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心靈法醫》劇情根據法醫朱明川的小說《聽屍》改編,講述了鵬海市法醫明川破案無數,成為遠近聞名的「聽屍者」,卻因「殺人醫生」案被刑警隊長羅筆芯懷疑,筆芯為徹查明川,搭檔明川破獲多宗離奇案件的故事。
 
明川,鵬海市警隊法醫,技術出眾,天賦異稟。當明川站在屍檢台前,他就成了鵬海市遠近聞名的「聽屍者」。
憑著微小的線索就能找出真相,破獲了一個個離奇的案件。但除了探尋真相之外,他還關心一些與法醫無關的事情——死者的遺願,生者的遺憾。
對活人的疏離和對死人的溫暖,讓明川成為一個神秘的存在。沒有人能瞭解他的過去,也沒有人能預測他的將來。
適時,鵬海市發生一起連環殺人案,兇手在短短幾年的時間裡接連殺了4、5個人,每次都會將被害人開膛破肚。這些案件作案手法十分獨特,警方判斷兇手曾受過醫學專業的訓練,稱之為「殺人醫生」。
「殺人醫生」案吸引了初來乍到的刑警女隊長羅筆芯的注意,她將目光鎖定到神秘的明川身上,並開始在工作和生活中關註明川 。
 
心靈法醫
【分集劇情】
第19集秦羽急救被困羅筆芯 羅筆芯徹拒絕分手秦羽
薛媛說出了葉太太那麼恨大兒子的原因,僅僅是因為李曉北阻止其與初戀情人高建林在一起,而李曉東卻很是支持母親的決定,而那個高建林是美國的博士,在李曉北的父親去世時還特意從美國飛回來幫忙,但是李曉北就是很討厭他。至於薛媛倒是有很充足的不在場證明,大家把懷疑的目光放在了葉太太身上,她對於兩個兒子的死亡態度區別很大,而且還希望秦羽出具李曉北自殺的報告,就算她沒有明目張膽地要求過秦羽。明川這樣的分析讓秦羽很是不開心,這意味明川在質疑他的專業。
 
羅筆芯追出大樓拿糖安慰秦羽的心情,這讓秦羽重新燃起了追求的希望,立即邀請羅筆芯一起共進晚飯,羅筆芯被秦羽要求打扮了一番,又恰巧在餐廳遇見明川,三人相遇氣氛更加尷尬,秦羽邀請明川一處吃飯,明川卻爽快答應。一頓飯吃的更加彆扭,秦羽的朋友各種炫富對著警察的職業也有點不明意味的諷刺,羅筆芯對於秦羽的話沒有拒絕,不僅如此,晚飯過後還與明川分頭行動各自回家。
 
明川心情失落走在路上卻突發地震,大家都在忙著逃離大廈,只有羅筆芯不幸被困在電梯裡,掙扎不行也無人進去救她,口口聲聲說愛羅筆芯的秦羽卻只會站在樓外面等待救援隊救援,明川趕到時發現人群中沒有羅筆芯的身影也不顧秦羽的勸阻就要進入大樓去救羅筆芯。電梯中的羅筆芯狀態越來越不對勁,由於電梯缺氧羅筆芯呼吸急促心慌,明川著急地每層樓電梯尋找羅筆芯,明川艱難掰開電梯大門卻救出了一對母女,而羅筆芯被秦羽救出。
 
大傢伙在收拾餘震後的辦公室,明川和黃小蓉到達停屍間,由於地震停電,屍體指甲呈現出紫色,而且有活性炭的痕跡,可能是某種手捲煙留下的痕跡。小白查到李曉北從國外買過一批稀有煙種,而李曉北本身是不抽煙的,只有葉太太抽煙。明川和羅筆芯走在路上討論案情,羅筆芯時不時將話題引向感情問題。羅筆芯在接到秦羽的電話之後要求明川陪自己去一個地方。
 
