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鬼吹燈之牧野詭事》劇情講述胡八一的兒子胡天與冰輪、雷厲、小金牙、王耀進入千年古墓尋找胡天父母下落時發生的事。
 
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分集劇情】 
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第1季~分集劇情1-12
 
【分集劇情】
第1集天官出河除叛徒 若花頸後現鬼紋
二十年前的劍陵。胡八一等人剛剛尋到七星泣血劍,洞穴內的金烏樹便亮了起來。張天官說七星泣血劍便是通往霸王塚的地圖,萬萬拔不得,必須插回去。但為了救胡天,大家都遲疑著不願放棄。
 
機關已開,洞穴抖動起來。張天官要大家從樹洞裡的生門打洞出去,自己去鎮住陰河。胡八一表示來不及打盜洞了。張天官聽聞,立即回身跳入陰河,犧牲自己,鎮住了機關。
 
二十年後的劍陵。孫教授前去奪取明月石之際,陰河內突然跳出一名黑衣男子。孫教授回身一看,驚異地發現男子正是張天官。
 
張天官看到明月石,認出了胡天。但同時卻十分詫異,詢問胡天這麼多年過去,他的爸媽都去了哪裡。不等胡天回應,孫教授已上前攻擊張天官。張天官通過點穴制住了孫教授,看到了他胸前兩道交叉的舊傷疤,認出孫教授即是李洪臣。
 
張天官表示李洪臣就是當年同他們一起入墓的拘屍門人。胡天等人告訴張天官此行目的是為尋找父輩,張天官十分詫異,質問李洪臣摸金校尉們的下落,然而李洪臣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冰輪十分痛心且不敢相信,自己的養父竟是利用他們開啟霸王塚的拘屍叛徒。她上前質問養父,李洪臣說二十年來自己已經把她當作了自己的女兒,自己是永遠愛她的。
 
張天官問李洪臣開啟霸王塚的目的,李洪臣回答說自己只是想要裡面的東西,隨即反手劫持了冰輪,以此威脅胡天,要他交出明月石。
 
胡天擔心冰輪,於是交出了明月石。李洪臣把明月石置於金烏上,想要重啟機關。冰輪扯住明月石上的繩子,將它扔還給了胡天。李洪臣想要拿手去捂,卻被石頭上升騰起的黑黃霧氣定住,難以動彈。
 
冰輪心急,往外拉扯著養父。但霧氣難逃,李洪臣要冰輪好好活下去,隨即一把推開了冰輪,獨自被霧氣吞沒。消失前,他拋出一顆掛墜,告訴冰輪這關係著她的身世,要她趕緊走。
 
冰輪眼睜睜地看著養育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父親痛苦地消失在霧裡,不禁落下淚來。張天官認為這霧氣可能是由於自己從陰河出來而觸發的機關,一旁重新出現的樹洞內原本應當放著七星泣血劍。
 
他明白過來,原來這裡本就是陰陽圖,拔劍等於破壞了陰陽平衡。當初胡八一等人在岸上大東出去,如今陰陽倒轉,出口應該在陰河裡。
 
張天官先行入水,發現洞口快要關閉了,要他們趕緊下來。王耀怕水,磨蹭著不肯走。小金牙只好夥同雷厲騙他吃下「避水珠」,讓他在心理安慰下跳入水中。胡天扶起悲痛的冰輪,緊跟著跳下了陰河。
 
另一邊,傷重的黎若花伏在地上,一名黑衣人緩步走到她的面前。
 
從陰河下出來的幾人從外面的一條河裡游了上來。王耀嗆水昏迷,被雷厲救醒。眾人重新聚集,雖然胡天袒護,但冰輪還是受到了各人的懷疑。
 
她負氣離開,胡天追上她,說自己相信她。胡天要她回美國去,再也不要下墓,去過女孩子該過的生活。冰輪強忍淚水,轉身離開。胡天留在原地,不捨的淚水順著臉頰滾落。
 
雷厲幫張天官剪掉了長髮。王耀好奇張天官是如何活下來的,忍不住詢問他。張天官說自己在陰河裡似乎進入了龜息狀態,依靠陰陽倒轉之後的生命物質存活下來。王耀看到胡天在一邊默默不語,出言安慰。胡天忍不住告訴了他們在機關裡冰輪為自己死了兩次的事情。
 
王耀等人有些動容,問他要不要把冰輪找回來,但胡天拒絕了。
 
胡天問起李洪臣去霸王塚究竟要拿什麼東西,張天官認為,他的目的應該是雮塵珠。雮塵珠可以解除胡天身上的天書鬼紋詛咒,也是當年胡八一等人下墓的目的。
 
雮塵珠又名鳳凰膽,是至陽之物,每隔二十年才會現世一次。張天官表示天書鬼紋的力量會隨著年歲增長,明月石很可能會壓制不住,所以必須找到根治的辦法。
 
張天官講述了二十年前的事情。拘屍法王追殺李洪臣之後又追殺他們,胡八一等人拚死抵抗,才進到了金烏樹旁,拔出了七星泣血劍,得到了去霸王塚的地圖。
 
張天官看到雷厲,說海搬山雷顯明當年也參與過,說不定能有些線索。
 
一處明亮的標記前,黎若花正昏迷著。夢境裡晃過烈火和血,還有抱著小白兔哭泣的小女孩。黎若花的頸後竟緩緩浮現出一個天書鬼紋,她慢慢睜開了雙眼。
 
第2集依靠墓磚推行蹤 老賬單裡藏密碼
二十年前的雷顯明家。昏黃的燈光下,雷顯明小心翼翼地拆開一個信封,卻發現裡面只裝著一塊殘磚。觀察之後,他不解地抬起了頭。
 
如今,雷厲聽張天官說自己的父親當年也有參與,便帶著大家攔了一輛拖拉機,來到了雷家別墅。劉管家已經退休,門口的新管家見一行人風塵僕僕,堅決不放行,還是雷厲拿出雷家的打火機,才證明了自己的身份。
 
大家進入金碧輝煌的別墅,坐在沙發上休息。一名漂亮的女傭人來到茶几前,給大家端上咖啡。雷顯明從屋裡來到客廳,一眼便認出了張天官,十分激動地迎上來,表示此生能見到發丘張天官實在是死而無憾。
 
寒暄過後,張天官提出尋求線索的來意。雷顯明拿出細心保存的信封,遞給胡天等人。胡天掏出殘磚,大家都十分困惑。雷顯明表示自己也很疑惑,自己思考了多年,一直沒有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張天官仔細觀察後,通過分析推測這是一塊墓磚。雷顯明聞言來了精神,詢問他這塊墓磚是否有什麼說法。
 
張天官聞出磚上有藥味兒,卻不知道是什麼藥水泡的。雷顯明說自己也聞出來了,卻也不知是何藥水。胡天奇怪,居然連以用藥見長的海搬山都不知道是什麼藥品。胡天讓王耀保存好墓磚,問雷顯明是否還有別的線索。
 
雷顯明拿出當年支持摸金校尉下墓的信用卡賬單遞給張天官。張天官看過後,推測胡八一帶人去了蜂窩匠——專營探墓器具的上六門之一。胡天分析了數據,覺得數據有些雜亂,應當是包含了一個密碼。
 
