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紳探》劇情以民國時期的上海為背景,講述這座城市歌舞昇平、紙醉金迷的背後,卻隱藏著一樁樁離奇案件,在人們沉浸夢鄉時悄然發生的故事。
 
紳探
【分集劇情】 
紳探~分集劇情1-12
 
【分集劇情】
第13集羅非假扮算命師當臥底,王積富聲稱縱火犯要對他下手
瞭望塔的哨兵看到派克路上發生了火災,立刻敲醒了警鐘。這已經是這個月以來的第三次火災了,探長和救火隊隊長就此事召開了記者會,解釋失火原因是住戶吸煙導致的。可巧合的是,這三起火災都是發生在週日晚上的十點左右,記者們紛紛向探長提問,希望他可以解釋這些巧合。這時羅非突然出現,他當著記者的面將這三個案件的疑點一一提了出來,分分鐘打臉探長和救火隊隊長的言辭,探長氣得轉身離開。
 
回到辦公室後,探長狠狠批評了羅非一頓,還指責他不給自己留面子。羅非直奔主題,他想調查此事,探長同意了,但他命令羅非必須在下個星期日來臨之前破案。羅非擔心人手不夠,還向探長借了秦小曼。兩人來到派克路的案發現場展開調查,羅非一進門便找到了屍體所在的位置。而且他們還發現屍體旁邊有酒瓶破碎的玻璃渣,而這個酒瓶裡裝的正是伏特加。
 
秦小曼猜測縱火犯當時正喝著伏特加抽著煙,因為酒醉意外點燃了房間。羅非聽後立刻否定了她的想法,因為房間的角落裡都有酒瓶被打碎的痕跡,很明顯是縱火犯刻意為之。而且他還挑了酒精濃度很高的伏特加,利用窗戶和門的通風原理助長火勢,手法很高明,連羅非都對他誇讚有佳。
 
王積富晚上做惡夢時,他夢到自己被幾個火人包圍,於是嚇得醒了過來。王積富醒後跑到書房開始寫符咒,嘴裡還念著「金先生放過我吧」。羅非為了掌握更多的證據,他在報紙上發廣告讓民眾舉報,王太太看後也到警局報了案,還將王積富夢到的事情告訴了警察。羅非從眾多的報案中發現10條比較有價值的線索,於是讓秦小曼一個個去走訪調查。當秦小曼來到王積富家詢問細節時,她發現王積富家裡很奇怪,家中掛了許多符咒,氣氛很詭異。
 
經過王太太介紹,秦小曼得知王積富是個老實本分的報社編輯,並沒有很大的問題。趁王太太給秦小曼倒水的空檔,秦小曼在屋內發現了一個供台。剛想靠近觀察時,一個男人突然衝出來想要殺她,她急忙還手,三兩下便控制住了對方。這時王太太突然出現,她說此人就是她的丈夫。天黑後,秦小曼準備離開,她建議王太太帶王積富去看心理醫生。
 
當秦小曼路過王積富家門口的巷子時,她被假扮成算命先生的羅非攔了下來。秦小曼向羅非講述了在王積富家看到的怪異情況,羅非聽後一一給她解答,原來羅非之前已經掌握了一切。他猜測今晚的火災會在王積富家發生,所以才蹲守在他家門口。果然過了一會,王太太和王積富發生了口角,拿著行李離開了。而後王家的燈突然都關了,羅非感覺大事不妙,立刻和秦小曼衝了過去。當他們趕到時,一個黑衣人正要殺死王積富,幸好沒有得逞。
 
秦小曼一路追著黑衣人跑到了街上,兩人還發生了打鬥,但最終還是被他逃走了。但黑衣人逃走時,從他身上掉落了一瓶藥劑。羅非把摔碎的瓶子拿給本傑明檢測,本傑明發現這裡面是一種鎮定劑。通過對它批號的跟蹤,羅非發現這批鎮定劑只有霍文斯的診所有,於是他和秦小曼來找霍文斯問話。昨晚霍文斯有不在場證明,羅非將嫌疑轉移到了他的病人身上,可霍文斯有職業操守,他不肯透露病人信息。
 
第14集杜金保承認罪行,羅非發現縱火案與鑽石失竊案有關
在秦小曼的求情下,霍文斯終於肯鬆口,他願意拿出病人的病歷給羅非查看,但只能在這裡看不能帶走。經過一番篩選,他們將嫌疑鎖定在三個人身上,於是羅非和秦小曼準備前去調查。在羅非臨走時,霍文斯故意將他留下,霍文斯透露他下個星期要參加舞會,想邀請秦小曼當他的舞伴,但他又怕被拒絕,因此希望羅非幫他傳話,約秦小曼參加,羅非聽後答應了他的請求。
 
這三名嫌疑人分別是華通大學化學系副教授陳順昌,救火員杜金保,和畫家江城。首先羅非和秦小曼拜訪了陳順昌,恰巧陳順昌在做實驗時起了火,兩人還幫他滅了火。當陳順昌看到兩人後竟然想要逃跑,原來他把他們當成了兄弟會的成員。接下來兩人拜訪了杜金保,他有嚴重的夢遊症,恰巧昨晚他夢遊時出現在了火災現場,成為了第一個救火的英雄,救火隊還給他頒發了證書。第三個是畫家江城,他有妄想症,聲稱有罪的人都會遭遇地獄之火。
 
