索。最終他們發現韓薇薇用同事的名字申請了一個保險櫃,而之前的那串數字就是密碼。他們從保險櫃內找到了很多賬本,上面用假名字記錄著一筆筆貪污的巨款。聯想之前發生的事情,羅非推測貪污巨款的人正是湯會長身邊的陳漢良秘書,但僅憑猜想根本無法將陳漢良定罪。
 
羅非將捐款那天在場的人都叫到一起,重現了當天案發時大家的位置,他指認出陳漢良就是僱傭殺手的幕後黑手。一開始陳漢良還極力狡辯,但在羅非和霍文斯的合力逼問下,他終於裝不下去了。他準備坦白一切,怎料這時有人突然開槍擊中陳漢良,他瞬間倒地身亡。在臨死前,陳漢良爬向湯太太的方向,口中還說著對不起,而湯太太竟然流下了眼淚,這一幕被羅非看到。
 
警察立刻排查了這片區域的房間,發現了一位可疑的退伍軍人鄭義雄。他們來到鄭義雄的家查看,結果發現他是個殘疾人,坐著輪椅,於是放下猜疑離開了。可走了沒多久,羅非突然反應過來,他發現鄭義雄是在假裝殘疾,於是立刻派警察前去逮捕。鄭義雄與警方展開了激烈的槍戰,秦小曼對鄭義雄窮追不捨,可最終還是被他逃走了,羅非為了救秦小曼還受了傷。
 
羅非為了逼鄭義雄現身,他故意寫了一篇文章登在申報上,他宣稱鄭義雄打著黑龍會的名義做壞事,利用黑龍會的手抓住鄭義雄。果然,沒過多久,落魄的鄭義雄就被送到了警局門口。羅非等人對鄭義雄進行了拷問,可他什麼也不肯說。不過從鄭義雄家搜到的證據就能判斷出,他的確是殺死韓薇薇、陳向東的兇手。鄭義雄趁大家不注意偷偷咬碎了藏在口中的毒藥,自殺了。
 
羅非在陳漢良和鄭義雄的墓前遇到了湯太太,果然不出他的預料,湯太太的確與此時有關。但令他驚訝的是,湯太太獻花的第一個人竟然是鄭義雄。原來當初湯太太因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故意引誘陳漢良替她做假賬,挪用了賑災款。而她為了擺平後來出現的韓薇薇和陳向東,於是向陳漢良介紹了鄭義雄,而她心中真正愛的人也是鄭義雄。羅非沒想到愛會讓人這麼盲目,兩個男人都是因她而死。
 
回到辦公室後,羅非翻看韓薇薇留下的賬本,想弄清楚錢的去向.而這個案件還有一個未解之謎,就是密室來信,這兩點一直困擾著羅非。
 
第7集本傑明找到死亡原因,羅非發現暗格中有粉末
小鹿循著鋼琴的聲音來到肖老師的房間門口,結果這時音樂突然中斷,而肖老師則躺在地上死了過去,小鹿嚇得急忙跑出去呼救。羅非和秦小曼在房間內還原案件過程,以此來判斷當事人是否撒謊。兩人得出結論後,羅非指揮秦小曼收拾房間,結果兩人不小心絆倒倒在了床上,姿勢十分曖昧。這時小鹿突然出現,他打斷了兩人的曖昧氣氛。
 
小鹿是慕名而來,他假稱給外婆破解密碼為由,測試羅非的推理能力。結果羅非不費吹灰之力便解開了密碼鎖,於是小鹿才說明了本次的來歷。他介紹了肖朗離奇去世的事情,經過醫生檢測,肖朗被判定為心臟病復發而亡,小鹿認為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因此希望羅非可以幫他破案。羅非聽後對這個案件很感興趣,於是跟隨小鹿到肖朗別墅拿樂譜看看。
 
