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法證先鋒3

【分集劇情】
 第16集
- 心靈相通 發現疑點
  倩兒帶法證部人員到實驗室調查,發現燈槽與世恆屍身上的傷痕十分相似。正民以噴灑酚酞測試,發現果然有血液反應。永傑被警方拘留,但他只承認打碎了水蛇標本的玻璃瓶。健保擔心兒子的情況,展風只能協助他在單面玻璃房內聽取永傑錄口供。永傑供稱世恆死前曾與自己見面,世恆無意中發現永傑欲自殺,遂拚命阻止他。健保得悉兒子因壓力而萌生求死之念,既心痛又自責。

 
  國棟銷假 協助健保
  健保向永傑承諾,會為兒子還個清白,父子兩人冰釋前嫌盡在不言中。國棟得悉健保兒子出事,立即銷假回法證部工作,希望盡快為永傑洗脫嫌疑;健保見各同事眾志成城協助永傑,大表感激。
  警方與法證部開會時,學心留神地觀察早前拍下的照片,竟因此有所發現。學心再回到實驗室現場,發覺人骨模型曾遭移動,而她更因此找出殺死世恆的凶器。
 
  偉雄成功 打敗展風
 
  國棟搜證時,發現有一小片白色狀硬物陷入了骨架模型內,於是小心翼翼地把硬物取出,以作進一步化驗。偉雄否決了讓永傑保釋的要求,更指不希望下屬在工作時有偏私的成分,各人無言以對。展風與偉雄在空手道比賽上碰頭,展風被偉雄打得落花流水;眾同事認為展風是畏於偉雄的強權而讓賽,展風向各人展示被打的傷痕,但眾人仍不相信偉雄的實力。
 
  博史鳳萍 成為冤家
 
  翌日各人在警署門外,看到偉雄以空手道捉拿犯人,終不得不讚歎偉雄的身手強勁。倩兒橫蠻地要求展風在偉雄面前繼續扮演自己的男友,令展風大感無奈。
  博史在學心家等候倩兒回家時,突然收到一騙財電話,博史機警地揭穿騙子的把戲後,門鈴卻隨即響起;博史以為到訪的鳳萍是騙子而與她口角,兩人頓成鬥氣冤家。鳳萍質問倩兒為何不選擇偉雄,倩兒直言只借展風作擋箭牌。
 
  女性友人 拒認相戀
 
  國棟從世恆的電腦資料中發現,世恆最後一次登入Friendbook並非使用自己的電腦;倩兒得知世恆原來把與Christy的合照收藏在電腦內,即推想她可能知道Friendbook登入的密碼。
  倩兒與展風一起找Christy問話,但她卻否認是世恆女友,更表示一切也只是世恆自作多情;展風與倩兒再一起推敲桉情,終讓他們發現最有可能的兇手是誰…
 
  閉路電視 查出真兇
 
  倩兒再到宿舍向Peter查問更多資料,而展風則與其他同事加緊搜查疑凶曾有機會出現的地方。康贊在一間廿四小時咖啡店內查出疑凶曾以世恆的密碼登入Friendbook。
  展風即將咖啡店內的閉路電視片段傳給國棟看;國棟雖看不到到疑凶樣貌,但憑一小動作終找出破桉的關鍵…
  永傑無罪釋放,健保亦不再勉強兒子讀醫,父子終解開心結。永傑因世恆而撿回性命,決定代世恆盡最後一點孝道…
 
 
第17集 - 終向倩兒 正式示愛
  展風在警署門外又遇上偉雄纏繞倩兒,倩兒見展風出現如獲救星,立即拖展風並肩離開;展風在這時忽然產生異樣感覺。家雯在興趣班上認識了新朋友鈴,因兩人同生活在單親家庭而十分投契,順興亦因此與鈴母Rebecca認識。下課時有小朋友向母親告發鈴偷吃了自己的巧克力,無辜的鈴否認指控,而Rebecca亦力撐女兒。小朋友家長欲報警救助時,國棟及時出現為鈴證明清白。
 
  順興要求 兒子續絃
 
  Rebecca感激國棟相助,更對他留下好印象;順興與國棟閒聊時談及兩個男人照顧小女孩的不便處,順興乘勢勸兒子早點為家雯找個新母親,國棟只得苦笑。偉雄突然通知展風,要他參與《警訊》的拍攝,康贊等人認為偉雄因追求不遂而針對展風,要他不能與倩兒出雙入對。展風拍攝時因太緊張而弄至不斷重拍,攝制隊伍不禁怨聲載道。展風之後到酒吧與倩兒等會合,聽見眾人大談奮勇捉賊經過,大感不是味兒。
 
  倩兒協助 提升廚藝 
 
  世友生日將至,學心為讓他高興,決定學煮牛扒餐為他慶祝;博史與鳳萍在超級市場內狹路相逢,再為小事爭執,學心與倩兒只得合力解圍。倩兒為助學心,特拍下鳳萍煎牛扒的片段讓她好好學習。
  學心在世友生日當天,打扮得明艷照人;世友靜候學心的美食時,廚房突然傳來驚叫聲…Rebecca等候女兒放學時,看見國棟出現,立即熱情地送上自製涼茶。
 
  展風害怕 倩兒調職
 
  Rebecca看見國棟如何愛錫女兒,不禁對他更有好感;Rebecca帶同鈴到國棟家探訪,令順興與國棟大感意外,順興認為Rebecca有心與國棟多加親近,即提醒兒子考慮與Rebecca發展感情,國棟聽後大感無奈。展風拍攝節目時遇上康贊,康贊把將會有組員調走的消息告知他,展風聽後感忐忑不安。展風怕偉雄把倩兒調走,急得趕往他的辦公室與偉雄理論。
 
  倩兒得知 展風心跡
 
  倩兒見展風冒犯了偉雄,即向他訓示一番;展風終按捺不住自的感情,向倩兒示愛,倩兒恍然明白展風原來一直也十分留意自己的一舉一動。倩兒被展風感動,正式與展風成為情侶。
  飛行服務隊到荒島進行搜救任務時,無意中發現一副白骨;警方接報後把白骨送到法醫的實驗室作詳細檢查,Dr. Leung憑骨骼證實死者為一年輕男性。警方把骸骨資料與失蹤人士資料整理,發現最有可能的失蹤者的家屬竟是世友。
 