胡天猜測,這組數據應當是經緯度。但張天官覺得若是經緯度,雷顯明必定一早就破譯出來了。雷顯明聞言笑了幾聲,隨後招呼幾人去餐廳吃飯。
 
雷顯明推托有事,讓雷厲先帶人去餐廳,自己一會兒再去。雷厲把人帶到餐廳,說自己要去換個衣服,隨後回到樓上找父親。
 
雷厲說要給父親看樣好東西。雷顯明看了一眼雷厲背後的女傭人,卻也沒有叫她退下。雷厲向父親展示了自己冒死摳下來的金烏樹樹皮,雷顯明見兒子有出息了,十分欣慰,當即表示要把樹皮裱起來掛在書房。
 
雷顯明下樓來到桌前,與大家共同進餐。雷厲不停地給小金牙夾菜,雷顯明看出有事,詢問起小金牙的來歷。雷厲表示小金牙是大金牙的親孫女,是與自己同生死共患難的朋友。
 
王耀看不下去,轉著桌上放菜的圓盤,問胡天想吃什麼東西。胡天望著轉盤,突然想到,賬單上的數字很有可能是卦象。但張天官卻說應該不止是卦象這麼簡單,讓大家吃完飯再說。
 
大家十分驚異而雷厲卻滿臉愉悅地看小金牙吃完了桌上的全部飯菜。雷顯明乾笑幾聲,讓大家回房休息。張天官回到屋裡,埋怨胡天方才不謹慎。他說雷顯明之所以破譯不了密碼,是因為胡八一不想讓他破譯。這串密碼是留給胡天的,但他們都沒有記住賬單上的數字,而賬單卻依然在雷顯明手裡。
 
胡天不禁開始懷念冰輪,懷念她過目不忘的能力。與此同時,冰輪卻正在兒時的福利院裡遊玩過的草坪上,回憶著當年帶領自己玩耍的養父。然而逝者已逝,冰輪也只能通過回憶來思念。
 
一名福利院的阿姨把冰輪小時候的檔案遞給她,說當年是一名救援隊的隊員把她送來的。冰輪打開檔案,陷入沉思。
 
另一邊,胡天來到雷顯明的屋子裡偷賬單,卻正巧碰上來人。情急之下胡天藏在了桌子底下,看到來人的白褲白鞋停在了自己面前,卻並未揪他出來。
 
胡天從桌底爬出來,偷出賬單給了張天官。張天官覺得以雷顯明的狡猾不可能不知他們會偷賬單,這賬單很有可能是雷顯明故意讓他們找到的。
 
張天官給胡天展示了四個密碼對應的幾個卦象,胡天立即推算出了胡八一等人的方位,應當除了蜂窩匠還有秦川。
 
第3集墓磚線索已破解 三人遭遇鬼打牆
盜洞終於打好,胡八一把雪梨楊與老王拉到地面之上,慨歎一聲總算找到了。胡八一向墓主南宮大人道了句叨擾,讓老王回填了盜洞。他把半塊墓磚寄給了雷顯明,若張天官順利出來,好有個線索尋找他們。
 
二十年後循著線索找到雷顯明家的胡天站在雷家窗前,情不自禁地回憶起了與冰輪曾經度過的點點滴滴。或許是心有靈犀,冰輪此刻也正坐在沙發上回憶胡天。二人同時拿出手機,想要撥打對方的號碼卻都鼓不起勇氣。胡天坐回桌前,獨自喝起了酒。
 
另一邊,正在思考著線索的張天官覺得肩膀有異,解開衣服一看,發現右肩竟已佈滿了屍斑。小金牙來到發呆的胡天面前,說自己有話要說。胡天看著她欲言又止的樣子,知道她是想表白,趕緊用吃的堵住了她的嘴。
 
小金牙有些傷心,說胡天其實就是喜歡冰輪,所以才容不下自己。胡天說有沒有冰輪都一樣,自己永遠都只把小金牙當作妹妹看待。胡天離開後,一直捧著花準備表白的雷厲從屋外走了進來。他聽到了剛才的一切,進來安慰小金牙。然而小金牙以為他偷聽,更加難過了。
 
小金牙也開始喝酒。雷厲看在眼裡有些心疼,不讓她喝酒。他順勢捧出了雷家的祖傳寶貝,對小金牙告白,但是小金牙卻毫不留情地拒絕了他。
 
胡天背對著王耀躺在床上,王耀正抱著墓磚嗅來嗅去,卻怎麼也聞不出來這是用什麼藥泡的。他舔了幾口,卻發現石頭上竟然出現了紋路。胡天讓他去找張天官,張天官看後,表示這像是唐代壁畫的一角。秦川剛好在唐朝都城所在,這磚很可能是在秦川發現的。張天官要胡天把磚收好,到時候應該能派上用場。
 
張天官帶胡天等人辭別了雷顯明,離開雷家去尋找霸王塚。雷顯明單獨囑咐雷厲要小心安全,雷厲答應下來,隨後跟著他們離開。車裡,剛剛表白完的幾人有些尷尬,胡天不管他們,要司機停車,自己和張天官去另一個地方,剩下的人繼續前進去蜂窩匠。
 
到了地方,王耀、雷厲和小金牙改乘馬車,來到了一處山腳下。雷厲買下了整套馬車,三人進入了一片林子裡。小金牙覺得此處陰氣極重,甚至發現了一座墳。繼續走了一陣,卻發現幾人又回到了原地的墳
 
小金牙看了看墓上的字,發現寫著「慈母譚氏之墓」。王耀和小金牙決定換一個方向走,而被墓嚇得不輕的雷厲準備拜一拜再跟上,背後卻出現了一個鬼影。往前走了走之後,王耀在用指南針時看到了鬼影,他剛想告訴小金牙和雷厲,卻發現他們二人都不見了蹤影。另一邊,小金牙和雷厲走著走著發現他們又回到了墳前。雷厲再次拜了拜墳墓,小金牙則開始四處尋找王耀。
 
張天官帶著胡天來到了一座墓前。胡天不相信吉凶,所以沒學,因此被張天官批評了一通。張天官判斷此處是吉穴,要胡天打盜洞。但胡天卻說沒人教過自己分金定穴,但張天官卻說以他的機靈,只要仔細看過秘書就該學會了。張天官根據唐朝的墓葬規制,判斷出金井的位置,開始挖掘。張天官發現底下的土是回填土,明白此處是摸金校尉的盜洞。
 
張天官和胡天下到了墓裡,找到角落裡胡八一曾用過的蠟燭點亮。張天官發現機關已經全被胡八一破了,並判斷出此處是唐朝欽天監南宮本的墓葬。
 
雷家書房裡。雷顯明請求一個男人放了自己,自己可以把全部的資產給他們。但男人卻表示自己只想要雮塵珠,因為雮塵珠更有價值。雷顯明說自己只有雷厲這一個兒子,做人不要太過分。一直推著輪椅的女傭走到他面前,笑嘻嘻地問他就算真有那麼一天,他又能怎樣。
 
第4集王耀尋至蜂窩匠 吉穴變化成凶墓
胡八一夫婦與老王來到蜂窩匠找白老大,請他幫忙修復一樣東西。白老大打開盒子,發現這是傳說中南宮本大人親手製作的子午量天尺,不禁有些吃驚。老王誇白老大有眼光,一旁白老大身著白裙的女兒笑嘻嘻地稱是。白老大表示自己也沒有十足把握完全復原量天尺,但一定會盡力而為,三日後可以來取。白裙女孩在一旁靜靜地坐著,低頭刻木人。
 
三天後,白老大把復原好的量天尺交給胡八一,並請求他在用完量天尺之後將它送給蜂窩匠。但胡八一卻只能婉拒,因為他已經答應好要把量天尺送給那個告訴他量天尺所在位置的人了。胡八一問他還有沒有別的請求,白老大還未應聲,白裙女孩兒卻跑上前來,要老王忙完之後跟她一起刻木人,老王答應下來。
 