肖朗的朋友為了祭奠肖朗,都自發來到別墅為他演奏。羅非和小鹿到二樓拿樂譜時,小鹿發現樂譜被人移動過,感到不解。這時羅非環顧四周,他發現書櫃上竟然有幾卷膠布,感覺很奇怪。這時樓下突然傳來吵架聲,他們急忙跑了下去,原來是樂團成員為了演奏的事情吵了起來。羅非還遇到記者朋友曾帥,曾帥向羅非透露了一些肖朗的人脈關係,羅非這才發現在座的各位並沒有看上去的那麼友好,各個都有殺人動機。
 
正當大家討論時,二樓突然傳來小提琴聲版本的《彼岸花》,三人大覺不妙,立刻跑了上去。果然關爾死在了房間內,探長讓警察將屍體收走,羅非準備扣押別墅中的人審問,可這裡面都是上流社會的人,探長根本得罪不起,所以不能答應羅非的請求。霍文斯從小道消息得知了音樂殺人案件,他給羅非提出了一些專業性意見,羅非聽後十分受用。
 
羅非、秦小曼和小鹿三人在家裡開會討論案情,小鹿說他曾看過一本書,書中的案例講述的是用音樂控制毒蛇,讓毒蛇殺人。為了驗證本案是否也採用這樣的方法,羅非決定親自演奏《彼岸花》看看是否有什麼變化。可實驗結束後,什麼都沒有發生,小鹿便決定先離開了。秦小曼不放心羅非,竟然提出想和羅非睡在一起保護他,結果遭到羅非的拒絕。
 
早晨,羅非和本傑明裡應外合,躲過所有人的視線,將關爾的屍體搬進了驗屍房。經過本傑明屍檢,他發現在關爾的頭部有被註冊的痕跡。本傑明還詢問了關爾死亡時的狀態,秦小曼解釋死者死前都會露出幸福的微笑,眼角還有淚流出。本傑明聽後大驚,他想到了一種新型毒品,正有如此反應。為了驗證這個猜測,羅非讓秦小曼去採集了肖朗的血液樣本,果然其中也包含了這種毒品。
 
羅非再次回到肖朗遇害的那個房間,他仔細搜查了房間的擺設,結果發現一張錄有各種樂器版本的《彼岸花》唱片。他猜測死者死之前並沒有真正彈奏音樂,而是利用這個唱片播放出來的。可他們進入現場時,這個唱片卻並不在唱片機上。小鹿無意間打翻了一個樂譜箱,羅非從中發現很多《彼岸花》樂譜,原來肖朗早就收到過這個樂譜。而且在樂譜箱的暗格內,羅非還發現了可疑的粉末。
 
第8集羅非破解樂譜密碼,夏露娜撞見肖朗販毒
小鹿透露肖朗的樂譜箱從來不讓別人碰,連他都沒有接觸過。羅非聽後覺得可疑,於是又查看了關爾的小提琴箱,果然在暗格內也發現了粉末。兩人立刻前往圖書館查資料,結果發現每當樂團到一個地方演出,那裡就會出現這種毒品。羅非推測其實肖朗所在的樂團是一個販毒組織,他們利用高知名度掩蓋身份,謀取暴利,秦小曼聽後覺得不可思議。
 
三人回家繼續討論案情,小鹿想起之前看過一步間諜小說,很多販毒組織會將信息加入音樂中,只有內部人才能聽的出來。他猜測《彼岸花》樂譜可能也是傳遞著某種信息,羅非聽後表示認同,他之前演奏樂譜時,的確發現樂譜中有很多奇怪的段落。經過與小鹿的合力破解,兩人終於發現樂譜中的錯音就是保險箱的密碼,現在只要找到保險箱就能找到真相。
 
管家為關爾舉行了盛大的葬禮,羅非故意讓小鹿道別時,將彼岸花的樂譜一起扔入土內,給想要得到樂譜的人下套。果然,天黑後,鄭東出現挖出樂譜後直接去了車路士飯店。鄭東根據密碼打開了保險櫃,拿出一張照片,這時小鹿不小心撞到花瓶,鄭東聽到聲響後立刻扔下照片逃跑,小鹿在追他時發生了車禍。 
 
