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隧道》劇情講述1980年代正在尋找女性連續殺人案犯人的刑警,穿越到2016年,發現過去與現在的連結點,並再次開始調查、解決30年前連續殺人案。
 
隧道
【撥出時間】
OCN週末劇,2017年3月25日
每週六、日22:00播放一集 
 
 
【人物介紹】
隧道
朴光浩崔振赫 飾
人性偵查的高手。
光浩資歷10多年發展出光浩式的名言,「有人會看到,有人會聽到,有人會知道」。
因此就像拖網式漁船從被害人、從現場查起,像獵犬般的一點線索也不會放過。
 
當刑警前的光浩是一個孤僻的傢伙。雖然熱心但很魯莽。
多虧媽媽,讓光浩學會了將心比心。但打架的習慣卻改不了。
媽媽過世後,妻子妍淑填補了這個空位。妍淑是位送給警察人光浩哨子項鍊,對著光浩說當有危險時可以吹,自己會跑去救他的可愛女孩。
 
轄區內開始接連爆發一件一件的殺人案。 雖然專家提出警告但無辜被牽連的被害者一直出現。 
某天,光浩去到案發現場的隧道裡,撞見嫌犯。
一眼就認出嫌犯,追捕逃亡的嫌犯,光浩被嫌犯扔出的石頭擊中失去意識。妍淑準備的項鍊哨子來不及吹出。
光浩重新恢復意識時,發現自己來到了2016年。
 
 
隧道
金善載尹賢旻 飾
對人性調查沒興趣。 覺得說謊是最無趣的事。
利用手機,SNS,EMAIL,CCTV,GPS等數位化科技搜集證據調查線索。
受不了無趣的事。 缺乏社交能力。沒有人情味。是個跟同事冷言冷語,極度沒有禮貌的傢伙。
 
令人意外的是善載在相當健康的家庭中長大。
從小跟著當軍人的爸爸時常搬家。媽媽雖然熱心的常常去新學校辦派對幫善載交朋友。但善載卻極為討厭這樣的父母。
某一天善載突然發現親生母親在自己滿週歲時發生意外過世。
善載淡然地接受「知道了。你別用這樣的表情,我不會變壞的。」
 
刑警資歷已有7年,突然來了一個新搭檔光浩。
雖然是個巡警招募畢業3年的菜鳥。奇怪的是這傢伙偵辦相當有一套。
即使沒有線索,也總是往現場不停地東奔西走,也會在現場環顧四周許久,感覺像是老前輩。
 
 
隧道
申在伊朴妍浩李宥英 飾
心理學教授、警察顧問。
面無表情帶點酷勁。陰暗、冷淡,還有漂亮。
英國長大,回到韓國只有2年。在大學教授心理學。
在伊以研究女性連續殺人犯論文獲得博士學位。在學界享有盛名。
因緣際會下,因為與連續殺人犯的訪談還接到韓國方面的講師聘請。
 
在伊總是在最後的問殺人犯,「殺人時,心情如何?」
在伊不斷訪談殺人犯。剛開始他們都會說謊,到最後都會聽到越來越多的真實的故事。
隨著越來越多的訪談,在伊對於善與惡的分界越來越模糊。
 
在伊面前出現兩個男人,刑案組刑警朴光浩還有金善載。 
以警察局諮詢顧問身份再次與他們見面之後,警察中唯一對在伊不會有防備,把在伊當成自己人的刑警就是善載。
善載對在伊說冥冥之中安排她出現,伊在試圖推開善載,但善載最終還是走進了在伊的世界。
還有在伊開始不自覺想抓住善載的手時,突然站在在伊眼前的朴光浩。
 
 
【分集劇情】
第1集-年輕女孩屢屢被殺 警察毫無線索一籌莫展
1986年的一個夜晚,重案組刑警朴光浩在一個幽深昏暗的隧道中追擊疑犯,追至隧道深處時卻被疑犯從背後伏擊,將他打昏在地。失去意識前,他看著犯人離去的背影發下毒誓,無論是天涯海角,一定要把這個犯人抓到。
 
事件的起因要從幾個月前說起。幾個月前,小鎮的重案組刑警朴光浩和重案組班長以及巡警全成植(也被大家稱作老么)在抓一個偷牛的小偷時,意外發現了一具被反綁手腳用絲襪勒死的年輕女屍。
 
朴光浩正準備調查案子,班長卻給到了適婚年齡依然單身的他安排了一場相親。在班長安排下朴光浩和相親對象妍淑在警署門口的玫瑰茶館一起喝了咖啡,之後兩人又來到街上散步,朴光浩對妍淑十分滿意,提出想牽妍淑的手。而對於第一次見面就提出牽手要求的朴光浩,妍淑驚訝之餘又覺得他耿直可愛。
 
半個月後,朴光浩一直對妍淑念念不忘,想打電話約妍淑第二次見面,沒想到卻接到了報警電話,根據報警,重案組在河邊又發現了一具年輕女屍,也是被反綁手腳勒死,但仍然查不到任何有用的線索。
 
重案組為了查案,找來大批有嫌疑的人進行調查,可是一無所獲。鬱悶的班長帶著朴光浩和老么來玫瑰茶館喝咖啡,班長建議把那些有嫌疑的大學生都抓來逼供,朴光浩很不贊成這樣的做法,所以沒喝兩口,朴光浩就去了負責驗屍的法醫金醫生那裡,看有沒有新發現。可是金醫生告訴朴光浩,屍體上沒有發現指紋,也沒有強姦的跡象。
 
晚上十一點多,玫瑰茶館的老闆娘去警署報案說,她店裡的服務員春姬去送餐了還沒回來。第二天重案組卻在河邊的蘆葦叢裡發現了被殺害的春姬,作案手法和前兩次一模一樣。金醫生對春姬進行了屍檢,朴光浩發現春姬也是被人用絲襪勒死,便懷疑三起案件均是一人所為,但班長卻認為是分別作案。
 
