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破冰行動》劇情以李飛父子的緝毒行動為雙線索,講述了兩代緝毒警察不畏犧牲,拚死撕開當地毒販織起的錯綜複雜的地下毒網,衝破重重迷局,為「雷霆掃毒」專項行動奉獻熱血與生命的故事。 
 
境外某跨國販毒集團勾結東山當地不法分子進行大規模的地下冰毒生產,以達到將大量冰毒銷往中國內陸省份及海外以獲取高額利潤的目的。
在此複雜危險的環境下,以李飛為代表的緝毒警不畏犧牲拚死撕開當地毒販和保護傘織起的那張巨大的地下毒網,並衝破重重迷局,為「雷霆掃毒專項行動」的順利展開掃清障礙 。 
 
破冰行動
【分集劇情】 
破冰行動~分集劇情1-20
 
【分集劇情】
第21集麻子大蝦被抓落網 馬雲波竟是奸細
蔡永強帶人埋伏在KTV外面,忽然發現李飛和馬雯打扮成社會混混的模樣,大搖大擺地進入KTV。李維民告訴蔡永強,等李飛準確認出大蝦和麻子,蔡永強就對他們實施抓捕。李飛和馬雯進入KTV,四處尋找毒販的蹤跡,終於在一個包間尋覓到麻子的蹤影。李飛不由分說,趕緊將包間號告知蔡永強,蔡永強立刻下令全體行動,此時,林燦和林天昊接到陳光榮的消息,他也趕到KTV門口,想通知麻子和大蝦,但是為時已晚,警察如潮水般湧進了KTV。
 
麻子趁亂跑了出去,林天昊塞給麻子一把槍,然後一溜煙兒地逃走了。這時,蔡永強和李飛朝著麻子慢慢逼了過來,麻子悄悄抬起槍,李飛迅速一把推開蔡永強,避免傷亡,馬雯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天而降,一腳踹倒麻子,將他制服。林燦將今晚發生的事情告知林耀東,林耀東大吃一驚,命令林燦盯緊蔡永強的一舉一動。
 
李飛得知林燦和林天昊的車出現在附近,便起了疑心,質問蔡永強還有誰知道此事。蔡永強如實回答,李維民給自己派任務的時候,陳光榮就在自己家裡喝酒。林耀東無奈地對林耀華說道,當初如果陳光榮進入緝毒大隊,就不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蔡永強結束抓捕任務,在返程中接到馬雲波的電話,馬雲波狠狠叱責蔡永強一番,責怪他突擊行動卻不向自己匯報。蔡永強再三辯解,馬雲波依舊火氣沖天,責令蔡永強寫一份檢查報告。
 
馬雲波掛掉電話,冷著臉走進洗手間,他的妻子於慧正癱在裡面,胳膊上紮著針頭,於慧在吸毒。馬雲波司空見慣地把於慧抱起來,輕輕放在床上,為她冷敷後背的皮膚,於慧的後背滿目瘡痍,沒有一塊皮膚是完好無損的,看起來異常慘烈。原來,於慧當年替馬雲波擋槍,因此中彈一百餘顆,還有許多沒有從體內取出,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是留下後遺症,痛苦難忍。林耀東便趁機為馬雲波提供毒品,以緩解於慧的痛苦,馬雲波為了妻子,沒有堅守住底線,與林耀東淪為一丘之貉。
 
李飛與馬雯嚴重懷疑陳光榮有問題,便開車跟蹤他,一路來到林耀東的會所。的確,陳光榮在此與林耀東和林耀華見面,林耀東先是表示大蝦知道的內幕太多,留著是個累贅,又提議應讓陳光榮出國躲一躲。陳光榮馬上翻了臉,就算他知道李維民對自己產生了懷疑,也不願一走了之,因為如果陳光榮甩手離開,那哥哥陳文澤的市長位置也保不住了。
 
林耀華趕緊從中勸和,勸走了陳光榮,陳光榮在臨走前冷冷地告訴林家兄弟,自己來會所的時候被人跟蹤,需要林家兄弟幫忙擺平。林耀華感到無奈,陳光榮明知被人跟蹤,竟然還敢來會所。林耀東的臉上透露著騰騰殺氣,他喃喃自語,真是可惜啊,看來是留不住了。
 
李飛與馬雯一直跟蹤陳光榮,陳光榮略施小計就甩掉了他們,還讓他們出了一點小車禍。警察將麻子和大蝦關起來,等他們精神鬆懈時開始審問,可大蝦是個滾刀肉,面對警察的審問,他只表示無可奉告。這時,蔡永強接到羅旭局長電話,羅旭稱水伯前來報案,林大鵬就是被麻子和大蝦害死的,所以,羅旭命令蔡永強將這兩名毒販移送到刑偵大隊。
 
羅旭掛掉電話,馬上給馬雲波打電話匯報此事,另一邊,蔡永強無法反抗羅旭的命令,只好將此事報告給李維民,很快,陳光榮便來提人了。
 
第22集蔡永強李飛配合默契 林耀東惱怒陳光榮
陳光榮前來提人,卻得知麻子和大蝦已經被李維民提走了。這時,李維民收到了恐嚇,他的房間不僅被人潛入,衣服還被剪得七零八碎,來人用意很明顯,警告李維民不要多管閒事,否則後果自負。陳光榮找不到麻子和大蝦,他怒氣沖沖地闖到馬雲波辦公室發了一通脾氣,馬雲波此時又接到了陳文澤的電話,陳文澤氣得暴跳如雷,緝毒大隊有這樣周密的行動,竟然瞞得密不透風,現在犯人被轉移了,具體藏到哪裡連自己這個市長都不知道,這還是東山嗎?
 
陳文澤摔了電話,馬雲波也一肚子氣,陳光榮冷冷地說道,東山的水太深了,馬雲波又是個外來的,如果決定不走,就要好好想想該怎麼扎到東山這塊土地裡,否則就會像一陣風一樣被帶跑了。說罷,陳光榮轉身離開,馬雲波覺得壓力非常大。另一邊,李維民將麻子和大蝦秘密轉移,然後讓蔡永強開始審訊。
 
陳光榮垂頭喪氣回到家,他手腕的傷口開始感染,可陳光榮一點感覺都沒有。陳光榮的思緒飄回三年前,那時的他還是一個正直的好警察,在初次得知林耀東和林耀華製毒販毒後,是極其震驚憤怒的,但是,林家兄弟和陳文澤都是狼狽為奸,陳光榮作為陳文澤的弟弟,他也被黑化了。
 
此時,審訊正緊張地進行著,警察們將麻子和大蝦分開關押,蔡永強與李飛一唱一和,在麻子面前演了一齣好戲,讓麻子以為大蝦把責任退的一乾二淨,黑鍋都要麻子一個人承擔,將會在牢獄裡度過漫漫長日。李飛為了演得更逼真,還故意寫了一份假筆錄,麻子信以為真,哭得鼻涕一把淚一把,苦苦央求蔡永強和李飛給自己個將功補過的機會,自己一定會爆猛料。
 
麻子的心理防線崩潰了,他終於招認,是大蝦從自己這裡拿了毒品,注射進林大鵬體內,導致林大鵬慘死。蔡永強和李飛心知肚明,但表面做出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覺得麻子爆的料實在不夠減罪,麻子大喊大叫,他繼續爆料,稱大蝦曾讓自己找個會開大卡車的替死鬼,但自己沒有幫忙辦成此事,沒過幾天,林三寶就被卡車撞死了,而且,此事還和林耀華的兒子林天昊有關係。
 
林耀東執意讓陳光榮去國外,可陳光榮說什麼也不肯走,林耀東氣得牙癢癢,但還是努力維持一副假笑的模樣,稱找了一個可靠的醫生,讓陳光榮先把手傷治好。蔡永強與李飛審訊麻子之後,又拿著這些筆錄去審訊大蝦,大蝦見自己幫林天昊除掉林三寶的事情都敗露了,他的心理防線也崩潰了。
 