因為羅非嘲笑秦小曼不懂音樂,秦小曼準備單獨行動破案,她在圖書館查閱資料時發現了夏露娜,這個夏露娜的死亡方式和肖朗等人一樣。秦小曼在館長的幫助下,找到了夏露娜的屋子,結果她遇到了羅非。她向羅非透露,她趕到這裡時,發現鄭東剛剛進去,所以沒有輕舉妄動。這時屋內突然傳出了八音盒版《彼岸花》的聲音,兩人立刻衝了進去,結果發現鄭東死在了椅子上。
 
秦小曼發現家裡的門窗緊閉,因此懷疑兇手可能還沒離開,於是兩人開始搜查房間,可一無所獲。這時樂隊的國榮突然走了進來,他發現鄭東死了被嚇得不輕,秦小曼本來想將他捉拿歸案,可國榮趁她不注意逃跑了。秦小曼追出去將他打傷,可還是沒能逮捕他。與此同時,羅非回到房間準備拿音樂盒當證據,結果他發現有人從窗戶逃走了,看來剛剛屋裡的確藏了人,他們錯過了抓他的時機。
 
羅非從音樂盒中得到一個膠卷,他沖洗了裡面的照片,結果發現其中一張照片是樂隊5人販毒的照片,而那第五人正是管家曹叔。此時,秦小曼為了尋找國榮的行蹤來到了他們排練的公董局禮堂,禮堂裡只有曹叔一人在打掃衛生。秦小曼在休息室發現了國榮的屍體,於是準備打電話報案,這時她突然察覺到曹叔不對勁,於是猜到他便是那第五個販毒成員。曹叔見身份暴露急忙逃往內間,秦小曼衝到地追了過去,最終被曹叔用機關砸暈了。
 
秦小曼醒來後發現自己被綁在椅子上,曹叔向她坦白國榮是被他誤殺的,可其他人的死與他無關。曹叔本以為保險櫃的毒品是讓秦小曼藏了起來,沒想到整件事情背後竟然還有第三個人。當曹叔準備殺秦小曼滅口時,羅非突然出現了,他拿出那張照片給曹叔看,並讓他解釋照片的由來。曹叔說當年肖朗和夏露娜談戀愛時,夏露娜突然闖進房間拍照,恰巧他們正在分毒品,事情便被夏露娜發現了。後來肖朗要和她分手,她便以此為要挾,索要一大筆錢。
  
第9集羅非指出小鹿是兇手,獄中的captain疑點重重
曹叔說雖然夏露娜最後得到了那筆錢,可他們並不放心,於是到她家逼她交出底片。在夏露娜家翻找時,他們發現夏露娜有個妹妹即將出國留學,於是準備用她妹妹要挾夏露娜。夏露娜為了保全妹妹拚死掙扎,被肖朗注射毒品毒死了。羅非詢問毒品的來源,曹叔說毒品一直都由captain提供,而且他根本不露面,每次都是用樂譜聯繫肖朗。
 
曹叔講完故事後,趁羅非不注意逃走了,羅非急忙追趕,兩人在劇場的二樓發生了打鬥。正當羅非快從二樓欄杆上摔下來時,小鹿突然出現把曹叔從二樓推了下去,救下了羅非,而曹叔當場死亡。至此,販毒團伙的所有成員都死了,案子也就無從調查。小鹿雖然殺了人,但他是為了救羅非,因此警方不會對他追究責任。
 
羅非回家後繼續研究案情,他認為販毒團伙的幕後主使並不是captain。小鹿見案子已破,準備好好放鬆一下。這時羅非突然想到了密室殺人的作案手法,於是拉著秦小曼和小鹿重回到了肖朗家。羅非解釋其實受害者早就死了,當時傳出的樂曲聲都是留聲機放出來的。而留聲機上的唱片之所以會不翼而飛,是因為兇手利用彈簧捲尺和釣魚線設計了一個機關。說著羅非讓小鹿走到房間外,然後重新還原了整個機關過程,屋內的秦小曼看後恍然大悟。
 
