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他人即地獄》改編自同名人氣網漫,講述鄉村少年來到首爾生活在考試院裡經歷的奇妙故事,在這個陌生的環境裡生活著很多奇奇怪怪的人,是部驚悚的電視劇。
這是OCN繼《圈套》後推出Dramatic Cinema項目的第二部作品,這個項目將結合電影和電視劇,由電影製作組以電影的執導方式融合電視劇的高密度劇情,旨在打造精良類型劇。
 
他人即地獄
【人物介紹】
他人即地獄
尹鍾宇任時完 飾
303號房房客。作為作家志願生,他長期寫作準備參加徵文比賽,但面對不輕鬆的現實,他不得不妥協。
在此過程中,他接到大學前輩的實習提議後到了首爾。
從外表看他顯得安靜小心,其實他有傲氣且性格大方。
在首爾開始陌生的考試院生活時,他意外地面對他人製造的地獄。
 
 
他人即地獄
徐文祖李棟旭 飾
203號房住戶。
在考試院附近經營牙科的牙醫,以幫助他人的親切形象受到患者和周圍人的好評。
他有秀麗的外表和出眾的口才,也有藝術天分和魅力,但難以看清他究竟是好人,還是擁有不明神祕一面的壞人。
  
 
他人即地獄
嚴福順-李靜恩 飾
伊甸考試院東主。
她乍看好像是親切溫順的人,但其的行動總是讓人懷疑。
她仁慈的臉龐背後隱藏的真相,讓鍾宇陷入疑問之中。
 
 
他人即地獄
劉基赫-李賢旭 飾
302號房房客。
與鍾宇的外向性格不同,在盛夏裏他依然穿著長袖衣服,不正常的行為給鍾宇帶來了奇妙的恐懼感。
他也是考試院所有的人都害怕的存在。
 
 
他人即地獄
邊道鐘-朴鍾煥 飾
306號房房客。
他笨重的口吻、詭異的笑聲,讓周圍的人神經不爽,他的笑容背後隱藏著殘酷的本性。
 
 
他人即地獄
洪南福-李鍾譽 飾
3313號房房客。
從鍾宇進入考試院的第一天開始,他就會做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在背後偷偷看著他等異常行為,刺激了鍾宇的神經。」
 
 
他人即地獄
閔智恩金智恩 飾
鍾宇的大學後輩,兩人已經戀愛4年。
她也是作家志願生,但現在在電視台宣傳組工作,過著忙碌的生活。
來到首爾後,看著漸漸變化的鍾宇而感到不安。
  
  
 
【分集劇情】
第1集地獄的開端
他人即地獄是尹鍾宇在考試院生活時開始寫的小說。在住進這所考試院之前,尹鍾宇一直認為自己所生活的世界就是地獄,但住進了這所考試院後,他認為,這裡才是真正的地獄,一個用他人造成的可怕的地獄。
 
電台裡不斷播著颱風侵襲韓半島的消息,尹鍾宇小心翼翼的走在這所考試院幽深黑暗的走廊,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房間裡電腦是開著,尹鍾宇靠近一看,上面寫著「一直在等著你呢」。剎那間尹鍾宇心裡的恐懼達到了頂峰,他跑到門邊往幽深的走廊來回看了看後,又迅速回到房間牢牢鎖上了門。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步履清晰的腳步聲,每走一步都像是踏在尹鍾宇的心尖上。最後腳步聲越過了尹鍾宇的房門,打開了旁邊的房門。正當尹鍾宇以為虛驚一場的時候,手機忽然從床上掉到了地上,門外的腳步聲又重新響起,並停在了尹鍾宇的房門前。尹鍾宇頓時大氣不敢一喘。
 
畫面一轉,尹鍾宇從房內摔了出來,被神秘的人拖走。在被拖著走的昏昏沉沉中,尹鍾宇還在思考自己如何掉進這可怕的地獄。 
 
尹鍾宇從鄉下坐著大巴來到了大城市首爾,很不幸的在下車取行李箱的時候,被一位大叔把行李箱撞倒了。尹鍾宇趕緊打開行李箱查看放在包內的筆記本電腦,發現筆記本電腦屏幕已經七零八碎了。尹鍾宇立刻就想叫住方纔的大叔,卻未遭到大叔的應答。與此同時智恩的電話打進來了,尹鍾宇接聽電話的同時,停止了對大叔的呼喚,並向電話嘟囔了一句「真是的,叫了他,竟然就這麼走了啊...。」在電話另一頭的智恩詢問發生什麼事了,尹鍾宇搪塞了兩句,並詢問智恩在做什麼,智恩說出外勤,最終在智恩的忙碌之下結束了通話。
 
尹鍾宇一人乘坐地鐵帶著對首爾這座城市的遐想,尋找了電腦城內的一家電腦維修店打算修復摔碎了的液晶屏,工作人員告訴他需要二十萬韓元。在聽到這個價格後的尹鍾宇瞬間覺得十分不可思議,只是修復一個液晶屏居然需要二十萬韓元!這時另一位店員很真摯的說道:「就收你十八萬韓元好了,這已經是最便宜的了,拿去品牌維修店都三十多萬韓元才能修。」尹鍾宇頓時手足無措,他並不清楚大城市首爾的物價如此的昂貴。在一番歎息之後,尹鍾宇接受了現實決定在這裡對液晶屏進行維修。隨後尹鍾宇暫時的離開了那家維修店,離開之後路過別的維修店,他隨口向旁邊的另一家維修店詢問了一下修復液晶屏需要多少錢。老闆對他說本來是要二十萬韓元,現在只收你十五萬韓元,如果付現金的話還能更少點。就在這時,尹鍾宇徹底知道自己被前一家維修店給騙了。
 
走出電腦城,尹鍾宇看到了超市在搞促銷活動,憑購物小票可以參與飛鏢抽獎活動,最高獎品可獲得筆記本一台。尹鍾宇就去參與了這個活動,投擲了一次,獲得了五等獎。尹鍾宇覺得很可惜,詢問之後獲得了再來的機會。這一次他有四根飛鏢,他充滿信心的扔了出去,結果都是安慰獎,得到了五個小玩偶,尹鍾宇在地鐵上自我安慰五個安慰獎也挺可愛的。
 
隨後他在手機上發佈信息尋找落腳的地方,在他前往第一家旅館詢問之下得知這裡房間需要五十五萬元韓元,由於資金不足,尹鍾宇只能放棄了。於是尹鍾宇開始了繼續尋找旅館的道路。第二間詢問的旅館需要四十五萬韓元,仍然超出預算。到了第三家旅館,老闆娘表示如果預付三個月房租,打九折,二十七萬韓元,但依然高於尹鍾宇的預算。在又熱又餓的路上走著,尹鍾宇到了一家飯店進食,同時繼續在手機上尋找合適的旅館信息。就在這時他看到了一家叫伊甸考試院的旅館,只需要十九萬韓元的月租。
 
尹鍾宇爬了很多的樓梯,千辛萬苦找到了伊甸考試院的所在地。考試院的周圍都是荒遼無人的,樓道也是枝稜破碎的,到了這所考試院,老闆娘給尹鍾宇展示了空著的303號房,並坦言這麼便宜的原因是因為曾經死過人,而自己平時為了給住戶提供營養會贈送雞蛋泡菜等。在老闆娘熱情勸說下,尹鍾宇仍有些猶豫不決,並回頭看了一眼幽深的走廊,但最終決定在這裡住下了。
 
尹鍾宇從老闆娘那拿到了鑰匙後,一不小心走到了前面302的房間準備開門,發現前面的311的住戶正在門口一瞬不瞬的盯著,卻一言不發,隨即在尹鍾宇詢問之下,依然不發一語,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正當尹鍾宇準備繼續開門的時候,前方一名不時發出笑聲的住戶出現了,他提醒了尹鍾宇那不是他的房間。正當尹鍾宇想與該住戶多交流幾句時,那名住戶轉身就走了。尹鍾宇對此並未多想,開了屬於自己的303房門,進入了房間。同一時間,在尹鍾宇的背後,311的住戶又出現在門邊默默盯著尹鍾宇的房門..
 
在房間裡,面對這只有幾平方大的地方,掛鉤是壞的,枕頭是髒的,床是發霉的,還散發著臭味,采光也不足,尹鍾宇深深感到了現實的壓迫。但他決定接受現實,攢夠保證金就離開這裡!就在這時尹鍾宇接到了來自母親的問候電話,下一秒就遭到了他人敲門,尹鍾宇迅速掛斷了電話,開門查看。門外是一位帶著大金鏈子的大叔,大叔很凶的對他說,這裡是公共區域,不允許打電話,不許有下一次!尹鍾宇對此感到很莫名,但並未作反駁。
 
回到房間,尹鍾宇看到了經過一天的洗禮變得髒兮兮的行李箱,就帶上行李箱以及換洗衣服前往了考試院的公共洗漱區。在這裡,衛生間、洗衣機、冰箱都是公用並且破破爛爛的,尹鍾宇簡單參觀了一下,帶著洗好的行李箱衣物上到了天台晾曬。就在這時尹鍾宇接到了智恩的電話,與智恩交流了自己順利入住考試院的事。於此這時遇到了到陽台收衣服的老闆娘,老闆娘囑咐他千萬不要到四樓去。
 
回到樓下的尹鍾宇,路過敞開門的311住戶住處發現他的牆上貼滿了性感的女人,手上也正在剪著一張穿著性感的女人的海報。尹鍾宇對此感到很驚訝,他迅速往自己房間裡走。
 
尹鍾宇回到房間,躺著思考了一會,走到桌邊拿起筆寫了起來...「一個走路姿勢奇怪的人,手上領著黑色的塑料袋,走在路上,然後他遇到了一位女生在逗貓,他對貓貓表現出前所未有的熱情。不久他又再次走在路上遇上了認識的一個男子,男子囑咐他晚上要安分!他向男子表示會安靜的裝死..隨後他碰到了一群在舉行教會慈善派發飲料的人們,他向它們表達了想要嘗一下,不是一杯,而是,整一瓶。帶著這瓶飲料,他回到了考試院遇到了老闆娘,老闆娘看到他抱著瓶子的手上沾有帶血的貓毛,瞬間明白了什麼,她對男子說你這是出去找媳婦了..」「畫面一轉,男子跑上了樓,而311的住客正在幽暗的走廊裡,試圖撬開腳下的電子腳鏈。而走姿奇怪發出奇怪笑聲的男子手裡則把玩著一把玩具手槍,男子對那名住客說住在考試院的好處就是即使殺了人也沒人過問...,隨後那名住客舉起了手中的工具砸向一處..」
 