陳光榮來到林耀東安排的地方找醫生診治,護士給他注射了針劑,陳光榮這才覺得不對勁,質問護士給自己注射的是什麼藥。
 
第23集陳光榮被亂棍打死 馬雲波怒不可遏
陳光榮被護士注射了針劑,他忽然反應過來不對勁,趕緊起身離開,林耀東的幾個小嘍囉跟在後面緊追不捨,陳光榮知道情況不妙,迅速穿過人群逃跑,但是藥勁兒很快上來了,陳光榮覺得頭暈目眩,意識模糊。李維民想知道,蔡永強為何不相信自己。蔡永強誠實地表示,自己喜歡看歷史書,瞭解太多黑暗內幕,所以蔡永強不願輕易站隊,尤其是在東山這種複雜的情況下。
 
李維民指出蔡永強當初故意讓李飛和宋楊去抓林勝文,這種行動就是把兩位警察置於危險之下,實在很不得體。蔡永強承認此事,其實,他那晚是做了預案的,還讓林自立帶了十八名幹警埋伏在塔寨村周圍,只要槍一響,幹警們就會衝進去救人。這時,蔡永強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一看,發現是陳光榮的來電,蔡永強不方便接聽,他並不知道,陳光榮此時被林耀東的手下抓住,亂棍打死了。
 
李維民氣得暴跳如雷,責怪蔡永強置李飛宋楊的生命安全於不顧,蔡永強掏出配槍,啪地拍在桌子上,讓李維民繳下自己的槍。李維民有些恨鐵不成鋼,認為蔡永強把李飛和宋楊當槍使。蔡永強的情緒也開始激動,東山和塔寨向來是一個神秘的地方,儘管自己懷疑塔寨村製毒販毒,可塔寨永遠像一個軍事堡壘,無法攻破。直到出現林勝文的事情,蔡永強才意識到,這是撕開塔寨村販毒真相的好機會,所以,他才會讓初出茅廬不怕虎的李飛出動,甚至不惜讓李飛誤會自己。
 
蔡永強還激動地告訴左蘭和李維民,自己身為緝毒大隊大隊長,那些毒販沒少跟自己套近乎,他們送百萬現金,送名貴古董,送靚麗美女,還不停地威脅恐嚇自己和家人。不僅如此,為了保證家人的安全,蔡永強只能把妻兒送去外地,而且不敢對任何人提起家人的去向。
 
李飛在門外偶然聽到了蔡永強和李維民的對話,他這才醍醐灌頂,知道自己錯怪蔡永強了。李飛沉默著轉身離開,馬雯走到他身邊陪伴,希望李飛能夠與蔡永強握手言和,倔強的李飛不願如此,儘管他心裡覺得很對不起蔡永強。
 
陳光榮被亂棍打死,屍體就扔在案發的小胡同裡,馬雲波接到報案,他的心情異常沉重,將此事告知羅旭局長,羅旭也驚呆了。馬雲波的思緒飄回一年前,那時,於慧為了緩解痛苦而吸毒,她與毒販交易毒品的過程被林耀東故意拍下,林耀東和陳光榮聯手拿這視頻要挾馬雲波,令馬雲波不得不與他們同流合污。另一邊,林耀東派人給陳文澤送去一張銀行卡作為補償,陳文澤悲痛難忍,縱使再多錢財也買不回弟弟的命。
 
李飛因為宋楊的死而覺得愧對陳珂,便去陳家水果店幫忙,他還告訴水伯,麻子和大蝦都招供了殺害林大鵬的事情。水伯老淚縱橫,他只能盡自己所能,掏錢買了個西瓜請李飛吃。李飛的心裡很不好受,如果不是自己魯莽,也不會發生後面一系列事情。另一邊,李維民接到了陳光榮的死訊,他大吃一驚,蔡永強在一旁聽著,這才知道自己剛剛錯過了陳光榮的求救電話。
 
蔡永強想先行告辭,李維民卻問起他是否知道陳有泉的情況。蔡永強當即說出了陳有泉的一系列情況。李維民和左蘭忍不住感慨,看來蔡永強早就想通過這樣的方式來表明身份了。馬雲波陷入回憶,他曾向陳光榮詢問蔡松林的死因,陳光榮輕飄飄地表示蔡松林死於酒駕,但大家都很清楚事實,此人就是死於陳光榮之手。
 
馬雲波憤怒了,他認為林耀東殺害陳光榮已經衝破了自己的底線,於是,馬雲波怒氣沖沖闖入林耀東的會所,將槍抵在林耀東腦門上,厲聲質問他為何咄咄逼人。林耀東毫不示弱,在他看來,陳光榮已經成了一條亂咬的瘋狗,無須再留,而且如果馬雲波妻子吸毒的事情被爆到網上,誰都無法理解馬雲波。
 
第24集馬雲波進退兩難 李飛蔡永強冰釋前嫌
林耀東指出馬雲波太愛惜羽毛,只想當個正人君子,卻不接受背地裡那骯髒的一面。馬雲波最終放下了抵在林耀東腦袋上的槍,他大聲質問林耀東是否帶著塔寨村製毒。林耀東坦然承認,馬雲波徹底崩潰了,他這才知道,塔寨所謂的禁毒模範村不過是個笑話!馬雲波想勸告林耀東去自首,林耀東忍不住笑了,他反而拉攏馬雲波一起入伙,還拿出三百萬現金表示誠意。馬雲波進退兩難,不知如何是好。
 
蔡永強來到太平間,他望著陳光榮被蒙著的遺體,心中感慨萬千。警察們開始討論陳光榮的種種行為,根據湘仔等人的口供,基本可以確定陳光榮就是塔寨的保護傘。蔡永強在李維民的授意下,他沒有對馬雲波說出圍捕大蝦和麻子的真相,而假稱是一個叫做何勇的人進行舉報。蔡永強告訴馬雲波,何勇在前年十月進入甜蜜蜜歌舞廳當保安,今年三月因為一個小姐和大蝦的手下發生衝突,這才產生報復心理而舉報。
 
蔡永強將查處甜蜜蜜歌舞廳和處置大蝦的事情一一向馬雲波匯報,馬雲波提醒蔡永強,東山的禁毒工作是由自己負責的,如果下次再有這種行動,蔡永強必須提前向自己匯報。另一邊,李飛做出提議,不如把大蝦的口供交給林宗輝,用林三寶的死來打動林宗輝,發展其成為警方的線人。
 
左蘭思忖道,林宗輝和林耀東確實有仇,可以利用這一點來反擊林耀東。李維民反對這個建議,誰也無法保證林宗輝就是乾淨的,林宗輝手下的林勝文都可以把毒品運到東北去,何況林宗輝呢?所以目前還不能確定下一步計劃。李飛顯然有些不高興,可他也不能左右李維民的想法。
 
馬雲波向李維民匯報,陳光榮的屍檢報告出來了,他全身多處骨折,致命傷在後腦,而且,在他體內還檢測出東莨菪鹼。李維民得知此事,他馬上想起李飛生母也是死於這種毒藥。馬雲波繼續說道,陳光榮手上有可疑槍傷,在香港還有秘密賬戶,而且家中查出巨額現金。
 
李維民故作驚訝,馬雲波絲毫沒有察覺,他試探著提起想接手大蝦的案子,還表示在蔡永強嫌疑沒有洗清楚之前,一切緝毒工作還是應該由自己負責。李維民的表情凝固了,機敏如他,馬上察覺到馬雲波恐怕也淪為林耀東的同夥,李維民一時難以平靜,他的頭腦裡似乎捲過一陣風暴,風暴過後,真相越來越清晰可見。
 
馬雯與陳珂見面安慰她的情緒,馬雯理解李飛失去宋楊的痛苦,但她幫不了李飛,所以希望陳珂能幫李飛走出痛苦。另一邊,李飛主動去找蔡永強,想讓蔡永強給宋楊道歉,蔡永強的眼角濕潤了,那天晚上,如果自己沒有讓李飛和宋楊進入塔寨,也不會發生意外,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李飛臉色凝重,可惜世上沒有如果。不過,經過種種事情,李飛已經知道自己一直錯怪了蔡永強,他和蔡永強終於冰釋前嫌。
 
陳文澤與馬雲波見面,陳文澤做出痛心疾首的模樣,讓馬雲波為死去的陳光榮正名,還想把此事終結。馬雲波也很無奈,有些事情一旦開始就無法停止,自己也無能為力。其實,陳文澤對弟弟和林耀東暗中勾結的事情一清二楚,瞭如指掌,當初陳光榮開警車送冰毒去深圳港口,陳文澤也全部知情。
 