朴光浩要來春姬的送餐記錄,想起那晚老闆娘抱怨春姬去印刷店時間太久。印刷店老闆告訴朴光浩,因為春姬喜歡他們店裡姓金的年輕職員,便賴了很久,她走以後,兩人一直工作到了凌晨,他的妻子可以作證,已經死了三個人,重案組頂著壓力繼續查案,案情毫無進展,連朴光浩和妍淑都結婚了,案子還是沒有什麼線索。
 
這天晚上,一個年輕女子一個人走在軍隊駐紮區旁邊的一個小路上,被一個戴著帽子的人尾隨並拉了進路旁的田野裡殺害了。接到報案的老么來找朴光浩,朴光浩趕緊來到了案發現場。死者熙秀依然被人反綁了手腳,並用絲襪勒死。因為家裡電話無人接聽,朴光浩決定親自去通知家屬。來到死者住的公寓門前,看到熙秀的老公抱著孩子還在焦急的等待未歸的妻子,朴光浩十分難過。
 
法醫鑒定和前幾次一樣,班長也開始相信這些案件都是同一人所為。看到無辜之人連續枉死,充滿正義感的朴光浩十分憤怒,決定追查到底。朴光浩追查發現和熙秀一起下車的是一個與她相熟的軍人,由這個線索他們又找到了很多有嫌疑的軍人,把他們一一叫來問話,但是因為範圍太廣,重案組還是一無所獲。
 
過了六個月,又一個年輕的女孩被殺害了,勘察現場時,朴光浩發現被害者腳後跟上有奇怪的圓點,於是他趕緊來找金醫生,問他去年發生的幾起命案,被害者腳後跟是不是也有相同的點,金醫生證實了他的想法,朴光浩更加肯定這些案子都是同一個人所為。但是現在發現的這具屍體的腳上有六個點,但是迄今為止他們只發現了五具屍體,說明還有一具屍體沒被找到,班長趕緊找來搜查隊進行搜查。
 
工作間隙的朴光浩回了一趟家,妻子妍淑送他一個口哨,讓他遇到危險的時候就吹響,朴光浩向妻子承諾一定盡快抓到犯人,然後帶妻子去漢江遊玩。
 
朴光浩讓老么把所有受害者遇害的地方在地圖上標注出來。第二天朴光浩看著有標注的地圖,突然想到,兇手第一次選擇殺人的地點一定是自己熟悉的地方,然後沒被抓到便開始產生自信感慢慢走遠,根據這一推論,朴光浩帶著老么來到發現第一個死者的地方進行搜查。
 
朴光浩搜查過程中聽到兩個女孩說最近小區的狗總是失蹤,一個女孩懷疑是住在山坡那的一個高中生哥哥,因為自家狗不見時看見那個哥哥在門口轉悠。朴光浩覺得很可疑,便領老么來到了那個高中生鄭宇勇家裡。兩人在院子裡發現了鄭宇勇殺死埋掉的狗,朴光浩認為鄭宇勇就是殺死那些女人的兇手,他殺狗就是為了練習。錄口供時,鄭宇勇看到憤怒的朴光浩便刺激他說,殺人不需要理由,朴光浩看到他淡定的樣子,認定他就是兇手,卻被班長制止說這個孩子有不在場證明。
 
晚上,朴光浩來到了發現第六具屍體的華陽隧道,想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沒想到卻發現隧道內女孩遇害的地方坐著一個人,而且好像他在模擬重現當時勒死女孩的情景。朴光浩追了上去,追到隧道深處,卻被那個人從背後襲擊,打昏在地,妍淑送給他的哨子也被甩落在一旁。
 
第2集-朴光浩隧道內穿越 誤打誤撞留在警署繼續查案
朴光浩掙扎著從昏迷中醒過來,跌跌撞撞地走出了隧道,隧道出口被濃霧覆蓋著,致使他有些看不清周圍的景象,因此他也沒有發現,他走出的隧道,早已是一片斷壁殘垣,彷彿廢棄了多年。
 
朴光浩回到警局,發現自己的座位上坐著一個陌生男人,這個男人說自己叫金善載,是警署警衛,朴光浩確定警署警衛中並沒有這個人,便認為他是瘋子,將他鎖在了門外。而金善載看到莫名其妙進來一個男人,還將自己趕出警局鎖在門外,內心也十分氣憤。
 
朴光浩來到自己的辦公桌前,看到桌上的老式座機變了樣,他很奇怪,略有遲疑的撥通了班長的電話,想讓班長派兩個中隊過來協助調查,沒想到對方卻告訴他打錯了。他疑惑更深,往周圍看看,發現警局的擺設也全變了。
 
這時,一份文件從傳真機出來了,朴光浩拿起文件一看,是一個和他同名同姓的人的調令,這個人1988年生,是從水亭警署調來的,而文件的日期顯示是2016年,朴光浩更加奇怪,明明現在才1986年啊。
 
金善載拿來鑰匙開了門,要求朴光浩離開,可是朴光浩堅持認為金善載才是來搗亂的瘋子,並掏出手銬將他拷在了欄杆上。看到警署一個人也沒有,電話也打不通,他決定一個人去隧道抓那個罪犯。可是走出警局卻發現周圍的一切已經變了,他根本不認識路,所以他只好又回到警局。
 
早上,大家都來上班了,看到新面孔朴光浩和被銬住的金善載,都很驚訝,金善載很生氣,問他是哪個警署的警察,朴光浩說了自己的名字,大家便以為他就是從水亭調來的新人,警員敏河更是調侃的叫他老么,朴光浩生氣的告訴大家他不是那個朴光浩,然後離開了警署。
 
朴光浩離開後,大家把他的手銬拿來研究,發現是一種老式手銬,隊長突然想起自己年輕時在華陽警署遇到的前輩用的就是這種手銬,原來這個隊長就是當年和朴光浩一起工作的老么全成植。全成植看到朴光浩的言行舉止都很像當年的前輩,便翻出當年的照片來看,看到照片上的朴光浩和調來的人長得一模一樣,他還以為早上來的那個是朴光浩前輩的兒子,便打電話確認前輩的人事情況並回憶起當年朴光浩失蹤後的場景來。
 