夢到這一幕,尹鍾宇忽然驚醒,一時間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夢裡臆造的,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牆壁聽了聽。這時電話響了,在浩哥來電約尹鍾宇出去喝啤酒。掛斷電話後的尹鍾宇依然未能完全放下心來,他四處張望發現房頂有一處脫落。於是他打算到樓上女生住處去查看一下,等他到了樓上準備打開門,突然一顆玩具子彈射中了他。那位走路姿勢奇怪,總是發出奇怪笑聲的鄰居從樓上下來,並笑嘻嘻的對尹鍾宇說這裡沒人住,別進去了。經過這一個小插曲,尹鍾宇決定放棄進入那扇門..。而此時那位鄰居仍在樓梯轉角確認尹鍾宇是否進入了四樓的女生住處。
 
接到居民的報警,一男一女兩名警察前往案發現場,蘇巡警叫蘇巡警。居民投訴垃圾堆有個黑塑料袋發出惡臭,蘇巡警上前查看,發現是一隻被殺害了的貓。這讓蘇巡警瞬間回想起了三個月前的雷同案件,先殺貓後殺人的案例。一時之間讓蘇巡警憤懣不已,而此時男警察卻不以為然,惦記著蘇巡警牙痛,讓她先去看牙吧,附近有夜間牙診。
 
回到警局之後,蘇巡警思前想後覺得必須調查這起案件,她開始喋喋不休的向男警察舉例,「一個精神病人由於沒有共感能力吃掉自己小狗」而連環殺人犯同樣有一個特性喜歡虐待動物。甚至有另一起案例便利店殺人案,一開始也是先死掉了一隻小貓,再殺人。看著蘇巡警忍住牙痛說了一大堆話,男警察再度勸她先去看夜間牙診。蘇巡警嘴上說著看牙並不重要,最後還是向現實屈服去了夜診看牙。醫生徐文祖判斷蘇巡警蛀牙過深要通過根管治療,治療之後還預約了下週三七點再次治療。
 
與此同時尹鍾宇正在與在浩哥喝啤酒吃飯,學長在浩哥為尹鍾宇提供了一份自己公司實習生的工作,並向尹鍾宇再三表達了自己的輕易深重,以及強調尹鍾宇如今的落魄姿態,一時之間讓尹鍾宇不由一陣煩躁。在飯後一家便利店門前,尹鍾宇目睹了一場打架鬥毆,意欲報警,但在浩哥提醒他不要好心做壞事,別管閒事。尹鍾宇看著日漸殘暴的打架,不禁想起了服兵役期間所看到的類似的事件,一時觸景生情衝上去阻攔。待鬥毆的二人被帶著,尹鍾宇心中的煩躁更是達到了頂峰,而在此時在浩哥卻不勝其煩的說題外話,最後在浩哥為尹鍾宇打了車並付了錢。而在車上司機同樣向尹鍾宇叨叨性惡論,尹鍾宇更是抑鬱難抒。
 
回到了考試院,尹鍾宇站在黑暗幽靜長廊裡思考,忽然背後傳來人聲,一位西裝屢屢的男人出現在背後,說「站在這裡是不是像無法逃出的隧道一樣」尹鍾宇覺得很莫名,回了一句「我覺得可以逃脫」便回到了自己房間。回房間拿了洗漱用品,尹鍾宇聽到樓上傳來奇怪的聲音,但卻沒仔細理會,轉身出門洗漱。而與此同時隔壁的牆上正有一個人透過小洞監視尹鍾宇。
 
在公共區域洗澡,尹鍾宇又遇到了那個有著奇怪笑聲的鄰居。洗過澡後尹鍾宇留下來煮泡麵,遇上了那位帶金鏈子的大叔。大叔拜託尹鍾宇一起煮拉麵,告訴了尹鍾宇313的會發出奇怪笑聲的男人一直在偷看他。並且告訴了他房東大嬸給的雞蛋不能吃,尹鍾宇半信半疑的打碎了雞蛋,發現裡面是未孵化成功的小雞胚胎..。尹鍾宇心裡頓時對帶金鏈子大叔多了幾分感謝,並一起吃起了泡麵,期間大叔還告訴他自己下周就要離開這裡了,回家打理漁場,而這裡的人每個人的眼神都怪怪的不知道下一步想幹什麼,勸尹鍾宇不要想著跟這裡的人混熟,有條件盡快離開這裡。
 
吃過麵後尹鍾宇回到走廊,有著奇怪笑聲住戶再次纏了上來,對面住著的金鏈子大叔打開了門,訓斥了他很吵,隨後這名住戶離開了。正當尹鍾宇打開門準備回房時,他發現在另一邊311住戶站在不遠處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盯著自己,卻不說話。一時之間沒忍住,把一天積聚的怒火對311男子宣洩了出來,然後回了房間冷靜。而同時,門外的311男子的身後卻藏著一把刀..
 
到了半夜,睡夢中的尹鍾宇做了一個夢,被他發洩了怒火的311住戶,握住刀在他的門外不停念叨著是否要殺他。而對面的帶金鏈子的大叔則也在房間內摸著刀思考著什麼..直到門鎖似乎傳來一聲扭動,夢中的尹鍾宇醒了過來,他走出了門外,門外靜悄悄一片,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但尹鍾宇似乎有預感似的走向了旁邊的房間,發現房間裡到處都是鮮血,隨即長長的走廊似乎傳來異動,尹鍾宇一轉身,就被重重敲了一擊頓時血流滿面。就在這時尹鍾宇才醒了過來,他也聽到了走廊裡傳來爭吵聲。隨即他馬上推開了門,看到了門外帶金鏈子的大叔與發出奇怪笑聲的住戶在起爭執,大叔質問男子為何進他的房間,拿了什麼東西!男子一面笑嘻嘻一面不承認,並讓大叔下賭注賭一隻手。
 
而同時在走廊的另一頭311的男子野站在了門外看著,更讓人震驚的是,離311男子不遠處有一個與前方正和金鏈子大叔爭執中的會發出奇怪笑聲的男子長相舉止相似的另一個男子出現...大叔頓時很生氣,原來是雙胞胎,隨即想衝上前去找另一個麻煩,卻在302的房門前被先前尹鍾宇遇到過的穿的西裝屢屢的男子牢牢抓住,動彈不得。而在大叔被牢牢抓住的時候,311的男子、位於走廊兩個不同方向的奇異雙胞胎,都不約而同的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們的爭執。尹鍾宇在此刻深深意識到,原來,他們都知道,這裡就是地獄...
 
第2集人類的本能
住在202的那名住戶與戴金鏈子的大叔僵持不下,隨後他勸大叔就這麼算了,同時要求剛剛大叔想要上前對峙的那一位雙胞胎向大叔道歉,也要求大叔同意他的道歉。大叔雖然心有不甘,但迫於形勢,決定就這麼算了,隨即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在大叔回房後,202的住戶開口叫其他的住戶都散了吧,很快的走廊裡就剩下202住戶和尹鍾宇。尹鍾宇心裡對今晚的事覺得不妥,卻也不顯露出來,轉身準備回自己房間去,就在這時,202住戶對他說:「」尹鍾宇表示,隨即尹鍾宇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但覺得不對又走了出來,看到了那名戴著眼鏡喜歡用奇怪眼神盯著人的住戶,站在那。尹鍾宇不敢多看,迅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而那名戴眼鏡的男子拿出了藏在身後的螺絲刀,撬起了自己腳上的電子腳鏈..
 
第二天一早,尹鍾宇背上書包就出門準備前往在浩哥所在的公司上班。在路過老闆娘的時,被老闆娘叫住了。老闆娘為昨晚發生的鬧劇向尹鍾宇道歉,詢問是否打擾他了,同時還告知了尹鍾宇,戴金鏈子的大叔要退租了,現在這裡住著的都是好人了...尹鍾宇心裡想著點什麼,卻沒顯露出來,他以上班趕時間為由,阻止了老闆娘繼續聊下去的意圖。就在他即將下樓的時候,老闆娘仍忍不住對他說現在這裡住著的就都是好人了對吧...
 
尹鍾宇出了考試院後,只覺得呼吸都順暢了,他腳步輕快的走著,在一個路口被旁邊202的住戶叫住了,他詢問尹鍾宇在哪裡上班,而當尹鍾宇詢問他為什麼穿的如此密實的時候,他卻不發一言,尹鍾宇對此感到很不爽。同一時刻,上次接到報警的女警善花,綜合研究之後發現最近的種種野貓死亡事件是一宗野貓連環謀殺案,這個月已經死了第13隻貓。於是她決定要回到上次的殺貓現場尋找線索。
 
尹鍾宇通過手機,找到了在浩哥工作室所在地址,卻發現大門是鎖著的,隨後有一個男子來到了門前,詢問之後,開了門帶了他一起進去。尹鍾宇坐著等了一會,有一個在浩哥的快遞送來了,而剛剛那名男子卻沒有任何反應,尹鍾宇就把快遞接了過來,心裡想的卻是在浩哥這人可真挑剔真讓人不爽。正在一個職員前來詢問他是幹什麼的時候,在浩哥也到了,在浩哥向公司裡的人介紹了他,而它也知道了公司裡一共有四個人,在浩哥、剛剛詢問他的職員是高尚滿科長、設計師孫柔靜、以及剛剛開門的男生朴丙民室長,在浩哥把他安排在了朴丙民室長的旁邊,讓朴丙民室長帶他。隨後把尹鍾宇叫上了陽台聊天,尹鍾宇對在浩哥說那位室長有點奇奇怪怪的,在浩哥跟他說社會就是得忍著...然後轉身離開。看著在浩哥離開的背影,尹鍾宇想起了考試院裡戴眼鏡男子的眼神...
 