  骸骨竟屬 世友弟弟
 
  學心指從沒有自世友口中聽說過弟弟失蹤一事,世友只好把多年來掩飾的傷痛回憶告知學心;原來世友一直相信弟弟Jay是玩獨木舟時失蹤,沒有可能被埋屍荒島之上。因警方多年前調查此桉時亦得不到任何結果,因此世友對弟弟仍在世之事抱有希望。未幾學心收到Dr. Leung來電,指DNA對比結果,骸骨證實是屬於Jay,世友得知後不禁大感愕然。
 
 
第18集 - 世友拒信 弟被謀殺 
  世友因為胞弟Jay的骸骨被發現而到警署再次錄口供,世友道出當年弟弟的三名好友亦因Jay失蹤之事而分別錄口供,證明Jay是獨自一人玩獨木舟時失蹤;而眾人聽後均不明白為Jay為何竟被埋屍在荒島上。國棟細看從骸骨附近所搜獲的物品,發現有兩張已褪色的購物單據,國棟吩咐正民盡快以儀器將單據內容復原。世友母親得悉找到Jay的骸骨後,立即從外國趕回港;世友看見母親傷心地哭成淚人,對她的健康更為擔心。
 
  國棟發現 死者行蹤
 
  Jay的驗屍報告完成,學心立即向國棟與倩兒等人作解說;眾人得悉Jay死前應經過一段時間的痛苦與折磨,無不黯然神傷。國棟憑修復的購物單據中,得悉Jay在死前曾於南丫島出現。世友母親因傷心過度而暈倒,學心匆匆趕至醫院探望;學心把驗屍結果告知世友,世友聽後用力拳打大樹發洩內心悲痛,學心只得努力安慰他。
 
  倩兒不滿 展風艷遇 
 
  倩兒與展風到健身中心找Alex、Bowie及Michelle問話,三人對Jay之死均感無奈;Michelle更自責當天沒有留下陪Jay一起出海。Alex告知倩兒,指Jay曾與南丫島一船家口角,指船家有殺人嫌疑。康贊等人找不到曾與Jay口角的船家,只知該人多年前已回到內地生活。倩兒與一眾同事到酒吧消遣,各人無意中洩露了展風曾與女拳手玩樂,倩兒聽後向展風大興問罪。
 
  順興要求 兒子主動
 
  展風為平息倩兒疑慮,竟在街上親吻女友以表明心跡,豈料卻被康贊等人碰個正著,令兩人尷尬不已。
  Rebecca接鈴放學時,一不小心差跣倒地上,幸得順興及時將她救回。順興得知Rebecca是環保分子,一個人把家庭與事業照顧得頭頭是道,對她更是欣賞。順興把Rebecca送的環保禮物帶回家中,趁機在國棟面前大讚Rebecca為人,勸兒子嘗試接受Rebecca的追求,令國棟更感無奈。
 
  世友為弟 加入調查
 
  順興為國棟製造與Rebecca約會的機會,豈料原來順興一直錯點鴛鴦,國棟發現後不禁暗笑。學心探望世友母親時,將Jay死前曾到南丫島一事告知世友,亦因此得知Jay生前曾說有獨木舟會的隊友在南丫島有住所,學心立即通知倩兒前往調查。 
  世友從倩兒口中得知在南丫島有住所的人是Alex,即懷疑他是兇手。世友故意到健身中心向Alex作試探,更在Alex與Bowie面前表示有Jay的遺物在身。
 
  草叢斷手 揭露兇案
 
  Bowie偷偷打開世友的儲物櫃企圖取回Jay的遺物時,卻被世友捉個正著;但世友估計不到出現的人竟是Bowie。Bowie向世友撒謊,兩人扭打作一團,Bowie激動地指世友沒有證據控告他殺人。學心與世友見面時,留意到他手上有新的傷痕,而世友的座駕亦有撞花的痕跡,心中疑慮漸生。
  警方在郊外發現一斷手棄在路邊,倩兒等人在搜索下,發現Bowie陳屍在草叢中…
 
 
第19集 - 世友告知 Cindy危險
  Cindy得知丈夫Bowie慘死傷心不已,幸得Michelle從旁安慰;Cindy將Bowie欲匆匆離開香港一事告知警方,更指Bowie曾提及遭世友打傷。
  世友涉嫌謀殺Bowie而被扣留調查,世友冷靜把找Alex及Bowie的經過清楚地說出,更直言案發時間他一個人獨自駕車散心,沒有與任何人接觸。學心為盡力協助世友,將世友曾遇交通意外一事告訴國棟。
 
  學心拜託 國棟協助
 
  學心希望國棟能到世友遇意外的現場搜證,以證明Bowie死時世友的不在場證據;國棟瞭解後向學心表示將盡力而為,學心感激不已。世友被警方扣留,因擔心母親的健康,於是請求學心找倩兒讓自己保釋外出。
  學心明白世友心情煩躁,欲向他勸解,但世友竟激動地表示不相信警方會幫助自己。世友否認殺人,更指世界已沒有天理;學心看見世友消沉,對他更表同情。
 
  深入調查 案中有案
 
  國棟終成功為世友洗脫嫌疑,令世友大表感激;倩兒針對Alex再作深入調查,發現Alex曾在Bowie死前致電給他。Michelle得悉Alex曾致電Bowie,即鼓勵他主動向倩兒說出真相;Alex指Bowie因要匆匆離港,所以致電向他借錢。倩兒與展風找不到Alex口供的疑點,只得另尋線索。倩兒陪伴鳳萍逛街時遇上鳳萍的舊友李太,李太向鳳萍大談自己女兒與下屬談戀愛之事。
 
  鳳萍反對 女兒戀情
 
  鳳萍聽過李太的埋怨後,反大方表示作為父母要尊重子女的決定,倩兒聽後覺得母親甚明事理。 
  鳳萍見倩兒甜蜜地談電話,即懷疑女兒正在蜜運中;展風到倩兒家吃飯,鳳萍即向展風查問有關倩兒的感情狀況,倩兒見展風一臉為難,即直認展風就是自己男朋友,鳳萍聽後露出不能置信的神情。鳳萍不能接受女兒與展風的戀情,竟向展風下遂客令。
 
  國棟助父 解決情困
 
  倩兒為感情事與鳳萍爭辯,鳳萍橫蠻地表示不想女兒一世捱苦,令倩兒大感洩氣;倩兒以為展風會憎恨鳳萍,但展風卻毫不在意鳳萍的說話。倩兒見展風明白事理,終決定不理會母親的反對繼續與展風交往。
 