彈著鋼琴的秦羽總是會讓羅筆芯想起曾經,秦羽再次拿出戒指請求和羅筆芯在一起,羅筆芯和秦羽當年的分手,秦羽就說過要在最合適的時間遇見合適的人才行,羅筆芯直白講明自己與他不再合適。秦羽得知答案也爽快放手,而明川的心情明顯輕鬆許多。大家又回到的了熱熱鬧鬧的聚餐氛圍中。明川突然想到用李曉北買來的煙草進行試驗,終於知道了自己在案發現場聞到的味道。在重放案發現場監控時發現不對勁,監控視頻被人動過手腳。
 
葉太太的相好高建林是個什麼科學家,那麼疑點被鎖定。明川在大家搜查高建林資料的時候獨自一人去找葉太太。羅筆芯消息高建林肺癌晚期臥床很久沒有犯案可能,明川見到高建林表明自己是李曉北的朋友,高建林很和善地讓明川轉告李曉北不要因為自己再和母親鬧不愉快。明川和羅筆芯一離開,葉太太就去到病房。並且主動約見明川和羅筆芯。
 
第20集母子悲劇源於缺乏溝通 雨夜新案件死亡兩人
葉太太約見的地點是在墓地,因為兩個孩子父親去世的時間早,要不是高建林的幫襯自己不可能養活大兩個兒子,李曉北不同意兩人的婚事,自己也本想算了,但是高建林的身體越來越差自己想給高建林一些安慰,但是李曉北堅持不肯,甚至威脅支持自己的李曉東。但是李曉北是個極其孝順母親的孩子,親手為母親捲煙,他真的是對母親失望才自己服下毒藥
 
大家對李曉北要自殺的原因都覺得很奇怪,琢磨來琢磨去也沒有最合理的解釋,人的心靈是最複雜的。李曉北從小到大就喜歡完全地保護掌控家人,因為自己從來沒有選擇所以不想要家人擁有選擇,正是這樣壓抑的環境讓家人都活得十分痛苦,李曉北的執念讓他堅決不同意家庭不完整,而他在家庭中扮演的是父親的角色,恰恰是因為這樣讓人忽略了他也是個孩子也需要人疼,為了母親能收穫幸福自己選擇了死亡,其實母子之間都深愛著彼此,很多話沒有說出口才導致了這麼長久的隔閡。
 
大雨中的鵬海市再次發生一起案件,死者男性趙德龍,四十一歲,是鵬海市美術學院油畫系副系主任,女性死者劉奕,十九歲,鵬海市美術學院油畫系學生。現場有發現很多腳印,基本是四十二碼的腳印,還有剎車痕跡。而因為學校電路故障沒有監控視頻不得能得到更多線索。兩名死者的出現增加了辦案的難度。男性死者是心源性心臟病發,排除他殺,女性死者就是因為胸口的刀傷,二者死亡時間很是接近。趙德龍在校外利用他人的名字開辦了四所藝考培訓學校賺的不少,小白猜測是不是劉奕利用自己與趙德龍的關係以作威脅,趙德龍情急之下殺人,而自己因為情緒激動死亡。
 
丁春秋在死者家中詢問趙德龍妻子孫倩,她根本相信丈夫會和學生有特殊關係,因為學校很遠趙德龍也經常沒有回家,至於劉奕對於趙德龍確實很好,她是趙德龍資助的貧困學生,兩人都把其當作辦個女兒看待,面對丁春秋的問詢,趙太太情緒越來越失控,她一直嚷嚷著丈夫對自己很好憑什麼要受人詆毀。趙太太的情緒激動到無法繼續回答問題,只好由趙太太的弟弟負責招待丁春秋,據他的回憶趙德龍好像和一個叫蔣暉的學生發生爭吵。
 