李維民準備外出,李飛將之前洗好的運動服還給李維民,李維民穿著李飛買的運動服去見趙嘉良,趙嘉良很是吃醋,非要搶過李維民的運動服,然後將自己的阿瑪尼外套扔給他。
 
第25集趙嘉良計劃前往塔寨 水伯留信告別李飛
馬雲波給林耀東致電,稱自己從蔡永強那裡拿到了緝毒行動報告以及大蝦的筆錄。林耀東對蔡永強很不信任,覺得蔡永強背後的人是李維民。馬雲波情緒低落,如果真的是李維民操縱一切,那李維民很有可能開始懷疑自己了。林耀東還想讓大蝦取保候審,可馬雲波根本無法辦到此事,畢竟現在是非常時期。這時,李飛敲響馬雲波家的門,正好看見陳珂也被馬雲波邀請來家裡吃飯。馬雲波聽到動靜,他掛掉了電話,但是已經將通話錄了音。
 
李維民和趙嘉良見面,他們現在可以確定,最近三次運毒失利,導致劉浩宇集團的資金鏈非常緊張,劉浩宇轉變思路,開始收購國內的毒品生產基地,地點就在東山。李維民得知趙嘉良把張敏慧放了回去,他很是生氣,覺得趙嘉良沒有事先與自己聯繫通風。好在兩人之間關係紮實,並沒有因此而繼續爭執,他們都認為林耀東馬上就坐不住了,趙嘉良做了三十年臥底,終於能夠看見曙光了。
 
馬雲波邀請陳珂和李飛來家裡吃飯,幾人不可避免地聊起宋楊,繼而聊起死去的陳光榮。李飛毫無戒備地告訴馬雲波,陳光榮手上的槍傷就是自己打的。馬雲波做出吃驚的模樣,表面仍維持公正不阿的態度,假惺惺地勸告李飛,無論怎樣,這個案子應該告一段落了。
 
馬雲波一個勁兒地提醒李飛做事不要衝動,李飛開口質問馬雲波是否怕了,馬雲波氣得猛拍桌子,讓李飛趕緊去廣州再看看心理醫生。李飛斬釘截鐵地保證,自己會把東山製毒販毒團伙的每個人都挖出來!馬雲波很無語,他無法擺脫東山這個漩渦,又不希望李飛再次捲入危險之中,所以才一而再地提醒李飛,無奈李飛根本不聽勸告。這頓飯吃的不歡而散,李飛走後,馬雲波情緒黯然,是啊,自己在怕什麼呢?
 
馬雲波回憶起一年前,自己剛剛發現妻子於慧吸毒,那一晚,馬雲波是極度掙扎的。於慧一直被疼痛折磨著,只有在吸毒的時候才能舒服一些,於慧乞求丈夫不要送自己去戒毒,馬雲波不忍心見妻子受苦,又覺得對不住自己的頭銜,他在矛盾中苦苦掙扎,看不到希望。
 
晚上,李維民與趙嘉良一起吃飯,兩人聊起李飛,趙嘉良計劃前往塔寨,可李維民不建議趙嘉良去東山活動,因為李飛在之前案子中已經注意到了趙嘉良,他不明真相,恐怕會把槍對準趙嘉良。可是,趙嘉良並不懼怕,他只要保證李飛平安,自己怎樣都無所謂。趙嘉良只要前往東山,就相當於從線人身份轉為臥底,李維民行禮致敬好友,叮囑好友注意安全。另一邊,水伯在水果店裡遭到一夥小混混的毆打,第二天,陳珂發現水伯無影無蹤,只留下了一封告別信,水伯在信中訴說了自己經歷的迷惘和痛苦,他打算離開這裡,不再回首。
 
第26集李維民被人舉報 趙嘉良抵達東山
馬雲波和林耀東見面,林耀東明確表示,自己可以不動李飛,但李維民如果在東山繼續待下去,後果不堪設想。馬雲波無奈笑笑,自己怎能決定李維民的去留呢?林耀東喝了口茶,如果真的沒有妙計,自己只能出下下策,到時候如果鬧大了,馬雲波可不要責怪自己。
 
林耀東說著,還拿出一包給於慧的海洛因,馬雲波無法拒絕,他便給林耀東提供信息。馬雲波曾經幫李維民的小舅子張自強擺平風波,張自強在廣州稅務局當科長,他有個下屬情人叫顧言,顧言手中掌握著張自強受賄的證據,因為由愛生恨,顧言想去舉報張自強,最後由馬雲波暗中協調,翻出顧言的把柄,這才替張自強解除危機,只不過,李維民對這一切並不知情。
 
此時,李維民正在開會,他已經從禁毒局調派偵查員對塔寨進行偵查。正在這時,大家卻接到了舉報李維民的電話。另一邊,林耀東準備找一個新的代理人,林景文告訴父親,自己找了一個新的買家,此人網名為「沉默之聲」。林耀東本來不大相信,但林景文言之鑿鑿,現在都通過暗網進行交易,買賣雙方都不知曉彼此的真實身份。林耀東還是不太放心,毒品交易都是違法的,一旦失敗,後果不堪設想。林景文知道父親擔憂,表示會約這個買家見一面。
 
李維民來到李飛家裡,表示自己會離開一段時間,他很不放心李飛,再三囑咐李飛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李飛不知道李維民被舉報的事情,還以為督導組是來作秀走過場,連真相都沒查出就要走,如果李維民和督導組撤出,宋楊就白死了。李維民心裡難過,他只能真誠地告訴李飛,短暫的後退是為了更好地前進,希望李飛能夠理解。
 
趙嘉良接到下屬電話,得知陸童奇怪消失了,趙嘉良猜測陸童已經遇害了,只能讓下屬留在澳門盯著福鑫賭場的老闆方天逸。此時,李飛告訴李維民,自己和林宗輝的女兒林蘭是同學,此人與塔寨村製毒應該沒有半點瓜葛,而且,林宗輝當年在惠州辦廠的時候,家裡只留了林蘭和林三寶,所以他們姐弟倆的關係非常要好,自己現在可以把林宗輝約出來,告知林三寶死亡的真相,這樣就能在林宗輝心裡埋下一顆仇恨的種子,時機來到就會生根發芽。李維民只好囑咐李飛不要衝動行事,這段時間無論聽到什麼都要按兵不動。
 
趙嘉良以建立罐頭公司的名義回到東山,他第一時間聯繫陳文澤,表示自己還想做房地產生意,陳文澤欣然應允與趙嘉良見面。陳文澤將趙嘉良來東山的消息告知林耀東,林耀東也決定與趙嘉良見一面,不過他摸不清趙嘉良此行的目的。
 
李飛和馬雯去找劉志的妻子,得知劉志還在外面有一個私生子劉子豪,劉子豪在外面犯事砍人,劉志為了給兒子平息禍事,便答應幫別人開卡車撞人,事成之後得到巨款,這些錢都被劉子豪拿走揮霍了。另一邊,林耀東無奈地向林耀華抱怨,自己明明覺得趙嘉良眼熟,但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真是愁人。
 
李維民不得不準備撤出東山,他給馬雲波打電話告知此事,馬雲波知道這都是自己向林耀東提供信息的「功勞」,但他只能假裝吃驚和不捨,李維民提出晚上與馬雲波夫妻吃飯,馬雲波只能答應下來。李維民掛掉電話,左蘭忍不住感慨,真希望對馬雲波的懷疑是錯誤的。李維民歎了口氣,自己對馬雲波投入太多感情了,實在擔心馬雲波會走錯路。
 
第27集馬雲波招待李維民 林耀東欲查趙嘉良
馬雲波回到家裡,發現妻子躺在洗手間吸毒,他趕緊戴上手套,將現場處理乾淨。馬雲波溫柔地抱著妻子,囑咐她起來補個妝,因為李維民再過一會兒就要來家裡吃飯了。沒過多久,李維民如約而至,於慧努力維持平靜做菜,馬雲波則與李維民推杯換盞。在吃飯時,於慧顯得很緊張,馬雲波輕輕地撫摸著她的後背,李維民則大口吃菜,不停地讚許於慧的手藝。飯後,李維民去了洗手間,於慧更加緊張惶恐,她害怕被李維民察覺出不對勁。
 