這時,羅非讓小鹿再次破門而入,然後讓他將剛剛消失的唱片帶回警察局。可小鹿並沒有在房間內,本不該知道唱片在哪裡,可他竟然一下就找到了唱片,因此暴露了身份。羅非指正小鹿就是殺害肖朗等人的兇手,而他也是夏露娜的「妹妹」。小鹿見事情暴露,只好坦白了一切。原來他小時候長的十分秀氣,姐姐經常把他當女孩子一樣打扮,姐弟兩人關係很好。當年肖朗等人闖進夏露娜家時,小鹿就在躲在房間裡,他親眼看到姐姐被殺,所以恨透了肖朗等人。當他長大後,他決定回來復仇。
 
在肖朗身邊的這段時間,他無意間得知姐姐的死與captain有關,於是急忙尋找線索,結果被肖朗發現了身份。肖朗想殺死小鹿滅口,卻反被小鹿殺死了。小鹿想利用羅非的智慧破解密碼,提前截獲肖朗的毒品,以此引誘captain主動聯繫他,所以才將羅非引入了這場局。聽完小鹿的講述後,秦小曼準備將他逮捕。可小鹿不甘心就這樣被抓,羅非為了讓小鹿死心,決定親自帶他去看望監獄裡的captain。
 
原來在數年之前,羅非和警察們就已經將captain和他的犯罪團伙一網打盡了,而且captain還因為腦部中槍,成了一個傻子。小鹿看到白髮蒼蒼呆傻的captain終於放棄了執念,他主動自首,坐上了警車。可警車剛開走,羅非便發現那輛警車有問題,於是急忙和秦小曼追了過去。當他們找到警車時,小鹿已經死了,而且他在屍體旁邊寫下了captain的名字。羅非認為小鹿這樣做一定是有原因的,他漸漸懷疑獄中的那個captain是在裝傻。
 
第10集羅非懷疑captain裝傻,本傑明發現王太太做暗娼
本傑明和羅非相約打桌球,羅非一直心不在焉的回想captain的事情,他猜測captain可能已經康復,並且控制著一個秘密組織。秦小曼叫來霍文斯幫忙解答羅非的疑惑,霍文斯和本傑明都認定captain是不可能康復的。此時,羅非突然有一大膽的猜想,可能captain當初根本沒有癡呆,他一直在裝傻。霍文斯為了驗證羅非的猜想,特地去監獄給captain進行了細緻的檢查,可還是毫無收穫。羅非不肯相信這個結果,非要硬闖監獄去看captain,結果被獄警攔了出來。
 
保潔阿姨進屋收拾房間時,發現床上有一個女人慘死,嚇得立刻報了警。秦小曼收到消息後立刻闖進探長辦公室,向他稟報了此事。恰巧這時探長和羅非正在下棋,兩人打賭,如果探長贏了羅非,羅非就幫他偵破前段時間大使夫人珠寶失竊的案件。可探長的棋藝不精,他只能死纏爛打地讓羅非幫忙,羅非便說出盜竊者是訓練有素的鸚鵡。探長聽後恍然大悟,他立刻派人去搜查最近出現的馬戲團。
 
探長聽完秦小曼的匯報後,準備派葉常青負責此案,秦小曼不服,立刻追問緣由。探長解釋命案發生的地點在四馬路,那樣的地方不適合女人去,可秦小曼並不在乎,仍然積極爭取。羅非聽後十分興奮,立刻起身前往兇案現場,秦小曼也跟了過去。
 
葉常青在兇案現場給手下分析案情,他得意洋洋地宣佈這是入室盜竊殺人案,羅非出現後立刻否認了他的觀點,還指出現場的財務並沒有丟失。葉常青覺得自己很沒有面子,於是狡辯起來,可越說越錯。最終他將羅非拉到一旁求情,希望羅非不要拆他的台,羅非解釋他只是想參與破案,將來所有功勞都歸葉常青。葉常青聽後覺得這筆買賣很划算,於是答應他和秦小曼加入破案團隊。
 