丁春秋觀察趙德龍的房間內顏料擺放整齊,可見他是個嚴謹的人,丁春秋回憶起趙德龍屍體握刀的方式不可能是殺害劉奕的,所以現場有第三人的存在。丁春秋將蔣暉帶到警局,蔣暉承認自己因為論文發表署名的事與趙德龍吵架,據他的交代得知劉奕還有校外的男朋友黃子漠。等丁春秋和小白找去時他竟然落荒而逃,只是最終還是被帶回警局。黃子漠情急之下說漏嘴自己在案發當晚去過現場,但是自己根本連人都沒見著,自己每天都是玩能找劉奕這樣的女朋友很是幸運,但是自己早就懷疑劉奕和趙德龍有關係,但是劉奕不肯對自己說實話,於是在劉奕的手機裡安裝了追蹤軟件,案發當晚自己跟著軟件追蹤去正要爬進工作室找兩個人算賬的時候發現劉奕和趙德龍已經死亡,黃子漠的證詞看上去比較可信。
 
丁春秋無意發現現場有一副畫掛著有些歪斜,這幅畫很是值錢,所以有可能是盜賊干的。但是現場的自行車痕跡查證是蔣暉留下的。蔣暉解釋自己沒有殺人,只是想去拍攝劉奕和趙德龍不正當關係的證據這樣就可以報復趙德龍,那晚也是聽見別的女生討論兩人的事情自己才追過去拍照,並且也拍攝成功。丁春秋替孫倩感到可悲,被自己深愛的兩個人同時背叛。孫倩已然自暴自棄,弟弟孫鑫看不得姐姐這樣頹廢的樣子,孫鑫恨趙德龍沒有幫助自己,脫口而出應該早點殺死他。
 
第21集孫鑫因誤會殺害姐夫 潛水中被離奇燒死
孫鑫脫口而出應該早點殺掉趙德龍,孫倩才知道是弟弟將丈夫殺死,姐弟兩抱頭痛哭,這樣的真相讓她更加痛苦情緒徹底崩潰,大呼是自己的錯。警局在討論蔣暉所拍的照片,明川在照片中看見一個陌生的人影,技術部門將其做照片還原。明川到達案發現場仔細勘查,丁春秋帶人去到孫倩家,發現地上有血跡和碎片。明川探的趙德龍在三十歲時就開始聽力衰退,劉奕的體檢報告也顯示聽力開始衰退,而且這是遺傳性的。丁春秋到達孫倩的老家,這個時候的孫倩看上去有些冷靜,弟弟孫鑫並不在家,回去的路上正好碰見丁春秋,情急之下拿到挾持人質企圖逃走。
 
明川堅持在警局等待最後的DNA結果,確定趙德龍和劉奕是父女關係。而孫鑫堅持要和姐姐談判,但是挾持的人質有心臟疾病,情況刻不容緩,在丁春秋的談判下孫鑫同意有一位醫護人員來治療,羅筆芯假扮醫護人員接近孫鑫,孫鑫對待羅筆芯不是十分信任,羅筆芯在判斷如何吸引孫鑫的注意的時候他的情緒更加激動,羅筆芯只好不再偽裝用孫倩開導孫鑫,而且告知其趙德龍和劉奕的關係並不骯髒而是父女。這個消息讓孫鑫不屑一顧甚至難以置信,人質的呼吸更加短促,羅筆芯拿著礦泉水慢慢靠近,孫鑫的吸引力轉移在羅筆芯拋開水孫鑫去接的那一個瞬間成功解救人質抓獲孫鑫。
 
孫鑫坦白趙德龍借給自己的錢都賭輸了,後來也不借錢給自己,卻把錢給了劉奕,他得知畫室有一副值錢的畫才去的,而聯繫劉奕的母親得知趙德龍二十年前去採風的時候無意與劉奕母親在一起懷上劉奕。孫鑫一直強調自己不是有意殺人,只是為了那幅畫,正是他這樣的行為毀了姐姐的幸福和兩條無辜的人命。孫鑫在進入畫室時目睹了趙德龍和劉奕的擁抱以為兩人關係不正常,衝出來毆打趙德龍,劉奕維護趙德龍時孫鑫情緒激動拔刀殺死了劉奕,而本來回憶心臟病的趙德龍受不了女兒的死亡一下心梗病發,本來有機會掏出急救藥吃下也被孫鑫阻止。接著他又擦拭現場佈置好一切離開。
 