  Rebecca常到國棟家纏繞著順興,令他大為反感;順興為避開Rebecca,竟情願在國棟的辦公室呆坐也不肯回家。國棟為助順興解決煩惱,提議約Rebecca一起吃飯…
 
  Cindy發現 亡夫遺物
 
  Cindy到銀行保險箱領取Bowie的遺物時,竟無意中發現Bowie收藏了一個攀登運動冠軍的獎座;Cindy獨自坐在餐廳懷念Bowie時,世友突然出現,世友更指殺死Jay與Bowie的兇手可能是同一人,更主動留下聯絡方法。世友突然收到Cindy的來電,但這時因要照顧心臟病發的母親而遲了回復,可惜卻發現已無法再聯絡上Cindy…
 
 
第20集 - 世友送禮 學心訝異
  被懸掛著的Cindy屍體終被移下,由學心即場作初部檢驗;警方發現屋內並無被搜掠的痕跡,而Cindy亦在電腦上打下一封遺書記下自殺的原因。學心證實Cindy是窒息致死,但頭上卻有著兩條深淺不同的勒痕重疊著,需要再作詳細研究。
  世友驚聞Cindy死訊後內疚不已,學心惟有陪伴在側好言安慰。世友自責自己衝動行事,而令Bowie夫婦無辜慘死,學心明白世友需要跨過這陰影,世友對她的支持感動不已。
 
  Cindy證實 被人謀殺
 
  國棟憑一張保鮮紙的檢驗結果,懷疑Bowie把多年前殺人的凶器收藏起來;卓君從電腦套取的指紋殘缺不全,亦懷疑遺書不是Cindy親手打入電腦內。學心向法證及警方展示驗屍結果,亦與助手重新示範Cindy頸上的傷痕是如何做成,各人認為Cindy應是遭人謀殺。
  展風與康贊憑法證部所提供的線索,到一獎座店調查,兩人從老闆口中得知該店年前曾替「香港學界攀石學會」製作一獎座,兩人發現新線索大感興奮。
 
  抽絲剝繭 拘捕犯人
 
  倩兒與展風趕往健身中心欲將Alex拘捕,Michelle見倩兒指控Alex殺人,即主動維護著他,而Alex亦否認殺害Cindy與Bowie。倩兒突然收到新的線報,決定將要拘捕的疑犯由Alex轉為Michelle。
  Michelle被帶走時突然身體不適,Alex見狀大表擔心;倩兒向Michelle多番盤問,但Michelle只是一臉驚恐卻不作回答,更要求要有律師在旁才接受問話。
 
  自認殺人 疑點重重
 
  倩兒與展風被Michelle耍得團團轉仍不能正式開始錄口供,此時Alex竟偕律師到警署自首,令眾人大感驚訝。Alex將殺死Jay、Bowie與Cindy三人的罪行全部招認,警方即帶Alex回桉發現場重演殺人經過。學心從Alex的說話中發現疑點重重,而國棟指真兇並非Alex而是另有其人。Michelle得悉Alex自首後即要求釋放自己,倩兒與她閒話家常時指Michelle已有身孕,欲派同事陪她到醫院檢查。
 
  博史通知 世友求婚
 
  康贊突然向倩兒報告Alex畏罪自殺,眾人大感愕然;世友得到國棟與學心幫助,終查出弟弟當年被害的真相,向兩人由衷致謝。學心準備與世友約會吃飯時,博史突然到訪…
  博史高興地向學心透露,世友母親要兒子向學心求婚,想不到學心聽後沒表示高興,反而露出一臉忐忑不安的神情。博史看見世友出現,即鬼馬地要他在求婚時表現出多點誠意,世友聽後不禁一怔。
 
  送首飾盒 學心訝異
 
  在高級餐廳內,世友與學心兩人沉默地對坐著,兩人也感氣氛尷尬;世友緊張地遞上首飾盒欲送給學心,學心看著首飾盒卻不懂如何反應。當學心終把首飾盒打開,竟發現當中的並不是求婚用的戒指,不禁大表訝異… 
  世友決定回到加拿大執業,國棟看見學心的感情又再落空而替她感可惜,但想不到世友卻向他說出另一番見解。
 
第21集 - 國棟介紹學者予學心
  學心興致勃勃的帶博史與倩兒到一茶餐廳享用馳名的牛腩粉;博史見學心與世友分開後竟沒有傷心的感覺,不禁被她弄得哭笑不得。茶餐廳夥計牛佬拿牛腩粉時把湯汁濺到學心身上,老闆見牛佬的工作態度惡劣,把他即時辭退;牛佬離開時大罵學心累他失去工作。
  鳳萍到一海味店購物時,故意對貨品表示諸多不滿,原來她希望店員能給予她優惠。
 
  鳳萍貪心 惹來譏諷
 
  海味店老闆Ella看見鳳萍貪心的表現,忍不住揶揄她,鳳萍聽到Ella話中有刺大感不滿;這時展風到達海味店時與鳳萍撞個正著,鳳萍驚悉展風原來家底不俗。
  展風向母親Ella說明鳳萍是女朋友的母親,但Ella對鳳萍的印象不好,更不願與倩兒見面。Ella突然收到父親Howard身體不適的消息,即帶展風回家探望祖父。錢家各子女聞得父親抱恙,亦急忙趕到大宅向Howard噓寒問暖。
 
  展風竟是 富豪之後
 
  看見子女Ella、Hilbert與Elaine三人常為Howard的家產而明朝暗諷,Howard心中明白卻又處之泰然。
  Howard突然病發,展風與救護員合力送外公到醫院;警署各同事在娛樂雜誌上看見展風成為封面人物,才驚悉他是富家子弟,而倩兒發現要從同事口中才得知男友世身,心中大感不是味兒。鳳萍將與Ella見面之事告訴女兒,更在倩兒面前大數兩人不是,母女為此又起爭執。
 
  正民突然 領得遺產
 
  倩兒把不滿發洩在展風身上,展風表示自己沒有瞞騙之心,只是未有適當時機向她坦白;倩兒接受展風的解釋,兩人感情更進一步。
  法證部各人為正民意外得到的財產而議論紛紛,正民即向各人道出母親一直照顧鄰居向婆婆的往事。向婆婆臨終前為答謝正民與他母親的照顧,立下了遺囑將單位送贈給他。正當眾人稱讚正民好心有好報時,有律師出現指代表向婆婆的兒子,要求終止單位轉名手續。
 