趙嘉良與陳文澤相約見面,李飛也約了林蘭一起吃飯,他們的包間緊挨著,就在彼此的隔壁。李飛一見到林蘭,就將林三寶死亡的真相和盤托出,林蘭大吃一驚,李飛則表示,自己之所以這麼做,是想通過林蘭見林宗輝一面。林蘭趕緊撥打了父親的電話,林宗輝就急忙奔往東山大酒店。
 
趙嘉良和陳文澤談事情,趙嘉良提出想主要在東山發展房地產,並希望同林耀東的大龍房地產公司展開合作。另一邊,李維民和馬雲波談心,李維民自稱做事從不後悔,但對於馬雲波的事情,李維民有兩次後悔。第一次是馬雲波有機會去省黨校進修,可李維民沒有同意,把名額給了別人。李維民現在回憶起來仍然懊悔,如果當初馬雲波去進修,就不會參與後來的二一八案子,更不會招人報復,給於慧惹來一身傷痛。
 
馬雲波聽李維民提到此事,他的手忍不住顫抖了,於慧在廚房聽著,心中十分忐忑,便走出來為兩人送水果,打破僵局。李維民招呼於慧一併坐下,談起第二件讓自己後悔的事情,那就是讓馬雲波來東山。當時,李維民是力排眾議,才讓馬雲波順利來到東山,可現在卻覺得後悔。馬雲波實在坐不住了,直問李維民到底想問什麼,李維民故作若無其事,笑談馬雲波來到東山後就老了許多。
 
三人之間的談心十分沉重,於慧再也克制不住,她難過地哭泣起來,李維民準備離開,向這對夫妻告辭,這時,馬雲波的電話響了,來電人是「L」,他匆忙地掛掉了電話,起身送李維民出門。李維民走到外面,詢問馬雲波是否為張自強辦過事,馬雲波猶豫了一下,沒有說實話。
 
等到李維民走遠,馬雲波撥通了剛才的來電,林耀東接了電話,馬雲波如實向他匯報,督導組明天就要離開東山。而且,張自強的事情也開始發酵了。林耀東微微一笑,其實,他早就從顧言這邊下手了,讓顧言寫出舉報李維民的材料。林耀東的目的不止於此,他還想讓馬雲波替自己去調查趙嘉良。林耀東一早就調查過趙嘉良,表面雖然看著沒有問題,但林耀東總覺得在哪裡見過趙嘉良,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馬雲波掛掉電話,他深感自己逃不出林耀東設下的漩渦,自從那次接受了林耀東的毒品,這一切就成了惡性循環,無法解開。另一邊,林宗輝趕到東山大酒店,但卻被林耀華發現了,林耀華跟蹤林宗輝,想看看他來這裡做什麼。
 
趙嘉良打算投資兩個億做房地產,林耀東監聽著趙嘉良的一言一行,他越發覺得趙嘉良來東山的目的不單純。
 
第28集林宗輝得知車禍真相 李飛懷疑趙嘉良
林耀華一直埋伏在酒店外面,他發現林宗輝恰巧在這裡出現,便趕緊跟了上去。這時,陳文澤從包間走出來,林耀華便拽著他來到一處包間,稱林耀東打來電話,指名要找陳文澤。林耀東在電話裡告訴陳文澤,不要輕舉妄動,暫且穩住趙嘉良。
 
此時,在另一個包間裡,李飛將林三寶的死因原原本本告訴林宗輝。林宗輝氣得舉起包間的椅子砸在牆上,李飛斬釘截鐵地保證自己所說屬實,劉志現在是死無對證,但劉子豪還活著,從他口中總能知道一二。這時,林蘭偶然發現了林耀華的蹤跡,她趕緊告知李飛和林宗輝,李飛這才準備離開,他走出包間,結果正好看見趙嘉良。趙嘉良看見兒子,他激動得無以復加,但是又不能輕易相認,只好顫抖著說了句「你好」。可是在李飛眼裡,趙嘉良是一個很可疑的人物,他對趙嘉良始終保持著警惕。
 
林宗輝離開酒店後,他的心情難以平靜,每每想到林三寶鮮血淋漓的遺體,林宗輝就心如刀割,為林三寶處理後事的情景彷彿就在眼前。陳文澤與趙嘉良假惺惺地客套幾句,雙方起身離開,算是度過了一個波瀾暗湧的飯局。馬雲波托人調查趙嘉良的背景,李維民此時則回到住處,他回憶著馬雲波和於慧的種種反應,心中一直抹不掉的猜疑越來越重。
 
這時,李維民接到了李飛的電話,他得知李飛在酒店見到了趙嘉良和林耀華,不禁咆哮著不准李飛去碰趙嘉良。李飛一頭霧水,他氣鼓鼓地放下電話,開始向馬雯抱怨,覺得趙嘉良肯定是林耀東的人。此時,趙嘉良陷入回憶,許多年前,妻子意外去世,李飛便被岳母抱走了,任憑趙嘉良再怎麼苦苦哀求,李飛還是被抱走了,家庭的驟變讓趙嘉良備嘗痛苦。
 
林蘭下班後回家,丈夫蔡軍得知林蘭和李飛見面了,不禁有些焦急,讓妻子少和李飛聯繫。林蘭說出林三寶的死因,蔡軍開始稱李飛是胡說八道,林蘭氣憤地爭執,林三寶是自己的弟弟,自己怎能充耳不聞呢?蔡軍無奈地握住妻子的手,這些事情會涉及到自身安危,只有顧全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香港方面終於找到了林耀東和劉浩宇有關聯的證據,便趕緊將證據傳給李維民,李維民又轉發給趙嘉良。趙嘉良警惕性很強,他知道自己的通話被監聽了,便特意來到浴室打開水龍頭,再與李維民通話,流水的噪音讓監聽者無法聽到趙嘉良的聲音,他們十分無奈。趙嘉良和李維民通話後,得知李飛對自己充滿懷疑,他表示會處理好此事。然後,趙嘉良撥通了劉浩宇的電話,提出以後與劉浩宇和林耀東合作,並從中抽取提成。
 
第29集李維民被紀委帶走 馬雲波感到惶恐
李維民正在同左蘭等人開會,忽然走進來兩名廣東省紀委的工作人員,他們手裡還拿著通報文書。李維民無可奈何,只能尷尬地離開會場。臨走前,他意味深長地回頭看了馬雲波一眼。事已至此,左蘭只能帶領督導組返回廣州,她給蘇局長打電話,匯報今天發生的事情,蘇局長稱李維民捲入張自強的貪腐案,看來督導組不得不在廣州待一段時間了。
 
陳文澤讓馬雲波打電話到省廳跟崔振江確認一下,看看李維民是否因為張自強而被停職。馬雲波迫不得已只能撥通了電話,崔振江得知此事感到非常驚訝,他稱前段時間收到了不少群眾的舉報信,說李維民在東山徇私枉法,替李飛開脫罪名。
 
馬雲波放下電話,陳文澤馬上聯繫林耀東。林耀東得知李維民被送回了廣州,他哈哈大笑,這尊佛終於被送走了。等到陳文澤掛掉電話,馬雲波在一旁幽幽說道,誰要是沾上了林耀東的邊,就會惹得一身腥,永遠也擺脫不掉。馬雲波還說道,當年,陳文澤還在豐西鎮任職的時候,就被林耀東拖下了水,兩人互相利用,林耀東通過陳文澤的勢力回到了東山,而陳文澤則因為這項政績從副轉正。
 
的確,在八年前,林耀東從香港回來與陳文澤見面,提出想回到東山發展,他的言辭非常誠懇,稱自己的根就紮在塔寨村。陳文澤剛開始的態度還有些猶豫,但他最後還是沒能抵擋得住誘惑,與林耀東淪為一丘之貉。
 
馬雲波繼續憤慨地說道,林耀東在東山的所作所為,早晚有東窗事發的一天,而且林耀東賺的第一桶金一定是通過製毒販毒得來的。馬雲波審問過許多毒梟,他非常清楚,只要通過販毒獲取利潤,就再也不願意通過正常渠道謀取財富了,只是林耀東更為可怕,因為他想把瓦寨村變成一個制度販毒的王國!陳文澤聽著馬雲波的一番話,他的額頭滲出些許冷汗,但還是抱著僥倖的態度,即便像李維民這樣厲害的人物,也不是被林耀東搞走了嗎?馬雲波露出冷笑,李維民不會輕易善罷甘休,他已經盯上了塔寨村,他不會放過林耀東,不會放過陳文澤,更不會放過自己。
 