經過仔細的調查,羅非發現這三人有幾個共同點,他們都沒有不在場的證據,而且他們在精神方面都有些問題。羅非決定從受害者方面入手,他覺得兇手選擇的目標並不是隨機的,這其中肯定有一些規律。而且在秦小曼的無意提醒下,他認為時間很關鍵。巡捕房派人對這三名嫌疑犯進行了全天跟蹤,但並沒有什麼收穫。秦小曼將跟蹤筆記拿給羅非看時,她匯報了王積富的狀況,她說王積富自從被釋放後,整天把自己關在家裡,羅非聽後沒有在意。接下來的幾天,羅非弄了個大保險櫃在家中,不斷鑽研破解之道。
 
接下來的這幾天,巡捕房的人繼續分頭監視陳順昌,杜金保,江城三人,最終發現杜金保就是縱火犯,而且在他家中發現了縱火地圖,他的下一個目標正是電影院。秦小曼得知後立刻通知了羅非,羅非經過分析發現這是縱火犯的調虎離山之計,於是和秦小曼急忙趕去了王積富家。果然,當他們趕到時,王積富家發生了大火,秦小曼不顧自己的安慰強行跑入火場救,可卻令自己身處險境。關鍵時刻杜金保出現了,他將秦小曼救出了火場。
 
秦小曼將杜金保抓回了巡捕房,杜金保坦白自己就是縱火犯,但他的行為都是在夢遊中進行的。當第一起案件發生後,杜金保準備自首,可救火隊卻要給他升職,被虛榮心蒙蔽了雙眼的杜金保決定將此事隱瞞下來。如今東窗事發,他很後悔當初的決定。雖然案子從表面看來已經偵破,可羅非認為杜金保並不是真正的縱火犯。半夜秦小曼到羅非房間串門,羅非說起了自己的疑慮。
 
通過翻看四起縱火案的資料,羅非發現四個受害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在十年前同時辭去了之前的工作,搬了家,而這四人的背景恰巧與十年前的鑽石失竊案有關。當年利查洋行的買辦金查理用畢生積蓄買了一批鑽石,並存放在最安全的匯旗銀行保險櫃內,可奇怪的是,第二天這批鑽石卻不翼而飛,至今沒能破案。金查理受不了打擊,最終在辦公室自焚身亡了,而這四人很可能就是盜竊鑽石的人。羅非認為縱火案的兇手之所以對這四人下手,也是為了鑽石而來。
 
第15集羅非發現保險箱電池的秘密,霍文斯因貪婪被定罪
早晨,羅非帶秦小曼到匯旗銀行還原十年前的案發經過,當年就是銀行經理趙大同帶著金查理辦理的相關手續。租保險櫃的第一個步驟,就是選號碼,羅非認為當年趙大同故意誘導金查理選168號,讓他選擇了一個趙大同事先準備好的保險櫃。隨後,羅非和秦小曼進入保險櫃的存放房間,這裡的保險櫃都是當時最先進的,在開箱之後,存放人可以重置密碼,而且金查理存放鑽石的手提保險箱也有報警功能,可以說防盜係數很高。
 
羅非想了很長時間,才漸漸有了頭緒,他猜測當年金查理存放鑽石時,早已掉入了趙大同設下的陷阱。雖然這個保險櫃從外面看起來天衣無縫,可重置密碼的內側鋼板卻只有四個螺絲控制。當年王積富利用職位之便,前一天晚上便將保險櫃的鑰匙和密碼告訴保安鄭遠,然後鄭遠趁值班時將工程師方禮斌帶入了保險櫃房間內。方禮斌利用專業技能將保險櫃的鎖芯換成假的,所以金查理重置的秘密根本無法奏效。王積富等他存放完成後,便可輕易打開保險櫃的門。
 
但這只是成功的第一步,金查理的鑽石還被存放在小的保險箱內,而這個保險箱有報警功能,即便是金查理本人,也要在報警響起後,再輸入秘密才能打。,這也是羅非一直想不通的地方,盜竊犯是如何避開報警聲,將鑽石偷走的。這時銀行的工作人員走了進來,他通知羅非和秦小曼時間已到,讓他們盡快離開。羅非聽後瞬間明白了一切,他急忙跑回警局找探長談話。
 
羅非解釋杜金保不是真正的縱火犯,幕後兇手另有其人,但答案要等到27天以後才能知曉。羅非希望探長盡全力扣押杜金保27天,不要將他交給司法部門處理,可探長礙於社會壓力十分為難。經過再三考慮,探長決定幫羅非這個忙,羅非坦白這次破案的關鍵就在於時間。二十七天以後,一位神秘人突然現身匯旗銀行保險室,他打開了167號保險櫃,羅非和秦小曼緊跟其後,結果發現這個人正是霍文斯。
 
秦小曼看到這樣的結果有些吃驚,而羅非卻顯得十分淡定。他準確地還原了當年犯案的經過和霍文斯的心理活動。其實當年王積富等人打開保險箱後並沒有取走那個小的保險箱,他們當年只是把保險櫃的號碼調換了一下,讓金查理誤以為自己放入鑽石的保險櫃是168號,其實是167號。而且他們查到小保險箱的報警設備需要電池,而這個電池的使用壽命只有十年,他們準備等十年後電量耗盡,再來取走鑽石。而這期間,趙大同因為失眠找霍文斯看病,霍文斯便得知了內幕,貪婪使他誤入了歧途,他將這四人一個個殺死,最終想要獨吞鑽石,而杜金保只是他的替罪羔羊而已。
 