羅非和秦小曼仔細分析了死者的遺體,然後到酒店前台詢問。從老闆口中他們得知,昨天王太太開好房間後,曾有一名男人出現過,可他不到三分鐘便離開了,羅非分析這個人並沒有作案時間。羅非決定從王太太的旗袍方向下手,因為從王太太的配飾來看,她不可能擁有這件昂貴的旗袍。經過多番尋找,羅非和秦小曼發現有家裁縫鋪符合條件,打聽後才得知原來王太太正是這家店的老闆娘。
 
秦小曼和羅非照例找王老闆問話,怎料王老闆性格很暴躁,沒說幾句就激動得要對他們動手。羅非見狀將王太太的死訊告訴了王老闆,還讓他去警局認領屍體。羅非從裁縫鋪的夥計口中得知王太太很喜歡打麻將,於是決定找她的牌搭子李太太聊聊。李太太透露王太太平時人很好,而王先生因為自己賺不到錢,經常喝酒打老婆,還常常喊著要殺死自己的老婆。
 
王先生去警局認領屍體時激動地對警察動手,結果被關進了監獄。葉常青懷疑王先生就是殺人兇手,於是提審了他,還故意不讓他睡覺。羅非讓本傑明對王太太的屍體進行瞭解剖,結果發現王太太在死之前服用了一種妓女使用的廉價避孕藥。他們猜測王太太這些年並沒有去打麻將,而是利用這個時間去做暗娼。葉常青將這個消息告訴了王先生,他猜測王先生是發現了這個事情才將妻子殺死的,而王先生此刻卻突然臉色一變。
 
第11集王嘉德搶槍逃走,孫祁雪訴說童年經歷
秦小曼從睡夢中醒來,發現羅非就坐在旁邊被嚇了一跳。羅非告訴她,王嘉德昨晚打傷警探,搶走配槍逃走了,兩人決定趕回警局瞭解情況。葉常青為了掩飾自己的無能,說謊掩蓋昨晚被襲的經過,可卻被羅非拆穿了。在探長的逼問下,葉常青只好說出實情。如今找到王嘉德尋回警槍才是重點,葉常青只好將案件交給羅非和秦小曼負責。
 
從王嘉德的口供中,羅非得知每週三和週五下午,總有一名李太太給趙綺夢打電話,約她去打牌,羅非猜測這個人就是暗娼聯絡人。他決定從電話公司入手,查出打電話人的信息。可電話公司每天的業務量巨大,他們無法查到電話是誰打的。羅非心生一計,他給王嘉德家裡安裝了另一部電話。當對方再次聯繫趙綺夢時,羅非便讓秦小曼假裝趙綺夢拖住對方,他電話公司查詢對方地址。
 
果然在羅非和秦小曼的配合下,兩人找到了電話中「李太太」的家庭住址。這個李太太真名叫做錢戚月,也是一名風流的女子,當羅非和秦小曼趕到錢戚月家中時,他們發現錢戚月已經死了,作案手法和之前的兇案一模一樣。而兇手此刻剛要離開,秦小曼見狀急忙追了過去,兇手躲進了電影院。羅非輕而易舉地找到了混入人群的兇手,這個兇手竟然是個女人,名叫七姐。
 
七姐說她在錢戚月家出現是為了收保護費,並沒有殺人,可葉常青並不相信。這時本傑明送來了驗屍報告,羅非看完後發現兇手是個左撇子,偏偏這個七姐左手只有兩根手指,因此排除了嫌疑。根據七姐的供詞,暗娼集團的成員一共有三人,第三個人正是孫祁雪,羅非和秦小曼決定找她聊聊。
 