  學心遇上 恐怖電郵
 
  律師指向婆婆所立的遺囑無效,但正民認為遺囑乃是死者的意願,因此決心爭回單位業權。國棟表示若找筆跡專家檢驗遺囑,再加上尋回在向婆婆立遺囑時的兩位人證,應可成功取回單位。
  國棟在街上巧遇舊友景教授,立即介紹他與學心認識,但兩人卻因為討論動物安樂死的話題上發生爭拗。學心突然收到一些恐嚇及抹黑她的電郵,更懷疑是景教授所為。
 
  國棟努力 協助學心
 
  國棟在網上搜尋一些學心處理過的案件資料,希望能找出誰人與她有過節。學心與倩兒到停車場取車時,駭然發覺座駕上滿佈血淋淋的動物內臟…… 
  國棟趕至,將遺落在停車場內的染血膠袋拿起調查,發現當中有一張很像茶餐廳的落單紙;倩兒懷疑恐嚇者可能是曾與學心起爭執的茶餐廳夥計牛佬。國棟無意中從花店老闆那裡得知店員可能是真的恐嚇者,立即致電給倩兒。
 
 
第22集 - 展風富豪外公娶少妻
  學心被恐嚇者挾持到天台,學心生命危在旦夕時,幸國棟及時出現,阻止恐嚇者行兇;國棟與兇徒糾纏間,兇徒以刀刺傷國棟,而學心亦被拋出天台之外。
  國棟拚命地衝前以雙手緊捉學心不讓她掉下;國棟再被兇徒刺傷,痛得心肝撕裂,但他仍緊緊捉著學心的手不肯放開……
  倩兒終在千鈞一髮之際出現並把兇徒制伏,而學心與國棟亦得以及時送院救治。
 
  學心國棟 坦白心意
 
  順興驚聞國棟出意外嚇得方寸大亂,更責罵兒子不應只顧救人而不理自己安危,國棟無言以對。因順興的一句無心快語,觸動了國棟的心,令他明白到學心在自己心中的重要性。倩兒將國棟為學心所做的事告知她,學心反覆思量自己與國棟間的種種感覺……
  學心與國棟像心有靈犀似的在醫院的草地相遇,學心終向國棟坦言心中感受,而國棟亦向學心展示已除下結婚戒指的手……
 
  展風Howard 暢談家事
 
  展風得悉Howard身體變差,遂答應母親回錢家探望外公。Howard與展風飯後到花園談天,展風明白外公將錢家眾人的面目看得透徹,亦感受到他的可憐與孤獨。
  正民找鑒證專家確定遺囑是向婆婆親筆寫下後,便到新界地方尋找人證張伯的下落。卓君當作郊遊般陪正民在新界尋人時,看見一老婦不小心把生果跌在地上,正民二話不說便上前幫忙收拾,卓君對正民的善心大為欣賞。
 
  正民善心 得來好報
 
  當正民經過雜貨鋪時,突然心血來潮買下一輛折疊行李車贈予老婆婆;正民與卓君回到老婆婆家時,竟意外發現張伯正居住在此。正民搜集了足夠的證據,要求代表向婆婆兒子的律師樓收回之前的警告信。向婆婆的兒子無奈向正民大吐苦水,指為妻兒才欲爭奪母親遺產,正民聽後心中有所決定……卓君感到正民正直又正義,不期然對他流露出傾慕的眼神。
 
  卓君心意 竟被糟蹋
 
  卓君特意買早餐給正民,但當正民取笑她行為舉止如男性時,卻氣的要正民交回早餐錢。Howard召集各子女回家,正式向各人介紹他新娶的太太Bonnie;Ella三姊弟對Bonnie並無好感,認定Bonnie在父親身旁只為了金錢,眾人槍口一致針對著Bonnie,展風看在眼中亦不敢多言。Ella等子女與父親理論,認為Howard與Bonnie結婚是錯誤決定,終氣得Howard中風暈倒。
 
  展風指責 家人貪心
 
  醫生告知各人不可再刺激Howard,但眾人所關心的卻只是Howard的遺產問題。律師Martin替Ella三人查出Howard與Bonnie屬合法夫妻,眾人聽後感晴天霹靂。展風看著各人為爭產而沒有關心外公,氣得大罵各人不是。
  Hilbert帶Ella與Elaine企圖趁父親不在時把Bonnie趕離錢家,而這時Bonnie亦不得不露出狐狸尾巴……
 
 
第23集 - 國棟發現兇案疑點
  順興與博史兩人得悉國棟與學心展開戀情後,高興不已;國棟安排與學心一起到沙灘看日出,學心想不到多年前的話國棟還記在心中。法證部各人也得知國棟與學心成為情侶的消息,更偷偷取笑兩人在拍拖時也不忘其專業。正民向各人直言不喜歡與同事談戀愛,卓君聽後大感沒趣。Elaine探望Howard時發覺病床空空如也,即拉著在病房偏廳熟睡的Hilbert,問他父親到了何處。
 
  眾人阻止 Bonnie專橫
 
  當Elaine與Hilbert吵得面紅耳赤時,Bonnie卻推Howard進病房,而Bonnie更提出將帶丈夫回錢家大宅休養;Hilbert與Elaine不欲Bonnie獨佔Howard而提出反對。Bonnie不理眾人意見執意帶Howard回家養病,Elaine與Hilbert只好決定搬回家中以監視Bonnie的舉動。Bonnie見Howard離開時又露出真面目,向Ella等人表示任何人也不得接近Howard。
 
  私下見面 勒索巨款
 
  展風指Bonnie沒有權將外公鎖在房間內,令Bonnie大感氣結。Elaine吩咐Howard的助理精忠好好留意Bonnie的舉動,精忠表示會盡心照顧Howard。Elaine的丈夫Paul悄悄地與Bonnie見面,Paul開門見山的指Bonnie能接近Howard全靠他幫忙,因此要求Bonnie支付五百萬作掩口費,Bonnie為分得財產只得答允。倩兒與展風吃晚飯時,展風勸她不應再與鳳萍冷戰,應主動與母親和好。
 
  倩兒母女 和好如初
 
  倩兒回到家時,看見桌上放有數瓶醃柑橘,原來鳳萍指倩兒常喉嚨不適,故早已醃製好一些以給女兒作嫁妝;倩兒看到母親不再反對自己與展風交往,亦為鳳萍的細心而感動不已。警方接報在飛鵝山發現一男子死在車內,展風發現屍體竟是Paul,而展風為避嫌主動不參與案件調查。
  學心初步檢驗時發現死者是被人毒殺,而國棟亦發現車內有一沾上泥的鞋印。
 