最終,霍文斯被定罪關進了監獄,可令羅非疑惑的是,霍文斯正忙著掩蓋罪行,那他為何還要撒謊邀請秦小曼參加舞會呢。霍文斯剛進入監獄後,便遭到裡面犯人的毒打,而此時captain正坐著輪椅經過。
 
第16集歐陽探長托付羅非重啟舊案,韓醫生透露汪雪如位置
趙先生外祖母留下的寶石突然不見了,他找羅非幫忙斷案,這時羅非收到歐陽夫人打來的電話,他語氣不好地掛斷了。羅非此刻心情很亂,他將趙先生趕了出去,可趙先生卻賴著不肯走,於是羅非說出了實情。他猜測趙先生丟失的寶石是她母親藏起來的,而趙先生有很嚴重的賭癮,她母親這麼做也是怕他變賣寶石去賭博。趙先生聽後無言以對,只好羞愧地離開了。這時房東給羅非送來了一封信,羅非看到信後立刻便點燃了它。
 
秦小曼看到燃燒的信後澆滅了它,她發現信是警局前探長歐陽尋寫的,於是便詢問其中的緣由。羅非講述了五年前發生的一個案件,當年有五個女生被綁架,其中四名都是笑死的,兇手的手法很奇特。正當羅非想要盡全力破案時,歐陽探長竟然解散了偵察小組,而且還拿錢安撫了四名受害者的家屬,將案件壓了下來。歐陽探長說第五名受害者已經被營救,可羅非從未見過她本人。羅非認為當年歐陽探長拿了兇手的好處,所以才對他恨之入骨。
 
這時,本傑明突然跑了進來,他通知羅非歐陽探長快不行了,想在臨死之前見他一面,於是羅非帶著秦小曼前往了歐陽探長家中。歐陽探長向羅非道歉,並希望羅非可以重審當年的案子,找出事情的真相,給受害者一個交代。歐陽探長透露那第五名受害者名叫安萍,被解救後一直安排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療。羅非聽後決定重啟此案,於是和秦小曼、本傑明連夜整理了卷宗。
 
第二天早晨,三人來到精神病醫院探望安萍,韓醫生接待了他們,還簡單向他們介紹了安萍的狀態。安萍當年入院時,耳膜已經受損,所以她現在根本聽不見,雙方只能靠寫字來溝通。可當羅非觀察了安萍以後,他很快識破這個人並不是真正的安萍。韓醫生解釋安萍其實在兩年前就病逝了,可羅非根本不信,還把他抓到警局審問。
 
恰巧這段時間有兩名女大學生也遇害了,作案手法與五年前安萍遭遇的相同,羅非由此肯定當年那個兇手又出來犯案了。而且羅非在受害人的肚子裡發現了安萍的耳環,因為兇手有個習慣,總會將上一個受害人的東西放在下一個受害人的被害現場,以此證明是他犯案。羅非擔心此刻的安萍會有危險,於是勸韓醫生說出安萍的位置。韓醫生最終被說服,坦白安萍兩年前已經痊癒,被他偷偷轉移了。
 
根據韓醫生的指示,羅非和秦小曼找到了安萍,她現在以本名汪雪如生活著,還嫁給了一個大學老師林中衡。她丈夫對她很好,不單照顧她的生活,還給她安裝了助聽器。秦小曼試圖讓汪雪如回想一下兇手的樣子,可汪雪如很快就不鎮定起來。這時她的丈夫突然回來了,他看到汪雪如的症狀後立刻拿來鎮定的藥給她吃,還將羅非和秦小曼趕了出去。秦小曼獨自返回警局向探長匯報了此事,探長正好有事要出去一下,他讓秦小曼在辦公室稍等一會,替他接一個電話。可當秦小曼接起電話時,對方竟然能直呼出她的名字。
 
第17集兇手威脅秦小曼與他合作,羅非發現兇手身份
秦小曼接到兇手打來的電話,對方聽到她的聲音後立刻認出了她,秦小曼瞬間警覺起來。兇手提出想和秦小曼做個交易,只要秦小曼放過他,他就放掉綁架的女孩,並保證再不犯案。秦小曼想起歐陽探長臨終前的話,她決定不受兇手擺佈,於是拒絕了他。兇手勸她想清楚,因為她的決定關係到很多人的性命,但秦小曼沒有妥協。
 
回家後,秦小曼將此事告訴了羅非,羅非很認同她的決定。房東給秦小曼送來了甜湯,秦小曼問房東她朋友的女兒為什麼還沒有來,房東這才發現有些不對勁。第二天早晨,警方又發現了一場兇殺案,受害者被吊在半空中,而且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從作案手法來看,與之前的案件是同一個兇手。通過對屍體的檢查,羅非分析受害者可能是留洋回來的學生,他讓警察去輪渡公司收集信息,最終兩人發現那個受害者正是房東朋友的女兒。秦小曼很自責,她認為如果昨晚答應兇手的要求,這個女孩就不會死,但羅非安慰她這不是她的責任。
 
羅非給大家開會,從兇手的拋屍地點來看,他認為兇手的活動區域在租界南部,秦小曼也想到了這點,給大家分析的頭頭是道,羅非聽後帶著大家為她鼓掌。羅非認為兇手有自己的車,拋屍十分方便。但令人奇怪的是,五年前兇手綁架的人數都是一個,而最近犯案時,卻同時綁架了兩人,羅非猜測兇手可能有同夥。
 