視線一回到考試院,隔壁的戴金鏈子大叔做了一個夢,夢到門外有人不斷想破門而入,而自己放在桌上的刀子卻不翼而飛,下一秒,昨天與大叔發生衝突的雙胞胎和202住戶以及戴眼鏡的奇怪住戶一起衝進來,把大叔給殺了...。大叔一下子驚醒了,他一起床首先確認了自己的刀還在,立刻把刀握在自己的手裡,而這時他聽到了樓上的房間發出了奇怪的異響,一時膽大決定上去看看究竟在搞什麼!大叔一鼓作氣的上到了四樓的女士專用區,走到了這層樓與他房間相同的房間,發現並無異常。看著悠長的走廊,大叔感覺總是有不對勁的,他繼續往裡面走,他看到燈都是亮著的。他走著走著,忽然!
 
他看到了一具鮮血淋淋的屍體!大叔感覺渾身毛骨悚然,在他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彭!他被那對笑聲奇怪的雙胞胎之一狠狠敲倒了...同時,正在樓下吸塵的老闆娘,聽到了樓上的異響,似乎明白了什麼,若無其事的繼續了她自己的工作。
 
女警察回到了殺貓現場反覆查看,她看到了正對案發現場的地方前面有一輛轎車上面鋪了塵,說明最近這輛車都沒有駛離這裡,於是她電話通知了該車主,表示希望查看車上的行車記錄儀。車主趕來後把行車記錄儀交給了女警察看,不一會她鎖定了一個拿著黑色塑料袋的男子反覆查看,司機看到這一幕告訴了女司機這是屬於前面十字路口的一家名為宇尚文具店的地方,隨即她前往這一家文具店打算做進一步調查。到了文具店之後,女警察向老闆提出查看監控的請求,不久後查看到了方才行車記錄儀裡的男子,便向老闆求證這男子的行蹤。老闆表示這是住在附近考試院的男子,老闆把裝有監控錄像的U盤交給了警察,並告知了女警察那所考試院名為伊甸考試院,就在旁邊。
 
因此女警察去到了伊甸考試院。「請問有人在嗎?」女警察問,這時考試院老闆娘出現了,她十分熱情,並詢問警察什麼事。女警察旋即拿出了一張306住戶,那個會發出奇怪笑聲,拿著黑色塑料袋的男子的照片,詢問老闆娘他是否住在這。老闆娘一塊照片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她對女警察說:「是的,他是我們306的住戶,那大叔真是的,我叫他不要做,居然又做了,人是好人,就是讓人很頭疼。」然後老闆娘對著走廊喊了一聲讓306住戶出來,等他出來後訓斥了他一番,「我不是跟你說過嗎?虐待可憐的動物,會被教訓的。」「不是,我是疼它們」306的住戶說。然後他笑嘻嘻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拿出來一雙拖鞋。女警察疑惑的看著它們。
 
工作室內,朴丙民室長表示多了一雙拖鞋,要贈送給孫柔靜穿,孫柔靜表示這似乎更適合給鍾宇穿,他剛好還沒有拖鞋呢,詢問室長是否可以轉贈給鍾宇。於是這雙拖鞋轉贈給了鍾宇,而此時在浩哥出現了,他告訴了孫柔靜,鍾宇已經有女朋友了,旋即出去會客。306的住戶被女警察帶回了警局,並告知了他再繼續虐待動物,最高可判處兩年以上有期徒刑,罰款兩千萬韓元。可那男子只會笑絲毫不當回事,把玩著手上的玩具槍,射向一旁的另一位警察...而對於蘇巡警質問他殺害了13隻貓的事實,那位男子否認了。在無法溝通解決的前提下,它們把男子放走了。這時一名刑警提起了一起針對兒童或癡呆老人的案件,引起了蘇巡警的注意,蘇巡警向前一看,尋人啟事裡有一件案發現場剛好就在考試院附近!
 
考試院四樓裡,帶金鏈子的大叔被揍得鼻青臉腫的綁了起來,而他的面前則是那對雙胞胎裡沒被帶到警察局的那一個,在他的面前耍著一把斧頭,大叔除了害怕還是害怕。這時,那位雙胞胎對他說「真想砍斷你的脖子!可是你跟我打賭的是手。」並一邊對著大叔的手做出要砍下去的動作,一邊問大叔,害怕嗎?在嚇唬完大叔後,他說:「如果不是那大叔,早就剁下去了。」他走出了房間遇到了從警局回來的雙胞胎兄弟,「他問他的兄弟是否被抓到警局了」交流了一番後,他囑咐兄弟不要讓那大叔發現...
 
在辦公室的尹鍾宇已經上班一個小時了,但仍然沒被室長分配到任何工作。室長告訴他沒有事需要他,有空就去沖咖啡吧。而尹鍾宇去沖咖啡的機器聲卻吵到了工作室的其他人,甚至室長還懷疑他沖的咖啡吐了口水。但看在他真摯的份上,社長給他一台筆記本電腦還為他安排了工作。打開筆記本電腦,尹鍾宇發現室長搜索過女士拖鞋,明白了那個拖鞋是為孫柔靜設計師專門準備的。然後他往旁邊看了孫柔靜一眼,恰好孫柔靜注意到了,就關心了尹鍾宇幾句,旁邊的室長心裡酸酸的,說了一句「來了個小學生啊。」同一時刻牙醫教了一個小學生如何正確刷牙,並接了一通電話,表示今晚會回去。
 
一天的工作就要結束了,在浩哥表示有新員工要聚餐,並且科長表示作為新人遇到聚餐跟著來就對了。尹鍾宇就放棄了自己下班後打算與女友智恩約會的行程。恰好智恩在下班前遇到了上司強加的新工作,也無法進行約會,兩人對此都很遺憾。在聚餐中,在浩哥喝多了把尹鍾宇上學時的事跡都說了出來,還把尹鍾宇最熱愛的寫作貶得一文不值,不斷地勸他放棄。在尹鍾宇內心,十分憤怒,摔碎了杯子還大罵了在浩哥一頓。很可惜內心始終只是內心,事實上尹鍾宇依然客客氣氣。聚會結束後,醉酒的在浩哥被送走,只剩下孫柔靜、朴丙民室長、以及尹鍾宇。尹鍾宇拒絕了孫柔靜再喝下一輪的請求後孫柔靜也表示要回家,這讓對孫柔靜心有所屬的室長很生氣,他叫住了尹鍾宇叫他別得瑟。
 
此時考試院裡被綁了的戴金鏈子的大叔正遭到了喜歡虐貓,擁有一把玩具槍的那一位雙胞胎看守。後來他餓了離開了戴金鏈子的大叔,讓大叔有了機會掙脫了綁住自己的膠帶,播了電話給車警官。不幸的是車警官未知原因掛斷了,大叔只好悄悄想著自己逃走,誰知道在他的背後,樓下302那位穿著整齊的住戶全程目睹了。他帶上錘子跟著大叔找了機會敲暈了大叔。隨後回到了樓下在公共區域找到了正在吃方便麵的那位雙胞胎,並質問為什麼不聽吩咐下來了。男子開始道歉並掌摑自己。老闆娘進來後看到的就是男子頭上是那一鍋方便麵,訓斥他們不要打架。
 
牙醫室內牙醫帶著蛋糕盒準備離開診所。尹鍾宇正在此刻回到了考試院,在走廊裡他遇到了老闆娘熱情邀請吃雞蛋,他表示胃不舒服拒絕了老闆娘回到了房間。尹鍾宇回到了房裡覺得很無聊盯著那一出壞了的天花板,他站了起來想撕掉,手機掉到了床底,他在撿手機中摸到了一本本子,是上一個租客的,上面寫滿了去死。尹鍾宇回想起上一個租客自殺的事,不由得一陣後怕,他告訴自己要忘記,喝一罐啤酒就睡覺吧。但後來他去了便利店喝了很多罐啤酒,給女友發了信息後,接到了來自工作室的外呼電話,對方聽到他不是孫柔靜後,態度轉變並要求現在發文件。尹鍾宇明白了對方的無理取鬧置之不理。
 
在接過大叔那通電話後的車警官找到了考試院,表明身份後詢問老闆娘是否認識帶金鏈的大叔,老闆娘告知大叔是住在310的,卻從來不交房租很凶鬥毆等,並帶車警官查看了310大叔房間,還找來了306的一位雙胞胎作證。此時的一切都被躲在牆後一個帶著醫藥箱的人聽到了...車警官帶著疑慮離開了,正巧在樓下遇到了喝酒後回來的尹鍾宇,他向尹鍾宇表明身份後詢問310大叔行蹤。尹鍾宇只告訴了車警官大叔似乎與其它住戶不和,就沒有多說了,警官給了尹鍾宇一張名片,希望有消息聯繫一下。
 
回到樓上,老闆娘告知有快遞,但尹鍾宇發現快遞被拆過了,詢問得知是311的戴眼鏡大叔拆的,無語之後尹鍾宇忍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發現電腦開著懷疑是311大叔打開的。看著車警官的名片,突然尹鍾宇想起了什麼,打算下去看看車警官還在不在。而此時的車警官在車上卻遭到了302住戶的偷襲,命懸一線。可下樓的尹鍾宇剛好沒看到車警官在車裡,走回了房間。尹鍾宇不知道的是後面有一個拿著醫藥箱的男子跟著...,還把門敞開著回復女友信息。而車警官在車裡奮力反抗與302住戶廝打了起來,很不幸最終被302住戶捅死了。而這時牙醫帶著蛋糕盒靠近了車門,打開了車門讓車警官滾了下來,隨即打開蛋糕盒倒出裡面的針,對著302住戶插了一針後把302住戶弄死了。並說大叔你果然是失敗作品...
 
牙醫取代了302住戶回到了302的房間,繼續透過牆上的小洞觀察著尹鍾宇。尹鍾宇走上了天台與女友打電話訴說這裡的人似乎不太正常,女友智恩不以為然,並表示是尹鍾宇多疑了。這時牙醫來到了尹鍾宇身邊與他寒暄,出於對這裡的人的不良印象,尹鍾宇敷衍的回答了幾句,發現牙醫看著他笑,並詢問他「親愛的,你是否和我是同一類人。」尹鍾宇瞬間定在了原地啞口無言...
 