孫鑫畫著畫和姐姐說當時真以為趙德龍背叛了姐姐,當初孫倩和趙德龍結婚的時候孫鑫就百般不同意,他固執地覺得趙德龍搶走了姐姐和自己的幸福,弟弟太過於依賴姐姐,就是這樣姐姐還是很愛弟弟,但是人總歸要長大不能一輩子依賴別人,更不應該懷有對趙德龍的恨毀了整個家庭。孫鑫和死去的趙德龍心靈面對,他知道錯了,而趙德龍其實一直以來都很愛孫鑫曾經勸說孫鑫學習畫畫而且包容孫鑫的一切,這些孫鑫現在才想明白,本來有機會會成為幸福的一家人,他跪問趙德龍他還能認自己這個弟弟嘛,趙德龍沒有回答。
 
一名男子在潛水突然發生意外,其妻子趙露露見到遺體的第一句話就是詢問賠償問題,律師指明王偉在下水之前教練就已經發現問題,但是王偉執意下水,潛水中心只好讓王偉簽署免責協議,趙露露抓住免責協議也不能逮捕沒有責任,趙露露拿筆刺傷律師,揚長而去。趙露露被帶到警局,因為愛人死亡太過傷心可以理解但是刺傷別人就是暴力行為。趙露露說即使丈夫是搞科研的,但是沒有去潛水的必要和習慣,據潛水中心說他下水之前就已經很難受。
 
王偉的屍檢報告新鮮出爐,減壓病病人的肺部結構和王偉的結構有區別,明川詳細解說了減壓病的特徵,而王偉卻與之不同,他的死亡原因居然產生了熱水腫,是燒傷而不是潛水,丁春秋提出王偉首先是燒傷再去潛的水,但是他自己不知道傷情,而其妻子只關心賠償問題。那麼問題的調查方向就是王偉在何處燒傷的,明川在王偉的體內提取了高分子材料,而王偉的公司就是研究這方面的東西。明川和小白去到王偉公司,這間公司處處都有監控,而公司的老總鄭虎也是長期服藥的樣子,他也答應把監控和新藥物的小樣都送至警局配合調查。明川觀察到鄭虎的秘書舒佳和鄭虎的關係不一樣,而且舒佳身上有一塊疤痕。
 
第22集趙露露威脅小白作偽證 真相大白王偉死於意外
小白認識趙露露還去到她所住的酒店慰問她,趙露露的態度一如既往地強硬一味地將責任怪罪在潛水中心。她哭著問小白也覺得自己只是要錢的女人嘛,她也有自己的苦衷,人死在潛水中心,中心不道歉反而理直氣壯這是讓趙露露嚥不下氣的地方,小白心疼趙露露自然是相信她的,他讓趙露露靠著自己的肩膀,安慰了一頓之後又將其扶回房間,趙露露以自己難受為由暗示小白留下,又問起小白案情方面的問題,還要求小白求法醫幫自己開具一個中心有責任的報告。小白不遵從強調這是違法,小白一拒絕趙露露原形畢露,說自己已經將小白剛剛和自己親密的接觸都拍下了,要告小白猥褻自己。
 