深夜,秦小曼和羅非依舊留在警局查看資料,秦小曼累了便趴在書桌上睡著了。第二天早晨,秦小曼醒後抱怨還是自己的地方最舒服,羅非聽後瞬間茅塞頓開,他認為兇手作案肯定也會挑選最熟悉的地方。而受害地點附近正好有一所國立滬東大學,羅非認為兇手可能就是學校的內部人員。於是他讓警局的同事到學校進行了仔細的搜查,而且還將所有擁有汽車的人的資料帶回了警局。
 
怎羅非在查看資料時發現,汪雪如的丈夫林中衡正是這個學校的化學教師。他認為林中衡嫌疑很大,而汪雪如嫁給兇手,可能是因為她並沒有認出對方。為了搜集證據,羅非、秦小曼、本傑明蹲守在林中衡家門口,結果意外發現汪雪如脖子上帶著的項鏈,正是上一個受害者的東西。羅非立刻通知沙威探長,讓他將林中衡帶回警局審問,而他和秦小曼將汪雪如也帶回了警局。一邊林中衡死不承認,另一邊的汪雪如神志不清,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這時,沙威探長突然接到電話,得知又有一名大學生失蹤了,大家都十分急躁。羅非決定帶秦小曼到林中衡家找找線索。他們在林中衡家發現很多他與太太在船上拍的照片,他猜測林中衡有艘船,而且那裡很可能就是作案地點。而屋內還有一個留聲機,林中衡正是利用這個方法,讓神志不清的太太替他作證的。果然通過葉常青的調查,安萍的名下登記了一艘船。羅非將這些證據拿到林中衡面前,逼他說出真相,可他卻死不承認。羅非不得已只好拿汪雪如威脅林中衡,林中衡果然瞬間激動起來。
 
第18集秦小曼被兇手綁架,汪雪如真實面目被揭穿
林中衡說他並不是兇手,而且他懇求羅非不要去騷擾她的太太,因為她很可憐。探長和羅非在辦公室討論案情時,本傑明突然跑了進來,他說今天早晨又發現了一具女屍。羅非聽後瞬間懵了,昨晚林中衡和汪雪如一直都被關在警局,根本沒有作案時間,由此證明他的所有推理都是錯的,兇手另有其人。因為這件事,羅非深受打擊,他把自己關在房間兩天不吃不喝,房東和秦小曼很心疼他。
 
有天,秦小曼在街上偶遇買菜的汪雪如,這個汪雪如的行為和神態與之前大不相同,像是變了個人一樣。而且她還自稱是安萍,並不認識秦小曼。秦小曼將這個事情告訴了羅非,羅非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不知該如何下手。秦小曼提出找霍文斯幫忙,畢竟他是最權威的心理醫生。可羅非不肯,他認為不缺錢的霍文斯故意私吞那批鑽石,肯定還有事瞞著他們。但在秦小曼的堅持下,羅非還是和她去了監獄。
 
在霍文斯的分析下,他懷疑汪雪如有人格分裂症,他們可以從汪雪如的分裂人格安萍下手。秦小曼再次接觸安萍,而且還請她去咖啡廳閒聊,果然收穫很多。隨後,秦小曼打電話約羅非在警局見面,並聲稱已經找到了證據。可當羅非趕到警局時,秦小曼卻失蹤了,而羅非也接到了兇手打來的電話。兇手拿秦小曼的命作為籌碼和羅非做交易,羅非故意三番五次地掛斷兇手的電話,讓他處於被動狀態。
 
被綁架的秦小曼漸漸甦醒,她發現自己果然在海上,而兇手果然是林中衡。林中衡準備讓秦小曼和這艘船一起沉入海底,秦小曼想在臨死前知道真相,林中衡便講述了他的經歷。原來他的父親是一名小丑演員,在一次表演時意外身亡了。台下的觀眾以為是表演內容並沒有在意,反而在下面笑,他和母親便恨透了這些人,而前期犯案的兇手正是林中衡的母親。
 
與此同時,羅非和本傑明找到汪雪如,並用酒潑她激發出了安萍。安萍向羅非講述了那天的經過,當天她和秦小曼閒聊時,秦小曼發現皮帶就是凶器,於是跟隨安萍回了家,可就在那時她被林中衡綁架了。而且安萍還透露最近一直有個叫韓寧生的人找她,羅非聽後瞬間相通了一切。
 
他立刻通知沙威探長抓捕韓寧生,羅非認為韓寧生就是林中衡的幫兇。羅非對韓寧生威逼利誘,讓他幫助警方救出秦小曼,作為交換條件,他可以再見安萍一面。可無論羅非如何刺激汪雪如,安萍都沒有現身,他只好求汪雪如假扮安萍去和韓寧生見面。可這個假安萍很快便被韓寧生識破,但韓寧生還是說出了秦小曼的位置,秦小曼順利被救。
 
數日後,雖然案件已破,但羅非仍發現當初汪雪如假扮安萍與韓寧生見面時,她竟然叫韓寧生為阿生,這個暱稱只有安萍才知道。羅非認為汪雪如根本沒有雙重人格,這一切都是她假扮的,而她才是整個案件的幕後黑手。汪雪如得知自己暴露,便坦白了一切,原來韓寧生和林中衡都是被她蠱惑,成了她作案的傀儡。而五年前的案子,是汪雪如唆使之前的情人范下的,她為了脫身才假裝成了第五個受害者。真相大白後,羅非將汪雪如交給了沙威探長處理,如今羅非更想找到汪雪如口中的母親,畢竟她也是兇手之一,但令人意外的是她的母親正是歐陽探長的老婆。
 