第3集隱秘的竊竊私語
鏡頭回到那天牙醫接的那通電話,那時牙醫對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今天工作結束就回去」而電話那頭,是考試院的老闆娘!她回復醫生說「一定很有意思的啊。」
 
醫生提著蛋糕盒靠近了302謀殺警察的車旁,他看到警察已經斷氣了。他面無表情的拉開了車門,警察從車上掉了出來,302住戶對牙醫說「你來了啊,這裡我會看著辦的。」牙醫手裡的蛋糕盒掉到了地上,裡面都是大大小小的針筒...牙醫一針插到了我302住戶脖子上...。畫面一轉牙醫走到了天台與尹鍾宇交流,一開始牙醫不斷套近乎,還給了尹鍾宇一罐啤酒,表示友善。但尹鍾宇內心卻覺得牙醫很奇怪,裝的跟很熟一樣。可後來牙醫與尹鍾宇聊到了喜歡雷蒙德.錢德納,尹鍾宇看牙醫的表情瞬間發生了變化,那是一種看到同類的惺惺相惜。他很激動的把自己對那名作者的喜愛,以及自己正在寫的小說內容說了出來,其中,他說到自己筆下主人公,一個鋼琴師有自己慣用的殺人手法,每次在演奏前就會自己動手掐住他人脖子不用任何工具殺人,想要親手感受他人體溫慢慢逝去的感覺......一旁聽著這些情節的牙醫,腦海裡想的卻是自己殺害302住戶時的畫面,他對尹鍾宇說:「可能不是為了感覺逝去而是為了感覺殺人時雙手有被千萬種火種點燃的感覺。」尹鍾宇與牙醫聊到這裡,感歎道「牙醫應該是這裡唯一正常的人了。」
 
在他們回房後,住在306愛發出奇怪笑聲的那名住戶確認他們回房後,從房間裡拖出了鐵揪。而躺在床上思考的尹鍾宇,回想起了方才牙醫說的那一番對主人公心理的建議,起床打算用電腦編輯。突然他發現自己的電腦關上了,而剛剛自己出去時似乎是開著的,他思考了一下後,想起了那天310戴金鏈子的用戶對306那位大叔的質問,心下對306大叔有了懷疑,但最終他勸自己不能像310戴金鏈子的用戶那樣多疑,繼續開始編輯小說。
 
荒郊野外,306的雙胞胎兄弟以及311的大叔把302住戶以及他殺害的警察的屍體運到了那兒。剛下車,那名喜歡發出奇怪笑聲的男子就拿出自己帶來的鐵揪,興奮的衝到一旁挖了起來...旁邊的另外兩位都對此很莫名。最後那名男子挖的又累又熱,而311住戶催促他快點,那名男子便一邊抱怨一邊踩踏的埋起了屍體。而在電腦進行小說編輯的尹鍾宇,恰好寫到了相似的劇情。埋完了屍體後,311住戶叮囑一定要毀滅好證據,那名男子的雙胞胎兄弟則說「我們老給人收拾爛攤子,你以為我沒做好防護措施嗎?」
 
在房間裡編輯的尹鍾宇此刻打起了瞌睡,在睡夢中他夢到了在軍隊時被罰把頭頂在地上的事,就馬上醒了過來,發現在睡夢中的自己把頭頂到了地上...無奈之後,尹鍾宇出門洗漱,發現311的大叔房門又大開,想起了上次大叔房裡的色情貼畫,邊走邊對大叔腹誹,並懷疑是否是這位大叔動了自己電腦。走到了洗浴間正在洗澡的尹鍾宇,遇到了牙醫也來洗澡。牙醫約尹鍾宇晚上到天台喝啤酒,尹鍾宇表示要約會女朋友,並表達了對310住戶310戴金鏈子的用戶以及旁邊302大叔的消失的疑惑。離開洗浴間後尹鍾宇在衛生間遇到了正在小解的雙胞胎,他們對著尹鍾宇發出詭異笑聲,尹鍾宇無語的往回走。此時他遇到了酒店的老闆娘,他向老闆娘確認了沒有鑰匙進不去的事實,以及向老闆娘投訴311大叔,老闆娘表示會交流後,尹鍾宇回到了自己房內。
 
尹鍾宇仍然覺得有人動過自己的電腦,他從櫃子上摸索了一些灰塵,放在了合上的電腦中間,並拍下照片,除此之外還對房內物品放置的佈局拍了照片,又鎖好門才出門上班。在出門後,尹鍾宇就看到了311大叔站在他自己的房門前一隻手背在後面奇怪的看著自己。有點火大,但決定少惹事,打算離開。而此時那位大叔卻朝尹鍾宇靠了過來,想要幹點什麼,被突然出現的老闆娘截住了,尹鍾宇得以順利出門。尹鍾宇出門後,牙醫在高處看著他離開,並囑咐雙胞胎把310的310戴金鏈子的用戶解決掉!走在路上尹鍾宇聽到貓叫聲,發現了一隻小貓,買了貓糧正在投喂小貓的時候,一名男子出現並踢翻了貓糧,隨後小貓逃走了,尹鍾宇繼續上班。
 
警察局外,一名外籍女人不時地望向警局,此時蘇巡警正在思考尋人啟事的事件,發現了那位女人。突然想起了那件發生在考試院附近失蹤案,就藉故出去叫住了那名女人。而接收到牙醫命令的三人,上到了四樓對310大叔進行查看,那名愛發出奇怪笑聲的男子還表達了想要殺害尹鍾宇的意圖,遭到了另外兩人的警告,他們以302住戶的下場來做了警示。在公交車上尹鍾宇與智恩聊著電話,交流了智恩最近工作,智恩遭到了上司的各種為難。
 
蘇巡警在與那名女子交流,發現了她的丈夫失蹤前是住在伊甸考試院,並且說過很害怕,有人要殺害他的話。另一邊,牙醫出現在關住310大叔的房間裡,他說:「考試院沒有三樣東西,沒有考生沒有應屆生沒有人找我們,可是大叔你弄得有人要找我們,這違反了考試院的規則,隨後他穿戴好手套衣物開始對大叔下手。」
 
警局裡,蘇巡警一邊回憶一邊整理思路。在上班的尹鍾宇則遭到了工作上的難題被室長訓斥,他認為室長也跟考試院那變態一樣太讓人寒心了。後來尹鍾宇再度遇上難題詢問室長,卻被室長一連串的無理由謾罵,尹鍾宇心裡的不滿再度爆發了,他腦海中的自己很生氣的站了起來,讓室長閉嘴!而實際卻只是想像而已,最終這場責罵終止在了下班時間的到來。而下班後智恩卻又因為要加班再次無法約會。蘇巡警憑借得到的信息知道了上次被帶回警局的那名雙胞胎叫做卞得鐘,並找到了他的叔叔,據他叔叔描述,他們是雙胞胎,他們小時候就很奇怪還試圖放火燒害自己,最終給了女警一把鑰匙,那屋裡藏有剩下的關於雙胞胎的照片或東西。女警在裡面找到了那對雙胞胎被叔叔送去保育院後不久,被保育院送過來的錄像。回到自己家後,蘇巡警開始播放錄像,發現考試院的老闆娘,正是雙胞胎小時候的保育員……
 
尹鍾宇在辦公室待到了很晚,估算著智恩應該下班了希望可以約會,但智恩仍在忙碌著,沒接到電話。於是尹鍾宇準備回家,路過早上的地方時,想著那隻小貓是否會回來,又買了貓糧。
 
與此同時,考試院內那對雙胞胎正在抬被裝在袋子裡的310用戶的屍體,他們吵吵鬧鬧的爭論誰抬前面,爭吵間老闆娘對那位愛發出奇怪笑聲的男子說:「你是弟弟你抬前面!」。正當他們把袋子抬到一條後巷時,尹鍾宇正巧在那兒放下了貓糧,尹鍾宇看到了他們,並偷偷的躲著查看,在偷聽了他們的一小段對話後,發現一個瓶子要掉落,迅速接住了。真在尹鍾宇想要喘一口氣時,牙醫出現在了他的身後,並問他在幹什麼?然後牙醫走下去假裝詢問雙胞胎大叔在幹嘛,雙胞胎說是幫老闆娘扔垃圾抵房租。這時牙醫調侃他們扔的像是屍體呢?並把尹鍾宇叫了出來,打算忽悠過去。而這時尹鍾宇卻提出讓他們打開看看就知道是不是垃圾了,就不會懷疑了。這時牙醫也跟著附和,打開看看吧。雙胞胎便讓尹鍾宇自己打開看,尹鍾宇看到一堆的血嚇得跳了好遠,這時牙醫走過去查看,並說大叔怎麼可以把貓屍體扔這裡,就與尹鍾宇一起離開了。
 
離開後尹鍾宇依然心有餘虧,並且心裡猜測牙醫為何如此淡定,而牙醫似乎知道他心裡所想的,跟他說自己的父親是獸醫,所以對動物屍體很熟悉,並再度邀約尹鍾宇一起喝啤酒。而在喝啤酒時,牙醫拿出來老闆娘做好的放在冰箱裡的奇怪的肉,尹鍾宇吃了一口後覺得味道有些不對,他猜測是因為自己剛剛見過貓的屍體所以覺得有些奇怪。而對面的牙醫卻吃的很香並發出詭異的笑容,讓尹鍾宇突然坐立難安……
 
第4集精神錯亂
被牙醫吃肉時享受的表情嚇到了的男主,迅速告別回自己的房間。走到門前他發現311大叔把門關上了,想著大叔還是聽老闆娘的話的,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而廚房裡,牙醫的對面變成了考試院的老闆娘,他對老闆娘說肉明明很好吃怎麼就是不喜歡吃呢?聽到這裡老闆娘抓起了一塊肉往嘴裡放,並說「看來這個年輕人很敏感,要不多放調味料吧。」牙醫表示這樣肉本身的味道就沒有了……
 
回到房間的男主,忐忑著打開了自己關上的電腦,看到自己做的標記還在時,舒了一口氣,然後反覆檢查其他地方業沒有變化。這時他想起了牙醫剛剛吃肉時的表情,不禁猜測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另一邊,雙胞胎帶著那具屍體開著音樂超速行駛在路上,被交警一路追隨。他們停下後蘇巡警走上前來,頓時驚呆了,她意料不到是卞得鍾倆兄弟。在對他們進行提示警告後,蘇巡警無意中看到了後座上的雙胞胎哥哥手上帶著的手錶,正是那天遇到的女人給的照片中,屬於她老公的手錶。於是蘇巡警表示要檢查一下後備箱,雙胞胎哥哥與他一起下車查看,隨後他發現了警車上似乎無其它人,只有蘇巡警一人,而此時雙胞胎弟弟走了下來,對著蘇巡警說,我們是兩個人,手裡還拿著玩具槍。而此時警車裡另一名警察出來了,蘇巡警就把他們放走了。
 