大傢伙到底聚餐唯獨小白心事重重,丁春秋這個妻管嚴再次成為大家的開心果。原來這次聚餐是為了明川的生日,大家正熱熱鬧鬧地慶祝,小白收到了趙露露的短信。鍾局悄咪咪地對羅筆芯說談戀愛要報備而且強調兩人很配叮囑羅筆芯千萬要抓住明川。小白猶猶豫豫告訴了明川事情的原委,龍川陪著小白去見趙露露。小白知道趙露露的套路,雙方談判不好進行,趙露露威脅要將視頻發在網上,明川勸住趙露露不要為了那些錢這樣做,只是趙露露要來賠償金不只是為了自己,還有很多現實的因素要她考慮。明川聽完之後答應會給其一個滿意的答覆,趙露露同意給八天的寬容時間。
 
鍾局和丁春秋還有羅筆芯都知道了這件事情,丁春秋激動地讓趙露露發出去,鍾局還保持冷靜讓小白先放棄這個案件,不怕萬一就怕一萬,趙露露真把視頻發出去小白就算是毀了。明川認為趙露露無非是想有人為丈夫的死買單,但是為什麼他提出的時間是八天。王偉公司提供的藥物和王偉屍體內提出來的物質不一樣,但是也不能排除公司的可能性。小白主動提供了鵬海兩個月以來的火情,潘樸也拿來了舒佳的就診記錄。小白臉色不對勁,黃小蓉關心小白的身體狀況,但是小白的心情十分不好也拒絕了黃小蓉的好意,黃小蓉怎麼勸說他都沒有用兩個還因此爭吵起來,黃小蓉要小白證實自己的勇敢邀請他一起去看恐怖片。
 
舒佳在醫院做過一次植皮手術,因為燒傷脖頸需要植皮,還有個男的和他一起來過也是燒傷,而這個人就是王偉,他是吸入式的燒傷很是奇怪。就診報告詢問時佳是怎麼回事,舒佳很坦白地說自己和王偉是戀人關係,利用公司的技術自己在外租了一件房間研發。經過調查舒佳確實沒有撒謊,房間也被整理過線索很是難找,但還是在地下室找出來了和王偉體內一樣的材料。羅筆芯和小白說準備把這件事情調查結果告知趙露露。小白已經想通要勇敢面對趙露露的威脅。
 
黃小蓉告訴來找明川的羅筆芯,明川帶著全市潛水會員的名單,找到一家場館負責人一眼就認出趙露露,她可是資深的人潛水者,而王偉給趙露露求婚的照片還保留在場館,而且負責人還提到王偉根本不會潛水他連游泳都不會。等找到律師再次詢問情況的時候,律師很激動地說王偉這樣急切地要弄到深潛證的人太少見了。明川回警局告訴黃小蓉和小白情況,還帶著小白和其他警員再次去到現場,連一絲毛髮都沒有放過。而那間房曾經住過八個人,和舒佳同房的不是王偉而是其他人,那麼舒佳和王偉根本不是戀人。舒佳再次被喊來警局又帶著大家去到一個新的地方是個實驗室,而之前那個地下室是一個宿舍。
 
明川把王偉和舒佳的做法告訴了鄭虎,還有其他事情也一一告知,鄭虎不但沒有表現的很吃驚而且還表示不追究舒佳的刑事責任,鄭虎的反應很是奇怪,明川故作笑意地看著鄭虎,鄭虎終於忍不了就要交代實情,其實是鄭虎因為公司產品無法量產上市偷偷讓王偉在外面搞了那個實驗室。鄭虎隨著明川去到警局和趙露露交代了實情,他是為了幫助公司改進產品性能才會發生意外,發生這樣的意外沒人送王偉去正規的醫院接受治療,趙露露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崩潰,鄭虎將公司股權書拿出來讓趙露露簽字接受並且真誠道歉,明川告訴趙露露自己知道趙露露很愛王偉,而且設置八天的時間就是為了兩人之間的結婚週年。趙露露即使簽下了股權書還是扔下了這事沒完的狠話。
 