二十年後,老王的兒子王耀在樹林裡與小金牙和雷厲走散。他恍惚間見到那個白色鬼影,卻苦於鬼影四處飄移,無法抓住。墳前的小金牙不滿於雷厲跪拜墳墓的行為,雷厲站起身,搜索出鬼打牆的相關信息,發現鬼打牆的科學解釋是視覺誤差。他覺得鏡頭不是眼睛,於是開始舉著手機鏡頭往前走。
 
小金牙走著走著玩兒了個惡作劇,假裝召喚來了墳主人。雷厲嚇得跪地求饒,抱著小金牙的胳膊不放。過了一會兒,王耀找到了二人,告訴了他們自己見鬼的經歷。雷厲想要趕緊走,但王耀和小金牙卻鐵了心要抓鬼。他們把雷厲綁在樹上當誘餌,說除非雷厲想出更好的辦法,否則不會改變主意。雷厲看到一旁的旅行箱,突然想起箱子有直線行走的功能,可以帶他們走出鬼打牆的怪圈。
 
他們跟著箱子來到一處巖洞群,雷厲覺得此處像是墓葬,一轉身竟又看到了鬼影。小金牙跟著鬼影進到洞裡,掀開了一處棺材後發現裡面是個穿著嫁衣的木頭人。王耀剛想把它用繩子拉出來,卻被木頭人打了一下。
 
突然機關開啟,一面扎滿鋼針的牆板開始向他們逼近。王耀用金剛傘抵擋著,要小金牙和雷厲趕緊找訣竅關掉機關。雷厲碰歪了木人的頭,棺材底板突然掉落,三人掉進了一處奇怪的白色房屋。
 
一個聲音響起,問三人是什麼人。聲音得知王耀是老王的兒子後,噴下了一堆冰渣,王耀整個人都變成了白色。聲音要他們滾出去,王耀卻說不見到蜂窩匠老大就不走。一扇門突然大開,走出來的正是二十年前的白裙女孩,自稱白青,是如今蜂窩匠的老大,直言老王欠了自己。 
 
下到墓裡的胡天觀摩著墓內的擺設,判斷墓主南宮本是個很清廉的人。他發現一處擺放物品的地方似乎少了一樣東西,張天官說這是墓主最喜愛的一樣東西,若不是為了胡天,胡八一不會來奪人所愛。
 
胡天用手電照亮牆壁,叫來張天官,問牆上是否是推背圖,張天官肯定了胡天的想法。一群蝙蝠撲稜稜地飛過,胡天奇怪,因為在吉穴裡應該不會出現這種東西。陰風刮過,二人突然聽到了一些奇怪的聲音。胡天循著聲音找去,發現聲音竟是從牆壁裡透出來的。推背圖上蔓延開一些黑色的細線,張天官仔細一看,發現圖上多了一樣東西。蠟燭突然熄滅,兩人頓時一驚。
 
胡天發現張天官身後好像有東西,張天官退後幾步,發現地上有了泥腳印。二人記得進來時地面明明是乾的,不知為何,鞋底竟然開始融化。張天官踢到一塊板子,竟看到一處立棺。他這才反應過來此處並非南宮本的墓葬,而是個障眼的機關。二人剛想出去,卻發現一些枝條狀的液體已經封住了洞口。
 
腳下的板子也開始融化,張天官向胡天討了六塊錢放在地上,錢很快就被那些液體吃掉了。他不斷地喂液體東西,才暫時沒被液體吃到。張天官記起來這是寄生在陰氣極重的岩石裡的罕見生物石髓,而那半塊墓磚上的藥水,應該有克制石髓的作用。
 
張天官丟東西把石髓引到了牆壁裡,胡天用墓磚堵住了牆壁。但洞口依然被堵著。張天官想起古代修墓人都留有逃生的鼠道,胡天果然發現了一處中空的牆壁。
 
黎若花醒來,感覺十分不適。拘屍法王向她脖後的天書鬼紋刺入一根骨針,黎若花突然發現自己好像能感應到胡天,覺得十分奇怪。拘屍法王說她與霸王塚有天然的聯繫,感應到的是胡天身上的明月石。
 
第5集胡天勇闖往生門
一個全身黑衣人在樹林的帳篷裡尋找什麼,突然一個身穿紅色衣服的小女孩從他面前跑過,小女孩很驚慌,邊跑邊回頭看,一不小心,撞到了個人,被彈回地上,小女孩著這個人,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冰輪在辦公室查找著當年救援隊的資料,她找到自己小時候的檔案,並從檔案裡得知當年他是被一個叫張志偉的人所領養。隨後,她來到了一個看上去廢棄已久的工廠,她拿著手電筒,走了進去,在一間屋子裡,冰輪發現了一張破舊不堪的老照片,這照片正是當年救援隊的照片,照片裡除了救援隊的人,還有一個小女孩,這個小女孩,正是當年的自己。突然,屋子的角落發出瓶子倒地的聲音,冰輪用手電筒照過去,一個衣衫襤褸老漢蹲在角落,老漢裹著被子,看到冰輪,嘴裡不停的念叨著「不要抓我、不要抓我」,冰輪蹲下,把照片湊到他眼前問照片裡的小女孩當年是在哪裡撿到的,老漢很緊張,嘴裡絮絮叨叨的念著:「我什麼都不知道,求求你別抓我,求求你別抓我」。在冰輪的再三逼問下,他承認自己就是張志偉,當年是他把那個小女孩送到孤兒院。冰輪告訴張志偉,自己就是那個小女孩,當冰輪再次問起在哪裡撿到她的時候,他只記得,是一個男人把冰輪給他的,而這個男人卻不在這張照片上,張志偉告訴冰輪當年救援隊的人為了尋找失蹤人員,去了一個像皇宮一樣的大墓室,從墓室回來後,所有人都得了怪病,全都離奇死亡,說到這,老漢情緒變得異常激動,又變得瘋瘋癲癲的,嘴裡念著:「不要殺我,求求你放過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沒說」。
 
蜂窩匠裡,王耀、白青、小金牙、雷歷等人面前放著子午量天尺的圖紙。白青告訴王耀當年老胡和老王當年確實來過她這裡,是來蜂窩匠請白青的父親修子午量天尺的,至於子午量天尺是什麼,白青也不知道,只知道是用來預算地圖的,當年白青的父親本想請老胡在使用子午量天尺後將量天尺贈予蜂窩匠,可老胡卻說量天尺已經許給了他人。而白青父親想根據這張圖紙想重新做一個,但是還沒做完人就已經不在了,眾人臉上路出了失望的表情,隨後白青又告訴王耀還有一個人知道子午量天尺的信息,但具體是誰,卻不知道。王耀等人得到這些消息後,告別蜂窩匠繼續尋找新的線索,臨走時,白青讓王耀轉告他父親,不要忘了當年之約。
 
南宮本墓內,胡天、張天官進入了一條隧道,看著隧道挖的見稜見線,弧度彎曲得漂亮、勻稱,想必是高手所挖,出路也就在附近,然而,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卻是一堆屍體,並且屍體旁還灑滿了硫磺,胡天大失所望。一路追蹤他們的石髓再次朝他們游了過來,眼看就要追到他們了,胡天看著石髓,頭上直冒冷汗,張天官卻一點也不著急,一臉淡定的挖著隧道,隨後張天官拿出特製藥水灑在土壤裡,他告訴胡天,這藥能融化土壤,看著土壤在慢慢的融化,張天官站了起來,比劃著手中的長劍。就在石髓接近兩人的瞬間,張天官手中的長劍往上一戳,正中墓穴的出口,兩人連忙爬了出來。
 