考試院裡尹鍾宇編輯完小說就聽到外面雙胞胎大叔興奮的笑聲,他認為他們是因為黑道大叔不在了而開心,然後關上了燈睡覺。 尹鍾宇想著「現在總算能寫出來了,每天寫一點看一看」便進入了夢鄉,隨後尹鍾宇又作了一個夢,他再次夢迴了軍隊裡的時候,夜裡執勤發現同期趙橋正蹲在角落背對著自己,後來他轉過身來,手裡拿著一塊血淋淋的肉邀請自己。畫面一轉,拿著肉遞過來的人變成了在廚房裡的牙醫,他說這是人肉啊。尹鍾宇突然驚醒!而此時的牙醫,正透過牆上的小洞,仔細觀察著尹鍾宇。
 
不用上班的早晨,蘇巡警穿著便裝準備出門了,有健忘症的奶奶抓著她的手對她說:「小姐,我丈夫是好人,請一定幫我找到他。」聽到這句話,蘇巡警想到了那個尋找丈夫的外籍女人。而牙醫在上班路上遇到了婦聯的一個女人和她的女兒世妍,女人邀約週末是否能一起做公益,為老人看牙,牙醫表示沒空,並對世妍說下次見。世妍對牙醫感到莫名的害怕...。
 
尹鍾宇背上背包,又從櫃子上拿了一些灰塵壓在了合上的電腦上,才出門。走出房門路過302,尹鍾宇回想起隔壁的男人已經很久沒出現,也不像是要離開的人的時候,311的戴眼鏡的奇怪大叔忽然拿著一把刀站在門邊,嘴裡喃喃「殺掉得了」尹鍾宇正在好奇的時候,他又回到了自己房間裡了。尹鍾宇對自己說算了吧,就繼續出門上班了。尹鍾宇走到樓下的時候,剛好聽到老闆娘與前來咨詢的蘇巡警說,原來303的住戶是失蹤的事,而當時老闆娘對他說該住戶是自殺了。尹鍾宇很好奇,路過他們後,躲在樓梯下想偷聽點什麼,不一會被發現就繼續上班了。而蘇巡警卻注意到了他,尹鍾宇告知最近似乎又有人在考試院失蹤,並且刑警也找來了,蘇巡警聽到這裡,希望得到那名刑警的聯繫電話,尹鍾宇說留在了公司,下次再發給巡警,於是留下了蘇巡警的電話。
 
蘇巡警送尹鍾宇到公交站後,在公交站的對面,老闆娘目睹著尹鍾宇從蘇巡警的車上下來,表情有些暗淡。而後,老闆娘見到了一個騙子大嬸,臉色瞬間變得陰沉,大嬸說看到老闆娘身邊的人會有危險,老闆娘順著大嬸的花言巧話,把大嬸帶回了自己的家。而此時在外面會客完畢的智恩,正巧在尹鍾宇工作室附近,給尹鍾宇發了想要會面的信息後,去到了尹鍾宇工作的地方尋找尹鍾宇。短暫會面後,尹鍾宇送走了智恩,往回走時心情也跟著變好了,而走著走著突然看到牙醫似乎在不遠處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再一看卻不見了人。
 
而在回到辦公室後,在浩哥開起了智恩的玩笑,尹鍾宇當場有點生氣,而室長卻在此時火上澆油......。此時的考試院裡那位打算行騙的騙子大嬸被老闆娘帶回來了,住在306的那位雙胞胎弟弟也出來一起會客了。大嬸看到他後,彷彿想起來什麼了,然後她硬著頭皮說看出來他有兄弟或姐妹,在他們希望她繼續猜測的時候,大嬸察覺到了危險,想要起身離開,卻突然眼下一暈,老闆娘告訴她,你知道為什麼我身邊的人會有危險嗎,因為都是我做的!然後就狠狠的敲向大嬸。
 
尹鍾宇的工作室正在吃午餐,其中有道菜是涼拌牛肉,而此時飯店電視裡播著的正是郊外一起分屍碎骨案,而在浩哥在聊的興奮之後,再度談起了尹鍾宇以前的事,並稱在考試院似乎不容易吃到牛肉,夾了一筷子肉遞給尹鍾宇,尹鍾宇立刻想到了夢中牙醫向他遞來的那塊肉,瞬間感到反胃。而後他走到了洗手間去調整,這時室長又來了,並對他說了一番莫名的謾罵,尹鍾宇很生氣。這時,他心裡的惡魔出來了要殺了嗎?尹鍾宇調整好心情後回到餐桌,在浩哥又提起了他住在考試院的事,並說了環境如何不好,尹鍾宇心裡又難受了。午飯過後,在浩哥單獨留下尹鍾宇聊幾句,尹鍾宇表達了對在浩哥說自己住在考試院的事的不滿,在浩哥表示他就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考試院四樓裡被綁住的大嬸嚇得尿了褲子,老闆娘告訴她自己就是當年因為吃得多而被欺負的嚴福順!並拿了菜刀嚇唬大嬸,最後把大嬸交給了311的男子就出門辦事了。而尹鍾宇此刻走到了天台給蘇巡警拍下上次那位刑警的名片發了過去,並打了個電話,然後在蘇巡警請求下確定了可以長期交流的關係。這時在浩哥又來想調節並教導尹鍾宇,可他說的每一句都是尹鍾宇敏感所在,尹鍾宇內心又幻想起來,自己狠狠掐住了在浩哥的脖子......
 
蘇巡警收到名片後就一直撥打車刑警的電話卻無人接聽,隨後她打到了名片上的刑警局,卻得知車警官休假了聯繫不上幾天了。心有疑惑的蘇巡警,最後向派出所裡當過刑警的前輩咨詢,並告訴了他自己得知的關於考試院的失蹤案,前輩最終勸她還是不要越權。尹鍾宇下班後,拿出本子算了帳,一個月再省也只能有二十五萬,根本不夠搬家。智恩這邊下班了後,主管提議聚會,但卻話裡話外不希望智恩參與,智恩為了打好職場關係堅持同去。
 
此時牙醫診所內,蘇巡警前往治療,不小心透漏了在考試院的失蹤人口案件,瞬間燃起了牙醫的殺心,最後是蘇巡警與前輩的那通電話,告訴了前輩自己在牙醫診所,牙醫才停住殺掉她的慾望。在智恩正在聚會時,尹鍾宇打電話給智恩不斷抱怨考試院並暗示智恩自己想搬出去。一天繁瑣的工作和更辛苦的人跡交往讓智恩不耐煩,最後不愉快的結束了這通電話。
 
回到考試院的尹鍾宇被老闆娘叫住了,老闆娘遞給他一杯飲料,並詢問他與蘇巡警說了什麼,如果說了什麼不好的,將會影響考試院名聲。尹鍾宇告訴老闆娘沒說什麼,喝掉飲料後,回到了自己房間。隨後老闆娘到廚房去切肉,牙醫出現了並詢問老闆娘303的住戶怎麼樣了,老闆娘表示一切順利藥效應該開始了,牙醫表示很滿意。在離開廚房前,牙醫還詢問了老闆娘被關在四樓的大嬸是怎麼回事。大嬸反問是否因為她也不守規則,擅作主張要把她也殺掉......
 
此時尹鍾宇的藥效開始發作,他忽然覺得每次回到考試院就會覺得頭暈,這一刻他腦海裡思緒萬千,夾雜著智恩對他說的話,他自己內心暴戾的想要殺掉人的想法一直不斷盤旋在他腦海中。而此時牙醫正透過牆上的小洞觀察著尹鍾宇,那一對雙胞胎以及311住戶也拿著武器正在他的房門口密密圍了起來。尹鍾宇覺得自己似乎吃了奇怪的藥,眼睛模糊,下一秒他就倒在了床上。畫面停留在牙醫看到這一刻的詭異笑容上......
 
第5集布里格手記
尹鍾宇暈倒在了自己的床上,而這時牆上掛著書包的粘鉤掉了下來,書包砸到了尹鍾宇的頭上,他醒了過來。而隔壁的牙醫保持著詭異的笑透過牆上的洞目睹了尹鍾宇房內的全部,隨後他走出了自己房間,對雙胞胎哥哥進行了耳語…牙醫認定了尹鍾宇就是替代原先302大叔的人選。而房間內的尹鍾宇醒來後,打開了電腦,發現!自己藏在筆記本上的灰塵不見了。尹鍾宇十分確定有人進來了!他急躁的到前台找老闆娘要求查看監控,老闆娘推脫不了給尹鍾宇看了,正巧在尹鍾宇看到313大叔在他門前疑似撬門的時候,監控突然壞掉了。
 
尹鍾宇此時心裡已經確認了就是313大叔進的房間,生氣找去理論,313大叔卻不以為然還很拽的問他是不是想死!正在雙方推攘爭執時,牙醫出現了,他說:「請鎮定一點。」而他的身後那對雙胞胎出現了,依然帶著詭異的笑容……尹鍾宇一時間感覺牙醫的臉與302住戶的臉重合了,他想起上次310大叔和他們起的爭執時,為什麼看到他們的笑容會瑟瑟發抖了。尹鍾宇瞬間跑回自己的房間,說服自己鎮定下來。
 
尹鍾宇正在自我冷靜的時候,牙醫來說要跟尹鍾宇談一談。他們一起走上天台,路過四樓時尹鍾宇聽到了裡面有聲響,被牙醫說是貓忽悠過去了,而其實裡面是上次被老闆娘帶回來的大嬸在掙扎。天台上,尹鍾宇把自己的想法向牙醫坦白了,牙醫說出一番話嚇到了尹鍾宇,正巧此時尹鍾宇的媽媽來電話了,尹鍾宇趁此離開了天台。
 