  得悉丈夫 欠下巨債
 
  Elaine得悉丈夫死去傷心不已,倩兒等人到錢家向各人錄取口供,康贊替Elaine錄口供時,Elaine才得知Paul在股市上蝕了不少錢,更為此表現驚訝。  卓君在錢家房中搜證時,Hilbert突然上前向她打招呼,原來兩人早在外國有一面之緣。Ella不想Paul之死嚇壞父親,遂吩咐精忠不要讓Howard得悉警方前來問話。
  Howard在前往花園路上與倩兒等遇上,Ella要精忠立刻把Howard帶走。
 
  神秘兇案 接連發生
 
  Ella對Howard被眾人騷擾,氣得向倩兒破口大罵,展風只得在這尷尬時刻說出倩兒是自己女友一事,令Ella愕然。
  自Paul死後Bonnie亦失去蹤影,倩兒調查出入境記錄,卻證實她沒有離開香港。正當各人懷疑Bonnie殺人之時,警方收到在石灘上發現行李箱中藏有屍體的舉報;當眾人到場調查時,竟發現Bonnie被藏屍於行李箱中……
 
 
第24 - 請求學心 放棄國棟
  國棟推斷Bonnie不是殺死Paul的兇手,因為現場環境證實Bonnie比Paul還要早遇害。學心替Bonnie檢驗屍體時,發現她的手錶上勾著一塊黑色布碎。眾人開會討論案情時,正民指出藏屍的行李箱內有一皮質牌子,上面印了編號,學心認出編號是只有特別訂造及限量生產的某牌子行李箱才有,倩兒得知後立即派各人調查。
 
  Ella鳳萍 再次結怨
 
  Ella因等不及司機接她到公司開會而打算乘的士時,卻發現的士站大排長龍;Ella恃勢凌人向排頭位的男子遞上金錢買位,排在後面的太太不忿出言指責。Ella看見鳳萍站在後,以為她有心對抗,於是兩人再因此起爭執;這時倩兒見義勇為,直指Ella的做法不恰當。Ella被鳳萍母女弄得氣難下,回家後向展風大數兩人不是,令展風左右做人難。

  Ella被指 謀殺Bonnie
 
  倩兒突然到訪錢家,更板著面說懷疑Ella謀殺Bonnie,令Ella大感愕然;Ella被帶返警署協助調查,Ella指Bonnie被殺當天,自己正一個人在海味店附近閒逛,而她唯一遇上是個滿身長瘡的乞丐。Ella回憶起曾遺失了一隻特別的戒指,倩兒只好憑這有限的線索,希望找出乞丐人證;倩兒從拾紙皮的婦人口中得知Ella所描述的乞丐早前被車撞倒已送院治理。
 
  為得證物 慘遭強吻
 
  倩兒到達醫院後,發現乞丐智商比常人低,只好出盡法寶哄他辨認相中的Ella,乞丐一見Ella的照片即表示她送了「寶貝」給自己;倩兒為了取回Ella所描述的戒指,只得答應當乞丐的新娘,更遭他強吻。 
  Ella成功脫罪,當看見戒指時厭惡得不想接觸,倩兒下屬明偉看不過眼說出倩兒為此遭乞丐強吻一事,令Ella大感錯愕。另一方面,順興與博史見國棟與學心成為情侶感到高興,但擔心家雯不能接受。
 
  國棟發現 兇案現場
 
  學心在國棟家吃飯,家雯雖十分高興,但當她看見國棟與學心親暱的舉動時卻大發脾氣;家雯哭著求學心不要搶走父親,令學心大感無奈。國棟與正民等人再回到錢家取證,國棟從精忠處得知錢家另有一車房;國棟見擺輪胎的地方遭人移動過,即吩咐下屬作血液測試。
  國棟最後更判斷這地方是Bonnie被殺的第一現場。倩兒與國棟回到錢家大廳時,看見工人正將Elaine的舊衣物取出交往義賣…
 
  抽絲剝繭 找出線索
 
  國棟發現衣服中內有布料與Bonnie手錶所發現的布碎相同,成為嫌疑犯的Elaine只有承認曾與Bonnie在花園中因Paul的問題發生爭執,因Elaine認為Bonnie勾引Paul。
  Elaine被警方扣留調查,Ella與Hilbert為此擔心不已。國棟於Paul死去的車廂中找到戒煙糖的包裝紙,發現了兇手行兇的手法,而Elaine更被懷疑殺害兩條人命…
 
 
第25集 - 順興與博史合撰後母故事
  Hilbert得悉Elaine未能保釋,怪展風未有好好幫忙,Ella看見家人突然變得團結起來互相關心,覺得這也是種得到。Ella等人得知家裡發現一口吐白沫的死貓,展風亦跟隨瞭解;國棟整理案情,苦思兇手如何殺死兩人時,展風剛好來電。國棟再到錢家等候展風拿取新證物回去化驗,展風把Howard的一套西裝交給國棟,但國棟未及接好,幸精忠機靈的替國棟拿著。
 
  正民卓君 疑似情侶
 
  健保證實貓是中毒而死,而毒藥是來自植物烏頭的毒素,與毒死Paul的毒藥相同。國棟憑貓屍旁的一對手套,終發現真兇是誰……正民與卓君一起吃早餐,但卻發現自己所買的早餐並非自己平日常吃的,於是兩人決定互換早餐。眾同事看見兩人所為,即取笑他們像對情侶,正民即露出一副可憐表情指自己命苦。卓君突然向眾人宣佈美國CSI欲招攬她回去工作,正民得知後大感失落。
 
  倩兒發覺 Ella轉變
 
  正民因卓君要離職一事而無精打采,卓君卻不知就裡;午飯時,卓君細心地為正民落單點菜,正民暗示卓君回到美國後,便少了一個人幫自己打理盆栽,卓君被正民這番話弄得哭笑不得。錢家命案完結後,展風終回倩兒隊伍工作;這時Ella突然帶同溏心鮑魚到警署慰勞各人,眾警員看見Ella態度大變而感到愕然。Ella邀倩兒一起到警察飯堂吃下午茶,倩兒發現Ella開始接受自己,心中暗喜。
 