原來當年,班長看朴光浩去了好久也未見歸來,便組織警力和全成植還有妍淑一起去隧道尋找,沒想到只找到朴光浩的手電筒和帶血的石頭,於是大家都以為朴光浩出事了,妍淑也傷心的暈了過去。妍淑醒來後,心有不甘,一個人去隧道找朴光浩,卻在地上發現了他送給朴光浩的口哨,妍淑認定朴光浩出事了,十分悲痛。
 
朴光浩來到他和妍淑的家,卻發現那裡已經變成了一條街道,雖然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穿越過來的,但他覺得一定和那條隧道有關,於是他去那條隧道看看是不是能夠穿回去。他打了一輛車,司機看他不認識路拉著他在城區亂走,最後停在了華陽精神病院前面,朴光浩知道吳司機是故意訛他。兩人拉扯的時候,一個短髮女人從療養院出來徑直坐上了吳司機的車。
 
吳司機走了,朴光浩不知道該往哪裡走,發現當年的祈禱院變成了精神病院,他突然想起當年去隧道的時候看見一張標示牌上寫著隧道在祈禱院方向五百米處。他正準備走,卻看見精神病院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大家都很慌張,出於警察的正義感,他準備進去看看。
 
原來是一個女病人被人用鉛筆刺穿脖子上的動脈失血而死,看著她耳後的紋身,朴光浩確定這個女人是他當年審訊過的李善玉,李善玉因為未婚夫打自己和妹妹,便設計將他毒死,但她本人卻一直不承認罪行,看到善玉的屍體,朴光浩感歎她終於被抓住了。
 
警署裡,大家準備趕往精神病院,來到現場卻發現朴光浩從裡面出來了。朴光浩沒有理會大家,去找那條隧道了,找到隧道後,他反覆的跑過隧道,卻依然沒能回到1986年。無奈的朴光浩只得再次回到警局,準備暫時借用調來的水亭朴光浩的身份在這裡生活,然後慢慢尋找回去的方法。隊長將金善載和朴光浩分到了一組,但他們都很不服對方。
 
隊長讓金善載講解這次的案件,金善載說死者李善玉曾涉嫌殺死三個男人被捕入獄,刑滿後與一年前被送入精神病院。金善載提到李善玉死前曾見了一個女人,朴光浩突然想到他和吳司機在精神病院門口碰見的那個女人,他覺得她就是去見李善玉的人,隊長趕緊吩咐朴光浩和金善載去查出租車。
 
吳司機說那個女人在華陽大學下車了,金善載馬上給隊長打電話說嫌疑人確定了,是李善玉最後殺死的男人徐鎮萬的女兒徐靜恩。兩人來到學校,發現徐靜恩當天並沒有去過精神病院,有不在場證明。
 
這時恰巧朴光浩過發現社會系老師申在伊才是他碰見的那個女人,兩人把申在伊叫到教室問話,可是她卻十分淡定的說,她是研究連環殺人兇手心理的心理學專家,昨天是去採訪李善玉。兩人來到校長室確認申在伊說的話,校長洪慧媛證實了申在伊的說法。
 
全成植去水亭朴光浩所在的警署,想找調去的朴光浩的照片看看,沒想到警署長告訴他照片全都不見了。
 
李善玉屍檢報告顯示是自殺,但金善載認為自殺動機不足,法醫建議他去找鉛筆的主人。於是金善載又來到了華陽大學,找到了申在伊,申在伊給了他當時的訪談錄音。錄音並沒有什麼蹊蹺,案件最終以自殺結案。
 
朴光浩問敏河知不知道1985年發生的連環殺人案的情況,敏河說他不知道,不過可以問隊長,隊長 1985年就在華陽警署當值,朴光浩很驚訝,正要問隊長的名字,沒想到一個女人過來說要找朴光浩。原來是那個調來的朴光浩在附近租的房子的房主,沒辦法,朴光浩只好和房東太太回出租屋先住在那裡。
 
隊長全成植請來了犯罪心理學專家申在伊準備以後輔助他們破案,但朴光浩和金善載卻很不以為然,覺得一個喜歡研究瘋子的心理學家對他們的案件起不了多大作用。而申在伊也依然保持著一貫的高冷作風,並不屑於與他們爭辯,只說案件發生時聯繫她便離開了。
 
這時,警局接到報案,說成柳山發現一具被分屍的屍體,大家趕緊來到現場,查驗現場時,朴光浩發現屍體的腳後跟居然有五個點,也就是說,當年他們尋找的第五具屍體在這裡出現了。
 
第3集-五號死者真兇落網,光浩穿越隧道再次失敗
1986年的一個晚上,連環殺人案的兇手殺掉第五個女孩後,在腳踝處點上了五個鮮明的標記,碾碎煙頭,緩緩離開了現場。女孩突然睜開了眼睛。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三十年後的夜晚,申教授站在雨中,在曾經熟悉的街口呆呆地遙望。腳踝,一處無法磨滅的疤痕清晰可見。
 
警方在大山中找尋屍體其他的部分,嗅覺靈敏的泰希一聞便知屍體死亡已有一個月左右,光浩看到腳踝上清晰可見的五個點,不禁感到驚奇,不是三十年,而是一個月嗎。突然間,光浩恍然大悟,第五個人還沒有死,三十年前的殺人案始終沒破。自己被傳送到未來,就是為了破解當年懸而又懸的連環殺人案,只有破案,才能回到過去。
 
申教授來到課堂,為同學們講解新課。一開始,申教授並未用理論講解,而是扔給某個學生一個膠帶,命令她用膠帶捆住旁邊女生的手。申教授向學生提問,殺人犯應該怎麼處理殺人用的膠帶。同學們的回答各種各樣,申教授再一次向綁膠帶的同學提問,她想了想,開玩笑地說道,我會留著,反正還要繼續用啊。說完為自己不像話的理由笑了笑。
 