兩人出來後接到了王耀的電話,王耀告訴胡天在蜂窩匠得到的信息,知道老胡當年從墓室裡帶出了子午量天尺,張天官猜測到老胡他們帶走子午量天尺是為了測量七心泣血劍上的地圖,但不知道老胡為什麼知道量天尺在南宮本墓。隨後,小金牙也發消息告訴胡天,老胡用完量天尺後交給了一個給他咨詢的人,二人仔細一想,這個人一定是神仙眼,他倆決定再往鬼市走一遭。
 
胡天與張天官來到鬼市,王耀等人早已到了聚寶樓。此時,盲婆出現攔住了眾人。盲婆表示要找神仙眼問一個問題,需要用一件至寶來換,眾人找了找身上的東西,都沒有能讓盲婆入眼的寶物。盲婆說,只有明月石才算得上是至寶,但是明月石就是胡天的命,說什麼也不可能給別人。眾人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張天官走了出來,他知道見神仙眼還有一條規矩,就是闖往生門,張天官當年曾經闖過一次。盲婆看了看張天官並問:「往生門凶險萬分,確定要讓胡天闖麼」,張天官看了看胡天,點點頭表示同意。
 
盲婆再三提醒,一炷香內若不能出來,就會被噬魂,變為植物人。帶著眾人來到入口處,胡天發現門口已經燃起了一炷香,想問是誰,盲婆卻沒告訴他,顯然已經有人早他們一步進入了陣中。
 
胡天進入陣中,一個個驚慌失措小女孩撞到了自己被彈回地上,胡天問小女孩,誰在追她,這時,有人從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胡天轉過身,看到了冰輪,再回頭看小女孩時,小女孩卻已不見。胡天回過頭看著冰輪,萬分驚喜,正要對冰輪說什麼時,黎若花突然出現在冰輪身後,一刀殺死了冰輪。胡天突然驚醒,睜開眼睛,看到自己的父母,和父母吃過飯後,胡天回到自己的房間,看到桌子上放著一本相冊,胡天翻開相冊,奇怪的是,相冊裡卻沒有冰輪、王耀和小金牙等人。
 
第6集冰輪中蠱
另一個進陣的人正是冰輪,冰輪已經深陷幻境,在一片詭異而又熟悉的山林之中,冰輪看到救出自己交給深山救援隊的人就是老胡。
 
幻境中的胡天正在看著小時候的相冊,彷彿聽到有誰在呼喚自己,但他仍然沒有醒來。他跑去問母親關於王叔叔父子和萬叔的事情,母親對他的提問一無所知,父親對他記憶裡的事情、人物也是一樣全然不知,此時,他似乎察覺到了有什麼不對勁。陣外的小金牙見時間已經所剩無幾,敲擊牆面發出暗號提醒胡天。胡天聽到小金牙的暗號,回想起曾經和小金牙他們一起發生過的事情,開始清醒,儘管父母哭著挽留,胡天還是忍著眼淚,鑿開牆壁,離開了自己嚮往的夢境生活。外面的香已經燃燒完了,可小金牙他們仍然沒看到胡天出來,心裡很是焦急。
 
胡天此時正昏迷在冰輪的懷裡,在冰輪的叫喊中,終於醒了過來,胡天睜開眼一看,她和冰輪兩人都已經在神仙眼的面前。胡天讓冰輪先提問題,冰輪想知道自己是誰,父母在哪,而從神仙眼那得到的信息是,自己並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人。而胡天想問的,便是父親在哪裡,神仙眼告訴他的是「楚主冥門石中栽,未亡之人久不來,文王卜卦龜中住,三片歸一神道現,真龍在天九鬼在地,金豹隱山林煙柳現梅花」,說完冰輪好像明白了什麼,拉著他回到了現實世界,小金牙等人看到胡天出來,一陣狂喜,可是當看到冰輪後,態度卻不是那麼友好。
 
回來後,冰輪把神仙眼念的抄寫出來,可是大家都看不懂,最後張天官大概解釋了一下,神仙眼話中的「文王卦」應該有三片,可是後面句子裡只提到兩片,另一片會在哪裡呢,此時,冰輪拿出一片「文王卦」,並說明這和自己的身世有關。眾人正準備去尋找另外兩片「文王卦」時,被盲婆攔住,並給了胡天一個神秘的袋子,說是神仙眼有東西交給胡天。胡天接過袋子,不知裡面裝有什麼,眾人也想知道裡面究竟為何物,此時冰輪走了過來,打開袋子,一條蠱蟲迅速飛出瞬間堙沒她的脖子裡,盲婆同時出手偷襲,張天官反應及時,迅速制住盲婆,盲婆被拘屍古針所控制,這拘屍古針本是黎若花的獨門暗器,難道黎若花還活著,眾人出了一身冷汗。小金牙看了看冰輪,發現冰輪脖子上出現了類似文字的東西,張天官急忙過來,看出這是殄文,一種失傳已久的蠱術,冰輪中了殄文蠱毒。
 
盲婆醒了過來,用微弱的聲音告訴大家山搬山有人能解,胡天擔心冰輪,要帶冰輪趕去山搬山解蠱。小金牙執意跟隨,胡天知道雷歷懂醫術,點名要雷歷也去,可是雷歷打死也不去,畢竟山搬山是楊志的地盤,雷歷和楊志曾經有些過節。最後胡天、冰輪和小金牙三人去山搬山,張天官則帶著王耀和雷厲按照神仙眼的指示去尋找「文王卦」。
 
雷歷用隨身帶的平板電腦查到了金豹子的信息,但是金豹子卻已死了30多年,那金豹子手中的「文王卦」會在哪兒呢?三人商量過後,決定到城郊淨園公墓去尋找線索。
 
胡天、冰輪、小金牙來到山搬山楊志家,屋內空無一人,眾人在屋內四處打量著,突然幾個守衛從門口跑了進來,胡天等人被這突然衝進來的守衛嚇了一跳,此時,楊志也突然出現在眾人身後。
 
第7集解蠱尚需藥引子 尋墓遇見守墓人
二十年前,胡八一等人來到山搬山祠堂,雪梨楊把給梅姐解毒的東西遞給山洞口的一名男子,男子說老祖宗不在,就由他先代為感謝了。
 
胡天來到如今的山搬山,請求楊志幫冰輪解毒。楊志說胡天和小金牙眼力見太差,倒是冰輪跟自己比較投緣。楊志說這毒太邪,只有自己的老祖宗會解。但老祖宗性格詭異,十分孤僻。楊志給了他們山搬山的令牌,要他們自己去找老祖宗。
 
三人來到老祖宗所在的山洞裡,卻被洞口的守洞人以施工為由攔下,即使有令牌也不能通行。胡天說自己是摸金校尉的後人,守洞人猶豫了一下,還是拒絕他們進洞。胡天和冰輪假裝妥協,在轉身往外走的瞬間默契地同時回身一擊,打倒了兩個守洞人,進入了洞穴。
 
小金牙被洞穴內的美景震驚,來到一處燈火通明的屋宇前時,裡面傳來了老祖宗要他們回去的聲音。胡天道明自己的身份,向老祖宗表達自己的來意。但老祖宗卻說自己並不會解蠱,堅持要他們回去。胡天領著二人跪了下來,說只要能救冰輪,自己什麼都願意做。
 