陳文澤的回憶漂到了許多年前,自己第一次從弟弟陳光榮口中得知林耀東的真正面目。陳文澤感到非常惶恐,陳光榮則十分佩服林耀東,覺得他建立了一張龐大的關係網,實力非凡。另一邊,劉浩宇在香港求神拜佛,他忍不住給林耀東打電話,告知自己的所有事情都被趙嘉良發現了,現在趙嘉良想合夥做生意。林耀東是一個非常謹慎的人,之前的失利讓他的資金鏈變得非常緊張,林耀東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第二次,於是他決定親自聯絡趙嘉良,摸一摸此人的底細。在此之前,林耀東先聯繫了馬雲波,想從他口中探得警察那邊的消息,但是馬雲波一問三不知,讓林耀東十分惱怒。
 
蔡軍一路跟蹤抓住了劉子豪,想從他口中問出劉志當時手中巨款的來源。
 
第30集高震深入塔寨被打 李飛探查趙嘉良
蔡軍怒氣沖沖地找到李飛,質問他為何要把林三寶的死重新翻出來,這件事既然已經蓋棺定論,蔡軍就不希望李飛再去聯繫林蘭。李飛坦言,林三寶的死因大有蹊蹺,可是蔡軍不想管林三寶到底是怎麼死的,反正人已經沒了,他實在不願意追究此事。蔡軍見自己無法說服李飛,他便搬出了李維民被雙規的事情,希望李飛知道東山的形勢有多麼嚴峻。
 
李飛大吃一驚,趕緊給馬雲波打電話求證,他的情緒非常激動,希望馬雲波為李維民主持公道,但是毫無用處。此時,馬雯找到了蔡永強,向他報告一件緊急的事情,馬雯的搭檔高震以修車的名義進入塔寨了,現在已經失聯,恐怕凶多吉少。蔡勇強十分憤怒,塔寨是什麼地方?那是一個狼窩,高震進去只會暴露身份。
 
的確,林燦通過高震手上的老繭以及其他細節,就判斷出高震一定是個警察,將他打得慘不忍睹。李飛也來找蔡永強,他試圖說服蔡永強相信林耀東和趙嘉良有關係,最後,蔡永強將林三寶死因的所有證據都交給了李飛,李飛又轉交給林蘭,希望他能把這個U盤拿給林宗輝。
 
第二天,蔡永強帶著馬雯等人來到塔寨村門口,稱有一名警員無故失蹤,所以想進村看一看。林耀華趕過來查看情況,手下人這才假稱有一名小偷被打的快不行了,馬雯知道那一定是高震,急忙叫來救護車,把奄奄一息的高震送往醫院進行緊急搶救。陳珂聯繫小玲,想來探望小玲,小玲被塔寨村的人控制著,無法說出自己被囚禁。
 
高震終於被搶救過來,他掙扎著告訴蔡永強,塔寨村裡不僅有明哨和暗哨,每個路口都設有監控,只要外人靠近就會被馬上發現,而且村子的圍牆上公然貼著「禁止傾倒製毒垃圾」的標語,附近還有大量麻黃草的殘渣,由於村子裡大規模製毒,導致糧食作物被污染都枯萎了。蔡永強和馬雯都很震驚,沒想到塔寨村製毒規模如此之大。
 
林耀東邀請趙嘉良來視察塔寨,趙嘉良欣然答應,只是這兩人彼此心裡都很清楚,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較量。李飛一直在暗處盯著趙嘉良的一舉一動,這時,他接到了陳珂的電話,陳珂覺得小玲一定知道塔寨村的內幕,所以要獨自去探望小玲,李飛打算阻止,但是陳珂一意孤行。李飛只好將陳珂的行蹤告知馬雯,然後自己進入趙嘉良酒店房間,想探查一二。趙嘉良與林耀東和林耀華見面了,他們三人面帶微笑,心藏尖刀,林耀東明確表示可以跟趙嘉良合作,但要重新定分成規矩。
 
第31集林耀東與趙嘉良見面 馬雯入塔寨救陳珂
陳珂去見小玲,詢問起林勝武的蹤跡,小玲回憶起丈夫出門前的樣子。她看了看牆上的攝像頭,知道自己和陳珂的一舉一動都被監視著,只好隨便搪塞過去。林耀東開始和趙嘉良談合作的事情,他直接質問趙嘉良是否為毀掉法國販毒網絡的幕後人,趙家良鎮定自若地表示,法國網絡並沒有被銷毀,只是換了主人。林耀東是一個非常謹慎的人,他準備和劉浩宇商量之後再做決定。
 
趙嘉梁見林耀東對自己持懷疑態度,便將自己對林耀東的調查結果一一道來。林耀東還是不放心,他私下裡和劉浩宇聯繫,劉浩宇倒是覺得趙嘉良沒有什麼問題,畢竟趙嘉良是羅紹鴻的下屬,想要調查林家的消息還是輕而易舉的。林耀東這才先同意和趙嘉良合作,但要求趙嘉良降低分紅。趙嘉良猶豫了一下,才答應退一步只要四成五的分紅,兩人最終達成合作。馬雲波也給林耀東通風報信,稱趙嘉良的身份信息沒有問題,可林耀東心裡總是沒有底,約馬雲波晚上見面。
 
這時,林燦的手下發現趙嘉良的酒店房間裡有人,手下馬上向林燦匯報此時,發現此人正是李飛。陳珂繼續向小玲打聽林勝武的行蹤,小玲沒有多說,陳珂從小玲房間的垃圾桶裡發現了吸毒的痕跡,她心裡暗暗吃驚。另一邊,林耀東與劉浩宇和馬雲波聯繫後,便與趙家良開始推杯換盞,林耀東始終覺得與趙嘉良似曾相識,趙嘉良鎮定自若,將這解釋為一見如故。
 
林耀東答應和趙嘉良做毒品交易,但是需要趙嘉良親自提貨,並且第一次只能拿三百公斤。晚上,趙嘉良正要和林耀東告別,李飛竟然駕著車橫衝直撞闖了進來,還口口聲聲稱要抓捕毒販,惹得林耀東一臉不悅。林耀東自稱這是房地產交易,李飛開始挑撥離間,揭穿了林耀東在趙嘉良酒店房間裡安裝監控的事情。這時,李飛接到了馬雯的電話,他便開車離開,臨走時警告趙嘉良,自己會一直盯著他。
 
原來,陳珂在離開瓦寨村,受到了幾個混混的騷擾,差點出不來,多虧馬雯及時趕到,這才解圍。李飛大發雷霆,認為陳珂不顧後果,擅自行動,將她狠狠責罵一番。馬雯忍不住拆穿了陳珂的心思,陳珂之所以進入瓦寨,就是為了幫李飛找出林勝武的下落。此言一出,陳珂與李飛都不吭聲了。馬雯將陳珂拽到李飛的房間,裡面都是他們兩人昔日與宋楊的合影,陳珂淚流滿面,思念故人。
 
陳珂淚流滿面,他拿著宋楊的照片,泣不成聲,打算以後陪著李飛一起找出殺害宋楊的真兇。
 
第32集林宗輝充滿恨意 林勝武死裡逃生
林耀東與陳文澤,馬文波一起談話,陳文澤的情緒有些激動,他不想知道林耀東以前做過什麼,只希望林耀東能夠見好就收,畢竟這是掉腦袋的事。林耀東的臉上浮現出一副真誠的模樣,他認為錢永遠沒有賺夠的時候。然後,林耀東提起自己在暗網上找到了新的買家,陳文澤一臉不解,不知道暗網究竟是什麼,馬雲波在一旁解釋道,暗網就是國際黑市的交易平台,買家和賣家都是匿名的,無論是軍火交易還是買兇殺人,都可以在這上進行交易,也就是說,林耀東已經通過暗網將販賣毒品,發展成了國際貿易。
 