電話裡尹鍾宇的媽媽以他哥哥癲癇發作治病向尹鍾宇要二三十萬韓元,尹鍾宇雖然很鬱悶,最終還是匯了五十萬過去。 畫面一轉老闆娘正在往一批飲料裡注射東西,而回到房間睡覺的尹鍾宇又做起了噩夢,他夢見在軍隊裡施暴的人變成了自己,打的是313的變態大叔,而愛怪笑的雙胞胎弟弟則出現在了自己身後,畫面混亂突然尹鍾宇覺得自己似乎變得跟他們一樣,而此時牙醫出現了,他對尹鍾宇說了在天台的那番話,「你跟他們不一樣,只要你想你可以隨心所欲」尹鍾宇醒過來後一直惦記著,在公共區域見到雙胞胎大叔甚至有懷疑他也進了自己房間…
 
尹鍾宇與女警會面前,打電話給智恩想要訴苦,而智恩此時也因為上司為難很鬱悶。蘇巡警與尹鍾宇會面後,尹鍾宇交出之前在房間撿到關於上個住戶的筆記本,隨後蘇巡警詢問最近考試院如何,尹鍾宇說出四樓有異響,並打算進一步描述時,發現了老闆娘在遠處偷看,尹鍾宇瞬間止住話題離開。另一面老闆娘拿著紅雞蛋回到考試院遇到了牙醫,告訴了他,尹鍾宇與蘇巡警走得很近,並交出了什麼,詢問是否要解決蘇巡警遭到了拒絕。
 
有一位學生來到了考試院找房子,最終還是離開了,學生離開後老闆娘裝上東西偷摸前往一處住所看望老人,並把自己注射了東西的飲料讓老人喝了,偷走了老人的健康保險。辦公室內,那天的記者到來了,他讓尹鍾宇尋找丙民室長的抽屜拿指甲刀,尹鍾宇發現了他收藏孫柔靜的照片,記者與尹鍾宇閒聊了一會說那裡的人壓力很大,眼神感覺很壓抑,尹鍾宇回想了考試院的人,他覺得他們的眼神是享受。然而他這番話嚇到了記者。而這時在浩哥卻在外與智恩見面,並向智恩送了咖啡。而這時智恩遇到了上司,最後上司順水推舟希望智恩介紹在浩哥認識。
 
蘇巡警聽了尹鍾宇說了一半的話,獨自來到了考試院四樓查看,而此時313的住戶正在四樓,他架住大嬸脖子阻止了她出聲,很快蘇巡警離開,大嬸趁著313住戶出去查看情況逃走了,幸運又很不幸跑到樓下,她遇到了牙醫。於是她被帶回去,被老闆娘灌了蘑菇水毒死了。公司聚餐後,尹鍾宇看到了不停吆喝賣花的老奶奶,想到了自己賣魚的母親也是這樣辛苦,買了一支花幫助一下奶奶,最後把花順水人情送給了孫柔靜設計師,再次惹來了朴丙民室長的不滿,正在尹鍾宇對室長行為無語時,他收到了短信「是不是想殺了他」尹鍾宇很莫名,他左右看發現了疑似牙醫的身影追了上去,而在找尋中,尹鍾宇內心想了很多關於是不是要報警等事,最終沒找到,尹鍾宇回到了公司的聚餐,不安下喝了很多,爆出了對室長的不滿,最後鬧了一番事後被在浩哥詢問智恩考試院地址後,叫了出租送回考試院,而在浩哥則再打給智恩要與智恩會面。
 
另一邊司機搜索不到考試院地址,把他送到了派出所,並對警察說「他一直說不要回家,還要跳車…」畫面轉回在浩哥希望去找智恩,而智恩說要去找尹鍾宇,於是智恩去到了考試院附近。派出所內蘇巡警叫醒了尹鍾宇,尹鍾宇表達了自己的害怕,而就在這時收到了智恩的短信知道她去了考試院找自己……此時的智恩手機沒有電了,並在考試院樓下遇到了牙醫,牙醫得知了她是來找尹鍾宇的。
 
第6集迷失
尹鍾宇看到智恩發的短信,得知智恩前往考試院尋找自己的時候,十分害怕智恩出事,於是他帶上蘇巡警與另外一名巡警迅速趕回考試院。而此時的智恩在樓下遇到牙醫寒暄後,順利上到了考試院三樓...尹鍾宇趕回來後發現智恩與考試院裡除了牙醫外的幾人一同待著,情緒一時控制不住拽著智恩離開考試院,並再次向智恩強調這裡的人都不是好人,而智恩經過剛才的共處,認定是尹鍾宇過於敏感對考試院裡的人產生的偏見,兩人大吵一架之下,智恩說出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搬出考試院的話。最終不歡而散由蘇巡警他們送智恩回家,而蘇巡警則在離開的車後窗無意中看到了在天台盯著的牙醫。
 
智恩與蘇巡警等人離開後尹鍾宇回到三樓,遇到了從天台下來的牙醫邀約尹鍾宇明天一起喝啤酒並聊聊尹鍾宇寫的小說,尹鍾宇說與女友有約,拒絕了牙醫。牙醫回到房間後拿出了尹鍾宇的小說讀了起來,在書中,他翻到了書中夾著的尹鍾宇與女友的照片,突然變得陰鬱,拿起桌上的網球,一陣一陣的往地上扔。而此時老闆娘敲響了尹鍾宇的房門,打擾了正在思考中的尹鍾宇,老闆娘拿出了一瓶注射過藥的飲料讓尹鍾宇喝掉。喝過飲料後尹鍾宇走在走廊又開始出現幻覺,他想著是不是老闆娘下藥了時,暈倒了。而畫面一轉他卻是暈睡在了自己的床上......
 
在警車裡,蘇巡警與同事討論著考試院的事。公共區域內除了老闆娘和牙醫外的三人聊著天,不約而同起了謀反之心。而此時老闆娘找到了牙醫,說到了最近考試院已經被太多無關的人關注上了,是否要準備離開這裡了,牙醫對這個問題很平靜,依然看著書,他讓老闆娘不用擔心,他會解決好。老闆娘表面上笑嘻嘻說不擔心,而後等牙醫離開小聲說「實在不行我來搞定就行」
 
尹鍾宇醒過來後,混沌走到公共區域去喝水,遇到了313戴眼鏡的變態大叔,大叔盯著尹鍾宇並挑釁他說「如果你說讓我殺了你,我就立刻痛快的殺了你」尹鍾宇被激怒了與大叔起了衝突,大叔挑釁成功後就離開了,而306的雙胞胎弟弟此時出來撞在刀口上,尹鍾宇遷怒於他,說他是瘋子,讓雙胞胎弟弟也生氣要殺他。隨後雙胞胎的哥哥走出來為弟弟出頭想要與尹鍾宇起衝突!牙醫走了出來,並阻止衝突。而此時他們兄弟已經有了謀反的意圖了,想要硬碰硬,最終還是迫於牙醫忍了下來。
 
隨後尹鍾宇與牙醫上到天台,牙醫告訴尹鍾宇昨晚他喝醉鬧了事,而尹鍾宇毫無印象覺得不可思議,最後尹鍾宇離開前,牙醫還對他說希望他想說就說想做就做,這樣才更像人。尹鍾宇很疑惑找老闆娘查看監控確定了現實,覺得實在嚇人,跟老闆娘說不久要搬走。而智恩這邊,在浩哥又找到了智恩說了一番尹鍾宇變得奇怪的話,並約了智恩要週日見面,而週六智恩要與尹鍾宇見面。而尹鍾宇出門前看到313大叔又打開了門看淫穢影片,還看到了他腳上帶著的屬於性侵犯才有的電子腳鏈!心中更加噁心。蘇巡警在家裡的時候依然想著這案子,在交談中蘇巡警父親提示了說「幾個人聯合殺人的情況,所有人圍繞著最強的人為中心,按照那傢伙分配的角色,有計劃的行動。所以很難留下線索」隨後就要跟父親出門看電影。
 
尹鍾宇出門找別的房子租,看了很多都不合心意。而蘇巡警在與父親看電影前逛街,發現牙醫似乎在附近盯著...而此時找房失利的尹鍾宇正在蘇巡警附近商場坐著等智恩,無意中他聽到了對面的情侶在說著一個沒有房子的男子是人生失敗的人。尹鍾宇覺得映射到了自己身上,死死盯著他們!情侶覺得可怕很快離開,而尹鍾宇仍追尋這情侶離去的背影 ,就在這時他似乎也看到了牙醫!就在他想要確認時,智恩來了,他把看到的告訴智恩,智恩已經堅定是他疑神疑鬼,不滿到了極點吵了一架,尹鍾宇問智恩是否也覺得他是人生失敗的男人,智恩覺得不可理喻,不歡而散。此時蘇巡警這邊查到了老闆娘嫁過兩任老公都死了,雙親也死了,憑借他們的保險或者十億經營了保育院,而考試院也是他老公的財產。
 
晚上尹鍾宇回考試院前去便利店買了一把美工刀防身,而回到考試院卻很安靜無事。而不久有人敲門是對面新來的來借充電器,尹鍾宇警惕的拿著刀開門交流。而對面的新來的學生,借了充電器回去,卻沒用,他自己手機充著電...而尹鍾宇在去喝水的時候聽到樓上有奇怪響聲。拿著刀上去查看,而上面的三人正在內訌,興頭之下雙胞胎哥哥說要解決尹鍾宇,恰好尹鍾宇走了上來,他就拿著菜刀走出了那扇門。而此時尹鍾宇恰好接到媽媽電話離開了四樓出去接電話,媽媽說夢到了不好的兆頭,讓他不要太相信人。不久雙胞胎哥哥推開門回來了,沒有任何異常的坐到了凳子上,吐血死了,而牙醫拿著手術刀出現了,警告他們要聽話。而尹鍾宇因為接完媽媽的電話,放棄了好奇回到了樓下。
 
尹鍾宇在睡覺時,又做了噩夢,夢到自己在夢中聽到異響醒來,出去旁邊的房間四處查看,最終在一個房間內看到了一個人坐在鮮血淋漓的牆面,轉過頭來卻是自己,那個自己對著他說「逃走吧,快逃走」並發出詭異笑聲...
 
第7集地下室的恐怖
尹鍾宇被自己做的夢嚇醒了,他覺得這裡實在是太壓抑了。
 
蘇巡警在家裡吃飯時,牙又開始疼了,父親提醒要去看好,蘇巡警便順口把之前讓同事老么調查到的關於老闆娘的各種謎團告訴了父親,父親給蘇巡警提了一個醒,保育院失火網上一定有報道。她立刻就上網查詢,卻發現牙醫的診所與保育院同名「泉邊」。馬上的蘇巡警就想到了上次去四樓查看的時候,有牙醫使用的設備,而且上次送智恩離開在樓頂看到了牙醫...
 