申教授卻突然來到面前,冷冷地盯著她。不只是因為還會繼續使用,每一次看到這個膠帶,還會想起曾經殺人的瞬間吧。今天我們要講的,便是殺人犯的記憶方法。
 
申教授在家中認真觀察現場的照片,終於得出了結論,立即撥打了金善載的電話,還未等金善載詢問身份,申教授便說出了自己的分析結果。
 
兇手不是親人或朋友,只是一個陌生人。被殺後為了洩憤,怒解屍體,然而殺完後並沒有將屍體深埋,而是放在塑料袋中隨意丟棄,不是因為他毫不在意,而是因為就算鎖定死者也無法將他納入嫌疑。顯然,這極有可能是一起失戀殺人。
 
光浩哄騙夢想當警察的吳司機一路來到附近的小區搜尋遷入人員的名單,忙活了整整一天,第二天,光浩又來到旅館中,翻查失蹤保潔阿姨的房間,在化妝桌上,發現了一張1985年時身穿華陽高中校服的女生照片,光浩心中暗暗覺得這個阿姨與當年的連環殺人案一定有關,於是將化妝品送到睦法醫那裡檢驗。鑒定一出,所有答案與光浩推測的一模一樣。
 
玉姬也叫金靜愛,隱姓埋名在旅店工作。眾人不僅感到驚奇,紛紛詢問光浩如何推測的結論,光浩得意洋洋,不小心說出自己1986年就知道答案。一句失言,卻再一次引起了全班長的注意。全班長回憶起,當年正是光浩告訴自己,死者的腳踝上的黑點便是死亡的順序。
 
金善載、光浩一起調查得知靜愛一直孤單生活。兩人找到追求靜愛的單身漢,詢問靜愛的身份。單身漢承認自己曾追求靜愛,但看到靜愛身邊有了男人後,便放棄了追求。
 
單身漢回憶道,當時自己正準備回到公司,結果看到靜愛正和一個男人說著話,男人還叫她為「英子」。為了找出男子的身份,光浩與金善載出發尋找靜愛的前夫張英哲。兩人來到一家電焊工廠,詢問張英哲的下落,工人告知兩人,張英哲早在12月三號就已經辭職回家,距今剛好整整一個月。一月三號,不是妍淑的生日嗎?
 
妍淑應約來到游輪,記得光浩臨走前,承諾妍淑破案後,一定會在生日這天帶著她去新建成的游輪出去兜風。妍淑漫無目的地向前走著,手中緊緊握著口哨。來到售票口,妍淑固執的買下兩張票,一個人坐在座位上靜靜地等待著。她相信,光浩一定會回來找她。想起妍淑,光浩來不及擦掉眼淚。
 
山上,張英哲衝著父母的祖墳長跪不起,隨後癱坐在地上,倒了一杯烈性的農藥,正準備一飲而盡時,被趕來的光浩一腳踢翻,反手抓住。
 
在審訊室審問時,光浩急於尋找兇手,逼迫張英哲說出真相,但張英哲連連否認自己殺過前妻,也從未打擾過她。自己只是因為雙手患病無法工作,感到生活無望才選擇的自殺。敏河與泰希也雖搜查隊來到張英哲工作的工廠和家中,也並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東西。
 
與此同時,申教授也正在查看錄像,突然,錄像中那個陌生男人的一個細節引起了申教授的注意,她發現那名男子左手邊隱藏著某種東西,為了不讓靜愛發現。
 
申教授立刻撥打了金善載的電話,還是未等金善載介紹自己,便立刻說出了自己的結論。從監控上看,男子走在靜愛的身後,用左手隱藏著某種東西,不可能是凶器一類,如果是刀,用右手便可一刀致命,男子用的是左手,隱藏的東西極有可能是自己的自卑心理。這個男子也許左手燒傷,也許根本就是裝有假肢。
 
金善載看了一眼張英哲的手,完好無損。監控中的男子並不是他。在那個破舊的工廠,單身漢掏出左邊安裝的假肢,幫自己的右手,點燃一支煙。  
 
金善載跑到水塘邊,想要找到單身漢丟棄某些東西的痕跡,果然,一個人影正走進水塘,彎著腰,像是在扔掉什麼。金善載跑到面前,用手電筒照亮了那個人的臉,果然就是單身漢。光浩趕來看到兩人對峙,一腳將單身漢踢倒在地。
 
搜查隊趕到水塘邊打撈,果然,找到了靜愛殘留的屍體。單身漢原名金泰秀,離異兩次,與靜愛很早就認識,兩人同住一個小區,那天喊靜愛英子的人沒有別人,正是單身漢自己。
 
兩人在監控中所談的內容,金善載也一併推理出來,靜愛落魄後在旅館工作,被同是離異的老男人看中,金泰秀前去本是想要告白,卻被靜愛果斷拒絕,無意間,自己的假肢也被靜愛看見,靜愛不禁取笑到,這種廢物,也想當男人。由愛生恨,就是這麼簡單。
 
光浩十分開心,抓到了殺害第五名屍體的罪犯就能重新回到屬於他的時代中去。正準備離開,不經意間瞥到全班長的名牌,赫然寫著「全成植」三個大字,光浩不禁感到奇怪,怎麼和警署老小一個名字。
 
光浩來到隧道前,奮力起跑,終於來到了終點。然而終點,卻什麼都沒有改變。
 
光浩失望地走在街邊,來到了已經開船三十年的游輪,在另一個世界,妍淑一個人等到了夜晚,等到所有人都盡興散去,妍淑的眼淚堅持了一天,終於還是不爭氣地落了下來。
 
昏暗的森林中,那個曾經開車逃避追殺的白車主人,正瘋狂的躲避後面的追殺,在林中拚命地疾跑。  
 
第4集-申教授為破案吐露心聲 第七名死亡少女再出現
光浩失望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看到自己的房子閃著火光,走近一看,屋內正燃燒著熊熊烈火,光浩著急地用水撲滅了爐灶上的火。正當火勢有所好轉,申教授擦著濕漉漉的頭髮走了出來,看到廚房一片狼藉,申教授並沒有感到驚訝,而是從容地收拾起來,光浩看到申教授,感到十分驚奇,原來,兩人住在同一棟樓中。
 