秦小曼打聽到孫祁雪為人很好,丈夫是人民教師,她不相信孫祁雪會做暗娼。見過孫祁雪和她的丈夫阿松,兩人才發現阿松身患肺癌,而孫祁雪一直以做家教為借口,賺錢補貼家用。秦小曼不忍心說出真相,破壞他們夫妻兩的感情。於是羅非找了個借口約孫祁雪到外面見面,詢問三人的經歷。
 
孫祁雪訴說了姐妹三人的悲慘經歷,原來孫祁雪、錢戚月、趙綺夢三人是孤兒,從小在蘇州的育嬰堂長大,有天一位齊媽出現將她們領養了。三人以為好日子即將到來,沒想到齊媽卻把她們帶到了妓院。三人從此淪為妓女,被齊媽欺辱,後來忍無可忍,三人決定寫下遺書投河自盡。幸好被路過的漁夫救了上來,還把她們送去了上海,三人便隱瞞身份開始了新的生活,還遇到了心愛的人。可好景不長,迫於生計,三人不得已只好瞞著家人,走上了之前的老路。
 
秦小曼聽後將趙綺夢和錢戚月受害的照片拿給孫祁雪看,讓她提供一些線索,怎料孫祁雪看到照片後,立刻指出兇手就是齊媽,因為齊媽曾用刀劃傷過一位姐妹的臉。等孫祁雪走後,羅非判定她不是兇手,因為她不是左撇子。葉常青的手下發現了王嘉德的蹤跡,於是趕過去將他抓了起來。葉常青誤以為自己已經抓到兇手,得意洋洋地和兄弟們喝酒。而此時,羅非和秦小曼正坐火車前往蘇州,尋找孫祁雪口中的那個妓院。
 
第12集霍文斯出手幫羅非查案,齊雲講述痛苦遭遇
羅非和秦小曼進入妓院後,她們發現齊媽已經精神失常了,如今只能到警局翻看資料尋找真相。而此刻,孫祁雪在家接到警局的電話,對方聲稱已經抓獲兇手,讓孫祁雪到警局指認一下。可當孫祁雪在去警局的路上,她遇到了一名熟人,然後露出了十分害怕的表情。通過一夜的翻找,羅非發現了孫祁雪所說的那封遺書,遺書上顯示,孫祁雪一共有三個姐妹,當年投河的是四個人。而且遺書的最下方被人撕去了一行,這其中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如今,只有孫祁雪可以解答真相。
 
可就在這時,羅非接到上海打來的電話,孫祁雪也遇害身亡了。羅非十分自責,他後悔來到這裡,而不是留在孫祁雪家中等兇手現身。這時霍文斯突然出現,他主動提出要與羅非合作,可羅非卻不肯。羅非和秦小曼來到孫祁雪跳河的那段水域,他發現這裡的河水很淺,根本不適合自殺。因此他判定孫祁雪在說謊,而她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那第四個人。
 
霍文斯從齊媽這邊入手,他利用心理學知識,主動接近齊媽探聽事情的真相。齊媽透露當年因為祁雪姐妹四人的出現,她的生意好的不得了。可後來這姐妹四人竟然要跳河自盡,這都歸咎於李公子的出現。霍文斯將這個結果告訴了羅非,羅非聽後突然感覺不對勁,他猜測齊媽是兇手的下一個目標,於是和秦小曼急忙趕去了滿庭芳。當他們趕到時,齊媽剛剛被殺害,秦小曼成功抓到了兇手。
 
兇手是一名面目醜陋的賣魚女,她自稱是正當防衛,失手殺死了齊媽。秦小曼將賣魚女帶回警局審問,羅非拆穿了她的身份,她就是那第四個姐妹齊雲。齊雲講述了當年的經歷,她在滿庭芳做妓女時一直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直到有一天遇到了李公子。兩人情投意合,李公子變賣家當準備為齊雲贖身,然後開始新的生活。可齊雲還沒來得及離開,李公子就出車禍去世了。
 