尹鍾宇覺得自己不能呆在這裡,決定出去走一走,出了房門遇到了新來的那位學生,他就住在不明蹤跡的大叔房裡。那名學生把充電器還給了尹鍾宇,他叫姜錫潤,一番寒暄過後,他邀請尹鍾宇去觀看他的rap街頭表演,尹鍾宇想著總比待在這強,就同意了。看過姜錫潤的表演後,尹鍾宇覺得他們兩個太像了,也同樣是農村出來,刻苦的生活著,漸漸對他放在心扉。兩人後來一同前往餐館吃飯,尹鍾宇推心置腹把自己發現的,察覺到的,考試院內奇怪的人與事都告訴了姜錫潤,並拜託他,如果自己不在,記得幫忙看看有沒人進入自己房間。
 
兩人結束飯局後,尹鍾宇說要去找女朋友,而姜錫潤則回考試院。到了智恩樓下尹鍾宇發消息問智恩是否睡了,忽然看到在浩哥送智恩回來,兩人非常親密,而智恩卻回復準備睡了。但是還不等尹鍾宇細想,他就收到了姜錫潤發來的照片,照片中,那名強姦犯大叔在他門口偷偷摸摸幹著什麼,而後來更發短信說自己似乎被發現了,就沒了回信。尹鍾宇害怕他出了什麼意外,立刻趕回去,最終看到姜錫沒有任何事的出現在陽台,姜錫潤還撿到了說是回故鄉的大叔掉在床底的身份證,證實大叔回故鄉不可能不帶錢包就走,然後忍不住與他吐槽起來,而不巧牙醫出現在了他後面,他走過來對尹鍾宇說「你看,把心裡話說出來多好,想說就說想罵就罵。」
 
牙醫走後,尹鍾宇叫姜錫潤一起下去洗澡,這次的洗澡讓尹鍾宇感到了放鬆,洗完後兩人回到房間,尹鍾宇突然覺得想上廁所,於是出去上廁所了,回來時發現那個313的戴眼鏡大叔站在他的門前還拿著刀!他立刻想拍下來,忽然!老闆娘出現打斷了他,然後大叔就不見了。尹鍾宇確信自己沒看錯,他要求老闆娘去大叔房間搜有沒有刀,最終卻什麼都沒搜出來,最終不了了之,還被他們三人站在門口一直嘲笑,而牙醫在後頭目睹了一切,還看到了刀是藏在了雙胞胎弟弟的身上了。
 
回到房間尹鍾宇還是不能相信沒有,他很警惕,靠著門坐著睡覺,早上精神恍惚的去上班,又遭到了樸丙民室長的惡言針對,以及在浩哥有意無意的說想找女朋友想結婚,很羨慕自己的話。覺得十分諷刺,心裡很有想法,想殺了他!明面卻什麼都不能說。而尹鍾宇到洗手間去冷靜了,樸丙民室長又走來說他一頓,並表示絕對不會和平相處!尹鍾宇忽然意識到,地獄不是考試院也不是公司,而是身邊的人。此時尹鍾宇心裡已經完全扭曲了,他突然變得麻木了起來,身邊的人都是說著關心,實際卻不是的,等到了下班後,他很生氣的扔掉室長的鍵盤狠狠的踩!完全無視監控。
 
離開公司後尹鍾宇去了網吧,因為嫌棄對面的學生吵,讓老闆勸他們離開被學生們知道了,學生圍著他想群毆,又對著他發出跟考試院裡的人一樣的笑聲,瞬間點爆了尹鍾宇,他狠狠的揍了他們,每一下都像是忘死裡打。打了他們後,尹鍾宇的心已經完全瘋魔化了,而牙醫也很適時的出現,並對他說「不要再擔心,我就在你身邊。」
 
第8集讓人窒息的聲音們
牙醫把尹鍾宇帶到了診所裡為他補牙,而此時的蘇巡警與後輩在工作中,她手裡認真的查看著考試院附近的監控,後輩與她聊到了她的父親參加的一檔節目,在裡面她的父親常說一句「起疑就親自去查」這一瞬間提醒了蘇巡警,她馬上叫後輩掉頭,去考試院附近查看情況,她分析起來車巡警當天到這裡來到離開的時間段,最後還在車巡警停車的地方旁邊下水道裡,看到了一個針頭!
 
此時尹鍾宇被那幾位學生的家長找上牙科,帶回了派出所,家長們不依不饒的謾罵,尹鍾宇不為所動。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牙醫來了,他對家長們說只要和解,要多少錢都給,最終牙醫為尹鍾宇付了和解金,帶著尹鍾宇走了。離開前尹鍾宇忘了帶身份證,蘇巡警出來還他時,他一臉委屈不情願...她們離開後,蘇巡警給刑警部打了電話,告訴他們車刑警可能是被綁架或被殺,卻不了了之。
 
尹鍾宇跟著牙醫回家,在路上牙醫跟尹鍾宇說以後不要再瞞著他有秘密了。尹鍾宇漸漸變得沒有靈魂,回到了考試院,姜錫潤跟他說在四樓發現了奇怪的味道,好像是血,他也無動於衷。渾身發抖的在房間裡待著,十分可憐。到了第二天辦公室裡,室長發現他弄壞了鍵盤,指責他,尹鍾宇一句話也沒說,走到了桌子前拿起杯子就朝室長砸了過去,一直打一直打!直到在浩哥來上班攔住了,在浩哥把尹鍾宇帶到了房間,卻說著很風涼的話,尹鍾宇的自控力漸漸消失了,他告訴在浩哥為什麼要偷偷的見智恩,不想死就不要多說......
 
蘇巡警找了姨媽幫忙查針頭上有什麼,發現裡面有一種牙科專用的麻藥,以及不屬於車刑警的血液dna。她把自己發現的圍繞考試院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了姨媽,並說要立刻阻止。另一面記者去醫院探望過樸丙民後,懷疑了起來,表示要與在浩哥見面聊聊鍾宇。在浩哥說今晚會去找尹鍾宇聊一聊,於是二人約了在見過鍾宇後,辦公室見面。
 
在浩哥約了鍾宇出來,還給鍾宇買了乾淨的衣服讓他換上,尹鍾宇始終一言不發,直到看到了智恩出現,才發現在浩哥把智恩叫來了,在浩哥還在智恩面前說著讓他難堪的事,尹鍾宇馬上控制不住自己了,他舉起酒瓶想砸向在浩哥。而這時他看到了牙醫進來了,馬上臉色都變了,牙醫進來後,把在浩哥的真實面目都揭穿了,惹怒了在浩哥,尹鍾宇害怕他會幹出什麼事,把牙醫叫到了外面聊一聊,牙醫表示他選中了的人不會輕易放手,讓尹鍾宇想殺就殺...殺了在浩哥!隨後就走了。
 
尹鍾宇實在是害怕,這時在浩哥走來讓他明天就回鄉下,如果害怕那男人就住賓館。尹鍾宇提醒在浩哥要小心夜路,其實是害怕牙醫會幹什麼事情。而在浩哥卻以為是尹鍾宇諷刺自己,十分生氣,最後智恩攔住了才離開。
 
記者準時的到達了辦公室等待在浩哥,而尹鍾宇則與智恩前往賓館打算住一晚就回鄉下去。賓館裡,尹鍾宇的意志力已經被最近的人擊垮,他草木皆兵,覺得不是場所的問題,哪裡都會讓他感到害怕了。在浩哥這邊也回到了辦公室,在他進門之後,他沒有聽到門關上的聲音,他回頭一看,牙醫抵住門跟著進來了。牙醫一進來就用針麻醉了在浩哥,還對他說鍾宇對我來說是重要的人,然後拿起桌上的配飾狠狠砸向在浩哥......這一切都被記者看到了,牙醫用在浩哥手機給智恩發短信,然後回到考試院。記者一路尾隨後報告上級自己有大新聞,被雙胞胎弟弟聽到了,可是弟弟卻沒有告訴牙醫,他已經對牙醫很有意見了,他想殺了他!
 
姜錫潤走到公用間看到了一本書是鍾宇哥寫的,隨後牙醫就出現並約他喝兩杯,還拿出了老闆娘醃的肉給他吃,姜錫潤不知道這是什麼肉,吃的很香。就在他美滋滋吃著時,牙醫告訴他這是人肉,又說自己是在開玩笑,而這時除了鍾宇哥另外兩名住戶也來了,也說這是人肉,並很陰深的笑著。姜錫潤很害怕就告別了,他走到天台打算給尹鍾宇打個電話,卻打不通,他只能下樓,下到四樓的時候他聽到了裡面有什麼奇怪的聲音,他想起尹鍾宇說的話走了進去,隨後就看到除了牙醫與鍾宇哥外兩名住戶搬著實體走了出去。他頓時鬆了口氣覺得自己沒被發現,準備離開,卻發現背後牙醫扔在網球看著他!而那兩個人也回來了,他們說不知道這個身體能分幾袋呢?姜錫潤心裡害怕的不行了,牙醫對他說310的學生,你要騰出房間了...隨即狠狠敲向了他。
 
第9集認知失調
在賓館裡,睡著了的尹鍾宇驚醒,他把智恩當成了牙醫,做出下意識的反應用刀架住了智恩,智恩嚇得很厲害,她覺得他已經瘋了,她對尹鍾宇說她們應該分開一段時間,就走了。
 
晚上,蘇巡警心裡始終想著上次看監控,只看到車刑警上山的車影,卻沒下山的車影,而監控主人證實了上山之後只能回頭,沒有路開走。她覺得很奇怪於是一人開車上山,遇到了一位很熟悉山裡的冒險客,他告訴蘇巡警這裡有一處隱蔽的地方,蘇巡警便一人前往,最後發現了車刑警的車,她馬上給刑警隊打了電話。
 