第二天,申教授正要出門,光浩在後面喊住了她。孤男寡女雖不是同處一室,但住在一起也十分不便,光浩想要讓申教授搬走,申教授沒有搭話,揚長而去。光浩也十分無奈,怎麼現代的人都對人這麼愛答不理的。
 
全班長一路跟著光浩來到人事處,只見光浩頹喪地走出來,憤怒地扔掉紙團,等到光浩離開,全班長走上前,詢問招待的工作人員光浩在求證什麼,只見工作人員無奈地說,他一定要調查一位根本不存在的人,叫做申妍淑。
 
正當光浩苦惱自己是否應該對全班長說出實情,一轉身,全班長正站在身後,熱淚盈眶地看著他。光浩急於解釋,被全班長一把抱住,兩人終於相認。
 
兩個人在飯店中聊起了這幾十年發生的事情。詢問起當年的案件,隊長歎了口氣,自己始終沒有破解這樁案件,但這之後也再沒有女人命喪他手。對於光浩穿越的原因,全班長也一無所知。88年的光浩,三十年後的妍淑,來到這裡統統沒了消息,全班長答應光浩,一定幫他找到嫂子的下落。
 
金善載正在與睦法醫一起下棋,閒暇之時睦法醫對於醫科大學畢業的金善載立志當警察的事情十分好奇,金善載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泰希打來電話,讓金善載告訴光浩今日案發的地點,還沒等金善載拒絕轉告,泰希邊掛斷了電話,與此同時,申教授也發來短信,約定兩人學校見面。
 
現場一片狼藉,屋內的貴重物品一掃而空。金善載吩咐光浩確認小偷的逃跑路線,自己在屋內逐一搜查,走到二樓的臥房中,一個高中生模樣的孩子面無表情地走了出來,正準備下樓,被金善載喊住,正準備詢問些什麼,孩子突然間撒腿就跑,二人拚命追趕,才終於抓到。
 
洪校長看著眼前這位已成大人的申在伊,不禁開始回憶,十五年前,兩個人的初遇。十五年前,申教授還是個年幼的小孩,不知為了什麼,被叫到審訊室進行審問。年輕的洪校長來到年幼的申教授面前,笑容溫和與申教授打招呼。兩個人,就在這樣的境遇下相識。
 
眾人在外調查一無所獲,回到警署。看到關押處空無一人,急忙叫來了光浩詢問。光浩輕描淡寫地說,自己查問到下一個失竊地點,是在大現洞174號,直到地點後,便放小孩回去了。
 
警局接到消息,立即趕到大現洞。來到門口,金善載看到門前保安公司的商標,似乎在哪見過。來到後山,光浩正在訓話,金善載無心羞愧,正在緊密思索著門口的商標,突然想起之前失竊的那一所房子的門前,貼著同樣的商標。還未等光浩說完,便開始著手安排調查名為「SAFE」的保安公司人員。
 
金善載與光浩兩人決定來到小孩家中,搜集關於「SAFE」的相關信息,光浩敲了敲門,無人應答。光浩感到奇怪,晚上的時間一個小孩還能去哪,光浩推了推門,門居然就這麼被輕輕推開。兩人預感到事情不妙,走進家中警覺地觀察。金善載問到了血的味道,順著氣味來到衛生間,才剛剛放走的小孩,卻在衛生間被人殘忍殺害。
 
突然,櫃子裡發出動靜,兩人再次警覺起來。走進一看,竟還有一個小女孩,抱著鞋子昏迷在櫃子中。光浩急忙撥打急救電話,送女孩就醫。警察趕來勘察現場,敏河與之前盜竊的腳印比對,應該是同一團伙所為。
 
來到法醫鑒定所,這位被殺害的小孩名為伊東宇,父親去世,母親離家出走,只有伊東宇與妹妹秀晶相依為命。觀察東宇的屍體,是被刀子穿破肺部致命。
 
金善載接到電話,秀晶已經醒來,於是沒有對光浩解釋,轉身便離開趕往醫院,兩人一起來到秀晶的病房中,秀晶面色蒼白,面無表情地望著窗外,無論光浩如何安慰秀晶,依舊閉口不答。金善載喊來申教授求助,來到醫院,自己也不知如何與秀晶交流,申教授看了看眼前這個可憐的小女孩,突然有種似曾相識的心痛,金善載將時間留給申教授,自己默默離開。
 
光浩與金善載調查伊東宇與這個曾經盜竊的罪犯信息。經過詢問,這個在SAFE工作過的職員名為盧勇鎮,與伊東宇在網吧中十分要好,經常在一起玩遊戲,盧勇鎮還會承擔伊東宇的遊戲費用。與他們一起的還有一個人與現場盜竊和殺人的腳印一致,很有可能,盧勇鎮與另一個人便是殺害伊東宇的兇手。
 
金善載查找到盧勇鎮曾經負責的區域,步下警察進行埋伏圍捕。但蹲守了一晚上,絲毫沒有可疑的人出現。終於在早晨,兩名同樣蒙面的盜賊,遷入房間偷盜後,溜出了家門,兩人等待時機,將兩人一舉拿下。

 
申教授自從來到病房後,秀晶依舊冷漠無言,不肯與周圍任何人說話,一連幾天,申教授一無所獲。某天晚上,申教授再一次來到秀晶的病房中,這一次,寡言的申教授主動開口,對秀晶講了一個故事。
 
十五年前,年幼的申教授家突發大火,現場十分混亂。申教授因為太過害怕,只好遠遠地站在外面,眼睜睜看著房屋燒焦盡毀。父母被活活燒死在房中。因為太過冷靜,所有人都將罪名指向自己。年幼的她就這麼第一次被叫到審訊室,接受冷冰冰的盤查。我就這麼帶著兒時的愧疚與委屈,活到了現在。金善載趕到醫院,恰巧在門外聽到了一切。
 