第23集鄭虎被害失憶 明川尋找真相
小白送趙露露離開時她終於對小白道歉,小白想要知道趙露露那麼需要錢的原因是什麼,趙露露淡淡地回復自己已經釋然不想再回答什麼。大家終於可以再次開開心心地一塊吃火鍋聊天咯,不光羨慕著趙露露能繼承那麼一大筆財產,還探討起男人出軌的好壞問題。第二日一早,羅筆芯上班時就遇見了正在等待她的舒佳,鄭虎已經好幾天未見人影,舒佳擔心其是否出了意外,羅筆芯被舒佳纏著沒辦法只好讓小白去鄭虎家找找人。結果家中也無鄭虎,他妻子也不知其去向。舒佳倒是很執著還在等待鄭虎消息,但是警隊接到新的報警電話出勘現場。
 
舒佳和鄭虎妻子兩個女人對鄭虎的態度完全不同,一個極其關心一個漠不關心,舒佳得知鄭虎去世的消息時立即就暈倒了。明川到達案發現場,案發現場有搏鬥的痕跡,明川讓大家保護好現場不要被破壞,就要將屍體搬運離開現場時,屍體的手突然自主搭下,明川懷疑死者沒有徹底死亡,對其進行呼吸測試時,原本死去的屍體自己醒來劇烈咳嗽。舒佳醒來得知鄭虎未死亡的消息激動詢問,哪知鄭虎從昏迷到徹底甦醒了。舒佳跑去握住舒佳的手,但是鄭虎卻完全不認識似的扒開了她。
 
鄭虎不認識舒佳卻還認識自己的妻子,明川將一切看在眼裡,他對舒佳解釋鄭虎這是假死現象,腦皮質受損能否恢復記憶很難說。舒佳打斷羅筆芯和明川的話,她似乎知道誰是兇手。當時在辦公室與鄭虎吵過架的傑克十分有可能,因為鄭虎為了兌換趙露露的大量股權變現讓傑克很不滿意,嫌疑轉到傑克身上,於是丁春秋帶人去其入住的酒店實施逮捕,傑克在被追逐過程中撞車倒地被捕。
 
傑克很快承認是自己殺害鄭虎,,因為鄭虎變現行為讓公司可能受損,自己一時氣不過將鄭虎推倒在地,眼瞧著鄭虎被石頭磕中流了很多血自己一害怕就離開了。至於但是明川判斷鄭虎在假死之前還被人用手掐過,傑克完全不承認。明川找到失憶的鄭虎對其進行心理暗示,他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等羅筆芯將傑克的照片給他比對時,他也同樣沒有印象,鄭虎反映自己的記憶已經回到了創業前。
 
鄭虎的妻子麗麗突然衝進病房嚷嚷著不同意將股份變現給趙露露,兩人因此發生爭執,麗麗提出要離婚而後揚長而去,舒佳深愛著鄭虎她偽裝成護工照顧鄭虎。明川再次回到案發現場尋找些線索,如果鄭虎是在昏迷之前被傑克掐脖子的話那麼他一定會努力去掰開手指以求解脫,但是傑克的手沒有痕跡,就說明現場還有另外的人在鄭虎昏迷之後對其實施傷害。明川尋著加害人的腳步在附近勘查,居然找到了加害人的鞋印,他告訴羅筆芯可能是趙露露要試圖掐死鄭虎。
 
趙露露當時根本沒有想要與鄭虎和解,愛情使人盲目這就是趙露露要報復鄭虎的最好解釋。明川等人到達趙露露家中時,已經沒有人的影子,明川在房間櫃子中發現一枚碎了的珍珠戒指,,對趙露露的鞋進行比對時確認現場鞋印的主人,大家才想起如果趙露露知道鄭虎沒有死亡那麼可能進行二次傷害,大家緊張趕到醫院的時候,只是一位普通護士在進行治療。而醫院中有一封趙露露留下的信,趙露露曾經想過要死,但是看見了鄭虎和舒佳的甜蜜才明白她只是很懊悔為何要為了重做一枚戒指而失去王偉,舒佳無法釋懷選擇死在大海中。
 