老祖宗見狀,要他們進屋。冰輪拉住胡天,但胡天堅持進到屋裡。老祖宗要胡天和冰輪分別喝下桌子上擺的兩杯酒,一杯有毒,一杯無毒,若冰輪喝了無毒的一杯,自己就會救她。小金牙和冰輪聞言,拉著胡天要走,但胡天卻在出門之前回頭拿起兩杯酒一起喝了下去。冰輪和小金牙大為震驚。胡天說冰輪是因為自己才中蠱,自己理應救她。
 
滿頭白髮的老祖宗走出來,說這兩杯酒裡根本就沒有毒。她看到了胡天胸前的明月石,詢問胡天和摸金老胡的關係。胡天收起明月石,說自己是老胡的兒子。老祖宗說他們不是山搬山的人,不用叫他老祖宗,叫梅姨就好。梅姨從胡天口中得知摸金校尉失蹤了,不禁十分感慨。她說自己其實只有四十歲,滿頭白髮的樣子根本不敢出去,而救人是折壽的事情。
 
梅姨看了冰輪身上的蠱文,聽胡天說是拘屍黎若花下的蠱,神情一變。梅姨說解蠱能否成功還是要隨緣,得看冰輪的命數。冰輪支撐不住暈倒,胡天抱著她來到床上。梅姨說這蠱叫冥郎配,是很惡毒的一種蠱,現在只能用藥物克制住冥郎配,要解毒還得找到白澤筆和禹京骨。
 
白澤筆應該在終南山的鍾馗廟,世間只此一根;而禹京骨則是海搬山的傳家寶。小金牙想起雷厲向她表白時遞出的傳家寶,覺得只要向雷厲要就可以了。胡天撫摸著冰輪的頭髮,聽見冰輪正迷迷糊糊地念叨著自己的名字。小金牙覺得這幅場景實在刺激人,決定自己去拿白澤筆和禹京骨。胡天覺得她自己獨自去太危險,但小金牙卻說自己並不是他想的那麼沒用,一個人也可以完成任務。然而回身向外走的時候,小金牙卻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梅姨給冰輪針灸抑制蠱毒,冰輪責怪胡天讓小金牙只身前去,但胡天覺得有雷厲在,出不了什麼大問題。
 
張天官帶著雷厲和王耀來到公墓,雷厲在門口發現了幾個日本字。雷厲見天黑得陰森,不敢走在最後,於是走在了最前面。卻不料一腳踏空,跌進了一個陷阱裡。張天官看了看,覺得這個陷阱應該是個墓,但又不像金豹子的墳墓。他們把雷厲拉上來,繼續尋找金豹子的墳墓。
 
張天官發現了一個義莊,決定過去看看。雷厲害怕得不想挪步,卻又擔心被其他兩人丟下,只能趕緊跟上。然而一進到義莊裡面,門就自己關上了。他們往裡走了一段,推開了面前的一扇門。掛著蜘蛛網的白布飄搖著,十分可怖。膽小的雷厲被裡面的屍體嚇了一跳,而王耀卻大膽地拿起斧子、鋸子等查看。
 
張天官發現了一個記錄本,找王耀過去看,卻沒發現什麼有用的信息。雷厲發現了一個上鎖的抽屜,王耀走過去一把拽開了鎖,在裡面翻出來了另一本記錄和三個骰子。王耀在這本記錄上發現了麻九,卻並沒有具體記載。而雷厲此時一回頭,竟震驚地發現館內停放的屍體全消失了。
 
張天官想不通這是何方高人,竟然毫無聲息。王耀發現牆壁上全都是血手印,門上還有爪痕。王耀一開門,發現門居然被鐵鏈子鎖住了。張天官讓二人讓開,自己一劍劈斷了鐵鏈,門外居然走來一個手捧蠟燭的男人,正是方纔那具屍體。
 
張天官質問來者何人,為何腳步這樣輕,又為何作弄他們。大爺只說自己身子骨硬朗,牆上的手印是鄰村瘋了的小伙子印上的。張天官又問他麻九為何沒有具體記錄,大爺說祭拜先人這事,心誠則靈。張天官等人告辭,出了義莊。雷厲接到小金牙的電話,要他立刻把禹京骨送到秦川。雷厲聽到小金牙需要自己,立刻向秦川方向趕去。途徑公墓門口時,他把那幾個日本字用手機拍了下來,用手機搜索,發現它們的意思是「七四三實驗室」。他愣了一會兒,把信息發給了王耀,繼續向前走去。
 
王耀覺得找金豹子的墳墓太難了,而張天官則分析金豹子很可能是被人藏在了這裡。他給張天官看了雷厲發來的信息,張天官分金定穴,認為應該向西南方尋找。
 
第8集雷厲金牙尋白澤 張天官王耀下墓道
熊熊烈火燃燒著房屋,小黎若花懷裡的白兔子掉在了地上,哭喊著爸爸媽媽。黎若花每每想起此事,心中都痛苦萬分,她想不通究竟是誰要殺掉自己的父母。然而她突然想起了那時一個帶著黑手套的人牽起了無助的她,想到了什麼的黎若花不禁睜大了眼睛。
 
小金牙在路邊用計時器給雷厲計算著時間,等了很久之後終於看到雷厲騎著他快要摩擦著火的箱子趕來了。雖然比約定的時間早到了一秒,雷厲卻還是被心情不好的小金牙踩了一腳,隨後被拉著繼續趕路。
 
走了很久,卻還是沒到鍾馗廟,雷厲不禁有些懷疑路線的正確性。小金牙看到林子裡有很多蓋著紅布的石頭,十分好奇。雷厲解釋自己已經讓手下查過了,這兒的村民碰到不乾淨的東西之後,就會去鍾馗廟找有靈氣的石頭用紅布一蓋,鎮守在這裡。小金牙聽聞,不禁有些興奮,對於可能存在的鬼怪十分好奇。
 
她環顧四周,看到一個穿著奇異的紅衣胖子正在獨自數數。胖子發現了他們,轉過身來,小金牙急忙趕上去問他鍾馗廟的位置。胖子卻不理會,又開始繼續數數。雷厲覺得這人腦子可能有問題,示意小金牙快走。小金牙拿出自己的水晶球占卜,卻把胖子吸引了過來。小金牙順勢用水晶球逗胖子,說胖子今天會遇到真愛,想哄高興之後再問他鍾馗廟的事。然而胖子卻把小金牙當作了真愛,當即向她表白。雷厲見狀趕緊接過話茬,騙他說這是一顆寶石,在屋子裡能照明用,不信可以去廟裡試試。胖子信以為真,帶他們向鍾馗廟的方向走去。
 
胖子邊走邊數數,小金牙心裡犯嘀咕,這裡不像是有廟的地方。二人卻都沒有發現,路邊被草叢隱沒的石頭上,刻著「黃泉路」三個字。雷厲跑在前面,突然大喊著讓小金牙不要再走。原來他發現腳下有一片沼澤。小金牙嚇壞了,趕緊按他的指示去箱子裡找繩子。
 
她拿出一條綵帶扔給雷厲,想拉他上來,卻不小心也陷進去了一隻腳。雷厲見狀拚命把繩子向自己這一側拉,把小金牙帶出來之後說自己一個人死總比兩個人死要好。小金牙的肩膀已經被繩子勒出了血印,卻還是咬著牙想把他拉上來。
 
拉了一會兒,雷厲卻還是越陷越深。她突然想起紅衣胖子剛剛邊數數邊向前走的情景,覺得那串數字肯定有問題,很可能是什麼卦象。她給胡天打電話,胡天將這串數字代表的方位告訴了小金牙, 小金牙按著指示順利走到了雷厲身邊,把他拉了上來。胡天表示冰輪不知還能撐多久,她的性命就靠小金牙和雷厲兩人了。
 