第19集羅非等人受邀參加聚會,王查理意外死於家中
羅非和本傑明在家中享受著昂貴的雪茄,這時房東突然走了進來。她收到富豪王查理的請柬,邀請她到家中做客,為了撐足面子,房東準備讓羅非和本傑明兩個帥哥當她的男伴。羅非聽說王查理家中有一副名畫藏寶圖,十分好奇,於是立刻答應了邀請。怎料第二天在王查理家門口,羅非還遇到了沙威探長和秦小曼,原來他們也是來赴約的。
 
羅非一見到秦小曼,便問她之前的謎底解開了嗎?秦小曼向大家解釋,之前羅非破了一個偷項鏈的案子,可她始終不知道其中的緣由,所以羅非決定給她三天時間思考。大家坐纜車來到王查理的山頂別墅,裡面聚集了很多社會名流。羅非觀察一圈後猜測,舉辦如此重要的聚會,可能正和那幅名畫有關,而且羅非還將名畫和藏寶圖的來歷講了一遍。
 
房東蘇蘇帶秦小曼去認識有錢的帥哥,怎料中途王查理的弟弟王大山過來攪局,他見秦小曼漂亮,還想邀請她跳舞。羅非看後立刻過去解圍,並將王大山請到外廳閒聊起來。王大山向羅非和沙威抱怨,王查理無兒無女卻對他這個弟弟十分摳門,反而器重一個外人林在重。這個林在重本來只是個小員工,可半年卻搖身一變成為了王查理的特助,王大山十分嫉妒。
 
這時何管家過來通知王大山到大廳集合,聲稱王查理有重要的事情宣。王查理當著所有嘉賓的面,宣佈將財產成立一個基金會,交由助理林在重負責。而房產股票等財產將會交給弟弟繼承,但前提是王大山改邪歸正。如此看來,王查理最值錢的東西都被林在重把持,王大山十分生氣,竟然與林在重爭吵起來,王查理見狀立刻出面化解尷尬。有賓客提問名畫將歸屬於誰,王查理並沒有正面回答。
 
羅非和秦小曼跳舞時,他發現沙威探長不見了,於是急忙出去尋找,結果發現他正和王查理在聊天。王查理看到羅非後有些驚訝,兩人寒暄了幾句便分開了。不一會大廳內便傳出了爭吵聲,原來是酒醉的王大山在和王查理胡鬧。由於外面風雨太大,現場的賓客不得已留在別墅過夜。何管家安排大家兩兩入住,本傑明本和探長同住,可探長的呼嚕聲太吵,他只好搬來和羅非住了。
 
第二天早晨,羅非準備找王查理詢問纜車的事情,怎料突然聽到管家的哭喊聲,王查理死在了自己的書房內。本傑明簡單檢查了屍體的情況,他判定死者的死亡時間是在晚上的十點至十二點之間,原因是心梗。羅非經過簡單的詢問得知,第一個發現屍體的人是林在重,而王大山雖然嫌疑最大,但他昨晚喝醉後便一直在房間睡覺,到現在都還沒有起床。如今下山的纜車還沒有修好,羅非等人只能在這裡斷案。他讓管家準備了兩間房,分別作為審訊和檢查屍體使用。
 
羅非觀察了屍體前方的辦公桌,他發現抽屜有被人翻動的痕跡,他猜測兇手是想找王查理傳說中的那副藏寶圖,但並沒有收穫。秦小曼還在一本畫冊的夾層中發現了一位女士的照片,羅非看後感覺這個人與林在重長得有些相似。羅非向林在重索要了案發現場房間的鑰匙,他準備先封鎖現場。
 
第20集羅非破解密碼找到名畫,王大山遭陷害畏罪自殺
本傑明利用王查理家中的醫療設備,對他的屍體進行瞭解剖,最終在他的腳踝處發現了一個注射針孔。王查理的真正死亡原因是血液空氣栓塞導致的窒息死亡,由此看來兇手早有準備。秦小曼對賓客們進行了審問,發現只有劉律師沒有不在場證明。羅非對劉律師進行審問,劉律師講述昨晚11點時,他準備給王查理送文件,可被醉醺醺的王大山攔住了。當時王大山剛被王查理罵完,他聲稱王查理身體不舒服,不讓劉律師過去打擾他,所以他便回到了房間,而且與交際花渡過了一夜。
 
沙威探長聽後決定先放劉律師離開,然後找交際花核實口供。接下來輪到審問林在重,林在重說案發當晚他一直待在房間。往常這個時間,他都會和王查理開會,但由於昨晚王大山的胡鬧,王查理才取消了會議。關於成立基金會的事情,其實林在重早就知道,他本想拒絕王查理的,可王查理態度很堅決。羅非聽後詢問林在重是否知道名畫的事情,林在重透露他之前曾問過此事,可王查理並沒有給他回復。
 