  母親爭辯 兒女尷尬
 
  倩兒熱情招待Ella,但她還是諸多挑剔;原來Ella欲約倩兒與鳳萍一起到錢家作客,令展風與倩兒始料不及。倩兒以女朋友身份與母親一起到錢家,Ella為顯派頭,特意叫工人製作多款名貴糕點招待。鳳萍吃著鮑魚時,慣於對食物作批評,而Ella亦不甘示弱與她爭辯,展風與倩兒頓感尷尬萬分。 
  學心與國棟一面喝著咖啡,一面悠閒的欣賞夕陽;國棟向學心坦言,正想方法讓女兒接受兩人相戀之事。
 
  國棟感激 父親心意
 
  學心聽到國棟的說話後並沒有正面回答國棟的問題,只表示明白家雯的感受;國棟看見學心對家雯的諒解,感動得用力將她擁入懷內。  順興與博史打算到書局買些童話故事給家雯,希望她能早日接受學心,但順興發現很少童話故事有讚揚後母的愛,於是與博史決定合編了一個感人肺腑的後母故事,順興把故事給國棟,希望他能向女兒講述,國棟得知兩老的支持與心意,不禁大表感激。
 
  母親回港 家雯大樂
 
  國棟選擇認真的與家雯討論,希望女兒能多加瞭解,不會因學心的出現而令她的父愛減少。
  國棟、學心與家雯一起到主題公園玩耍,學心細心的為家雯結辮子,家雯終於接納學心與父親是情侶的事實,國棟與學心亦為此感動不已。
  當三人玩的疲倦踏進家門時,國棟竟看見奕霏在家中出現;家雯看見母親後大感高興,但國棟與學心卻不知如何應對……
 
 
第26集 - 正民欲阻卓君回美
  國棟與學心看見奕霏突然回港,不禁表現出有點尷尬,而奕霏看見兩人親暱的舉動,亦猜到兩人已是情侶關係。
  國棟送學心與奕霏回家,奕霏看著坐在國棟身旁位置的人不再是自己,百般滋味湧上心頭。奕霏回到酒店房內,看著與國棟昔日拍下的家庭照,雖倍感空虛但奕霏亦明白為時已晚。順興約博史茶聚,兩人均為國棟與學心的感情而煩惱,怕國棟會選擇奕霏而放棄學心。
 
  奕霏主動 接近國棟
 
  國棟、學心與家雯三個人吃飯時,國棟將兩老的擔心告知學心,學心反而沒有不安,更表示對國棟有信心。奕霏與家雯通電話時得悉國棟在附近,於是趕往與兩人會合。餐廳小丑看見國棟一家人出現,即主動替他們三人合照,看見此事的學心感到自己有如局外人一般。國棟與學心同時收到訊息,表示有案件出現,奕霏看著兩人有默契的表現,心中大感不是味兒。
 
  死者身上 被插木釘
 
  玩具公司發現一具穿上殭屍服死去的女屍,倩兒等人接報後奉命到場查看;看見死者Moon的胸口被插有桃木釘,各人不禁大感奇怪。明偉向玩具公司的職員錄口供,才知公司內的閉路電視只有空殼,沒有實際的錄影功能,因此沒可能拍到Moon被謀殺的經過。 
  倩兒從眾職員口中知Moon在死前曾把一同事財哥辭退,即下令調查此人下落。嬋錄口供時指Moon與老闆陳華強有私情,但華強正身處內地未能聯絡上。
 
  正民施計 挽留卓君
 
  展風到財家樓下時,遇見他被放高利貸的人脅持,展風助財制服眾人,財悻悻然向展風說出,自己因輸錢而被他們禁錮在澳門三天,展風因此判斷財不可能是兇手。正民檢驗了插在死者身上的桃木釘,發現其硬度不足以插穿Moon的胸口令她死亡;正民在國棟面前大讚卓君工作能力,希望國棟會挽留卓君。健保指出Moon的指甲藏有少量發蠟,倩兒即聯想起保安經理馬俊平常有塗發蠟習慣。
 
  國棟發現 奕霏不安
 
  俊平終承認與Moon因小事而發生爭執,但卻否認謀殺她;後平指曾遇見玩具公司老闆華強與一金髮女郎在後樓梯鬼混,懷疑華強才是殺死Moon的真兇。國棟回到家中看見順興一臉沒趣的模樣,即估計奕霏到了家中;奕霏愉快地與家雯製作小蛋糕讓眾人品嚐,但順興卻不領情。奕霏突然收到美國的來電,神色變得凝重更步往露台接聽;國棟看著奕霏的背影,隱隱感到不安。
 
  奕霏遇上 神秘襲擊
 
  國棟送奕霏回酒店時,看見她步步為營而令國棟滿腹疑團。倩兒知奕霏回港,即告誡學心要多看緊國棟,不要讓奕霏有機可趁與國棟復合。國棟送奕霏回家後約學心吃宵夜,學心發現奕霏在車中遺下了電話,於是決定先把電話交還給她。  國棟看見奕霏時,亦發覺一輛電單車向奕霏的方向衝過去;在千鈞一髮的時候,國棟拚命趕往營救……
 
 
第27集 - 橫蠻商人投訴倩兒
  國棟奮勇地將車手制伏,而學心則攙扶受了傷的奕霏;國棟帶奕霏到醫院檢查傷勢,更順道向她詢問因何事而返港。奕霏知不能再隱瞞下去,只好道出與老闆龍生工作上的爭拗,終憤然辭職一事。奕霏擔心自己因一時意氣用事激怒了龍生,而遭他買兇報復。翌日,學心與國棟也因擔心奕霏的安危到警署找倩兒,倩兒向行兇者審問後,竟得到出乎意料的答案……
 
  奕霏留港 欲續前緣
 
  國棟將倩兒的調查結果告知奕霏,終讓她放下心中大石;奕霏決定留在香港繼續發展,更答應幫報刊撰寫有關香港重案的專欄;國棟見奕霏重新振作,亦為她感到高興。
  學心看到奕霏把與國棟一起的全家福放在床邊,再看見奕霏對國棟感激的眼神,不禁暗自憂心起來。國棟查看到學心的異樣,於是帶她到一珠寶店購物;學心見國棟購買鑽石戒指給自己,終明白國棟的心意……
 
  倩兒機警 覓得突破
 
  倩兒對Moon被謀殺一案未有頭緒,但明偉的一句話卻令倩兒聯想到俊平曾說過看見華強與人鬼混一事,更因重看玩家公司的服裝而發現了端倪。
  倩兒再到玩具公司調查,發現員工Katy十分喜歡cosplay,她更說出與華強有染一事。華強自國內返港,更被帶回警署調查,健保與華強遇上,更認出他是自己的中學同學;華強狗眼看人低,看見健保後竟揶揄他。
 