兩人聞言繼續趕路,不久後找到了鍾馗廟。雷厲走進去了,箱子卻留在後面上不了台階。他們找了一圈,呼喊著讓紅衣胖子出來,卻並沒有回應。小金牙看到一口大缸,覺得裡面像是有什麼蹊蹺。二人湊上去一看,卻看到缸裡赫然出現一張臉。小金牙驚叫著往裡扔了一顆水晶球,缸裡卻傳來一聲痛呼。
 
原來裡面的是泡藥澡的鍾馗廟道長,他要雷厲和小金牙到前殿去求卦,此處禁止入內。雷厲只說是前來求卦,道長便帶著他們往前殿走去。然而道長卻拿出手機,表示求籤測字都可以用高科技完成。雷厲想盡辦法,終於讓道長同意用傳統的辦法,拿出了白澤筆。他們要測「冰」字,道長寫下來,說這字意味著九死一生,要獲救得找與水相關的。
 
雷厲和小金牙順勢點明自己要找的就是白澤筆。道長卻拿出了一堆白澤筆,分不同的價格賣。雷厲搬出自己海搬山掌門的身份,道長見勢,要去殿後拿真的白澤筆。等了一會兒,雷厲突然反應過來方才道長寫字用的那支筆並不在桌上,那個道長恐怕是要溜走。
 
兩人趕緊出去,攔下了準備逃走的道長和他的徒弟——紅衣胖子。小金牙說是山搬山梅姨讓他們來的,道長一聽,立即明白他們說的是楊柳梅。小金牙聯想到神仙眼說的「楊柳現梅花」,知道了這句說的就是梅姨。
 
道長開始追憶與楊柳梅的過去,說自己百般挽留卻還是留她不住。紅衣胖子說雷厲和小金牙是好人,給自己水晶球,還說小金牙是自己的真愛。道長聞言,表示要把小金牙留下來給他當媳婦。雷厲不禁著急了,而道長卻說想借白澤筆總得留點兒什麼東西抵押。雷厲一愣,問他要抵押什麼。
 
張天官和王耀找到了墓碑,碑前居然放了三個骰子。王耀感慨金豹子真是嗜賭如命,用手拔了一下發現骰子都是固定在石碑上的。張天官拿著羅盤繞石碑轉了一圈,點了三根香煙開始祭拜。他用煙灰撒了幾個卦象,發現撒出的樣子和自己想撒的樣子並不一樣,由此認定此處的磁場有問題。
 
他向金豹子道一聲得罪,提腳想要踢開墓門。然而墓紋絲不動,倒是張天官疼得忍不住轉過身去。王耀上前推開墓,發現底下有一面鏡子。張天官過來把鏡子移開,露出鏡子下面的一條通道。
 
梅姨讓胡天燒了一大盆水,讓他到屋子外面去,然後讓冰輪進到盆裡泡藥。冰輪摘下脖子上掛的項鏈交給梅姨,泡著藥閉上了眼睛。
 
第9集梅姨為冰輪解蠱
鍾馗廟內,老道士對小金牙起了色心,想用小金牙來換取白澤筆,但是雷歷死活不同意,老道士便要讓徒弟帶著白澤筆離開,小金牙見狀,立即挽起老道士的手臂答應了他的要求,老道士滿臉歡喜,把白澤筆交給了雷歷,不料雷歷拿走白澤筆後,小金牙設計將老道士師徒二人綁了起來,看著雷歷、小金牙帶著自己的寶貝離開,老道士氣得眼淚直流。
 
小金牙和雷歷帶著白澤筆回到山搬山祖堂洞內,將白澤筆交給梅姨,梅姨看一眼就能確認出確實是白澤筆,事不宜遲,便將白澤筆的筆毛剪下來,讓胡天幫忙搗碎。小金牙和雷歷看著床上躺著痛苦不堪的冰輪,為了趕緊救醒冰輪,小金牙向雷歷索要禹京骨,雷歷看到小金牙想通開心的不得了,趕緊解下脖子上帶著的禹京骨,但還是握在手裡有些捨,小金牙一把奪了過去,並親了一下雷歷的臉,雷歷瞬間呆在原地,嘴裡說不出話來。胡天看到雷歷把禹京骨給了小金牙,甚是感動,心懷感激的和雷歷擁抱在一起,而雷歷此時還沉浸在小金牙的那一吻中,但是一聽到梅姨說要把禹京骨磨成粉,瞬間回過神來,那可是他的傳家之寶,想要伸手去拿回來,無奈被胡天抱著。
 
 張天官和王耀在日軍底下實驗室中,發現三具屍體,其中一具還未曾腐爛,身穿日軍軍官服裝,散發著陣陣惡臭,另外兩具,早已只剩下一副枯骨,張天官看了看這具保存完好的屍體,覺得這屍體有蹊蹺,斷定文王卦就在這屍體內,讓王耀過來搜,但王耀卻什麼也沒搜到。張天官繼續打量著屍體,用手摸了摸屍身,便摸到了文王卦,張天官將屍體開刀,王耀卻看都不敢看,好幾次差點噁心的吐了出來,最後還是閉著眼睛把文王卦給取了出來。
 
小金牙把弄好的白澤筆粉末熬成藥,讓冰輪服下,冰輪醒了過來,但是身體依然還很虛弱,梅姨告訴大家,這只能是暫時抑製毒性的,要解除蠱毒,還要下一番功夫才行,說完便讓胡天和雷歷出去,把小金牙留下幫忙。雷歷和胡天出去後,雷歷聽到了磨禹京骨的聲音,不由得緊張起他的禹京骨,胡天見狀,向他道了謝,並答應等他脖子上的鬼紋消失,願意將明月石送給雷歷。
 
黎若花也追到了山搬山,眼看黎若花進入祖堂洞內,楊志帶著幾個守衛突然出現想阻止她進去,無奈黎若花武功奇高,楊志的守衛三五下就被黎若花解決了,楊志只好施放煙霧彈逃跑。胡天等人聽到外面的打鬥聲,知道黎若花來了,平時冰輪好的時候還能和黎若花抗衡,但是此時,就憑胡天、小金牙、雷歷根本不是黎若花的對手,而張天官和王耀還要三個時辰才能回來,眾人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梅姨告訴他們,此時救冰輪不能停止,否則殄文蠱感染,冰輪三分鐘內必會暴死。她在祖堂洞內設下捆仙陣,如果開啟陣法,放下斷龍石,能阻擋黎若花進入,但是裡面的人也沒發出去,只能在裡面等死,如果不救冰輪,現在走還來得及。
 
梅姨給大家出了個特別難選的選擇題,三人沉默一會,最終意見一致,先救冰輪,後面的事情再想辦法,梅姨讓小金牙啟動了開關,放下斷龍石。黎若花來到祖堂內,被捆仙陣所阻,楊志看到黎若花追了進來,再次投下煙霧膽乘機偷襲,但因為黎若花武功太強,顯然沒法傷其元氣,只好快速撤走,黎若花被偷襲也受了些輕傷,她返回門口,看到了剛才被她解決了的守衛身上帶著炸藥,便用拘屍古針控制屍體把炸藥帶到洞裡,將洞口炸了。
 