羅非和秦小曼找保安隊要來了整個別墅的平面圖,他們發現這個別墅格局呈三角形,王大山和王查理分別擁有一棟私人區,而賓客在另一棟樓內。羅非想利用這個平面圖找到名畫的所藏之處,畢竟兇手的目標也是這幅名畫。羅非想起在王查理書房看到的那本「徐霞客遊記」,他發現和書放在一起的,還有一個筆記本,本中有很多字謎和王查理寫的詩,羅非瞬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響聲,可當他們追出去時,人卻不知所蹤。羅非猜到兇手是想利用他找到名畫,羅非決定順從他的安排,解開謎底。通過分析地圖,羅非發現在三棟別墅之間有一間密室,而密室中果然有一個保險櫃。羅非通過解密王查理的筆記,成功找到了保險櫃的密碼。正當他們準備打開櫃子時,門口突然出現一個人,於是兩人藏了起來。來人正是陳雙,秦小曼將他抓住,並逼他說出實情。陳雙交出一把鑰匙,聲稱是從王查理脖子上得到的,但他出現時王查理已經死了,他不過是貪財而已。
 
這時羅非將保險櫃打開了,他才發現保險櫃中的畫並不是傳說中的那副名畫。從鑰匙看來,兇手的目的並不是名畫,而是單純要取王查理的性命。羅非決定重新梳理線索,開始新的偵察。羅非和秦小曼偶遇房東蘇蘇,蘇蘇抱怨想趕快離開這裡,這裡什麼東西都是壞的。羅非聽後深受啟發,他發現這裡的鐘錶有問題,案發當晚很有可能就是王大山刻意修改了時間,偽造了他未殺人的假象。羅非等人立刻搜索王大山的下落,結果發現他在天台畏罪自殺了,身邊還有一封遺書。
 
羅非發現遺書是事先準備好的,王大山可能也是被別人陷害的,而殺他們的兇手可能就是林在重,因為王氏兄弟一死,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林在重。於是羅非急忙尋找林在重的下落,恰巧這時纜車已經修好,管家透露林在重已經下山了。
 
第21集羅非發現林在重的真實身份,霍文斯幫羅非監視captain
羅非認為林在重是最大的嫌疑人員,因此便讓管家安排其他賓客坐纜車下山了。蘇蘇姐準備叫上秦小曼一起離開,可她想陪羅非留下查案,蘇蘇離開時特地吩咐羅非照顧秦小曼,這句話讓兩人都很不自在。羅非在房間內發現一個傭人在哭,管家介紹這個傭人是王查理的遠房表叔,他之所以這麼傷心,是感歎王家絕後了。羅非聽後拿出王查理筆記本中夾著的那張照片給老王看,老王看後一眼便認出照片中的女人正是王查理的未婚妻林媛。
 
老王透露林媛性格很好,而且知書達理,本應該和王查理結婚的。可後來王查理為了探險離開家一段時間,而這段時間,林媛和王大山產生了感情,還懷了孕,王查理回來後氣得將林媛趕出了王家。羅非仔細查看這張照片,他突然發現林媛和林在重長得十分相似,他猜測兩人是母子關係。而林在重對王家兩兄弟下手,很可能是替母報仇。
 
羅非和秦小曼繼續回到書房尋找線索,羅非看到書桌的煙灰缸上有一根未抽完的雪茄,他瞬間找到答案。其實昨晚回到房間睡覺的人是王查理,而第一個死去的人才是王大山。王查理和弟弟是雙胞胎,他冒充弟弟的緣由是想將全部的遺產留給自己的兒子林在重和林媛。羅非接到沙威探長的電話得知,林在重的確回家見了他的母親,而且兩人還匆匆離開了家,不知所蹤。
 
羅非聽後帶秦小曼來到地下冰窖,結果發現了林在重和林媛正在那裡。林在重之所以提前下山,是想回家找母親問清楚,因為他也是剛剛得知自己是王查理的親生兒子。羅非將王查理得腫瘤的事情告訴了林媛母子,王查理時日不多,所以才會這麼做。王查理安排好一切後,故意模仿王大山的筆記寫下遺書,攬下了所有罪行,然後自殺了。林媛母子聽後十分感動,林媛解釋當年她並沒有與王大山通姦,王大山本想侵犯她,並沒有得逞,於是惡人先告狀,王查理才會因誤會把她趕出家門的。
 
事情終於真相大白,羅非讓本傑明將王查理的屍體抬了進來,林媛讓林在重認祖歸宗。羅非還發現了名畫的秘密,其實那副名畫並沒有什麼藏寶圖,而是因為這幅畫中的景色和當年他與林媛度假的小島相符。那個小島曾承載著兩人很多美好的回憶,他之所以不願讓這幅畫曝光,也是不想讓別人為了尋寶踏入屬於他倆的小島,這一切都證明了王查理對林媛的愛,秦小曼聽後十分感動。幾天後,林在重舉辦了一個畫展,他和母親一致決定將那副名畫公開展覽,讓大家一起欣賞,羅非和秦小曼也收到了邀請函。
 
沙威探長和羅非、秦小曼開會,他們收到牢房的報告,發現最近看望captain的人增多,而且之前晉商會貪污的巨款的確被captain的組織掌握了。他們懷疑captain可能真的在裝傻,於是決定找霍文斯幫忙,在監獄中監視captain。霍文斯在監獄中打聽到,captain有個新接班人叫做金不敗,而且最近會有大動作。就在霍文斯剛剛獲得消息後,就被captain的手下暴打了一頓,送進了醫院。羅非看望他時發現,發現了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小心captain金。
 