當時齊雲人生失去了希望,她哭了整整三天,身為姐妹的另外三人陪她聊了一整夜。最終大家決定結束這樣的生活,於是寫下遺書準備投河自盡。齊雲將李公子給她留下的一萬兩銀票和遺書一起封入信封,準備郵給報社,還給他的家人。可令她沒想到的是,這封信被祁雪偷偷掉了包,大家把銀票留了下來,而且在投河時偷偷游了回來。不知情的齊雲被礁石劃傷了臉,然後被一名漁夫救下,兩人生活在了一起。
 
有天,齊雲在上海賣魚時,意外遇到了趙綺夢,她才知道事情的真相。被仇恨沖昏了頭腦的齊雲開始展開報復計劃,她殺死了所有人。事到如今,齊雲並沒有後悔所做的一切,只是她也賠上了自己的人生,唯一對不起的就是丈夫和女兒。羅非很同情齊雲,於是匿名給她的丈夫和女兒送去了一筆錢。秦小曼一直以為羅非很冷血,當她知道此事後,漸漸對他有些改觀。羅非一直沒有放棄對晉商會貪污款的調查,他發現如今這筆錢已經流向外部,而且金額十分龐大。
  
【圖片cr:紳探官微,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20韓劇 The Game:向著零點】劇情.人物介紹~玉澤演、李沇熹*懸疑愛情劇
《The Game:向著零點》劇情講述能夠看到死者臨死前所看到景象的超能力者與重案組刑警攜手追查連續殺人案的故事,   【劇名】:The Game...(詳全文)

留言內容

  愛莓 2019-04-23 04:33:49 101.9.77.*
請容許我尖叫~~~~~~~哈哈哈哈
版主回應:
哈,看了嗎看了嗎?
小宅很愛羅非第一集從馬家出來,在車裡搖頭晃腦的樣子耶XD
  
 
  愛莓 2019-04-23 21:53:21 49.218.117.*
Dear 小宅,

只看了第一集的開頭就特別想來跟你匯報!白宇角色好口愛噢!
版主回應:
整個造型和他很搭啊
讓我們一起忘了他在微微一笑裡的樣子吧XD
  
 
  愛莓 2019-04-26 05:09:00 180.204.12.*
欸...我可是超早就忘記他微微的樣子了~
我在看鎮魂前,就被大陸很多youtuber安利一陣子了~
加上美人違陷...白宇的演技太ok了!!演甚麼都好~

其實,身為校園劇專業戶的我,前鎮子好考慮要看忽而今夏,但聽說後面很虐...不喜歡虐QQ但既然播畢了,感覺用快轉模式應該是可以滿足的

紳探整體感覺很像夏洛克,女主角根本華生吧XD雖然陸劇不如英劇那麼有質感,故事性也沒那麼smart,但中規中矩的拍攝+主角演技也不錯,人設討喜,喜歡~

最近又看膩youtube了,開始重回戲劇懷抱~~
最愛跟小宅一起聊天了

感覺好多可以追啊
畢竟超過半年沒追劇了...

圈套感覺很是我的菜~
結局是不能接受的是嗎@@?嗚嗚

監獄醫生和自白小宅好像喜歡,但會不會感覺沉重?是一個一個故事+主軸型的嗎?還是...?
還是喜歡燒腦一點~
談情說愛現在都只能等播完才取快轉模式了 哈哈哈哈哈
版主回應:
紳探,人設討喜,白宇有點小動作還滿可愛的
推理和案件,小宅就看的很鬆,全程專注在看白宇啊,哈
 
居然超過半年沒追戲了,好久!!
圈套的結局就是非~常~扯!
小宅看到結局的時候,有大喊「什麼鬼」,大概是這種扯的程度,哈
 
監獄醫生和自白,監獄醫生比較沉重,節奏太快,劇情太反轉,看了壓力有點大
自白比較輕鬆一點,但第10集也進入小小小揪心階段
自白前頭一個一個案件拆的比較明顯,大概第7集就是主軸了
監獄醫生感覺可以看成一個大故事
  
 
上一頁  [1]   下一頁  1-3筆 共 3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