爆炸的瞬間洞內地動山搖,胡天等人被突如其來的爆炸聲嚇了一跳,雷歷還以為是地震了,此時楊志看到洞口被埋,擔心他的老祖宗梅姨,便在外面大喊,詢問老祖宗的情況,雷歷聽到了楊志的聲音,兩人便鬥起嘴來。突然,從殄文蠱裡跑出一縷黑煙,粘在梅姨手上,怎麼去都去不掉,梅姨知道下蠱的人算準解蠱之人解了這蠱便會被反噬,但現在,手太陰肺經還沒有解,胡天聽後,想自己去幫冰輪解手太陰肺經的毒,但是梅姨立即制止,梅姨說此事只能由女孩去做。小金牙聽後,為了胡天決定犧牲自己,去幫冰輪解蠱,梅姨提醒小金牙,第一次接觸去蠱的人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第10集九鬼捆龍
小金牙再為冰輪去蠱的時候,果然如梅姨所說,受蠱毒迷惑,亂了心智,梅姨見狀,用微微顫抖的聲音提醒不要受到迷惑,不要相信眼前的幻覺,但是小金牙已經完全失控了,眼前所有人在她眼裡都如惡魔一般,小金牙拿起刀見人就砍,胡天從後面衝過來抱住她,沒想到被她反手一刀劃破脖子,血液剛好濺到了明月石上,明月石瞬間發出淡淡的青光,小金牙被這青光照到,倒在雷歷懷中。梅姨告訴大家,遺留在禹京骨上的毒素讓她產生了幻覺,現在必須趕快解毒,否則,後果很嚴重,但是現在梅姨身體已經不行了,不能再為小金牙解毒,冰輪此時已經清醒,看到小金牙為救自己可以什麼都不顧,現在小金牙有危險,自己怎麼能撒手不管。洞外的楊志又朝裡面大喊,雷歷聽到又與他對罵起來。小金牙醒來,看到胡天脖子上的傷,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雷歷把剛才的事告訴小金牙,小金牙知道自己傷了胡天,非常自責。 
 
張天官和王耀帶著文王卦來到了山搬山祖堂外面,看著洞口已經被炸毀,便朝裡喊話,確認了胡天一行人安全後,開始搬石頭清理洞口。梅姨告訴大家,要破這個陣還有一個方法,陣中有5個關鍵陣眼,必須快速找到五個陣眼並迅速用禹京骨削斷籐蔓,便能破陣,但是如果地上的殄文,彙集滿時,還沒削斷籐蔓,那麼陣中的人會被籐蔓纏身,窒息而死。聽完後,胡天和小金牙都爭著要破陣,但梅姨告訴他們,這裡只有一個人能破陣,冰輪知道這個人是自己,便起來走向籐蔓,聽著梅姨的指揮,開始破陣,當冰輪削斷了四個陣眼中的籐蔓時,由於體力不支,摔倒在地上,眼看就要碰到捆仙陣上的蠱毒了,梅姨一看,不顧一切為冰輪擋下了這一毒,瞬間梅姨身上殄文驟現,發出淡淡的光芒,眾人擔心的看著梅姨,梅姨用盡力氣,叫冰輪削斷最後一根籐蔓,冰輪也顧不了那麼多,揮刀斬斷第五根籐蔓,破了捆仙陣。 
 
眾人從祖堂出來後,梅姨已經奄奄一息,梅姨要求眾人先迴避,她有話要多楊志說,眾人離開房間後,張天官想起神仙眼的話「煙柳現梅花」,猜到第三塊文王卦就在這裡。房內的梅姨猜到冰輪的蠱毒是楊志所下,楊志知道梅姨命不久矣,便直接承認了是他下的蠱,並且告訴梅姨他的目的是霸王塚,梅姨聽後,一口氣上不來便死了,梅姨死後楊志在祖宗排位下面找到了文王卦,找到文王卦的楊志突然大哭,外面的胡天幾人聽見,迅速跑回屋內,見到梅姨已死。
 
楊志為了他的野心,假意把第三塊文王卦給了胡天。三塊文王卦已聚齊,拼在一起後,文王卦的中央瞬間射出一道紫光,直衝雲霄,照亮了夜空,冰輪蹲下,閉上眼用手去感應這道光芒,看起來非常的吃力,冰輪在文王卦內看到了震雷、巽風、離火、兌澤、坤地、乾天、艮電、坎水、塚山等九坐山,張天官分析,這是九鬼捆龍的卦象,冰輪查閱了一下附近的真實實景,但只有八座。張天官分析,這乃是九鬼捆龍之象,此種情況應驗了霸王塚20年一出的現象,這未知的第九坐山的所在地,極有可能就是他們要去的地方,冰輪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能看到九鬼捆龍,張天官告訴冰輪,冰輪極有可能是老胡當年在尋找霸王塚途中救下的,她的身世,也很有可能和霸王塚有關,而冰輪面對自己即將揭開的身世,既興奮又害怕。 
 
一大清早,張天官隨手算一卦,呈現出來的恰巧也是九鬼捆龍的卦象,突然感覺手臂一疼,拉起袖子一看,手臂上浮現出了大面積的紅腫,彷彿是中了某種詛咒。雷歷和小金牙在河邊抓魚,突然雷歷收到條短信,雷歷看了看短信,臉上充滿擔憂。 
 
楊志叫人把雷歷的父親帶到收藏館,並揚言要帶著雷歷的父親一起跟隨胡天他們去霸王塚......
 
第11集張天官授印
按照文王卦的指示,胡天他們已經知道霸王塚的方向,目前最要緊的就是趕緊按照文王卦指示的方向找到霸王塚的具體位置,胡天他們來到了一片灌木從裡,這裡雲霧繚繞,路上佈滿荊棘,小金牙實在走不動了,想要坐下休息,這時,天空一聲響,眾人抬頭,只見一顆彗星悄然劃過,沒錯,張天官自言自語,北斗九星環抱彗星劃過之時,山脈成九鬼捆龍之勢,根據神仙眼之前所說的真龍在天,九鬼在地,指的就是這九鬼捆龍之是勢,這應該就是霸王塚的所在地。
 
冰輪提醒這個地方手機信號都沒有,大家一看,確實沒有信號,甚至指南針都失靈了,想必是有某種磁場的作用下才會發生如此景象,這時坐在地上的王耀把鞋一脫,想要用鞋子的影子來指明方向,沒想到鞋子一脫,一股腳臭味把所有人都熏倒在地,看來王耀這腳,都幾年沒洗了,王耀把鞋子往樹上一扔,便躺地上休息起來,這時,熏倒在地上的冰輪看到鞋的影子,找到了霸王塚的方向,張天官撿起王耀的鞋子,看了看,便口吐鮮血,不只是被鞋子熏的,還是他已經受了傷,胡天他們起身開始繼續前行,雷歷還不忘在路上做記號。
 
楊志等人一路追蹤著胡天他們,但是到了這個地方,所有的電子設備都莫名的沒了信號,似乎迷了路。
 
胡天他們來到山頂,突然一顆隕石墜落在前面的山上,頓時一座山脈出現在眼前,看起來像是一個人,眾人被這景象嚇一跳。張天官拿出文王卦,看到了20年一見的霸王塚就在眼前。胡天看到張天官好像有點不對勁,關心起張天官來,霸王塚就在眼前,冰輪知道霸王塚裡面一定危險重重,不能盲目進入,便開讓張天官做指揮,張天官知道自己已經時日不多,便決定此時把摸金尋龍之術傳授給胡天、冰輪和王耀,並叫胡天他們按照《十六字風水秘書真訣》去尋找老胡,打開霸王塚的入口,此時虎視眈眈的楊志帶人正往霸王塚趕來。
 