  華強成為 頭號疑犯
 
  學心見華強穿上拉鏈外套遮蔽頭頸,展風即出其不意地上前拉開外套,發現華強頭上有被人咬傷的痕跡。學心立即替華強作活體取證,終證實他是被Moon咬傷。華強大驚,擔心被視作殺人犯,即把Moon咬他的經過和盤托出。華強找不到人證來證明,因此成了嫌疑犯。法證各人對健保與華強間的恩怨十分好奇,健保遇上將華強讀書時的罪行一一道出,更明言會努力找出證據證明他是兇手。
 
  奕霏主動 請求原諒
 
  健保再到華強的辦公室搜證,發現他收藏了大量名貴的洗手液與潤手膏,健保更從中搜出一個盛有藥丸的小樽。藥丸證實是醫生處方的抗敏藥,而因此令華強擁有洗脫嫌疑的證據;華強見洗脫了嫌疑,即目中無人地大數倩兒等人不是,此時國棟出現,指華強犯上了另一罪行……奕霏陪伴家雯回到國棟家,奕霏向順興認錯,希望順興能再次接納自己成為一家人。 
  
  國棟發現 行兇物件
 
  順興聽罷,明言自己不會左右國棟的決定,勸奕霏自己好自為之。奕霏向國棟暗示欲重修舊好,國棟坦白地向奕霏道出兩人不可能再走在一起,反勸奕霏專心事業,但奕霏聽後不置可否。 
  國棟與正民等人研究在玩具公司拍回來的照片,竟讓他發現狀似殺人凶器的物件,於是立刻吩咐正民趕到玩具公司去套取疑似凶器上的指模以作檢驗……
 
 
第28集 - 博史細訴學心傷痛史
  倩兒與展風等人趕到嬋家時,見嬋躺在地上以七星燈圍著自己;倩兒上前試探嬋的氣息時,嬋突然睜開眼睛;嬋醒來後大發脾氣,表示只欠三小時,自己與兒子的性命便可脫險,眾人卻不明白嬋所言何物。展風與明偉進入房間內查看,以為嬋收藏著自己兒子的屍首,豈料只是一場誤會。倩兒知嬋的兒子失蹤,立即派人搜索,終在一草叢內發現一昏倒了的孩子……
 
  正民借醉 大膽示愛
 
  卓君將珍藏的物品贈給各同事,正民得知卓君已決定回美國工作而感焦慮不已;健保看出正民喜歡上卓君,勸他應盡最後努力向卓君表明心跡,正民聽後心情忐忑。正民約卓君到酒吧消遣,希望借醉意向卓君示愛,豈料卓君竟看穿了正民的心意。卓君接受了正民,兩人甜蜜地一起上班去;卓君欲向國棟取回辭職信,但國棟指已把信交到人事科去。
 
  奕霏受托 還以清白
 
  雖看見卓君面露失望神色,但各同事竟勸她好好到美國工作,更表示已為她安排了歡送會;正民急得出言助卓君解窘,更當眾公開兩人間的戀情……學心與奕霏在咖啡室相遇,奕霏刻意向學心暗示自己不會放棄國棟,學心亦表示不會輕易放手。奕霏突然收到報章總編來電,指有死囚希望與她見面。死囚勇在三十年前殺死一對夫婦而被判終身監禁,他希望奕霏透過專欄還自己一個清白。
 
  學心竟是 兇案遺孤
 
  勇向奕霏細說當年轟動一時的元朗度假屋雙屍案,他只承認殺死男事主而堅持沒有殺死女事主;奕霏以為勇想借此減刑,但勇卻說出自己身患絕症,更坦言不想真正的兇手逍遙法外,亦不想再有人無辜受害才有此決定。
  勇將該對夫婦還有一女兒在世的事告知奕霏,奕霏發現遺孤正是學心。奕霏立即前往學心家向她說明一切,更指出真兇的手法變態,但學心拒絕接受幫忙。
 
  國棟為愛 展開調查
 
  當奕霏離開後,學心竟然喚回了點點父母被殺時的片段,令學心晚上被惡夢纏繞,恐懼情緒揮之不去。博史帶國棟拜祭學心的父母,更將學心的悲慘往事告訴他。 
  國棟為解開學心的心結,亦開始調查有關此命案的報道,判斷真兇有仇恨女性的變態心理。國棟找奕霏討論學心父母的案件,亦明白奕霏的好勝心會驅使她努力查出真相,因此國棟忠告她為了人身安全應放棄調查。
  
  國棟發現 奕霏慘死
 
  自負的奕霏對國棟的忠告掉以輕心,更表示會有能力顧及自身安全,而她更認為國棟因對自己仍有感情而提出忠告,不禁高興不已。國棟再次收到奕霏邀約,為了不想她再有非分之想而只得拒絕。
  翌日學心國棟接獲知到元朗工作,各人看見國棟出現時均顯得神色凝重;當國棟前往查看屍首時,赫然發現死者正是奕霏,國棟頓時呆立當場……
 
 
第29集 - 為查案學心回憶舊創
  國棟懷著悲傷的心情展開搜證工作,學心亦逐一細看奕霏的屍體;國棟初步判斷奕霏是在另一地點死亡,之後才被移屍此處。學心對奕霏屍體解剖後得出的結論,竟與其母當年被殺情況相同,奕霏同樣被人先割花臉龐再身中多刀致死;學心認為行兇者是個心理變態的危險人物。國棟替奕霏到酒店收拾遺物,看到與奕霏的合照,國棟心酸不已。
 
  國棟自責 害死奕霏
 
  國棟將奕霏曾在死前發短訊給自己之事說出,更自責若與她見面,或許奕霏未必會遭遇不測。順興得悉奕霏死訊後,為怕嚇壞家雯而刻意隱瞞;國棟看見女兒仍歡天喜地的談及母親,心中難過不已。看見順興把家雯帶回房中後,國棟終忍不住流下男兒淚。另一方面,正民與卓君享受相戀的快樂,一起遊遍香港吃喝玩樂的好去處,兩人關係更是甜蜜。
 
  國棟分析 殺人手法
 
  國棟檢驗後發現奕霏指甲上的白色指甲油,原來只是普通油漆;倩兒同展風等人開會,展風表示奕霏手提電腦內只有寫專欄的資料檔案,倩兒發覺奕霏找了很多發展商欲發展元朗大田拗村的新聞,於是吩咐展風到報社調查。警署內各人正研究奕霏的命案,國棟綜合了兇徒在奕霏死後才替她塗上白色油漆及穿上不合尺碼的高跟鞋,判斷兇徒有意模仿三十年前的殺人手法來殺死奕霏。
 