第24集明川乾屍案嫌疑再次加深 明川不在場人證物證俱全
趙露露拋開一切自殺,小白卻拚死將其救回,他還帶來了王偉早已準備好的完整的戒指,王偉深愛著趙露露為了她的愛好去學習為了她的一切努力。而舒佳也深愛著鄭虎不論鄭虎是否記得自己,都要守護在其身邊,她對羅筆芯敞開心扉從前的自己很懦弱,面對愛情也不敢追求,只知道等呀等呀不知道表露心意,聽完舒佳的話羅筆芯也若有所思。光明市的年度表彰大會隆重舉行,陳懷遠因為乾屍案心事重重,他身懷癌症臨死前的心願就是破獲乾屍案。
 
陳懷遠徒弟也是光明市刑警大隊隊長宮城在清吧中無意看到裡面明目張膽貼著乾屍照片,其中一張有明川的身影,宮城一邊走一邊想像著愛情,在他的心中明川嫌疑加深了許多。明川等人的聚餐,小白醉酒不省人事,丁春秋對年輕人的思想越來越想不明白還叮囑黃小蓉在下次看恐怖片時不要在嘲笑暈倒的小白了。羅筆芯的心事還是很重,她要明川送自己回家又憋著話沒說出口。
 
羅筆芯在車中實在不好開口只好要明川與自己一起散步,羅筆芯無意中提出舒佳的做法認為她比自己更加勇敢,好奇地地問有沒有舒佳那樣的女孩喜歡明川,明川不知如何回答但卻覺得舒佳那樣的女孩也挺好。羅筆芯別彆扭扭地說出如果自己離開鵬海離開明川可能會覺得不習慣,就在要說出表白話語的緊要關頭,宮城打來電話叫走了羅筆芯。
 
宮城陳懷遠的診斷報告交給羅筆芯,羅筆芯不敢相信陳懷遠突如其來的病情,接著宮城又拿出帶有明川身影的照片,照片拍攝日期是九月二十三日,明川在當天卻有完美的人證和物證,而死者劉斌的拋屍現場是在湖心島,酒吧只不過是他最後出現的地方,明川去勘察現場也應該去湖心島才對,而且除了刑警隊內部的人沒有人知道劉斌失蹤的最後地方,明川是如何找去的引起人的懷疑,這也無法解釋明川是作為法醫因為好奇乾屍案才去的酒吧。
 
宮城和羅筆芯連夜趕回鵬海,剛來鵬海的羅筆芯就是為了盯住明川的嫌疑,三個月過去羅筆芯對明川有了完全的改變,她根本不相信明川的嫌疑,卻又不得不面對血淋淋的現實證據,一邊是正義和師傅的心願,一邊是喜歡的人,羅筆芯心裡十分難受。宮城一來到鵬海警局就組織大家聚餐,強帶著明川也一起。大家也都好奇乾屍案的進展,宮城話裡有話指著嫌疑人說不定在鵬海。
 
羅筆芯師兄借話題試探明川劉斌案發當天的去向,但是明川有黃小蓉這個充足的人證。但是宮城的話一問出口,整個飯桌的氣氛都十分彆扭。飯畢,宮城和羅筆芯又去到了郎世明家,郎世明還熱情地給他們介紹了明川的過往,明川是被人收養的,而且當初被人發現時髒兮兮像只小貓也什麼都不記得。在郎世明的日記本中也記錄著九月二十三日的明川在外勘察。
 
【圖片cr:心靈法醫官微】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20韓劇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劇情.人物介紹~金秀賢、徐睿知*愛情劇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劇情講述患有反社會人格障礙的童話作家的故事,拒絕愛情的男人和不懂愛情的女人,因與命運背道而馳,超越生死和生計的愛情,尋找失去的靈魂和認同...(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