林宗輝獨自一人看著李飛提供的u盤視頻,裡面是針對麻子的審訊過程,林宗輝知道林三寶的死因絕非偶然,他的心裡充滿了恨意。陳珂告訴李飛,小玲現在的狀況很有問題,可能有危險。李飛卻認為林耀東只是想知道林勝武的下落,所以才派人監視小玲,小玲在短時間內不會有生命危險。陳文澤詢問林耀東,既然覺得趙嘉良不簡單,為什麼要和他做毒品生意?林耀東笑著表示,自己懷疑趙嘉良是警方派來的內線。馬雲波馬上稱自己不知道此事,林耀東淡淡一笑,那只能說明李維民沒有將馬雲波當成自己人。不過林耀東也沒有完全信任趙嘉良,他甚至決定把五一三案件的幕後主謀扣到趙嘉良頭上。馬雲波雖然不滿卻也無法改變林耀東的決定。
 
林宗輝看完視頻後主動聯繫李飛,想知道李飛要求自己做什麼。李飛開門見山地指出,希望林宗輝為自己提供塔寨村和林耀東製毒販毒的內幕。林宗輝諷刺地哈哈大笑,塔寨村是禁毒模範村,林耀東是市人大代表,擁有這樣顯赫的光環,怎麼能是毒販子呢?李飛不慌不忙,他和林宗輝都清楚塔寨村的真實面目,又何必隱瞞呢。然後,李飛將林三寶死去的原因如實告訴林宗輝,林宗輝恨得咬牙切齒,他難免還想到了蔡軍,如果蔡軍明知三寶死因還娶林蘭,那真是令人不滿。
 
馬雲波和林文澤告別林耀東,兩人一起開車返回,林文澤十分無奈,難道就要和林耀東一條路走到黑了嗎?馬雲波苦笑著表示,要怪就怪彼此免疫力不強,所以著了林耀東的道。另一邊,林燦的手下在檯球會所發現了林勝武的蹤跡,他們準備抓住林勝武殺人滅口,但是林勝警惕性很高,他提前逃跑了,還和林燦的手下發生了激烈的搏鬥,最終死裡逃生。
 
林勝武踉踉蹌蹌地回到住處,他回憶起曾經被林燦抓住的時候,林燦為了逼問出視頻的下落,對林勝武大打出手,林勝武一口咬定自己沒有視頻,林宗輝也從旁說情,但起不了任何作用。
 
林燦在林耀東的指示下,還是要殺林勝武滅口。林燦要將林勝武活埋,林宗輝最終動惻隱之心,在林勝武被送走之前將手銬鑰匙偷偷給林勝武。這給林勝武一條生路。林勝武九死一生逃出來,但如今還是日夜被人追殺,不得安寧。林勝武從回憶裡清醒過來,他顧不得許多,趕緊給手上的傷口消毒,疼得齜牙咧嘴。
 
第33集林勝武威脅林耀東 小玲流產大出血
林勝武本來要被活埋,在最後的緊急關頭,他用鑰匙打開了手銬,並且用槍抵著林燦的頭,就這樣駕著車逃去。直到今日,林勝武想起這段經歷還歷歷在目,冷汗直冒。林勝武覺得自己的藏身之處已經不安全了,他趁著雨夜出門,叫了一輛計程車遠去。
 
另一邊,李飛主動聯繫蔡永強,稱已經聯絡到林宗輝,他雖然還是不承認塔寨製毒販毒的事情,但並沒有否認林勝武知曉真相,也沒有否認小玲被監視。不僅如此,李飛還說道,自己去塔寨村的時候,正好撞見趙嘉良從林耀東家裡走出來。蔡永強這才知道李飛竟然獨自一人去塔寨村,他大發雷霆,生怕李飛有個萬一。李飛倒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他覺得自己的任務沒有結束,除非看到林耀東被正法,李飛才能善罷甘休。
 
蔡永強接到消息,得知左蘭正在廣州,而李維民則是被張自強的貪腐案所連累,才遭到省紀委的調查。杜力發現了林勝武等人發生衝突的案發現場,兩名殺手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杜力向崔振江報告此事,順帶著打聽李維民的情況,但崔振江並沒有透露。
 
大蝦已經被判了刑,馬雲波想讓李飛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水伯,他還旁敲側擊地詢問李飛,大蝦在受審問時是否提起其他案子。李飛故作懵懂,馬雲波做出一本正經的模樣,表示大蝦是個慣犯,如果嚴加審問,一定還能審出其他案子。馬雲波話鋒一轉,又提起禁止李飛跟蹤趙嘉良,因為林耀東已經向自己告狀了。李飛斬釘截鐵地保證,趙嘉良和林耀東之間一定有非正常往來,如果只是普通做生意,何必要在一起吃家宴呢?李飛已經斷定,林耀東和趙家良一個人製毒,一個人買毒。馬雲波無奈地搖搖頭,他再次勸告李飛不要多管閒事,否則生命會有危險。
 
林耀東接到了林勝武的電話,林勝武被逼無奈,他只能以手中的視頻威脅林耀東,希望不要欺人太甚。林勝武還要求林耀東放過自己的妻兒,自己願意返回塔寨。林耀東將林勝武的通話錄了音,然後放給林宗輝聽。林耀東的目的很簡單,他承諾放過林勝武的妻兒,但是要求林宗輝勸說林勝武返回塔寨,不可以再次逃跑。
 
說著,林耀東便撥通了林勝武的電話,林宗輝與他通話,表示會親自護送他的妻兒上船離開,但林勝武必須出現在惠東大寶家。林勝武對林宗輝還很信任,他答應了這個條件。然後,林宗輝去做小玲的思想工作,希望她能偷渡出境。小玲不願離開,她也害怕林耀東對林勝武下毒手。林宗輝苦口婆心地勸說,自己畢竟能力有限,實在幫不上更多忙,況且林耀東已經讓了一大步,如果逼得更緊,恐怕大家都沒有退路。
 
這時,小玲接到了林勝武的電話,她泣不成聲,林勝武在電話裡勸告妻子按計劃行動,現在只有這一種選擇了。而林宗輝躲到安全的角落裡給林勝武發短信,讓他去找一個叫做老鬼的人,然後和妻兒一起離開,永生永世不要回塔寨村。林宗輝正要離開,陳珂趕過來看望小玲,小玲懷孕月份大了,加上剛才情緒激動,一下子暈倒不省人事,並且大出血。
 
陳珂哭喊著要打電話叫救護車,可是被林耀東的手下攔了下來,林宗輝實在看不下去了,他三拳兩腳打傷了幾個小混混,然後與陳珂一起將小玲送到了醫院。經過搶救,小玲沒有生命危險,但腹中胎兒卻是個死胎。林耀東得知此事,準備讓林耀華的兒媳婦和林天昊的姐姐去醫院盯著小玲,不讓小玲和陳珂有相處的機會。林宗輝在醫院洗手間洗著滿是鮮血的手,摘下佛珠,林天昊笑嘻嘻地走來勸林宗輝回家,林宗輝怒不可遏,一把扼住了林天昊的脖子。
 
第34集林天昊監視小玲 小玲暗中配合馬雯
李飛一直在酒店門口監視趙嘉良的一舉一動,他忽然接到陳珂的電話,得知小玲流產住院了,而林宗輝和林天昊都在醫院,李飛便馬上開車前往。等李飛和馬雯趕到醫院門口,陳珂才秘密告訴他們,如果不是自己及時趕到,小玲恐怕沒命了,今天晚上是唯一能夠接觸小玲的機會。
 
此時,小玲躺在床上,面如死灰,林宗輝送小玲母親回家,醫院裡只剩下林天昊等人。李飛想了個辦法,讓馬雯扮成護士,跟陳珂一起進入病房,向小玲打探林勝武的行蹤。小玲趁著陳珂給自己藥片的時候,在陳珂手心劃拉著字,這一幕恰好被林天昊看見了,他馬上提高警惕,並且警告小玲一番。陳珂和馬雯離開病房,她們開始破解小玲寫的字樣,希望從中找尋線索。
 