  學心回想 童年記憶
 
  當眾人想向勇再取證時,卻傳來勇的死訊;學心認為現今可行辦法,就是讓自己回到當年父母被殺的度假屋,借此喚起當年記憶。學心重回舊地後,不由自主地產生無形恐懼;學心憶起自己與父母玩捉迷藏時躲進了衣櫃,眼前即呈現出父母被殺的影像。
  學心回憶起兇手腿上的靜脈曲張十分嚴重,因此顯現出一段段的青筋。看見學心在回憶時在衣櫃內發出慘叫,國棟立即把她拉出……
 
  倩兒調查 同類案件
 
  倩兒與展風將所有線索歸類,發現另一宗發生在大田拗村附近的意圖強姦案,受害人張翠嫻並沒有死去,但面上留有疤痕及手部受傷致殘。倩兒與展風找到翠嫻的丈夫,但他卻表示妻子已失蹤多年。倩兒看出在琴行工作的女子與翠嫻相似,即試探道出可能有變態殺手出現之事,翠嫻勇敢站出來為警方再錄口供。各人將種種細節抽絲剝繭後,決定入大田拗村尋找一名約六十歲行動不便的男子及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
 
  卓君正民 調查遇襲
 
  卓君與正民四處遊玩時,卓君忽發奇想,指希望入大田拗村尋找證據,於是兩人以拍拖的心情前往目的地。 
  另一方面,倩兒在村內遇上坐輪椅的趙大龍,更得知他就是不肯把祖屋售予發展商的一戶人家,於是便借送大龍回家的機會向他查問。剛巧卓君與正民亦跟隨大龍三十多歲的兒子德到達村屋;大龍突然叫德對付倩兒與展風,而眾人糾纏間,大龍向著正民的方向開槍……
 
 
第30集 - 真兇出招挑戰警方(結局)
  卓君為救正民而中槍,正民為此擔心不已;健保與國棟在大龍家搜證時,竟在灶底有驚人發現;大龍承認所有兇殺案也是自己所為,更將為何殺人之原因坦白相告。
  眾人看見大龍痛恨女性的情緒多年仍未平復,且愈說愈興奮,令人毛骨悚然;大龍說出當年殺害學心的母親與企圖殺害翠嫻,全因兩人在進入大田拗村時曾指罵他的兒子。
 
  學心揭穿 大龍謊言
 
  學心親自到口供房內詢問大龍如何殺死奕霏時,大龍指自己站著殺人;學心即時揭穿了他的謊言,但大龍仍堅稱自己是殺害奕霏的兇手。
  倩兒看出大龍欲包庇兒子德,但明偉回到警署後卻帶來另一驚人消息,原來德是中度弱智人士。
  正民抖擻精神投入工作,誓要為死者找出真兇,國棟等人檢驗在大龍家搜出的證物,國棟對比大龍與德的DNA圖譜,發現兩人並非親生父子。
 
  倩兒擔心 案件未了  
 
倩兒等人開會,憶起學心與國棟也提及過大龍的變態行為是一種精神病,倩兒擔心大龍的親生兒子也可能受到遺傳。正當眾人工作時,羈留所傳來大龍自殺身亡的消息。國棟陪學心探望博史,學心發覺遺漏了毛衫外套在博史家,國棟替學心取衫,而學心於小路上等候他回來;正當學心以為一切將雨過天晴,學心卻發現草叢中發出聲音,更出現了一對穿有綠色高跟鞋的腳……
 
  學心國棟 雙雙被擒
 
  學心立刻致電向國棟求救,但國棟接聽後只聽到學心一聲大叫……國棟擔心學心遇上意外立即折返;國棟在途中更不停致電給學心時,發現一輛私家車內傳來微弱的手機鈴聲。國棟急忙追上車子,司機刻意擺動車身企圖擺脫他;國棟情急下用腳踢破車窗跳入車內,但未及反應卻被對方擊昏。學心醒來時發現自己與國棟雙雙被繩索捆綁動彈不得,而一名男子正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他們。
 
  為救父親 提出交換  
 
  學心猜出此人應是大龍的親生兒子,亦是殺死奕霏的真兇;大龍兒子欲以兩人的性命交換父親自由,國棟與學心明白自己性命危在旦夕,不敢說出大龍已死一事。倩兒沒法聯絡到學心,而健保等人亦未能找上國棟,倩兒不禁擔心兩人安危;大龍兒子要求警方帶父親與自己見面,否則會殺死國棟與學心兩人,倩兒明白根本不可能滿足大龍兒子的條件,心情沉重。
 
  國棟學心 身陷火海
 
  健保爭取時間,希望從兇徒在電話傳送過來的圖像中,找出國棟與學心被收藏的地點。健保發現窗角上有些綠色的植物,立即進行對照驗證,但眾人卻發現此植物在香港非常普遍。大龍的兒子把玩學心的手機時,無意中看見早前的短訊,終得悉自己父親已自殺身亡之事;兇徒憤怒不已,指要讓國棟與學心為自己的父親陪葬。倩兒等趕到時,廢屋已陷入火海之中……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TVB】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陸劇 暗戀橘生淮南】劇情.人物介紹~朱顏曼滋、趙順然*校園愛情劇
《暗戀橘生淮南》該劇改編八月長安的同名小說改編,講述洛枳暗戀高中同學盛淮南,卻因為誤會、家庭等原因遲遲不能開口的故事。   北大校草盛淮南偶然認識...(詳全文)
【TVB 最新港劇介紹 2011】港劇法證先鋒3 分集劇情 1~15集
《法證先鋒Ⅲ》一宗婚宴中的槍擊事件,掀開兩宗案件的序幕…… 法證事務部、法醫科和警察重案組各部門精英,再次攜手合作,查案緝兇,撲滅...(詳全文)

留言內容

  Kuromi Cheng 2011-12-05 09:16:14 202.39.70.*
雖然人物大改,但劇情走向、人物還是粉棒的
版主回應:

呵~~就劇情和主題來說,其實還不錯啦
不過小宅一開始看到主角大改時,還是小小傻了下眼啊
Bobby 大人沒演了!!
還好有黎耀祥和張可頤^^

  
 
上一頁  [1]   下一頁  1-1筆 共 1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