第22集金不敗主動去警局自首,魏峰被陷害入獄
金不敗撕下他的通緝令,主動到警局自首,葉常青嚇得急忙將他抓了起來。沙威探長去監獄查問金不敗,怎料金不敗十分放鬆,還提出想要一台留聲機聽音樂。沙威探長聽後並沒有搭理他,可金不敗卻說出了他兒子的詳細信息,甚至連葉常青和秦小曼家人的信息,金不敗都瞭如指掌,沙威只好妥協。金不敗提出想要見羅非,和他聊聊。羅非早就跟金不敗打過交道,所以不想去見他,可當他得知金不敗給他準備了三起案件,瞬間改變了主意。
 
羅非見到金不敗後直接說穿了他此次的目的,金不敗之所以主動自首,一是因為他的得意手下魏峰突然背叛了他。魏峰掌握組織內很多秘密,他的背叛對金不敗影響很大,金不敗是想來警局避避風頭。二是最近一名留美的化學家在本地犯案,可能會被抓進來,金不敗想來監獄找這名化學家商量研究病毒。金不敗聽後沒有否認,對於魏峰的事情,他一直耿耿於懷,他要讓魏峰付出代價。
 
魏峰其實是警方的臥底,他絕頂聰明,經常幫羅非破案,還上了報紙頭條。金不敗發現魏峰是個不愛笑的人,但這個新聞上的照片卻笑的十分燦爛,他猜測給他拍照的人一定是魏峰喜歡的人,他準備從這方面入手。羅非聽後心頭一震,找借口離開了。給魏峰照相的人正是他的妻子媛媛,她是一名報社記者。羅非去找魏峰,讓他趕緊接媛媛到安全的地方,可媛媛性格獨立開朗,她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工作,承諾會注意安全的。魏峰拗不過她,只好順從她的決定。
 
魏峰和羅非在車上閒聊時發現,金不敗可能正策劃著一場巨大的陰謀,內容與病毒有關。恰巧魏峰收到線人的消息,對方聲稱有重要信息告訴魏峰,想約他晚上見面。羅非擔心這是個陷阱,不想讓魏峰去赴約,但大家也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因此決定一同前往。怎料當魏峰隻身一人前往房間時,屋內突然傳出一聲槍響,羅非等人立馬趕了過去。現場處於密封狀態,並沒有發現兇手逃跑的痕跡。殺死田百川的槍是魏峰的,因此魏峰是最大的嫌疑人,沙威不得已只好將魏峰抓了起來。
 
魏峰在監獄叮囑羅非要注意重症流感,這可能是金不敗陰謀的關鍵。果然,不久之後,羅非收到醫院打來的電話,有5名重症流感患者被送去了醫院接受治療。可奇怪的是,他們毫無共同之處,,但羅非肯定這其中必有關聯。這時監獄打來電話,他們說公董局的呂文德要槍斃魏峰。原來這個呂文德的老婆曾被魏峰無意間打傷,所以兩人結下了仇,他終於抓到機會報仇了。
 
如今羅非只有一天的時間證明魏峰的清白,他和本傑明等人再次返回案發現場。通過仔細的排查,羅非懷疑這起案件可能是兇手提前佈置好一切,然後在同樓層的其他房間開槍,引來他們,造成魏峰殺人的假象。可通過對鄰居的審問,並沒有發現什麼疑點,而此時媛媛因為擔心魏峰的安危,也來案發現場找羅非打聽情況。
 
第23集羅非破案救下魏峰,魏峰與金不敗談判換取毒藥
槍斃魏峰的命令已經下達,呂文德親自監視獄警執行任務,沙威盡力拖延時間。與此同時,羅非正抓緊尋找證據證明魏峰的清白,果然努力沒有白費,羅非發現屋內有一個通風口,裡面有煙灰和鞭炮碎片。羅非瞬間明白一切,他急忙打電話回警局阻止槍決,可此刻呂文德卻一意孤行,非要槍斃魏峰。幸好沙威冒死護住魏峰,這才保下了他的性命。羅非向呂文德匯報了兇手的作案經過,原來兇手的確是事先將人殺死,然後利用鞭炮爆炸的聲音偽裝成槍聲,才得已迅速脫身。
 
如今真相大白,為了不讓金不敗的奸計得逞,沙威探長決定將魏峰釋放。媛媛到監獄接魏峰出獄,還告訴他自己已經懷孕的好消息,魏峰聽後高興地不知所措。羅非收到消息,醫院五名重症流感患者,其中一人已經死亡了,事情越來越嚴重。而此時他竟得知媛媛收到陌生人寄來的信,想要報道此事,羅非認為媛媛的身份已經被金不敗發現,隨時有危險發生。
 
果然,通過本傑明的檢查,他發現媛媛收到的信紙上有病毒,如今媛媛已經中了毒,而救她的唯一方法只有解藥。羅非將這個噩耗告訴了魏峰,魏峰瞬間不知所措,他沒想到因為自己的事情會連累愛的人。如今的當務之急就是研究解藥,羅非決定一方面讓專家抓緊研製,另一方面從患者身上入手,看看能不能發現些線索。羅非等人到醫院找郝醫生瞭解死者當晚病發時的情況,他們懷疑死者是在住院期間被人投了毒,而不是因為流感而亡。
 