另一邊,林耀東和林耀華秘密商議,他們發現林勝武和小玲通電話的時候,林宗輝並不在監控畫面裡,他們以此推斷,林宗輝一定是記住了林勝武的電話號碼,偷偷出去私下聯絡。林耀東想起來,林宗輝的兒媳婦是山前村的人,而山前村的老鬼專門做蛇頭生意,與林宗輝兒媳婦有親戚關係,於是,林耀東派林燦去山前村打探情況,務必查出林宗輝是否對林勝武有其他安排。然後,林耀東獨自來到林宗輝家裡,提出把小玲接回村子,就安頓在林宗輝家裡。林宗輝表示反對,可林耀東態度很堅決。林耀東話裡話外不停敲打林宗輝,表面上拿林宗輝當兄弟,假惺惺地做出一副手足情深的模樣,實際上笑裡藏刀,對林宗輝充滿威脅和警告。林宗輝死死地盯著林耀東,他沉默不語,心裡卻恨不得將此人千刀萬剮,以報兒子的喪命之仇。
 
陳珂為了讓林天昊放鬆警惕,便先行下班了,臨走前囑咐小玲,如果不舒服就找護士呂婷婷。於是,小玲稱不舒服要找護士和醫生,扮成呂婷婷的馬雯馬上跑過來,她趁亂在小玲被褥下塞進去紙筆,等小玲寫完字又趕緊拿出來,再迅速暗中轉給陳珂,陳珂將紙條拿給李飛,上面寫著「勝武,手機,證據」。李飛很清楚,如果想找到林勝武,現在唯一的突破口就是林宗輝,於是他撥通了林宗輝的電話,可是卻怎麼也打不通,李飛急得開始給李維民打電話,可也是無人接聽。李飛心情煩躁,正好看見樓下有兩個監視自己的小混混,他便下樓狠狠打了一架,出了一口惡氣。
 
李飛約林蘭見面,讓她給林宗輝打電話。等到電話接通,李飛馬上詢問林宗輝有關證據的事情。林宗輝避而不談,他再次勸告李飛,如果想活命就趕緊收手,這是自己最後的忠告。蔡軍發現林蘭和李飛聯繫,他十分生氣,害怕林耀東對自己家人不利。陳珂拿著鮮花去醫院,卻意外得知小玲出院了。
 
第35集林天昊讓小玲吸毒 李飛約趙嘉良見面
陳珂從同事口中得知,林天昊一大早就去給蔡小玲結賬,還辦了出院手續。陳珂十分著急,蔡小玲昨天剛剛做完手術,身體還很虛弱,怎麼能出院呢?其他護士也很無奈,因為此事,林天昊差點兒跟醫院主任動起手來,最後還是院長協調,蔡小玲才被強行帶出醫院出院。
 
另一邊,蔡軍和林蘭正在鬧彆扭,林蘭認為丈夫沒有血性,蔡軍卻認為明哲保身才是上策。不僅如此,蔡軍還認為李飛是個瘟神,如果沒有李飛胡鬧,宋楊也不會白白送命。蔡軍想讓林蘭去勸告林宗輝,既然林三寶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就不要舊事重提,不要跟林耀東做對了。林蘭氣得抹著眼淚走開了,她覺得自己的老公就是一個懦夫。
 
李飛一直聯繫不上李維民,又驚訝得知小玲出院了,他心裡更是焦急萬分。馬雯則按照李飛的指示監視趙嘉良,她沒有發現趙嘉良的任何異常,李飛則堅定地認為趙嘉良肯定有貓膩。小玲被送到了林宗輝家裡,林天昊寸步不離地看守著她,小玲重傷未癒,疼得渾身發抖,臉色蒼白,林天昊有些於心不忍,為了給她止疼,便讓小玲吸食毒品。
 
林耀東等人繼續監視趙家良,他們還給趙嘉良衣服袖口裡安了竊聽器,不過趙嘉良非常警惕,很快就發現了異常。李飛約趙嘉良在南山見面,他們分別甩掉了跟蹤自己的小混混,但林耀東不慌不忙,他正在通過竊聽器監聽趙嘉良。
 
李飛開門見山地詢問趙嘉良和南井村的案子是否有關係,還指出趙嘉良曾經和蔡啟榮兄弟做過交易。趙嘉良故意做出一問三不知的模樣,可是李飛窮追不捨,甚至質問趙嘉良是否是李維民的線人,還讓他給自己提供林耀東的製毒窩點。兩人一言不合,李飛竟然對趙嘉良動了拳頭,這時,趙嘉良的保鏢趕來制服了李飛,趙嘉良這才得以脫身。離開前,趙嘉良回過頭去,意味深長地看了李飛一眼,他難免想起三年前李飛重傷的時候,自己曾經在李維民的幫助下去醫院探望過李飛,可惜父子情深,卻不能相認。
 
林耀東和林耀華將這一切都聽在耳朵裡,他們疑心重重,甚至連帶著開始懷疑林宗輝。趙嘉良回到酒店,他回憶著兒子剛才的身手,不禁欣慰地笑了。此時,林勝武來到一家小旅館落腳,他還在附近買了望遠鏡和匕首,然後打電話聯繫老鬼見面。
 
第36集林勝武中槍慘死 李飛拿到關鍵證據
老鬼按照林勝武提供的地址來到山上,林勝武的警惕性非常高,他用望遠鏡一路監視著老鬼,直到確認老鬼是獨自一人前來,林勝武才放下戒備與他見面,並提出和妻兒一起出境去泰國。老鬼爽快答應,並且表示不會收錢,因為自己欠林宗輝一個人情。
 
這時,林燦帶著人突然冒出來,林勝武大吃一驚,急忙用匕首挾持了老鬼。老鬼驚慌地表示,自己也是被逼無奈。林燦根本沒把老鬼的性命當回事,一槍就將他崩了。林勝武趕緊騎著事先準備好的摩托車衝了出去,林燦迅速帶人駕駛著路虎緊追不捨,他們一路對著林勝武開槍,縱使林勝武再靈活,也還是中了一槍,滾下了山林,倒在灌木叢裡。
 
林勝武知道自己難逃此劫,他用盡最後的力氣給林宗輝打了電話,告知藏有證據的手機的藏匿地點。林勝武淚流滿面,將自己的一雙兒女托付給林宗輝照顧,他很感激林宗輝對自己的幫助,如果有來生,林勝武願意繼續當林宗輝的左膀右臂。林勝武掛掉電話,他撿起身旁的石頭,用盡全力將自己的手機砸得稀爛。另一邊,林宗輝憤怒又心痛,他強忍著淚,將花盆摔得粉碎,以此發洩心中的仇恨,林宗輝對林耀東和林耀華的恨意已經達到了頂峰,他忍無可忍,也無需再忍。
 
林燦很快就找到了林勝武,他想逼問藏有視頻的手機下落,林勝武指了指旁邊面目全非的手機,可林燦也不是傻子,他根本就不相信。林勝武也知道自己難逃一死,他乾脆趁機一把握住林燦手下的槍,對準自己胸口按動了板機,林勝武應聲倒下,林燦目瞪口呆,他還沒有問出手機的下落,就死無對證了。另一邊,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小玲眼角流淚,似乎感應到了丈夫的死訊。
 
林宗輝實在忍無可忍,他決定向李飛投誠。於是,林宗輝將手機的藏匿地點打電話告知李飛,讓李飛火速去上英鎮取。此時,林燦也正在前往上英鎮的路上,因為林勝武在上英鎮租了房子,林燦準備去那裡順籐摸瓜尋找手機的下落。李飛在路上瞥見林燦的車,他心生一計,打電話報警稱林燦的車子撞了人,警察迅速攔截林燦,李飛便捷足先登,搶先一步拿到了手機。為了不引起懷疑,李飛機敏地將視頻複製到自己的手機上,然後迅速將手機放回原處,從二樓窗戶逃走。
 
李飛拿到證據後,趕緊給蔡永強打電話,讓他幫忙銷掉自己剛剛報假警的手機號,以及林宗輝和自己的通話記錄。此時,林燦也在房間裡找到了手機,他看見視頻在裡面,這才鬆了一口氣,向林耀東打電話匯報。林耀東又馬上撥通了馬雲波的電話,稱拿到了林勝武的手機,希望馬雲波多幫忙關注禁毒局的消息。
 
李飛打開這段重要的視頻,裡面竟然是林耀東和馬雲波見面的內容,林耀東給馬雲波提供毒品,還送給馬雲波三百萬現金。在如山的鐵證面前,李飛驚呆又心痛,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如此信任尊敬的馬雲波竟然是林耀東的人。
 