秀晶突然默默啜泣。終於開口說話。
 
那天下午,哥哥突然火急火燎地趕回家,聽到門外有粗暴地敲門聲,哥哥將自己抱進了衣櫃中,囑咐自己無論發生了什麼,都不能出聲。哥哥死不承認自己供出地點的事情,但早已被盧勇鎮識破,同夥聽到櫃子中的動靜,想要到屋內查看,被哥哥一把抱住,盧勇鎮抓住哥哥的頭髮,從背後伸出一把水果刀,果斷地刺向哥哥的肺部。
 
兩個殺人犯逮捕入獄。秀晶的身體也漸漸好轉。出院前,小女孩抱著申教授送來的巧克力,跟著警察一起上了車。申教授在遠處遠遠地目送,秀晶看到申教授,笑著向申教授揮手道別,申教授第一次露出久違的微笑,如同十五歲時的自己,回應著秀晶。
 
金善載在背後,看著在陽光下沉默不語的申教授,突然隱隱有些許動容。
 
偏遠的湖外,一個男人對著自己剛剛殘忍殺害後的女人,悠閒地點燃一支煙,默默離開。腳踝上,七個黑點清晰可見。
 
金善載接到消息,立刻跑到負責接案的警署,父親打來電話,金善載沒有理會,逕直闖入警局。被警察死死攔住,金善載失去了往日的冷靜和沉穩,對著警方大吼,拼了命也要查看屍體。自己一定要親手抓到,當年在手中溜走的殺人狂魔「鄭浩英」。
 
來到警局,警察交給光浩幾封未簽收的郵件,囑咐光浩交給另一個朴光浩。光浩翻看著郵件,一輛肇事警告引起了光浩的注意。上面拍下的肇事車輛的車牌號,正是那天被醒來後,在街上差點撞到自己的那輛車,車中的人,難道是88年的樸光浩?
 
昏暗的教堂內,教父神情緊張,傾聽著懺悔者講述自己的殺人經過。 
 
第5集-休息站被殺一案終破解,亡妻兒子金善載吐露心聲
時光回首到幾年前,還是學生裝扮青澀的金善載跌跌撞撞得跑到醫院的病房,外公無力等到外孫的到來。看著外公如此無力蒼白地飲恨而終,金善載悲傷地痛苦。外公手中,緊緊攥著一張照片,金善載拿了出來,是母親年輕時的樣子,然而背面,短短幾行字卻令金善載震驚無比:「女兒,還是沒能抓住兇手,對不起。」
 
金善載卻沒曾想到,自己的母親,竟然是死於非命。父親滿臉鬍渣,頹敗地走進病房。像是被痛楚折磨了經年許久。這個父親,正是當年第四位死者徐熙秀的丈夫,那位日復一日來到警察局等待破案的年輕爸爸。
 
金善載不禁對這個十幾年來對母親的死不聞不問的父親充滿了怨恨,原本只要安安穩穩進入醫科大學學做醫生的他,如今卻為了母親固執地堅守自己警察的夢想,終要有一天,他要抓到犯人,只是儀式上的祭祀有什麼用,他要用犯人的落網,慰藉母親的在天之靈。
 
光浩與金善載一同開車趕往最新命案發生的現場,被害人崔洪錫,貨車司機,在打電話報警求救後便再無音訊,警方定位到這裡時,崔洪錫已然身亡,頭部嚴重受傷,十分慘烈。兩個人分別來到貨車裡面與停車口尋找線索,光浩翻出了死者打拳擊時的照片,判定這麼好的身手不可能會輕易被砸毫無掙扎,也許是背後襲擊。
 
與此同時,全班長帶領的搜查隊的警車陷入泥沼中寸步難行,前方暴雨沖刷的洪水也將道路封住,因為大雨封路,與外界暫時隔絕了聯繫。然而兇手,也一定被困在了其中。
 
兩人開始著手對困在內廳的幾個犯人進行審訊,公務員黃道京破碎的車前燈無法解釋原因,看似文質彬彬的進修教師衣服單薄,眼睛摔碎,有著施暴與酒駕前科的棒球選手馬英吉有著十分有利的作案凶器,神情恍惚的女演員曾經獨自一人在雨中的大街上遊走,救援車司機李大煥也脾氣暴躁,無法闡明行蹤……。每個人似乎都有些嫌疑,但卻始終找不到確鑿的證據。
 
來到死者的案發地點,光浩蹲下身,摸了摸死者受傷的腦袋,摸出了一些細小顆粒,是水泥。光浩肯定,死者是被水泥擊打致死的。金善載觀察屍體,突然發現在死者躺下的前方,幾個血點延伸到遠處,金善載連忙順著血點指引的方向,一路來到了一個洗手間,金善載打開馬桶蓋,大量的血水流淌在馬桶中,翻出沖水器的蓋子,金善載不停摸索,終於,摸出一個帶著血液殘缺的磚頭。
 
兩人立即審訊了店老闆,光浩從店老闆的櫃檯中找到一個牌子,上面赫然幾個血紅的大字,禁止貨車出入。顯然,兩人一定有所過節。店老闆不再狡辯,只好承認自己與貨車司機曾有恩怨,但還是極力否認殺過人,突然店老闆向警方提供了另一個人,剛才的救援車司機李大煥,是個有過前科的案犯。
 
與此同時,全班長那邊也查到了李大煥的前科記錄,另外,還發現了十分有趣的事情。那時,李大煥因為職責失誤肇事逃逸被人舉報,而舉報人則正好是死者崔洪錫。泰希肯定的點點頭,這個李大煥有重大嫌疑。
 
正當所有人認為李大煥是兇手時,門鈴響起,申教授渾身濕透,甩了甩頭髮,走進大廳,兩人不禁十分驚訝,申教授怎麼會來。申教授輕描淡寫地說道,自己從淹沒的橋上來的,已經把車扔到橋下了。
 
只見申教授大聲向在場的人宣佈,犯人已經拿下,在公交車上被人報警,已經押送到警署了。眾人這才鬆了口氣,金善載將申教授叫到小屋,詢問剛才所說是否是真的。當然是假的,只有偷偷觀察才能放鬆兇手警惕。兩人無意間對視了一眼,急忙避開。
 