令人意外的是,第二天羅非等人接到消息,郝醫生竟然自殺了。案發現場,郝醫生手握一封遺書,口吐鮮血趴在桌子上,從表明看來的確很像自殺。可通過羅非的仔細觀察,他發現,兇手是將毒加入郝醫生的水杯中,待郝醫生喝完水後,打電話讓郝醫生拿起旁邊準備好的遺書,然後造成了郝醫生自殺的假象。而兇手之所以能如此精準地控制郝醫生拿遺書的時間,是因為那時兇手就在門外,由此更加確定兇手就在醫院,而且人可能就是剩下的四位病人之一。
 
這時媛媛身體不舒服出現在了醫院,魏峰發現後立刻叫來了醫生。歐陽會長提出合成類的毒粉很難破解,只有找到新鮮的毒粉才能進行化驗。魏峰聽後決定到監獄找金不敗談判,他想和問金不敗拿解藥,可金不敗卻說沒有解約,他只提供毒藥。魏峰只好退而求其次,作為交換條件,他答應金不敗替他給羅非傳遞一個假消息。金不敗還是信不過魏峰,讓他注射了一支病毒,如果魏峰聽他的話,7天後就會拿到解藥。
 
羅非和魏峰等人對病房裡剩下的四名病人進行查問,他們發現小虎的爸爸老黃有問題,於是前往他們家中探查。可當他們趕到時,老黃已經死了,秦小曼在老黃家中發現了病毒粉末。魏峰看後立刻要來車鑰匙,準備送回醫院讓歐陽會長研製解藥。羅非聽後提出要跟著他一起離開,在車上,羅非質問魏峰為何要殺人。
 
第24集羅非識破金不敗的計謀,霍文斯準備炸橋逃生(結局)
羅非認定魏峰是殺死老黃的兇手,是因為魏峰一進房間便認定老黃已經死了,這不是一個正常人的反應。魏峰聽後坦白他之前已經見過老黃,想逼他交出毒粉救媛媛,可老黃有心臟病經不起嚇,所以死了。魏峰還向羅非坦白了與金不敗的交易,羅非聽後相信魏峰,於是立刻開車前往醫院,將毒粉交給歐陽會長化驗,終於歐陽會長研製出了解藥。
 
魏峰還透露金不敗讓他帶假消息的事情,金不敗想讓羅非知道明天早上8點,他準備向供水廠投毒。羅非聽後立刻察覺到有問題,因為用水高峰期是下午4點到5點之間,他讓探長打電話給水廠,讓他們立刻關閉全城的供水系統,然後還派葉常青去抓人。果然,葉常青抓到了剛剛投完毒的人員。可供水廠操作出現了問題,他們忘記關掉水廠家屬樓的管道,導致家屬樓的三百多人中了毒,羅非無奈之下只好去見金不敗談判。
 
羅非承認當初自己的判定有誤,他進監獄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見那個化學博士,而是殺人滅口。金不敗得意地笑著,羅非質問他接下來的遊戲怎麼進行。金不敗透露作為給羅非的獎勵,他特地研製了兩百顆解藥,但這並不能救所有的人。金不敗讓他們自行做選擇,這才是考驗愛的時候。
 
羅非仔細思考後,他發現金不敗口中所說的解藥,其實才是致命的毒藥。金不敗擁有的兩種毒藥,只有混合在一起才是最厲害的。羅非讓秦小曼趕快阻止民眾吃解藥,成功將他們都救了回來。事到如今,金不敗徹底的認輸了,而魏峰和媛媛也已經離開這裡,轉移到了安全的區域。
 
這時,醫生那邊傳來消息說霍文斯已經醒了,羅非急忙趕了過去。霍文斯告訴羅非,他這段時間在監獄中近距離觀察了captain,他發現captain的確沒有傻,而且靠著驚人的意志力一直偽裝自己。羅非聽說十分驚訝,他激動地跑到監獄去提審captain,可captain仍舊是那副模樣。這時金不敗也被警察帶了過來,他透露金不敗身上有一塊玉珮,是他組織的信物,只有擁有玉珮的人才能真正接管組織的一切。而此時captain的口中竟然念叨著,他的玉珮丟了,羅非聽後瞬間明白大事不妙。
 
與此同時,霍文斯假裝身體不適的樣子,叫來醫生為他診治,怎料他突然出手殺死了醫生,然後換上醫生的衣服逃出了醫院。當羅非趕回病房看望霍文斯時,他早已逃的無影無蹤。警方全城緝拿霍文斯,最後在一座橋上堵住了他。羅非獨自一人上前和他談話,霍文斯坦白他早就接手了captain的資源,只是因為玉珮的問題,有些人還是不肯臣服於他,所以他才決定進監獄偷取captain的玉珮。
 
霍文斯聲稱橋下已經被他裝滿了炸藥,只要羅非肯放他一條生路,他就放棄炸橋。沙威探長聽後為了救羅非,決定妥協,可羅非不肯。他看穿霍文斯的把戲,他發現霍文斯設置的四個爆炸點引爆後,可以讓他掉入河中逃走,可霍文斯這時並沒有站到安全點上,而羅非卻恰恰站在安全點上,他決定賭一把。果然霍文斯露出了苦澀的笑容,表情中充滿了絕望,而此時監獄中的captain卻突然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圖片cr:紳探官微】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陸劇 從前有座靈劍山】結局.分集劇情21~37
《從前有座靈劍山》劇情講述身懷世間罕見的空靈根的男主王陸,拜靈劍派長老女主王舞為師,開始了一段獨樹一幟修仙之路的故事 。    末法大劫...(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