胡天他們按照《十六字風水秘書真訣》找了半天,卻一無所獲。王耀看著大家都沒辦法,又想脫鞋子來辨別方向,結果小金牙雷歷馬上制住,他們可不想再次暈倒,胡天想起老胡曾經告訴他的話,突然,他確定霸王塚入口一定就在山頂。來到佈滿荊棘的山頂,經過一番搜索終於發現了一個洞口,看到洞口,張天官解下摸金符,並把它賜予胡天、冰輪和王耀,胡天帶上摸金符,激動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張天官告訴他們,從今日起,胡天、冰輪、王耀正式成為摸金派的傳人,並告誡「合則生,分則死,不離不棄」。說完,突然感覺身體不適,差點暈倒在地,胡天趕緊扶助張天官,發現他手臂上已經長滿了屍斑,原來張天官從往生營出來後,便已經是個活死人,《十六字風水秘書真訣》胡天他們已經學會,就算現在死,也沒有遺憾了。不知不覺,黎若花已經追到山頂,楊志他們也到了山腳,張天官知道霸王塚20年一見,胡天他們必須在第九座山消失之前下去,否則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費,眼看形式緊急,不得不讓胡天他們先下去,自己孤身一人抵擋黎若花。
 
胡天他們從洞口下去後,落在一副鬼紋浮雕之上,他們知道,這還不是霸王塚,這僅僅是進入霸王塚的第一道門,胡天看著地上的鬼紋浮雕,用自己的血開啟了這第一道大門,並告誡冰輪和王耀,「摸金校尉,合則生,分則死」,三人達成一致,繼續前行。進入到墓底,胡天按照風向,在東南角落點了一根蠟燭,瞬間洞內的燈光同時亮起,雷歷和小金牙在地上發現了老胡他們遺留下的物品,證明老胡他們曾經來過這裡。胡天他們繼續四處搜尋著其他線索,突然一座巨大的石像出現在眾人眼前,石像正下方禪坐一具乾屍,從石像和乾屍身上來推測,這並不是霸王塚,而是張良墓。
 
第12集血戰霸王塚(結局)
霸王塚外,張天官和黎若花正纏鬥在一起,幾個回合下來,顯然黎若花不是張天官的對手,漸漸的處於下風,突然張天官手中的長劍被黎若花擊落在地,但黎若也狠狠的吃了張天官一腳,摔倒在地,黎若花趴在地上,眼前的張天官瞬間讓她產生強烈的恐懼感。張天官重新拾起長劍,一雙血紅的雙眼,如惡魔般盯著她,握著長劍正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就在離自己只剩幾步距離的時候,張天官突然停下,眼神依然恐怖,但卻沒有再往前走,黎若花起身,握緊手中兵器再次衝向張天官,卻發現張天官雖然站著,卻已經沒了氣息。
 
霸王塚內,胡天他們也很疑惑,這到底是張良墓還是霸王塚呢,一時之間難以確定。胡天用《十六字風水秘書真訣》算出這個位置確實是霸王塚的位置,但現實卻是張良墓,他突然想到,當年楚霸王自刎烏江,屍體被漢軍所獲,張良乃漢軍丞相,為了防止楚霸王復活,張良應該是用自己的墓來鎮壓楚霸王,那麼張良墓應該就是進入霸王塚的大門。說到這王耀想要去移開張良的屍體,或許機關就在張良的屍體下面,但是被胡天立即制止,張良乃奇門遁甲的祖師爺,不可亂動。
 
看著張良的屍體,胡天思索著,張良乃漢初三傑之一,想必老胡見到張良的屍體,會非常尊敬,很可能會向張良跪拜,那麼現在自己也沒辦法,只好學者老胡跪拜張良,於是胡天、冰輪、王耀跪向張良,誠心的磕了三個響頭。突然奇跡出現了,一口石棺慢慢從地面冒了出來,出現在胡天他們眼前,圍著石棺四處觀察,胡天發現了石棺上面有一個坎,剛好可以把羅盤放進去,胡天把羅盤往這個坎裡塞了進去,果然,石棺突然自動開了。
 
胡天、王耀把官蓋抬開後,發現這石棺竟然是層層包裹,第一層石棺上面出現了五個小人,三男兩女,其中一人手裡拿著羅盤,這五個人恰巧就是胡天他們五人。為了繼續追尋線索,胡天他們決定繼續開棺。第二層石棺被打開,裡面還是五個小人,其中一個確實躺著的,眾人有一種不詳的預感,他們五人,其中一個很可能就是躺著的那個。胡天還想繼續往下開,但是一旁的雷歷突然阻止,眾人不解,雷歷也不願說出原因,經過再三的逼問,雷歷告訴胡天他們,有人用雷歷家人的性命要挾他開啟霸王塚後必須拿到雮塵珠,開啟霸王塚的鑰匙是明月石,一旦開啟霸王塚,失去了明月石和雮塵珠的胡天必死無疑。為了胡天的安危,王耀不答應把雮塵珠給雷歷,但是胡天為了繼續尋找老胡的下落,他一定要開啟霸王塚,至於裡面的珠子,胡天並不在乎,雷歷想要,就讓他拿去,至於自己的性命,他看起來並不在乎。
 
胡天正要繼續往下開的時候,黎若花忽然進到洞內,挾持了小金牙,並要挾胡天用自己的命來換小金牙命,危難關頭,胡天決定犧牲自己救小金牙,撿起地上的鐵墜子,向自己的脖子裡戳去,突然楊志他們也趕到了,擊落了黎若花手中的武器,並將黎若花圍了起來,小金牙也趁機逃開。
 
楊志用槍指著冰輪他們,逼迫胡天繼續開關,胡天無奈,和王耀繼續把第三層的棺蓋抬開,石棺裡,所有人都躺在了地上,胡天看著這些躺在地上的小人說道,我們所有人都會死在這,楊志不信,逼迫胡天繼續往下開,胡天拿走第四層棺蓋,棺蓋打開,一個藍色漩渦的小孔出現在眼前,胡天解下明月石,放進小孔,並劃破手指低了一滴鮮血進去。突然,一道青光直衝天際。奇怪的是,解下明月石的胡天脖子上的鬼紋並沒有出現,看來,霸王塚內確實存在壓制鬼紋的東西。楊志看著這道光激動不已,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逼著胡天繼續開,突然,一隻飛鏢打在胡天胸口,胡天受傷倒在地上,眾人看向胡天,隨後把眼光移到另一個正在朝他們走來的黑衣男子身上。
 
楊志一群人頓時攻向黑衣人,不料黑衣人武功奇高,楊志他們並不是黑衣人的對手,楊志認出這人便是拘屍法王。黎若花也趁機拿起匕首,走向胡天,眼看胡天就要死在黎若花的刀下,楊志突然看著黎若花大叫,「你父母是被拘屍法王所殺,拘屍法王知道一旦開啟霸王塚,便可以用你的血來封印霸王塚,所以殺了你父母,還騙了你」,黎若花聽到後,知道自己被拘屍法王利用,心灰意冷,轉身看向拘屍法王,拘屍法王沒有否認,繼續迷惑黎若花去殺了胡天,黎若花舉起匕首,但是她並沒有刺向胡天,而是劃破自己的手,用鮮血重新封印了霸王塚......
 
【文中圖片cr: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陸劇 我的真朋友】分集劇情1~20.人物介紹~Angelababy、鄧倫、朱一龍
《我的真朋友》劇情講述初入職場的房產中介程真真、邵芃橙,通過一個個房子,見證了家庭冷暖和社會百態的故事。   性格率真、待人處事掏心掏肺的程真真與...(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