第37集李維民現身主持大局 林耀東與趙嘉良交易
李飛一想起馬雲波是林耀東的人,他就忍不住握緊雙拳,心如刀絞。李飛不得不將這個結果告訴蔡永強,蔡永強也震驚了,儘管他之前多次懷疑馬雲波,但當真相來臨總是讓人難以接受。蔡永強認真思考對策,如果說塔寨村是一個毒瘤,李維民就是個外科大夫,他絕對不會任由毒瘤滋長,而是正在為手術做秘密準備。也就是說,蔡永強認為李維民涉嫌貪腐被調查,都是一個設好的局。
 
另一邊,林耀東等人終於拿回了林勝武兄弟的手機,他們徹底放心了。林耀東一邊監視著趙嘉良的動靜,一邊向兒子林景文打聽買家「沉默之聲」的動向。崔振江與李飛見面,囑咐他要控制好情緒,面對馬雲波時不能露出任何破綻。晚上,趙嘉良和林耀東見面,林耀東提出後天早上與趙嘉良交易毒品。趙嘉良欣然應允,並且表示要先驗貨。
 
警方開始部署收網行動,負責人員有武警廣東省邊防總隊副總隊長樓曉平等人,主角則是李維民。原來,一切正如蔡永強的猜測,李維民被紀委帶走調查,都是一場戲,在「消失」的這些日子裡,李維民來到河源武警駐地,成立了破冰行動特別行動小組,他擔任組長,準備對塔寨村以林耀東為首的制販毒集團進行清剿!
 
其實,李維民早就察覺到馬雲波有問題,為了讓馬雲波放鬆警惕,方便趙嘉良成功打入林耀東集團,李維民才藉著張自強一事故意離開東山。在臨走之前,李維民將行動真相告知趙嘉良,連崔振江和左蘭都被蒙在鼓裡,破冰行動蓄勢待發。
 
現在,李維民終於可以現身了,他與蘇局長、崔振江等人召開秘密會議,這時,李飛給崔振江打來電話,報告林耀東和趙嘉良的最新動態,崔振江囑咐李飛注意自身安全。李飛掛掉電話,林燦不懷好意地走過來,用激將法引誘李飛與自己打架。李飛瞪著林燦,跟著他走進小巷子,幾個小混混迅速包圍過來,李飛勢單力薄,很快被打倒在地。此時,趙嘉良站在樓上看著李飛挨打,他攥緊了拳頭,心裡燃燒著怒火,卻不能下去為兒子幫忙,趙嘉良知道自己必須忍耐,不能因小失大。
 
林燦惡狠狠的警告李飛,做好分內的事,不要總是盯著塔寨村,這時,馬雯及時趕來,林燦等人才匆忙離開。另一邊,崔振江給李維民等人播放李飛拿到的視頻,李維民歎了口氣,他告訴大家,其實那天去馬雲波家裡做客的時候,李維民就已經察覺到,於慧為了鎮痛,可能在吸毒。馬雯將李飛送到陳珂處包紮傷口,李飛興致勃勃地告訴陳珂和馬雯,林燦之所以對自己動手,是因為他心虛了,這說明自己更應該緊緊盯著塔寨。
 
林耀東派人假扮成酒店服務員去給趙嘉良送果盤,在叉子上安裝了攝像頭,想監視趙嘉良的電腦,趙嘉良機敏過人,他馬上就發現了林耀東的目的,泰然自若地拿起叉子吃水果,故意讓林耀東看自己的電腦屏幕。林耀東和林景文看著他的電腦,這才猛然發覺趙嘉良就是暗網買家沉默之聲。趙嘉良看著叉子,忽然哈哈大笑,表情十分諷刺挑釁,林耀東冷冷地盯著監控畫面,將手指比成手槍的樣子,嘴裡發出了「呯」的聲音。
 
林景文勸告父親安心,趙嘉良就是沉默之聲,必然不會是警方派來的臥底。林耀東則讓兒子暫時離開村子,因為塔寨要開工了。林耀東終於準備和趙嘉良做交易了,一場暴風雨正在醞釀。
 
第38集
李維民決定借助颱風,進入塔寨村內部偵查。喬裝為電視台、環衛、水文、電力、民政員工的警員潛入塔寨,卻被塔寨崗哨以各種理由趕出村外,物證也被有意損壞。林耀東向陳文澤求證是否有行動針對塔寨。林耀東讓全村製作祭祖豬肉,蒙蔽警方熱感探測儀,導致無法準確定位製毒戶。李維民只能選擇從內部瓦解塔寨。李飛提出找林宗輝和林水伯幫忙。林耀東讓馬雲波抓緊調查趙嘉良。警方已抽調完對塔寨行動的警力,只差李飛的名單。於慧不想看到丈夫痛苦,選擇了自殺。
 
第39集
李飛指責蔡軍因為懦弱出賣兄弟,蔡軍承認曾將宋楊醉酒洩露的林勝文審訊內容告訴了林宗輝,也承認威脅包星的蔡傑是自己找來的。面對妻子的屍體,馬雲波悲痛不已。愧疚的蔡軍勸說岳父林宗輝,要他提供準確的製毒村民名單及位置,林宗輝大怒。林耀東向趙嘉良講述林家祠堂的歷史。猶豫再三之後,林宗輝還是寫下了名單。林水伯來到省廳協助辦案。馬雲波給李飛發微信,告知於慧自殺,並承諾答應李飛的都會做到。
 
第40集
蔡小玲流產後因吸食毒品病危,林宗輝撥通了陳珂的電話。陳珂和馬雯扮成救護車上的搶救員進入塔寨,順利拿到林宗輝寫的名單。林燦將救護車進村的事告訴林耀東。林耀東讓林宗輝家把外人扣下。為了掩護馬雯和陳珂,林宗輝獨自去祠堂等林耀東。李飛在林水伯的指導下,從小路潛入塔寨,帶著陳珂、馬雯,在林宗輝妻子的掩護下闖出塔寨。得知消息的林燦,讓村外暗哨攔住他們,李飛一行與馬仔發生打鬥。
 
第41集
馬雯為了掩護大家離開而中彈。李飛懷疑自己是否做錯了。陳珂拿出了李飛與趙嘉良的親子鑒定書,問李飛是否找到了自己的父親。李飛將被鮮血染紅的名單送到了省廳,收網行動蓄勢待發。
 
馬雲波查到,趙嘉良是假身份。李飛想再次進入塔寨,李維民告知其危險性,但李飛依然堅持,李維民含淚同意了李飛的請求。公安、武警、特警等部門集結隊伍,向塔寨出發。李飛要求馬雲波一起去塔寨解救趙嘉良。李飛潛入塔寨找到趙嘉良。
 
第42集
李飛、趙嘉良父子相認。塔寨的明、暗哨被警方清除。林宗輝控訴林耀東對宗族的迫害。外圍抓捕組對朱鴻運、劉浩宇、黃達成等進行抓捕。林宗輝告訴林耀東,他把村裡製毒名單交給了警方。林耀東親手開槍打死林宗輝。塔寨斷電斷網,林耀東下令銷毀證據。
 
趙嘉良向林耀東坦露身份,拖延時間。李飛抓了林耀華,但林燦卻挾持趙嘉良。為了父親,李飛屈服。此時馬雲波趕到,聲稱可以救林耀東,但要帶走李飛和趙嘉良。
 
第43集(結局)
接受不了塔寨被毀的林燦開槍打死了趙嘉良。警方開始進村抓捕。經過一夜的定位抓捕,警方抓獲了除林耀東以外的270多戶的制販毒人員。馬雲波開車到了海邊,拷住了林耀東,交給李飛,兌現了自己對李飛的承諾。馬雲波將與林耀東接觸的所有錄音證據寄給了李維民,並向李維民坦露了心聲。
 
蔡永強帶警員趕到,拘捕了馬雲波。李飛拿著拘捕令走林耀東面前,將他逮捕。李飛向趙嘉良的遺體叩頭。6個月後,陳珂收到李飛從新疆的來信。
 
【圖片cr:破冰行動官微】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陸劇 從前有座靈劍山】結局.分集劇情21~37
《從前有座靈劍山》劇情講述身懷世間罕見的空靈根的男主王陸,拜靈劍派長老女主王舞為師,開始了一段獨樹一幟修仙之路的故事 。    末法大劫...(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