吃飯時,申教授獨自來到外面,金善載緊緊跟了上去,申教授向金善載要打開兇案現場鑰匙,正要抓住,被金善載一把抓回。
 
光浩獨自一人留在飯堂,觀察著每個嫌疑人的神態動向,突然進修教師經過公務員時,不小心被公務員撞倒,碗中的拉麵灑了一地,光浩帶著教師到廚房清理。看著教師嫻熟的手法,光浩不禁讚歎,平時也是經常幹活的人吧。
 
光浩不禁感慨,當警察十年,最受不了的地方便是通知家屬確認屍體的那一瞬間,回想起當年聽到徐熙秀死訊的丈夫錯愕的表情,光浩不禁感到一陣心酸。聽到光浩故事的教師不知為何突然身體一軟,癱倒在地上。如此反常的的舉動,令光浩十分奇怪。
 
申教授與金善載來到陽台,樓下是被遮陽傘保護的長椅,申教授坐在長椅上,彷彿感受到了死者與對方的談話,情景。椅子上有一根抽剩一半的煙頭,然而另一邊,則是還未抽便扔在地上的整支煙。到底死者說了什麼,讓另一個人聽到之後,就將煙抖在地上呢。
 
三人在不同的地方思考著查到的疑點,似乎都是指向同一個人,但苦於沒有證據,只能靜候警署和金善載搜尋的證據。突然,金善載氣喘吁吁地跑來,找到犯人了,也找到了證據。
 
金善載在車輛周圍查找線索,突然看到下水管道旁有一個廢棄的布包,順著管道向深處走去,沾滿鮮血的衣服,與一家三口的合照,全部被丟棄在這裡,照片上,教師的臉清晰地印在上面,笑得很幸福。
 
三人重新回到大廳,將犯人公之於眾。溫和的教師突然露出從未有過的猙獰的面孔,拿起水果刀,在自己的脖子上架著,衝著大家瘋狂的怒吼。
 
與此同時,警署那邊也通過通話記錄,找到崔洪錫拳擊時的同窗,發現了一個崔洪錫會被仇殺的驚人殺機。崔洪錫,之前錯失殺人。
 
服兵役期間,崔洪錫喜歡對每一個後輩重重地打幾拳,輪到志雲時,崔洪錫一拳打向志雲的肚子,沒曾想,卻被志雲防護帽打到骨折,憤怒的崔洪錫將志雲打翻在地,坐在身上不停地重重捶打,終於志雲沒了呼吸。就因為崔洪錫的一時興起,教師賠上了一整個家庭,和自己破碎的人生。
 
那一天,教師開車來到休息站,走到傘下的長椅休息,教師一眼認出了這個殺人兇手,多年的悲慟一下子被激起,極力壓住內心憤怒的情緒,原本想要就此離開,但聽到崔洪錫一直抱怨自己右手酸痛,是因為之前教訓一個小子造成的。
 
面對自己的過失,崔洪錫竟然絲毫沒有懺悔,反而譏諷自己的兒子。聽到崔洪錫的調侃,教師激動地煙掉在了地上,崔洪錫樂得哈哈大笑,慢慢悠悠地走進休息站的洗手間。教師忍無可忍,抄起磚頭,衝擊洗手間,將崔洪錫猛砸了幾下。
 
教師激動地講述自己的故事,突然斷電了,一屋人陷入恐慌之中。光浩吩咐大家其他人離開,只留下三人對峙教師。
 
教授一個人走在回去的路上,手中緊緊握著紗布,慢慢滲出血來。申教授與洪校長約定在前方的公交站見面。申教授太過疲累,坐在車站閉目養神,一個黑影略過,申教授不以為然,以為洪校長來到這裡,睜開眼睛,卻是金善載。金善載沒有多說拿出紗布為申教授重新包紮。
 
【分集劇情】 
隧道~分集劇情6-10
隧道~分集劇情11-16
 
【文中部分圖片轉載OCN】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8韓劇 Return】電視劇 Return 劇情介紹~李陣郁、高賢廷、鄭恩彩、申成祿、朴基雄
《Return》劇情講述萬年土湯匙律師,和因丈夫成為殺人嫌疑犯導致工作中斷的律師,共同辯護而展開的法庭的故事。   【劇名】:Return 【類...(詳全文)
【韓劇 隧道結局】韓國電視劇 隧道分集劇情11~16、隧道撥出時間
《隧道》劇情講述1980年代正在尋找女性連續殺人案犯人的刑警,穿越到2016年,發現過去與現在的連結點,並再次開始調查、解決30年前連續殺人案。  ...(詳全文)
【小宅推薦2017韓劇 隧道 分集劇情】崔振赫主演~懸疑劇 隧道分集劇情6~10、隧道撥出時間
《隧道》劇情講述1980年代正在尋找女性連續殺人案犯人的刑警,穿越到2016年,發現過去與現在的連結點,並再次開始調查、解決30年前連續殺人案。  ...(詳全文)
【2017推薦韓劇 Voice 劇情】電視劇 Voice分集劇情1~6、Voice韓劇播出時間
《Voice》劇情講述因一次事故而失去家人的刑警武鎮赫(張赫 飾)與112舉報中心隊員姜勸酒(李荷娜 飾),在犯罪率第一、檢舉率全國最低的成...(詳全文)
【2017池昌旭最新韓劇 奇怪的搭檔】電視劇 奇怪的搭檔 劇情介紹~池昌旭、南志鉉
《奇怪的搭檔》劇情講述盧智旭(池昌旭飾)為了替父親實現夢想而成為檢察官,外貌與才華並存的他後因故轉行成為律師。殷奉熙(南志鉉飾)是一名跆拳道少年國家代表出身的司...(詳全文)
【2017李寶英最新韓劇 悄悄話/耳語】電視劇 悄悄話 劇情&人物介紹~李寶英、李相侖
《悄悄話》劇情以韓國最大的律師事務所太白律師事務所為背景,講述李寶英和李相侖飾演的警察和法官從敵人變為朋友,進而轉化為戀人,一起揭發違背金錢與權力倫理道德行為的...(詳全文)
【韓劇 三流之路】電視劇 三流之路 劇情&人物介紹&播出時間~金智媛、朴敘俊*愛奇藝可免費收看
《三流之路》劇情講述沒有錢沒有背景,過著配角人生的男女主人公衝破束縛成為業界精英、人生的主人公的成功記故事。   5/23 每周二三,上午12點,...(詳全文)