尹鍾宇讓智恩離開後回到房間,他拿起手機發現姜錫潤給他發了短信說自己與304大叔們喝酒很開心。尹鍾宇第一反應是覺得他瘋了,後來又覺得不像是他發的,決定返回考試院救姜錫潤出來,走前還帶上了剛剛架住智恩的刀。尹鍾宇回到考試院做了很久心裡建設,拿著刀上樓了。路過樓下,有一位做禱告的大媽嫌考試院經常有奇怪的噪聲而抱怨,她看到尹鍾宇手裡的刀嚇了一跳。
 
尹鍾宇回到了三樓,他發現裡面很安靜沒有人,忽然姜錫潤出現了,尹鍾宇看到他完好無損突然有了如果他跟其他人是一夥的,那他現在該怎麼辦的想法。同時,姜錫潤還不停的勸尹鍾宇留下,與他一起開心的住在考試院。經歷過太多可怕的事,尹鍾宇十分敏感,他完全不聽姜錫潤的話,轉身就走!而留在原地的姜錫潤還在苦苦哀求,卻走不動,原來他的腳被弄傷牽制住了,姜錫潤很絕望的哭了。這時牙醫從房間裡出來說「你沒有完成任務,要受懲罰。」隨即一手抓住了他的頭。畫面一轉,313的強姦犯大叔發現了原先住在310的黑道大叔原來沒死,起了折磨他的心,他捅了大叔一刀,遭到反抗後,砸暈了大叔。就在他還想進一步加害時,負責監督他的檢察官打來了電話,要他給他腳上的電子腳鏈充電,大叔不耐煩還邊說著中文「要盡快離開這裡」恰好被老闆娘聽到了,老闆娘跟他廢話了一陣子就離開了。
 
老闆娘來到了關著黑道大叔的地方給他喂肉,卻發現大叔身上多了不屬於自己弄的傷痕,明白了是313住戶搞的,很生氣的離開了。樓下306的雙胞胎弟弟來到了他哥哥的地方找到了他哥哥藏好的內存卡,裡面都是牙醫犯罪的證據。原來他上次與記者達成協議,把證據給記者,記者就寫他想要的東西。
 
警察發現了在浩哥死亡了,還是針管插在脖子上的死亡方式。蘇巡警催促快點破案,而刑警卻不緊不慢不想擴大影響。姜錫潤被牙醫帶到了四樓的地方,像拔310大叔的牙一樣拔他的牙。
 
尹鍾宇走到了智恩樓下,想給智恩發短信卻忍住了,他去了網吧過夜。第二天他坐在公園裡,得知了在浩哥死亡的消息,他馬上知道是牙醫做的,再回想一下昨天姜錫潤的表現,他確定是有點什麼,馬上打電話報警,卻因沒有證據,不被受理。而此時母親打來了電話,他只能委屈報平安,不敢讓母親擔心禍害母親。
 
老闆娘遇到了樓下做禱告的大媽,大媽似乎知道了什麼,老闆娘就把大媽以上次一樣的熱情,騙她去了KTV唱歌。尹鍾宇去到了在浩哥的葬禮,洗手間裡他突然精神分裂的對著自己說,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殺的...被參加葬禮的人看到了。
 
考試院裡牙醫對著姜錫潤讀尹鍾宇的書,這時雙胞胎弟弟來了,就讓他看住姜錫潤,帶上工具就走了。牙醫走後,雙胞胎弟弟接了姜錫潤的束縛,說讓他走。姜錫潤馬上踉蹌走了出去,走到一半遇到了老闆娘,他向老闆娘求助,老闆娘假意幫助他,最後卻在他以為逃過一劫的時候抓住了他並殺死了。
 
派出所內又出現了貓被毒死,蘇巡警想到了尹鍾宇上次在警局流連的時候說的害怕,給尹鍾宇打電話,可是此時尹鍾宇已經完全不相信警,他沒接電話。此時記者與雙胞胎弟弟約好見面,他把東西給了記者就走了,記者立刻在車裡寫稿子,這時牙醫出現殺害了他,並報警了。手段十分殘暴。這時剛好他遇到了軍隊同期很好的夥伴,兩人酒館聊天,他把在考試院的事都告訴了夥伴。就在這時接到了智恩的電話,智恩被牙醫抓了!牙醫抓走智恩徹底觸碰到尹鍾宇的底線,尹鍾宇與夥伴立刻回到考試院。尹鍾宇在樓下想「這次他是真的無路可逃無處可去了」
 
第10集煤氣燈(結局)
尹鍾宇與夥伴在考試院門外停留,尹鍾宇最後打了一個電話給蘇巡警,告訴自己回到了考試院。此時,蘇巡警正在記者被殺的現場,她對鍾宇說千萬不能回去,那些人完全就是殺人魔集團。鍾宇表示他女朋友被關在那了,目的就是要引他回來,這件事才能解決。聽完這電話蘇巡警隻身趕往了考試院。
 
尹鍾宇與同伴上樓了,在樓梯上他撿到了一個網球,他已經知道這些人就在埋伏著。他與同伴警惕著回到了房間,房裡他的電腦開著,上面有一句話「我在等你」隨後尹鍾宇出去查看,而同伴留在了房間,更拿了放在他桌面上,那些被加過料的飲料,馬上的同伴就變得全身無力昏昏欲睡,尹鍾宇馬上把門鎖好,他聽到門外有沉重的腳步走到門外,並!停住了。尹鍾宇屏住了呼吸,突然門板被不斷地砸開砸開,直到砸出一個大洞,那名雙胞胎弟弟從外面伸出手把門擰開了。除了他還有那名313強姦犯大叔以及牙醫,他們對他露出詭異的笑,而牙醫更是表示想要救智恩,就把同伴給殺了!尹鍾宇在驚慌之餘選擇了衝破重圍,大力襲擊他們!卻被牙醫徐文祖拽向了他自己的304號房,兩人在裡面撕鬥,尹鍾宇最後敗下陣來,他被牙醫拖出了房門,這一刻他前所未有的絕望。他被徐文祖帶到了四樓,而智恩在旁邊的牙椅上躺著,神志不清。徐文祖拿出了那串,他每抓一個人就拔下來的牙齒串成的手鏈戴到了尹鍾宇手上,對尹鍾宇說了一些讓他更絕望的事。
 
此時蘇巡警趕到了考試院,她上到三樓,發現了有拖沓過的血跡。她馬上拿出了槍,看到老闆娘也不再禮貌對待,直接逼問她尹鍾宇在哪,最後卻遭到了老闆娘與雙胞胎弟弟的雙重夾攻,被打暈帶到了地下室。地下室裡還關著310的黑道大叔安會鐘。蘇巡警醒來後發現自己被綁在地下室,旁邊還有安會鍾大叔,立刻掙扎了起來。
 
此時三樓,那位雙胞胎弟弟給所有房間澆上汽油,拿出手機想查看那位記者寫的報告,一搜索發現記者死掉了,原來自己所作所為都被徐文祖掌握在手裡了……蘇巡警這邊快要掙脫了的時候,強姦犯大叔來了,她立刻加快速度掙脫了,然後裝暈。而那大叔卻起了色心想要對她做點什麼,蘇巡警看準機會戳破了他的眼睛,但很不幸一番掙扎後,仍然被打暈。就在大叔把再次暈過去的蘇巡警鎖回裡面時,老闆娘捧著一盤熱水開心的下來了。她發現大叔又動她的東西了,她十分生氣,把熱水倒在大叔頭上,馬上拿起旁邊的扳手,狠狠敲向大叔,大叔眼睛受傷加上近視,完全不懼戰鬥力,很快就被老闆娘敲死了。而被鎖在裡面半昏迷的蘇巡警,隱約聽到了有敲打的聲音。
 
殺了強姦犯大叔後的老闆娘回到三樓,遇到了從樓上下來的徐文祖,他對老闆娘說「現在差不多該結束了,要去看303住戶嗎?」並告訴她,303在廚房。老闆娘相信了走向廚房卻發現沒有人,立刻火大了起來,她大聲問是不是想造反了!到廚房裡選了一把刀,一路走進房間裡尋找無果,最後不耐煩衝了出去的時候,被埋伏好的文祖敲死了,倒在窗台。不久雙胞胎弟弟回到三樓看到了大媽倒在了窗台,他已經意識到自己很難活了,他走到天台找到了徐文祖,捅了徐文祖一刀,卻被騙了,其實根本沒捅到,反被徐文祖殺害。
 
蘇巡警掙脫了,她發現安會鍾昏迷不醒,而他們依然被鎖在裡面,門外強姦犯大叔卻已經死了,她用力伸手撿到了在外面的扳手,把他的屍體摞了過來,然後用扳手敲壞他腳上的電子腳鏈,觸發警報讓警方知道有人毀壞電子腳鏈,警察馬上出動了。而四樓,徐文祖與尹鍾宇對打了起來,他們互相打鬥,一次機會尹鍾宇手上摸到了牙醫的手術刀藏在手裡,借了機會割了牙醫喉。一切都恢復平靜了,這時警察也趕到了現場,大家都知道了這裡的人都是變態殺人魔。
 
大家獲救後,刑警開始介入調查,確認尹鍾宇的情況,他們去詢問安會鐘,安會鍾指證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想殺害他的,為尹鍾宇做了證。與尹鍾宇有接觸的人也被叫去錄口供,蘇巡警也去了,在錄口供的時候蘇巡警得知了殺人的事有與以往殺人不同的地方,似乎有點像新手……這讓蘇巡警又起了疑,她去探望尹鍾宇的時候,直接詢問了尹鍾宇「他們都是徐文祖殺的吧」尹鍾宇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與蘇巡警道別了。他離開後蘇巡警發現自己手上還有一本尹鍾宇寫的小說,立刻打算上樓還他,在醫院大堂,她看到電梯上行裡的人似乎是徐文祖。最後她把書還給了鍾宇,發現了他手上帶的用牙齒做的鏈子,跟她昏迷時聽到的聲音很像,她開始很不安了。而在病房的鍾宇,對著電腦不斷地敲下死吧死吧死吧,並發出享受的詭異笑聲,他變成了新的徐文祖!
 
【圖片cr:tvN,部分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台劇 天堂的微笑】劇情.人物介紹~修杰楷、林予晞、唐振剛、方志友、黃尚禾
《天堂的微笑》 為了愛,我願意賭一次 我不能左右未來,但我可以留下最好的愛 知道生命即將面臨終點,選擇笑著面對    趙承舒在得知...(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