留言內容

  瑋瑜 2017-04-05 13:14:40 59.125.118.*
Ocn很多齣劇都很棒,Voice雖然也不錯,但很多細節沒處理好,感覺很多邏輯上「不可思議」的錯誤,沒有signal那般細膩。
隧道本來我想等播完再追,看了一兩集後覺得,雖又一齣以華城連環殺人事件為背景的穿越劇,但引我持續看下去,我很愛鬧洞大開的懸疑劇,端看結局是否合理
版主回應:
因為是穿越劇,前三集感覺真的是腦洞大開
其實小宅一直默默的想,那位失蹤的朴光浩,會不會是朴光浩和妍淑的兒子啊XDDD
  
 
  瑋瑜 2017-04-06 14:13:28 59.125.118.*
我覺得不可能是大朴(1986朴光浩)的兒子,因為小朴是1988年1月生,受孕日期應該是1987年4月左右,但大朴在1986就失蹤了,就算是1986年底失蹤,當時妍淑已經懷孕,所以不可能。
我本來還沒看您簡介時,以為善載會不會是大朴兒子?因為身為警察大學的他一直窩在華陽警署(韓國警察大學出身比較精英嗎?XD),擺明要調查什麼真相的樣子,但後來知道原來他是當時軍人小孩,這樣很合理。
我在猜,申教授會不會是他們女兒?因為妍淑姓申,可能妍淑發生了什麼事,所以申教授被領養至英國,而後英國父母死於大火。另外,申教授年紀最符合(15年前發生火災,當時15歲)
版主回應:
日期算的很專業!!
小宅也是卡在小朴的出生日期,時間點感覺有點怪(對不太上)
但能確定受孕的日期是在4月嗎?
 
善載感覺不太可能,因為姓金不是嗎?而且看人設感覺家境很不錯,雖然生母早逝(大驚!)
完全沒想到申教授會有可能是大朴的女兒。
  
 
  瑋瑜 2017-04-07 14:10:11 59.125.118.*
因為我小兒子剛好是1月出生,所以我確定4月左右⋯⋯XD
感覺申教授之所以這麼面癱專業(變態),背後應該有故事⋯,目前好像申教授和善載會有什麼發展(?)若申教授真是大朴女兒⋯那就好笑了⋯⋯
版主回應:
原來是有經驗XDD
申教授特別的面癱,小宅覺得可以算上自己看的眾多劇中,最面癱的一位了
申教授和善載之間感覺就是很有戲,還滿期待他們的發展,到時候大朴可能會無意中的插花吧
  
 
  Angel 2017-04-10 14:53:53 123.194.27.*
善載的媽媽是第四個被害人,所以他一定要抓到兇手。我也有在猜申教授是大扑的女兒耶⋯⋯
版主回應:
善載爸爸露面的時候,就知道是那個被害人了
但有疑問的一直是,為什麼善載會說媽媽的案件沒紀錄?

如果善載和30年前的案子有關係,那申教授也應該有某種關係才對
  
 
  糖兒 2017-04-10 22:10:32 27.52.38.*
今天看完第六集對那位法醫覺得怪怪的好像是連環殺人兇手的感覺,因為他對善載都會提點一些沒注意到的地方。大家是否也這麼覺得?

Ocn拍的推理片其實都還不錯!但真的無法超越signal 只能說該部神劇目前還是沒有韓劇可以拍這麼細膩了!
版主回應:
看了五、六集,小宅也有覺得那位法醫有點小小的可疑XD  
 
  sophia 2017-04-17 23:19:26 1.162.219.*
7.8集裡出現的真相,真令人辛酸,希望後面讓光浩回去30年前扭轉事實...

老天爺啊 E7.E8根本讓人緊張興奮了起來( >///< )前面的鋪陳線索,這裡開始煮熟的水餃 慢慢浮出水面啦!

希望後面的節奏 一樣有讓人當偵探的感覺!

##朴光浩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知道自己有個那麼難相處的女兒呢?
##可以說 朴光浩和金善載的關係,是"岳父看女婿婿越看越有趣"嗎XDD
##是說,餃子煎得好酥脆 好好吃的樣子!
版主回應:
7、8集的爆點好多XDD
餃子感覺小女生一咬,就會噴汁啊,咔滋的咔滋的~好酥脆
 
突然默默的期待光浩發現申教授是女兒時的反應
申教授和善載之間好曖味,第八集還對善載說了句「你看起來好像也沒事」,好有愛啊!!
  
 
  susu 2017-04-18 09:01:12 210.242.91.*
這部怎麼那麼好看啦!!! 追ON檔劇真的好煎熬哦!
版主回應:
煎熬得很過癮啊XDD  
 
  瑋瑜 2017-04-19 15:15:53 59.125.118.*
我覺得鄭浩英不是連續殺人凶手,他可能在三十年前目睹命案過程,然後心理變態想模仿,找附近的狗來練習;他知道塵封的這件事,但學不像有破綻(?)
繼續腦補中⋯⋯
版主回應:
覺得 鄭浩英可能是模仿犯+1  
 
  糖兒 2017-04-23 11:27:01 27.247.97.*
果然兇手跟我們猜的不錯!我那時也覺得鄭浩英不是兇手因為他雖然手法相同但是沒有《點點》在腳上,所以很明顯的不一樣!而且我覺得那個年輕朴光浩可能也是真正兇手所殺的,期待更新~
版主回應:
期待更新+1
想想鄭浩英會開始殺人是不是和朴光浩、善載都有點關係
  
 
  Yi An 2017-04-24 14:09:17 163.17.156.*
Hi 小宅,

我深深陷在隧道裡啊~~~
只想說這句話了!XD
版主回應:
 Me too 深深地
小宅只能回應這句話
  
 
上一頁  [1]   下一頁  1-10筆 共 10 筆